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筆記系列 與祖先的連結

Keypoints:在各種薩滿的文化裡,都非常強調與祖先的連結,因為,靈魂不滅,人死去之後,仍然以靈魂的形態存在著,過去活在世上的家人,死後仍然是一股存在的能量,並不是死後就消失無蹤………在這個藥輪的生命流轉裡,看見了我們從孩童走向成人,變成了父母,再從父母到祖父母,再穿越死亡之門,成為祖先,祖先很大部份地影響著新出生到這個世界上的新生孩童,生命生生不息的循環,因此,在薩滿的概念裡,我們說: 「父母給孩子肉體的身體,祖先給予孩子靈魂。」

中國人祭祖的傳統

身為華人,對祖先的尊崇已經深深地根植在我們的文化裡,禮記郊特牲「萬物本乎天,人本乎祖。」


在華人的觀念裡,慎終追遠,沒有祖先就沒有自己,因此,我們的傳統裡,有許多與祖先離不開的重大節日,農曆除夕新年、清明時節掃墓祭祖,端午節祭祖,農曆七月中元節除了照顧好兄弟之外,也要祭祖,另外還有重陽節、下元節、冬至。
除了重大節日之外,特別注重祖先的人還會在以下的時日祭祖,祖先忌日,初一十五祭祖,再更注重的人會每日早晚一根香給祖先。

這些祭祖的節日與細節,讓許多現代人望之卻步,尤其是現代人看著他們的上一代為了拜拜,忙得不可開交,要準備許多繁文縟節的東西,覺得非常麻煩,又許多人在家裡有供祖先的公媽桌,想到這麼一大個桌子與神主牌要移入自己家裡,每件東西似乎又有傳統禮節上的既訂尺寸、材質,又有傳統禮俗上既訂的祭拜規則要遵守,忙碌的現代人實在是難以追隨與配合,因為,所有的細節都要達成才算讓祖先開心的話,壓力太大,不如不要開始。
再者,祖先的祭拜已經流於型式化,好像只是因為家族裡傳下來要這麼做,我就只好跟著這麼做,內心其實是不情願參與祭祖活動,但人卻被逼著要到場,內心並沒有想要尊崇祖先,其實,這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

薩滿與祖先

在各種薩滿的文化裡,都非常強調與祖先的連結,因為,靈魂不滅,人死去之後,仍然以靈魂的形態存在著,過去活在世上的家人,死後仍然是一股存在的能量,並不是死後就消失無蹤。

我想要用藥輪(medicine wheel)的概念來談談我們與祖先。藥輪有很多種不同的用法,不同的部族也有不同的解釋方式,我很喜歡用藥輪來看待生命,如同四季輪轉像個圓一樣,今天,你在這裡聽到的藥輪概念可能會和你在其他地方讀到與學到的不同,但是,記得,藥輪的圓可以有各種不同的教導貫注在裡面。

談到藥輪,就需要談到四個方向,東、南、西、北,先在你的頭腦裡面想像一下一個時鐘,3點的位置是東方,6點南方,9點西方,12點北方。東方,是日出之處,象徵著春天、新生、萌芽,就人生的階段來說,象徵著孩童階段,順著藥輪順時鐘往下,來到了南方,南方,象徵著夏天,就像日正當頭一樣,象徵著夏天,生長正盛,繁榮、興盛之期,也就是我們的成人階段,這時,我們可能成為父母;  順著成人再順時鐘到了9點位置的西方,西方是日落之處,象徵著秋天,樹葉變紅,落下,結束、釋放、面對死去之時,祖父母的暮年即是在個時期,再下去,到了北方,這裡是冬天,一片寂靜蕭瑟,這裡,是穿過死亡之門後的國度,不再具有肉體,只剩下靈魂的祖先們居住在北方的國度裡。

藥輪是個圓滿的圓,少了任何一塊都不行,我們現代人大多只想接觸春天、夏天的生命階段,秋天,要接近死亡讓我們感到不舒服,死後的世界,更成了迷信的信仰,但是,圓少了任何一塊,對於我們靈魂的完整性都有很大的影響,當我們無法面對死亡,又怎麼能全心全力地享受生命呢?

在這個藥輪的生命流轉裡,看見了我們從孩童走向成人,變成了父母,再從父母到祖父母,再穿越死亡之門,成為祖先,祖先很大部份地影響著新出生到這個世界上的新生孩童,生命生生不息的循環,因此,在薩滿的概念裡,我們說: 「父母給孩子肉體的身體,祖先給予孩子靈魂。」

西非達格拉(Dagara)薩滿Malidoma Some的人生故事。

在達格拉人的傳統裡,祖父與孫子之間有很深的連結,在男孩生命最初幾年,他們不和爸爸同住,而是與祖父同住,因為,他們相信,祖父與孫子之間有著比父親要深的連結,那就是,他們都離祖先很近,祖父正要往祖先之處去,孫子才剛從祖先處來到人世,因此,孫子握有祖父要到祖先處之前,需要知道的消息,祖父會用各種方式讓孫子告訴他這些消息,尤其是要趕在孫子適應人間,忘掉消息之前,Malidoma的祖父是用催眠的方式,讓Malidoma在睡覺的時候說出那些訊息,而祖父也要在這幾年中,用他們之間秘密的語言教導孫子生存在這世上的困難。

對達格拉人來說,每個人都是靈魂穿著肉體的衣服在這世上生活著,因此,人真實的存在是靈,人來到這世界是為了要完成一項任務,一個生命的誕生,通常代表著一位族裡面大家在過去已熟悉的祖先,又來到這世上要完成什麼事情,祖先對他們來說,就像是地球生活的學校,他們的手中握有到地球生活所需要的智慧。

回到祖先之地,但還沒有再穿肉體衣服回到人世的祖先們,他們的生命能量會透過大自然,如樹、山、河、湖等,不斷地表現出來,仍舊環繞在族人的身邊,而族裡的長老,通常是祖父與祖母則是最靠近祖先力量與智慧的代表,也因此,他們會自然地親近才剛從祖先之地出來的孫子與孫女們,這種連結,從祖父母的子女在受孕的階段就開始了。

從這個故事,再回到藥輪的圓裡,若用藥輪的概念來看我們靈魂的組成,其實,我們的靈魂會因此分成四個部份: 個人的靈魂、家庭的靈魂、部族的靈魂與宇宙源頭的靈魂。

也就是說,我們的靈魂來到這個世界上,並不只是個人的前世今生,我們可能也包含著自己的家庭、祖先、曾屬的國家、種族、文化與背景,還有,那個與一切事物合而為一的宇宙源頭。

當我們的生活富足安定,沒有戰亂、災難、動盪等混亂時,可以一代又一代地把智慧與力量向下傳承,就如Malidoma Some的故事一樣,這份智慧與力量的傳承並沒有受到阻隔,長老受到族人的尊敬,聽取他們的建議,然而,當有戰亂、災難與動盪時,這份傳承就斷了線,不止沒有力量與智慧傳承下來,還承受著不同程度的創傷與痛苦。

在北方的祖先之地裡,儲存著歷代祖先的記憶與經驗,在那裡,可以找得到過去的力量與智慧,也有創傷與苦難的記憶在其中,若說,靈魂所處的地方是沒有時間的,那他們的力量、智慧、創傷與苦難的記憶,則繼續不是在過去,而是繼續存在在現在,不像在肉體裡的我們,記憶會隨著時間改變,可能可以把一個原本不怎麼樣的故事,說得更美好或醜陋,然而,靈魂的記憶儲存卻不會因線性而改變,過去的成功與失敗,滿足與匱乏,快樂與悲苦,喜悅與憤怒…全都如時地儲存在靈魂裡,用某個方式存在著、表達著。

過去幾百年的世界,經歷種種不同的挑戰與苦難,殖民帝國主義興盛起來之後,許多民族原本有的力量智慧之線就這麼斷掉了,雖然,它們仍存在靈魂的集體意識裡,但是,隨著苦難而來的創傷與痛苦也在靈魂的集體意識裡,當我們再轉生到這個世界時,一些需要療癒的部份也跟著我們來到這世界上,尋求解決與療癒。

這個概念與現代創傷心理學、表觀遺傳學的概念很相近,大衛.賽克(David Sack)博士是專門研究上癮的心理病理專家,他說:「創傷有力量能從過去延伸到現在,找到新的受害者,有經歷創傷經驗父母的孩子們,也會有創傷反應,我稱這為二手創傷後壓力症候群(Secondary PTSD)。」在他的研究裡發現,其中一位父母曾在伊拉克或阿富汗服役,且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小孩們,有30%都和他們的父母有類似的症狀,他說:「父母的創傷變成小孩自身的創傷,而小孩的行為與情緒問題反映出父母本身的問題。」這些症狀都是靈魂在尋求一個療癒機會。

前面提到北方,象徵寂靜,因此,祖先的聲音與故事會透過一些不明顯的聲音、症狀、情緒與遭遇來傳達,需要靜下來,有時在冥想裡,在薩滿之旅裡,在自我覺察裡,在夢中,或是各種靈性學習與探索的工具裡,我們需要靜下來傾聽,從薩滿的角度來看,許多經歷過動亂命運的祖先,他們的能量仍舊持續地影響著我們。

結論

我認為,只是用空洞的儀式來平息祖先並無法有實際有效的幫助,祖先需要的不是假惺惺的作戲,他們當過人,知道什麼是真心,什麼是假意,我們需要用一個不同的方式來傾聽祖先,其實,不論是在世的人或未過渡的靈魂,最希望的一件事就是被看見、聽見、認可與重視,這些意願都被照顧到之後,心情才能夠平緩下來,才能夠真正的安息。

過去的人,和祖先都很熟悉,他們在世的時候經歷了什麼,做了什麼,但是,現在這個時代,有時候,請一個人把自己與前兩代的人列下來,可能都沒有太多訊息,許多事情可能被遺忘,可能是秘密,可能從來都不認為那是重要的事情,然而,那卻是構成我們今天之所以為人的重要元素啊!!

參考資料:

  1. It Didn’t Start With you. Mark Wolynn
  2. Of Water and The Spirit. Malidoma Patrice Some; 中文版: 馬里多瑪: 非洲原住民的治療智慧
  3. The Tears of the Ancestors-Victims and Perpetrator in the Tribal Soul. Daan van Kampenhou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