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設定與代價

這幾年的薩滿實踐與療癒經驗中,我看見不少人們想用靈性的方式來達成自己想要的結果,尤其是以滿足自己慾望上的需求,諸如: 讓不愛我的人再回來愛我,成功賺錢保證班,從此無憂無慮、免煩惱,輕鬆自在,吸引力法則滿足一切需求、用通靈的方式達成任何我想要達成的事情…

這些是人之常情,但是,卻也是這些「我只要我想要的」的心情,讓人在靈性探索之中,誤入陷阱,問題的所在是貪念

所有東西都有其代價–而如果沒有支付該代價,不是那樣東西,而是用其他東西支付…不可能取得某物而不付出代價~愛默生

貪小便宜的代價

我想,我們很多人都有一種經驗,想要貪小便宜,後來卻必須花更多的錢來彌補該小便宜。

一友人,夏天重新整修後院,工頭在報價的時候,因為經驗不足,明顯低報了價格,精明的朋友已經四處比價過,知道這位工頭一定哪裡出錯,報的價明顯低於其他人,於是,他很開心地用了這位工頭,覺得自己賺到了,結果,工事進行到一半,工頭發現自己漏算了一部份建材的成本,和友人提起這件事,希望可以重新把這部份價格算進去,不然自己會賠很多錢。

很有生意經驗的友人的思路是,這是一開始講好的價格,你必須要承擔自己的錯誤,他不讓步,工頭也不讓步,兩個人都惱羞成怒,工頭拒絕完成工程,友人面對做一半,又很爛的工程甚是心煩,兩人鬧上法庭,這個案件至少會拖個半年一年。

在這個故事裡,可能你會站在友人那邊,也可能站在工頭那邊,不論出於商業、法律、個人經驗…等各有自己的看法,而我想要切入的點是—最初的意念設定

意念設定的重要性

愈深入靈性學習,愈會了解一個人設下的念頭有多麼重要,因為,那決定了許多事的走向,友人在工程開始之前,最初的意念設定是「我知道工頭報錯,但我可以把錢省在工頭的錯誤之上。」換言之,他的工程在能量的建構上,最初是建立在佔他人便宜之上,他不想付出他知道自己該付出的代價,如果他不知道代價,那或許會有不同的走向,但那就是個不同的故事了。

在使用靈性工具時也是一樣,你用這項工具來做什麼? 你最初設下的意念是什麼?

你是用它來張顯自己的特別?
想用它來證明自己?
想要用它來成名?
想要用它來賺大錢?
想要用它來得到所有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
想要用它來控制他人?
想要用它來偷取些什麼,包括別人的想法、秘密和不想要讓你知道的事?
想要用它來不勞而獲?
想要用它來攻擊討厭擋路的人?

這些佔他人便宜或傷害別人的意念建構出來的一切會是免費的嗎? 尤其當許多人都以為使用靈性的力量是不費吹灰之力的,好像不需要付出太多實際的價格,又或者,付出一些小錢卻可以有機會得到更多大錢,如愛默生所說,代價不會是那樣東西,而是會從別的地方付出去。

探索真相的意念

我認為,在靈性學習的過程中,當意念建構在了解與探索真相時,是最直接有效的

在想要證明自己、要成名與張顯自己特別的背後,存在一個怎麼樣的真相?
或許,真相是長期受到忽視,不起眼、自卑與渺小的自己,想要告訴世界,我也是重要的。

在執著於財富積累,而忽視其他重要事情的背後,存在一個怎麼樣的真相?
或許,真相是心中莫名的不安全感,對人與愛的不信任,唯有錢是真正能信任的。

在想要控制他人的欲望下,不論是透過手段、高壓、攻擊、恐嚇、心機、話術…等方式,存在一個怎麼樣的真相?
或許,真相是困在社會文化狹小框框中,看不見其他生存方式可能性的變通方式。

很多時候,意念設定是很反射性與無意識的,因為,太習慣事物就是如此進行,想都沒想過為什麼不要這樣設定,那也就是我們會聽到有人說:「大家都是那樣做的,有什麼關係?」

但大家都那麼做,並不代表那件事就是好的,尤其是,如果內心知道那樣不好,還跟著大家做,我們內在會有種愧疚感產生,或許,你的頭腦會說:「這沒什麼,我沒有感到愧疚,反而覺得很爽。」然而,靈魂帶來的良知會知道你內在的真相,而我們仍舊要為此付出代價。

就像在德國納粹時期,納粹的黨衛軍SS做了許多當時意識型態稱為「政治正確」,當時大眾都認同,也幫著做,但實際上是殺害無辜人民的事,他們需不需要付出代價呢? 從海寧格與其他排列師分享的眾多案例來看,SS的許多孩子與後代子孫們都付出了巨大的代價,那不一定是錢財上的損失,許多是無法擁有充滿愛與圓滿的人生,這個代價大不大?

炫技與意念設定

有些人開始注意到靈性學習上,人性本能地「炫技」與強調「術」本身的浮誇,還有這些浮誇帶來的後遺症,我還是認為,工具、技巧與術本身不是問題的根源,問題的根源是在於忽略省去內在心靈的原則、道德與善。

舉個例子來說,最近在聽這本書–McMindfulness-How Mindfulness Became The New Capitalist Spirituality,作者Ronald E. Purser提到,近年來無敵流行的正念冥想(Mindfulness),原本是佛教中的一個重要的工具,但是,在西方大流行後,卻把佛教的許多教義和內涵的骨頭給拔了,因為想要說這不是宗教,只剩下正念冥想的外皮,強調注意力集中與減輕壓力,裡面再塞入新興科學的各種實驗成果與證明,教給學生沒有骨頭也很好的正念,但是,少了整體脈絡與內涵的正念成為了什麼?

佛教中原本強調的慈悲、中道等被拿掉後,正念現今在美國軍隊中大為推廣(註),教給這些上戰場的士兵,如果運用正念的技巧,才能夠在戰場上殺敵而不受人天生情緒的影響,成為真正殺人的機器(mindfulness-based mind-fitness training,” 或簡稱 MBMFT for warriors) ; 正念也被運用在商場上,他舉Google工程師為例,正念原本是要人清除雜念專心一致,但是,Google的工程師使用了正念的技巧,可以認真的工作,研發出更多不同讓使用者產生更多分心的App,這與正念的初心是相違背的。

佛教的目標是要帶領人走出貪嗔痴的虛幻,而不是用來減輕壓力、加強注意力,更別說是用來製造殺人機器與開始分心App的。

可以從這裡看出,工具若被拿出脈絡使用,再加上不同的意念設定,它就會成為該項意念的僕人,因此,工具本身不是問題,意念本身才是。

一個人的原則與信念,不論有沒有覺察,都內含著我們許多的意念,每個意念都像個小種子,在諸多人生面向上發芽茁壯,有時候,在看見巨大的樹時,才驚覺:「天啊,我到底是怎麼走到這裡的?」接著,才感嘆命運無情,想再用其他的術來改善,殊不知,最需要檢討的是最初的意念種子,而非使用的術。

我很喜歡道德經67裡的這一段話:

我有三寶,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慈故能勇,儉故能廣,不敢為天下先,故能成器長。今舍慈且勇,舍儉且廣,舍後且先,死矣!夫慈以戰則勝,以守則固,天將救之,以慈衛之

翻譯是:

我有三條寶貴的原則,一直持守而珍惜著它,一是慈愛、二是儉樸、三是不敢自傲,居天下之先。因為慈愛,所以勇敢,因為儉樸,所以寬廣,因為不敢自傲居天下之先,所以能成就大器。要是你捨棄了慈愛卻好勇,捨棄了儉樸卻只浪費,捨棄了謙讓卻只爭先,這麼一來,你就死定了。要是能夠慈愛,那一旦戰爭才能得勝,守護起來也才堅固;上蒼救人是用祂的慈愛之心來衛護他的。

老子三條寶貴的原則很值得每個人深思,不論使用哪種工具,帶著慈愛的心、儉僕的習性與不自傲搶先的原則,都可以幫助我們種下美麗的種子,帶著我們建構美麗的生命。

註: https://www.macleans.ca/society/life/the-battle-for-buddha/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