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是僕人

焦慮有時以僕人的姿態存在,它不是要為難你,而是要你去看見內在傷痛。

常常,焦慮出現的時候,我們會用世界大戰的方式去對抗焦慮,不論是藥物、運動、冥想、呼吸、用食物、酒或各種方式麻痺焦慮,首要的目的是–「焦慮退散」!!

然而,焦慮是一個症狀,在它之下,通常有一樣更深的東西需要我們看見,那也許是長久以來沒有消化掉的情緒,如悲傷、憤怒,可能是一個被我們排除在外的人、事、物,可能是一個傳承多代的情緒模式…

焦慮不是敵人,它只是僕人,是面魔鏡,打破魔鏡不會讓根源消失,只是會更加麻木沒有方向,看不見問題究竟從何而來,順著焦慮指向的方向,我們會看見需要被看見與整合的根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