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蠢豬 你也是蠢豬 別再執著了

我是蠢豬…抱歉

Anthony DeMello,印度裔耶穌會的傳教士,是我非常非常喜歡的靈性老師之一,他的真實,是我最欣賞他的特點之一,在他眾多的演說與書籍裡,他常用很簡單又好笑的話來直指人心裡,那些很膚淺表面的完美。

這句「我是蠢豬,你也是蠢豬,別再執著了。」(I am an ass, you are an ass, get over it.)是他在許多著作中常提到,也是他在自己的工作坊開始前會告訴參與者的。

為什麼要說這句那麼直白又好像很粗魯的話,許多走在靈性學習上的人可能會對這種講話的方式很感冒,好像這破壞了靈性學習的某種規則,如果話語不純正聖潔,哪叫靈性?

然而,這正是DeMello講這句話的原因。

靈性=完美?!

許多宗教、靈性教派或方式,在許多層面上,很常都在告訴我們一件事:

「靈性的極致就是完美與正確。」

「我們的上師是完人,沒有了人的七情六慾,那是靈性表現的極致。」

「練/學習我們這一派,保證你再也沒有煩惱。」

「只有在我們的指導與代領之下,你接觸的才是高靈/正確的方式與能量,沒有我們的代領,你們那都是低等的。」

好像,在靈性裡面,每個人的終極目標就是成為那絕對正確的完人,只要不是完人的形象,那就表示:

「 你修的不對。」

「你修的不好。」

「你修的方式涉及低等能量與靈體或阿飄。」

「你一定哪裡有問題。」

好像,在靈性的學習中,「完美」是一個目標,沒到達那裡,就是一個人哪裡有污點、缺陷、低下…

這種心態,似乎反映出我們習慣的教育模式—-「你沒考滿分,就是哪裡有問題,不是好學生,不夠好,不夠努力,不夠上進,不夠。」用一種「缺乏」(Scarcity)的心態在學習靈性

我認為,在靈性的學習裡,我們需要的,不是一個繼續來批判我們夠不夠完美的系統與團體,需要的是,能夠包容、理解、承認與接受我們「身而為人不完美」的狀態。

你有沒有試過,和自己所有的不完美,如悲傷、憤怒、挫折…等,坐在一起,用包容與接納的話告訴它們:「你們是我的一部份,我看見你們了。」又或者,當不完美浮現的時候,你對它們說的是:「靠,又出現了,給我滾!你們沒有容身之處,有你們代表我不夠完美/開悟/高等。」

Anthony DeMello說:「你是蠢豬,我是蠢豬,別再執著了。」

他要點破的,就是這種對於完美境界的執著,完美,是穿上完美武裝盔甲的展現,只有在裝備齊全,才能感到我是美好的,但是,在靈性學習上,我們需要的,是脫下武裝,深入內在最柔軟的地方–我們的心與靈魂,在那裡,才有最真實的自己。

因此,DeMello說:「放下武裝,每個人必須放下武裝,在最終的解放中,我是蠢豬,你是蠢豬。……當你讓自己在別人告訴你:”你很好”的時候,感覺極好,你只是在準備當他們告訴你: “你不好” ,或忘記告訴你,”你很好”的時候,感到很不好,你只是依照他人的期望活著,觀察你穿什麼,你的頭髮什麼樣子,把肚子吸進去,你只不過照著每個其他人給你該死的期望活著,而你叫這是當個人類?」(註1)

在學習靈性的時候,很常我們會忘記自己其實是個人類,好像,當個人類是件不完美的事,許多靈性教條鄙視肉體,視肉體為輕賤的象徵,七情六慾更是軟弱無能的同義詞,好像只有在完美的靈性空間中的自在與怡然,在是完美的象徵。

另一位天主教神父德日進說:
我們不是體驗靈性經驗的人類; 我們是靈性存在在體驗人類經驗。~~Pierre Teihard de Chardin

我們不是體驗靈性經驗的人類; 我們是靈性存在在體驗人類經驗。~~Pierre Teihard de Chardin

這些不完美,都是我們進入心與靈魂的門戶,不完美並非破口,而是門窗,讓我們能夠深深看向自己,走進內在的入口,在那柔軟與不知所措的地方,有著最深層的智慧與超能力。

知道與不知道

上週,有感而發地寫下註2裡的一段話,我覺得,有些人拿著自己的尺四處丈量別人,和我不同size的,就是錯/不完美/不對/ 低下,需要快去悔改,但實際上「我是蠢豬,你也是蠢豬」,身為人,我們一直都在「變成…」 的過程中,怎麼會知道此時此刻的標準就是永久不變,唯一真理呢?

我們沒有人真的知道所有一切,宇宙中,有太多的神秘,不是話語能夠解釋,不是一輩子能夠探索得盡,知道一小部份的人,會知道自己不可能全部知道,但以為自己知道全部和正確答案的人,會有一切真理盡在我手中的錯覺,進而審判他人。

法利賽人指控耶穌

耶穌的故事中,他沒有要到處取悅別人,他沒有說:「你看我這樣為天父顯神蹟好不好? 你喜不喜歡?你同不同意?」他就只是行動,做他該做的事,他也沒有想要打倒他人,對那些批判他的法利賽人,他給予空間,let them be,就連最後被釘上十字架,他仍然沒有動搖自己的信心,他當下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發生,也有過懷疑,但是,他知道,這背後有他不知道的神秘在其中,而他臣服在其中,在耶穌的故事中,他是臣服於神秘之人, 而法利賽人就是那以為自己已經知道一切的象徵。(註3)

DeMello說:「當你坐下來真切地檢視你自己,你會感到很驚恐,事實是,你ok,也不ok,你可能融入當前的氣氛、潮流或流行之中–然而這就表示你變得很ok嗎? 你是否ok難道是建立在這之上? 你是否ok建立在別人如何看待你? 這樣的話,耶穌照你的標準來說,還蠻不ok的,法利賽人不是邪惡之人,他們只是笨蛋,因為他和你想事情的方式一樣,因此,你並沒有不ok,也沒有ok,丟掉批判,觀察與學習吧! 你會有偉大的發現,這些發現會以沒有花太多力氣的方式改變你。

不完美與靈性自主力(Spiritual Autonomy)

在薩滿的實踐裡,我們很強調靈性自主力,我們不輕易地把力量交到他人手中,也不輕易把生命的解釋權和說故事的特權交到「權威人士」手中,我們堅持自己解釋,說自己的故事,因此,常常會看見,在薩滿社群裡,各式各樣不同展現方式的薩滿們,前幾年,看到一個世界薩滿聚會的照片,很有趣的現象是,蒙古薩滿坐在尼泊爾薩滿旁,互相談笑著,這些薩滿的相聚,並不在那裡爭你對我錯,而是把快要消失的薩滿文化,用全球化的現代生活方式保存起來,進而,成為一種新的薩滿展現風貌。

在我做一對一薩滿諮商的這幾年來,當我在強調「靈性自主力」的時候,很常感受到的一個問題是:「我這樣做對嗎?我怎麼知道這是正確的?」

好像一個正確完美的答案是很極切的需求,可是,什麼是正確完美的答案呢? 讓別人來講述你的故事是正確完美的嗎? 如果沒有其他人用標準的方式來講你的故事,那你就錯了嗎?

靈性自主力是覺察外在與系統給自己的限制,從無意識的忠誠之中跨越出來,相信自己內在聲音,找到內在力量與支持的過程,而這個過程最困難的挑戰就是,「我是單獨一人」,沒有別人和我一樣,讓我感到恐懼與不安,別人會怎麼看? 怎麼說?怎麼批判我很奇怪? 在團體裡面,大家都和我們一樣,聽權威人士的準沒錯,那是唯一正確的答案,不用擔心單獨一人可能要面對的懷疑、找答案、焦慮是否正確…

但是,我是蠢豬,權威人士也是蠢豬,這麼多年過去,我們見識過多少權威人士與高高在上的老師,爆發出醜聞,最後呈現出蠢豬狀? 其實,他們並沒有欺騙你,因為,每個人都有蠢豬的那一面,只是,能夠掩飾得多好,穿上的武裝有多麼無法穿透。

DeMello說:「有一天,我會寫一本書,書名是”我是蠢豬,你是蠢豬。” 這是世上最解放、最美好的,尤其當你公開地承認你是個蠢豬,這很美好,然後,當有人告訴我:” 你錯了。” 我可以回答:”嗯,你可以從蠢豬這裡期待什麼?”」

可能會有人反過來使用這個邏輯,你都承認了你是蠢豬,所以你當然是錯的/低等的,那為什麼還要聽你說的呢? 對啊! 那你為什麼還讀到這裡呢? 時間可以拿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不用來跟蠢豬辯論。

單獨一人,就是這麼一回事,對自己的心情、成長和生命故事敘事方式,不因他人的意見而起伏,你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你覺得這個對或錯,都不關我的事,那是你的事,我不需要把你的喜惡拿過來當成自己的,我也不要把我的喜惡強加在你身上,硬要你吞下去。

靈性自主力,更是如此,但它會需要你能夠接受單獨一人,單獨一人不是孤單的意思,它們不是相同的心境,這奧修深入講過很多,我可以單獨一人,但是很快樂與滿足,我也可以在人群之中,有宛如處在孤島的孤單感,在薩滿的實踐裡,我們會了解,我們雖然是單獨一人,但卻有著滿滿的支持在我們的背後,不論是以人與團體的形式,或是看不見的形式。

不是每個人都註定要和你走在一起,不要在關係中強迫彼此, 讓人們活他們自己想要的方式,對自己的振動頻率與道路保持真實,走在你的道路上,你會遇到那些和你走在同條路上的人。

靈性之路走著走著,我們都會理解到,其實我們全都是單獨一人,看起來有伴,也只不過是表面的樣子

第一件要理解的事: 不論你想不想要,你都是單獨一人,單獨一人是你的本質,你可以試著忘掉它,你可以試著用交朋友、找愛人、混入人群之中的方式來不單獨一人…但是,無論你做什麼,那都只是表面,內在深層,你的單獨一人是無法觸及的。
~~奧修

因此,不論你覺得此刻找到再怎麼完美的答案,好像可以套用於整個群體,但實際上,那也不過是屬於你自己此刻完美的答案。

見樹也見林

你怎麼可以長的像屁股? 這麼不正經!! 樹沒樹樣!!

在長滿楓樹的森林裡,每一棵樹都是楓樹,全都一樣,但是,如果近看,每一棵楓樹又都長得不同,每一棵都有它獨特美麗的生長方式,沒有任何一棵楓樹會去批評其他的楓樹:

「你的葉子怎麼還綠的,現在要變黃了啊!」

「你的樹枝怎麼長到那裡去? 應該要直直長才對。」

「你怎麼可以讓松鼠和你一起住? 牠們很髒耶!」

「你們都要長得像我一樣。」

沒有,楓樹不會去做這樣的事,相反地,這幾年,我們都多少看到森林裡的樹是如何透過它們相連結的樹根在溝通,如何幫助彼此共榮,我們需要向樹與森林學習,尊重與欣賞彼此的不同,接納彼此蠢豬的那一面,幫助彼此共榮。

註1: Anthony DeMello演講全文(1987):

The great Socrates said “The unaware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  That’s a self-evident truth. Most people don’t live aware lives. They live mechanical lives, mechanical thoughts- generally somebody else’s- mechanical emotions, mechanical actions, mechanical reactions.  Do you want to see how mechanical you are?

“My that’s a lovely shirt you are wearing!”

You feel good just hearing that.  For a shirt, for heaven’s sake! You feel proud of yourself when you hear that.  People come to my center in India and they say “what a lovely place, these lovely trees” (for which I am not responsible at all), “this lovely climate.” And already I am feeling good, until I catch myself and I say “hey, can you imagine anything as stupid as what I am doing right now?”  I’m not responsible for those trees; I wasn’t responsible for choosing the location.  I didn’t order the weather; it just happened.  But “me” got in there, so I am feeling good.  I feel good about “my” culture, “my” nation, “my” political party, “my” church.  How stupid can you get?  I mean that.  I am told my culture has produced many wise mystics.  I didn’t produce them.  I am not responsible for them.  Or they tell me “the poverty of your country is disgusting.”  I feel ashamed.  I’m not responsible. What’s going on? Did you ever stop to think?

People say “you are very charming” so I feel wonderful and I write a silly book called “I’m O.K., You’re O.K.”. One day I will write a book and the title will be “I’m an Ass, You’re an Ass.”  That’s the most liberating, wonderful thing in the world, when you openly admit you are an ass.  It’s wonderful.  Then, when people tell me “you’re wrong” I reply, “Well, what can you expect of an ass?”

Disarmed.  Everybody must be disarmed.  In the final liberation, I am an ass, you’re an ass.  Normally the way it goes, I press a button and you’re happy, I press another and you’re sad. And you like that, because you persist in it!  How many people do you know that are unaffected by praise or blame?  That isn’t human, we say.  Human means you have to be a little monkey, so that when anyone twists your tail, you do what you ought to be doing.  But is that human?  No.

If you find me charming, it means you are in a good mood right now, nothing more.  It also means that I fit your shopping list.  We all carry a list around, and its as if each of us must measure up to another’s list.  Tall, dark, handsome, thin, pretty….”I like the sound of your voice” some say.  “I am in love” you say.  You are not in love, you silly ass.  Anytime you declare you are in love, you are being particularly asinine.  You are conditioned to put your happiness in others.  You are only in love with your prejudiced and hopeful idea of that person.  Sit down and observe what is happening to you.  You are running away from yourself.  You are trying to escape.  Thank God for reality, and for the means to escape from it.

So that’s what’s going on.  We are mechanical, controlled.  We write books about being controlled, and how wonderful it is to be controlled, and how important it is for people to tell you you’re okay.  Then you can feel good about yourself.  How wonderful to be in your monkey cage!  Know this:  when you let yourself feel good when people tell you you are good, you are preparing to feel bad when they tell you you are bad- or when they fail to tell you you’re good.  You live to fulfill the expectations of others.  Watch what you wear, how your hair is done, suck in your belly.  You live to live up to every damned expectation of another, and you call that human?

When you sit and really observe yourself, you’ll be horrified.  The fact of the matter is that you are neither okay nor not okay.  You may fit the current mood, trend, or fashion- does that mean you have become okay?  Does your okayness depend on that?  Does it depend on what others think of you?  Jesus Christ must have been pretty “not okay” by your standards.  The Pharisee was not an evil man, he was a stupid man, because he thought the way you think.  So- you are not okay, and you are not not okay, you are you!  Cut out the judgements, observe, and learn.  You’ll make great discoveries.  These discoveries will change you without you having to make the slightest effort.

註2:

今天發表了一篇新的文章「薩滿筆記 蒙族薩滿在美國」,這篇文章最開始起草的時候是2年前,寫來寫去,總覺得缺了什麼寫不出來,就在草稿裡冰了好久,最近又把它再拿出來寫,會再拿出來的最大動力,是因為最近又遇到有人留言給我,要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因為,我不是他追的靈性部落客與Youtuber認證安全的法門,如:光的課程、擴大療育法、與神對話三部曲、奇蹟課程、賽斯書、薩古魯的開示等,他認為薩滿是屬於不安全的法門,雖然他並不了解薩滿是什麼,但就想要來告訴我,快點照著發給我youtube的連結,照著步驟,快來悔改,清洗業障。

唉唉…

也許就是這個「我不了解,甚至不知道這是什麼,但就覺得你就是不安全的,快照我的方法去悔改」的思路,整個觸動到我,也讓我再次想起了這篇草稿當時開寫的初衷,當時會寫那篇文章就是因為裡面的傳教士如此思路的說詞,讓我開了個頭,但那時候寫不完,大概是因為,我只看見了傳教士觸發我的白眼,我看不見其他的重點。

我在想,我們人什麼時候,才會停止在不了解一項東西之前,就站在道德至高點去否認他人的東西? 有時候是出自好心,我可以理解,但是,當別人已經說:「謝謝你的關心,我這樣很好,我尊重你我的不同。」還仍然要把自己的價值觀與看事情的框架加諸到他人身上,這件事情,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學得會?

我覺得,提醒大眾對自己接觸的東西要保持警醒是件重要的事,但是,當這種提醒已經充滿了恐懼,讓人對週圍所有人事物都充滿懷疑與不信任,進而到處推銷反傳教,是否也是種適得其反?

靈性自主權–相信自己內在聲音的能力,是我們在靈性成長中要培養的,不是盡信某個blogger or youtuber,那樣,和洗腦宗教又有何不同? 和從15世紀以來到處強力推銷傳教的傳教士有何不同? 很觸動地寫了好多前言XDD~~但寫完感覺很爽,這就是我的立場,我沒有要給任何人傳教,也不要任何人無腦地遵循我說的每句話,靈性學習與文章都是我個人生命路程的感想、學習與筆記,我覺得好,你不需要覺得好,給我吐槽我也尊重,像支付寶因為太靈性不給通過,我覺得很ok,每個人都需要有自己的立場與想法,這就是自主權的表現。

註3: 耶穌與法利賽人的故事
我個人覺得聖經新約裡,耶穌與法利賽人之間的鬥爭是經文中的一種誇大,我比較用象徵的意義來看這個故事,在許多歷史學家的考證裡,新約中的法利賽人其實只是教派中一小撮偽善的人,若用歷史的角度來看,就很像是政治鬥爭一樣,大部份的法利賽人其實並非如此,這也是一個標簽害死全族的例子,到現在法利賽在英文裡的用法,指的就是偽善的人,許多猶太人仍舊會對這個字很反感,視為反猶的詞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