話語是窗或是牆

話語可以傷害,話語可以療癒,你的話語今天做了哪一種?

在許多個案或朋友的生活中,常常會看見一種傷,這是被所愛的人言語刺傷的傷痛,明明內心有好多好滿的愛,但話一到口中,就變成了數十萬個小刺,或是大炮,傷得遍體是傷,體無完膚。

在家庭與學校的教育裡,很少有人強調過溝通的藝術,小時候,唯一深入人心的溝通藝術是「打是情,罵是愛」,還來不及獨立思考這句話的邏輯時,它已經將我洗腦,我也成了它的信仰者,管你=愛你,愈重,愛愈深,但是,這樣的愛,卻也帶來許多痛苦,到最後,我們所唱的情歌裡,全都是愛與痛交織著,好像沒有痛就不是愛。

然而,愛卻一直都在,只是我們被洗腦成表達的方式要有痛才叫愛,而不能單純地就給愛。

這是誰的錯嗎? 我想,不是任何人的錯,如果你愛的人習慣用痛來表達對你的愛,那你知道,「打是情,罵是愛」也深植他的作業系統,無法看見盲點。

我一直到有了自己的孩子,在育兒的過程中,很幸運地遇到了幾位改變我孩子命運的老師與作者,他們讓我看見,尊重孩子的意願也是一種表達愛的方式,也教我可以怎麼樣去看見我的愛與挫折感並存的現象是正常,而我可以不需要用痛的方式,去表達自己的愛,這讓我有機會改寫原本暴力的作業系統,重灌的過程很挑戰,因為,那也挑戰著我與父母的關係,但是,可以重灌,只要我們選擇重灌。

非暴力溝通(Non-Violent Communication,NVC)系列書籍是我大力推的書,作者Marshall Rosenberg,帶領人重新學習溝通,重新看待溝通過程中的挫折與情緒,這是我們全都需要重新成為小學生,好好學習的一堂課。

在他的書裡,開篇有一篇詩,大致翻譯和大家分享,原文請看註。

話語是窗(或是牆)

我感覺被你的話語判刑,
我感覺被批判,並被驅逐,
在我走之前,我一定要知道,
那是你的真心話嗎?

在我升起我的防護罩之前,
在我用傷與恐懼說話之前,
在我築起話語之牆之前,
告訴我,我真的聽見?

話語是窗,或是
話語審判我們,或讓我們自由
當我說話,當我傾聽時,
讓愛之光透過我照射出去。

有些事我需要說,
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事,
如果我說的話不能讓我清楚易懂
你是否能幫助我自由?
如果我好像讓你失望
如果你感到我不在乎
試著穿越我說的話語,
直接到我們共通的感覺之上。

-–Ruth Bebermeyer

註: “Words Are Windows (or They’re Walls)
I feel so sentenced by your words,
I feel so judged and sent away,
Before I go I’ve got to know,
Is that what you mean to say?
Before I rise to my defense,
Before I speak in hurt or fear,
Before I build that wall of words,
Tell me, did I really hear?
Words are windows, or they’re walls,
They sentence us, or set us free.
When I speak and when I hear,
Let the love light shine through me.

There are things I need to say,
Things that mean so much to me,
If my words don’t make me clear,
Will you help me to be free?
If I seemed to put you down,
If you felt I didn’t care,
Try to listen through my words,
To the feelings that we share.
-–Ruth Bebermeyer”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