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它們一個機會試試看

最近開始做薩滿工作坊教學訓練的觀摩,去觀摩老師們教學的方式,教學內容的細節,回答學生問題的方式與切入點,有一天,一個學生提問:

在工作坊裡面,老師講解核心薩滿的方式,並提醒一些不要做的事,其中一個學生提問:「為什麼核心薩滿裡不能這樣做? 我在其他學靈媒的課裡,他們都那麼做啊。」

老師:「我不是說你不能這麼做,而是,你既然今天花時間來學習這個方式,就先給這個方式一個機會,完整地去試看看這個方式,練習之後,再用你的經驗去感覺看看,你要怎麼樣來看待並活用這個方式。」

學生:「可是,我覺得我是”現代薩滿”,我應該要有自由可以混在一起用。」

老師:「我不是說你不能混用,而是,你給這個方法一個機會,多做幾次練習看看,試看看不要一來就混用。」

學生:「我也是靈氣進階的靈氣師,也是靈媒訓練課程的靈媒通靈師,我覺得我不能照你的那樣做,那會限制我給個案的服務範圍與訊息。」

老師:「我沒有規定你不能怎麼做,我講解的是核心薩滿裡面一個建議不要做的事情,也沒有說別的方式比核心薩滿的方式差,所以你要照核心薩滿的方式,我說的是,就試試看,試著做幾次,選擇權是你的,當然最後還是由你與你的幫助神靈去決定怎麼做。」

學生:「但是,其他的方法就是說這樣做也不會怎樣,我是靈氣師,也是靈媒,也是現代薩滿,所以,我覺得混用才是對的。」

接下來,就是無限的循環,直到老師打斷,再繼續課程。

我可以很強烈地感受到來自學生的抗拒,抗拒自然是來自一個與原本既有觀念不同的地方,好像這個不同的觀念質疑了她一直以來做事情的方式,這是否表示質疑她做的是不對的? 還有,如果照這個方式進行,她就必須改變做事情的方式,於是,一定哪一個是對,哪一個是錯,掉入了二元對立,好壞對錯的框架裡面。

因為她堅持著哪個對,因此,她一直聽不到老師在告訴她:「試試看」、「這是你的選擇」、「沒有規定你要這麼做」、「建議不這麼做」。

這樣的盲點都很容易發生在我們每個人身上,尤其是那些我們長久以來感到是對的事情,當有人提出了不同的想法時,在沒有覺察的狀態下,我們很可能會開始糾結哪個是對,哪個是錯的二元對立之間,當我們糾結在二元對立的狀態之中,就很難看到其他不同的選擇,好像在那一刻陷在死胡同裡。

其實,所有靈性學習或療癒的方式都有其獨特的系統、規則、方式與建議,沒有任何一個是唯一真理,我很喜歡這位老師的回答,既然有緣份來接觸了這一個方法,就把心完全地打開給這個方法一個機會,多給它幾次練習、實驗與實作的機會,等到一些經驗累積下來有心得後,再看怎麼與其他方式結合,所有的方式都可以成為彼此的輔助,畢竟這些都是工具,重要的是,內在累積出來的心得與經驗,很多時候,差別就在於內在的累積。

另外,我個人認為,遵循一套系統本身是一個有紀律的展現,紀律常常在某些靈性學習中是非常強調的,而紀律對靈性成長的好處是什麼? 我認為,那是願意臣服與犧牲某些便利,進而促進自己成長的表現。

用運動來舉例的話,一個沒在定期運動的人,如果你要他結合體操與舞蹈,那完全是不可能的任務,因此,他一定需要從某一種增強肌肉的訓練開始,透過紀律,臣服於訓練的不適,犧牲個人的懶惰,才能夠慢慢長出能因應的肌肉,讓他開始做體操或舞蹈的訓練; 若是一個專業是體操的人,他想要結合體操與舞蹈,優勢是,他已經有了強壯的肌肉,接下來需要舞蹈方面專業的訓練,讓他跳舞時有美感與舞感,而他就需要遵守某種舞蹈的訓練紀律,再漸漸地把兩者自然地融合在一起。

我想,同樣的道理也用在靈性學習上面,心靈的肌肉也是需要這樣慢慢地練起來。

因此,不需要特別地去抵毀其他與我們不同的方式,一個人這一生接觸的各種方式,對那個人在那個時候都有其存在的必要,當下的經驗不論是好或壞,也是他需要經歷的,因為,我們的旅程是由我們的靈魂引領著,需要做的就是打開心,給所有來到生命中的人事物一個機會,試試看,認識看看,感受看看,經驗看看,它們不必是誰勝孰劣的關係,它們可以互為輔助的資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