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靈魂修復2 靈魂流失與黑洞

2016年時,寫過一篇文章關於薩滿的靈魂修復與靈魂流失,有興趣可以看這裡, 我遲遲沒有再寫下篇,因為,在經驗之中,我覺得還有更廣泛的細節,需要再多做探索。

許多人對於薩滿靈魂修復的認識是來自薩滿的工作坊,書籍,如珊卓.英格曼(Sandra Ingerman)的靈魂復原術,或是阿貝托.維洛托(Alberto Villoldo)的印加靈魂復元療法,這些都是多了解薩滿靈魂修復是什麼很好的一些管道。

不過,我發現,對於靈魂療癒的認識會隨著時間而轉變,幫助薩滿學會(Foundation of Shamanic Studies)開發出靈魂修復(Soul Retrieval)的珊卓.英格曼在出了她的書幾年之後,她告訴她的學生與同事們,她對於靈魂修復的概念與做法有些轉變,原本,很強調創傷部份,並會深入地與個案聊創傷細節的做法,已經被她自己推翻掉,反而,她著重在力量上,也不再細細地去與個案描述創傷細節,許多薩滿實踐者也開始轉變他們的做法,把重心放在帶回的力量上,而不去細述創傷細節。

為什麼? 因為創傷細節已是往事,也屬於過去我們對於事情的看法,把力量帶回來,象徵著不再執著於過去的故事情節,重新開始,重新使用自己的力量。

靈魂流失的一種原因-盲目的愛

閱讀全文 薩滿靈魂修復2 靈魂流失與黑洞

組建黃金健康幸福團隊

常會聽到一句話,「靈性成長或療癒」最終還是要靠自己,不靠自己是不行的,我也覺得是這樣,尤其是,當一個人一直以來,都很習慣地把自己的力量交到別人手裡,希望別人來替自己處理問題,但自己什麼都不用做,因此,才會說,我們需要靠自己,把力量交到自己手中。

但是,我最近發現,「靠自己」的概念也有人解釋成天平另一邊,變成了:「不要找任何人幫忙,只靠自己來處理問題」。

閱讀全文 組建黃金健康幸福團隊

愛自己 不再忍痛

當我夠愛我自己,我開始丟棄那些不健康的,這包括人、工作、我自己的信念與習慣–任何讓我渺小的東西,我對自己的批判會叫這(舉動)不忠誠,現在,我看見,這(舉動)是愛自己的(表現)。
~~Kim McMillen, When I Love Myself Enough

愛自己,這個我最最喜歡的話題,在之前的播客也做過一集是關於愛自己(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 最愛的是自己)。

最近,體悟到愛自己的另一個層面,在之前的播客裡提到過

你愛你的身體嗎? 你對自己身體的內在對話是什麼? 很多時候,我們都有一種「我不夠」的內在黑洞,因為「我不夠」的信念,我們會做許多的事情來填補這個黑洞,當我們覺得用食物、買東西、美容、醫美或是任何方式來犒賞自己的前提是,「我不夠」的出發點,我們就很容易感到空虛。

這個層面是關於「我不夠」,最近體悟到的層面是關於「聽身體的聲音」。

閱讀全文 愛自己 不再忍痛

正常是你天賦的敵人

「既然你生來具有天賦,你就不可能會過普通生活,不該把它(不正常)變成一種病症,而應該把它當成驕傲的來源…你是你所有奇怪特點的獨特獨一無而的組成,因為,奇特是天賦的第一特徵,事實上,你的奇特點是直接指向你天賦的箭頭,,因此,絕對不要對自己有多麼奇怪感到羞恥,你一定要珍惜你的奇異…正常是天賦的敵人,正常是你天賦的敵人。」
~~Clarissa Pinkola Estes, The Power of the Crone (註)

閱讀全文 正常是你天賦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