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為了你好

有一種好是「我都是為了你好」,還有一種好是「只有我認為的好,才是好,你什麼都不知道」。

前幾天看到一篇文章,文章裡寫到一小段是:

「我分享了吃美食的照片,總有人會說,”你吃太多了,不要再吃了,再吃會……”
我分享了喜歡的酒,總有人會說,”你喝太多了,不要再喝了,再喝會……”
我分享了健身、長跑與瑜珈,總會有人說,”你太逼迫你的身體了,不要再過度用你的身體了,再用會……”」

我想,不止是這三方面,做任何事情一定都會有人的意見是唱衰,會告訴我們: 「你做這件事會什麼你不知道的嚴重後果。」


若理性地解釋,告訴對方自己的整體脈絡,對方並沒有興趣想要聽或深入理解,因為,在他的心裡面,早就已經下了定見,會反過來回一句:「我已經跟你講了,你要不要聽隨便你,到時候…了,不要怪我沒告訴你。」

在那一刻,好像已經判刑確立了,根本沒有可以轉寰的空間,只留下兩個選擇: 一是屈服,再是轉頭離去。

當一個人認為只有自己認為的才是好的,才是正確的,那像是把自己擺在一個如神般至高無上的位置,任何不符合這至高無上的好,都會造成禍害。

若換個角度來看,「只有我認為的好, 才是好,你不知道」的核心是一種深度想要控制他人的心,透過操控,可以讓自己處在較優越的地位,而對方是壞的、不好的、低下的、不如的從屬方。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需要的是互相尊重彼此的不同,就算不認同你的聲音與做法,也要保護你表達自己的方式,但這需要願意放下「我才是對的」的想法,這種放下是非常巨大的放下

「我才是對的」「我的才是好的」,其實是對於自己所屬家庭、文化、社會、國家等群體的忠誠表現,因為,只有當我們深深認同於群體裡的價值觀,我們才能被團體接納,才不會孤身一人。

然而,當我們忠誠的時候,通常也沒太多獨立思考的空間,在「事情本來就該如此」之中的common sense中過去了。

許多人都有一種經驗,當你離開了原生的家庭,結了婚,開始體驗到另一個家庭所謂的「正確與好」,若對「正確與好」的差異性較大,會開始有強烈的衝突,因為,究竟是要照你的,還是照我的? 爭得你死我活。

再更明顯的感受是,當你離開了原生的國家與文化,搬到了另一個文化框架裡,席捲而來,一波又一波的文化差異衝擊,更是容易讓人懷疑人生,究竟什麼才是正確與好的?

正確與好,就是一個群體裡習慣的方式罷了,這個世界如此之大,生活方式如此之多,又有哪一種是真的「正確」呢? 跳出一個群體的框架是最大的挑戰。

「別家、別國、別種族的人怎樣我不管,我不在乎,我在乎你才要告訴你,最好要這樣。」

在乎與愛,成了要他人乖乖就範的藉口,然而,這真的是愛與關心嗎? 又或者只是害怕所愛之人變得與我們不同群,不再繼續忠誠於同一群體的模式,因此,會失去對方?

部落思考(tribalism)在過去是人生存的基本要素,當一個人離開了所屬的部落、家庭或宗族,他就失去了生存立足的重要條件,因此,出於生存的需要,人必須要忠誠於所屬群體的價值觀,群體愈大,力量也愈大,孤單,是沒有力量的象徵。

當失去對方時,最壞會發生什麼事?

「我會變得孤獨。」

孤獨,很常被視為毒藥,因為,只剩下一個人,意謂著生存的挑戰。

因此,很常會看見,寧願屈服著別人的「這才是好」,而擠在群體裡的人,因為,順從著群體的忠誠在心理上比較容易,因為,很多時候,不需思考,不需要有困惑與不舒適的不同,跟著大家就可以了,然而,要成為有自己想法與喜好的黑羊,卻必須承擔著孤獨與不被理解的不適。

要怎麼選?

最近,接觸到漢娜.阿倫特(Hannah Arendt)說的平庸之惡(The Banality of Evil),她講到邪惡的人並不一定都是有著罪大惡極的領袖型人物,如希特勒,有一種惡,叫做平庸之惡,做這種惡的人大多是普通人,他們用著相同的方式,相同的話來表達一件事,如果,你再多聽他們的論點,會發現,他們沒能有更多其他詞彙來表達自己的狀況,非常接近於他沒有辦法有更多不同面向思考的情形,也就是說,這些普通人是從他人灌輸給他的話來思考,食人牙慧,沒有自己再整理與感覺過,任何雙向的溝通對他們來說,都是很困難的,不是因為他們撒謊,而是因為,他們把自己環繞在最抵抗他人不同想法最嚴實的戒備之下,因此,他們會如小螺絲釘一樣,做著上面派給他們做的小事,這些小事在他們眼裡,看似只是遵守著規則,把事做好,但是,從更大的畫面來看,這些小事全是促成更多大壞事的零組件,他們犯下的,就是不經思考,寄身於群體忠誠的「平庸之惡」。

「我都是為你好」,只不過是想把內心高牆築得更高,不想要看見其他可能性的藉口?

因為,看見了其他可能性後,可能會面臨–懷疑人生、困惑、恐懼、焦慮等情緒,如果事情就固定在一種「好」裡面,至少,我的世界是穩定平和,沒有麻煩的,我也不需要受到任何挑戰,進而要做改變,更何況,萬一只有我一個人該怎麼辦? 當然要拉所有人都進入我覺的好,才能夠固守這座高牆啊! 團結力量大。

這是內在無力的象徵,因為,只有當我們覺得不確定、無力、無主見時,才會需要呼朋引伴一起來壯大聲勢。

我的感覺是,會說著「我都是為你好」與「只有我認為的好,才是好,你什麼都不知道」是來自於內在的不確定,對生命的焦慮,心無定見時,才需要堅持「只有一種好,才是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