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而為人 死亡與靈性

即將在癌症病魔手中失去親妹妹的她說:「The pain is so great. No deity can fix this. This is just fucked up.」(痛苦好劇烈,沒有任何神可以修理好它, 這真是他媽的爛透了。)

在病魔與死亡面前,面臨的是失去控制、失去心愛的人、失去一起共有的夢想,失去曾經共享的計劃,一個親愛的人,在面前,一點一滴地消逝,她的外表,變成了再也不熟悉又了無生氣的一具軀體,她舊日的風彩、豐富、暢行無礙的口才、極盡挑戰與叛逆的態度…都在一點一滴消失中,一起長大60幾年的歲月,彼此心貼心的陪伴,共同經歷與熟悉的一切,都在日漸消逝之中。

面對這樣的狀態,有將近30年心理諮商與面對死亡哀悼的訓練,她仍然深處在巨大無法化解的悲傷之中。

她的腦中知道,她有各種神靈的保護,專業上,她完全知道「應該」要做哪些事,盡一切可能地保護、照顧、支撐、支援所有人的需求,但是,她的心,就是有這麼一個大洞,劇烈地疼痛,她看到神靈與她靈魂就在她的身邊,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個能夠走進她的心門,因為,痛苦、哀慟、無助、疲備是她僅存的感覺。

她的靈魂說:「我對你的知道的一切沒有興趣,無法從那裡與你連結,我想要”你”,和”你”連結,但是,我找不到門進去,一個縫都沒有。」

她說:「我不懂為什麼不能連結? 你怎麼可以丟棄我? 你怎麼可以高高在上? 你根本就不懂,我到底還要怎樣才叫開門? 我是近30年經驗的心理諮商師,我是死亡哀傷諮詢師,還有誰比我更懂? 還有誰比我更有門? 為什麼你不能來?」

靈魂說:「我沒有辦法,就是找不到門。」

找不到任何解決方法,沒有任何事情能帶給她安慰,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帶走她的痛苦,這個狀況讓她感到挫折、精疲力盡,說到這裡,她崩潰放聲大哭:

「我不想要妹妹走,這也太難了,我的心好痛好痛好痛好痛,痛到快要死了,她怎麼可以走? 怎麼可以是癌症? 怎麼可以這麼快? 我們一起做好的約定呢?…………」

她把埋藏在內心中的所有情緒全都一股腦地爆發出來,全都吼叫出來。

她的靈魂說:「It’s ok.」

她大笑起來:「在我的諮商裡,這是我最常用的一句話。」

突然間,她暴怒起來:「但是,現在發生的事情,一點都不ok,IT IS ALL FUCKED UP. 」對著靈魂說:「你怎麼能對我說it’s ok呢? 一點都不ok!!!!! 你們靈魂或神在天上根本就不知道,都不懂。」她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了出來,她正真真切切地體會著她撕心裂肺的痛苦,沒有逃避,沒有抽離,沒有離開身體,沒有用任何東西來止痛,這一刻,她沒有期待靈魂或神來修復她,她就這麼真切地體驗著她的痛苦,像滾燙的火山岩漿流過地表,融化掉原本上面有的草木,燒盡上頭原有的一切。

靈魂耐心地陪伴,一句話都不說,注視著、傾聽著、陪伴著,過了許久,能量平靜些許後,靈魂說:「現在,門打開了,而且開得非常寬敞,你終於能夠為我開門,我終於可以進來了,我終於能夠和你連結在一起了。」

她一臉疑惑:「你說什麼? 為什麼突然可以了? 我沒有做什麼啊。」

靈魂說:「有,你做了一件非常重大的事,你真真切切地去體驗身而為人的一切,不止是愛、支持、照顧、支撐、給予、犧牲,這是你之前一直在做的,但剛剛,你把所謂”負面的”,覺得不能夠展現出來,需要壓抑下去,覺得表現出來有失諮商師專業的憤怒、哀傷、悲痛、責怪、痛楚、不理解…等,全都真切深入地感受與體會,讓它們流進你的表意識,這些全是你身為人類最重要的事,你的生命體驗值(註: humanness)。」

她:「什麼? 原來你要我大罵三字經!」

靈魂:「這是你的生命體驗值,身為靈魂,我只能透過你去感覺和體驗,當你只展現出正向,壓抑負向,我無法進來,因為,那些我已經都有了,也比你完善,如果,你只讓自己留在正向,不承認自己頂不住,不讓自己真切地去感覺,我就進不來,無法與你連結。」

她:「This is fucked up. 我想要知道在妹妹要走之前,我可以為她做什麼,我已經試著要聯絡牧師幾百次了,但他都不回我電話。」

靈魂:「不用叫牧師來做任何事,請你把握最後的時間,和她做一些人類才會做的事好嗎? 這是她最後僅有,身而為人的體驗,之後,她就會一直存在靈性裡了。」

她一臉驚訝,但漸漸地,露出一些微笑說:「我好像懂了。」

靈魂:「靈魂只能在人類願意全然地去體驗你的生命體驗值(humanness)與脆弱時,才能夠與人產生連結。」再接續說:「你的職業title,不是你的生命體驗值,你只允許自己強大,不是你的生命體驗值,你想要讓靈魂與神明來撫慰你,這不是生命體驗值,身而為人的生命體驗值是全然地去經歷你此刻正在經歷的一切,不論正負向,表達出當下你真實的狀態,承認你的脆弱,而不刻意埋藏它,這是全然擁抱身而為人的全然經驗。」

她:「好吧! This is all fucked up.沒有任何神靈可以修理這一切,我頭腦了解宇宙的安排有它的方式,我暗暗地希望,有什麼靈性療癒可以馬上帶走這一切痛苦,但我知道沒有白白地、不直接去經歷的事,啊~~在這其中,有美麗,但是,就是好悲傷,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失去她。」

***************************

在生命之中,有很多事情沒有明確與立即的解方,生命裡,也沒有像西藥一樣,吃一顆下去,所有一切暫時好起來的解藥,在找不到問題的解決方法時,也許,這並不是一個我們要去解決的問題,此刻,不是我們要狀況、對方、處境照著我們期望地去改變,而是理解到,眼前這是一件需要去看到、注視、消化、整合與接受的真相。

這個真相與其伴隨而來的情緒、體會,是多麼地赤裸,有時難以下嚥,難以面對,甚至,要承認是很不堪的,而這,是身而為人的生命體驗值,我們的humanness,很常,我們會因為生命體驗值的困難,想在靈性世界裡尋找撫慰,但沒想到的是,靈魂與神靈居然是要我們讓生命體驗值與脆弱的門戶大開之後,才能夠進得來,才能有所幫助,這是人與靈性間的一種矛盾,但這卻是對生命全然的體會,如此,我們才能成為人。

註: 本文中的「生命經驗值」的說法,我反覆糾結好久,最原本,我想要表達的是humanness,對我來說,不是做人,也不是人性,而比較像是人生體驗悲歡離合,喜怒哀樂…等生命每一種體驗的總合,和靈性(spirituality)是剛好相反的東西,在好朋友幫忙腦力激盪之下,實在想不到中文字詞裡有什麼等同的詞彙,於是,就自創了一個「生命經驗值」,如果有中文強大的朋友們,請不吝指教適合的翻譯用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