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與前世今世的對話

靈魂站在過去與現在時空交界之處,左手放在現在的我的肩上,右手指著前世要死亡的那一天。

靈魂說:「你看啊,那是你前輩子的最後一天,她要死了,難產,孤單一人,身旁沒有其他人,在這間黑暗的監獄病房裡,她的光漸漸地愈來愈微弱。」

現在的我感到無盡的悲傷,說:「她那一輩子是誰? 她做了什麼?經歷了什麼?為什麼她現在要孤單一人死去?」

靈魂:「她是一位出家的尼姑,年輕時,戰亂,家人全部不在,她唯一珍視的人離開她坐上那艘船票有限的船,到遠方台灣去,留下她在原地孤單一人,她因為無依無靠,進了寺院做尼姑,一直到文化大革命,她再一次沒有住所,失去又再建立起來的一切,被批鬥、還俗,還鄉,但哪還有鄉? 在亂中被強暴,懷了孩子。」

前世躺在病床上,虛弱地看著靈魂與今世,沒有力氣說什麼,只是茫然地看向前方,孩子失去了,身體的血也即將流乾。

今世:「為什麼她要經歷那些?」

靈魂:「你覺得她很慘嗎?」

今世:「當然慘啊。」

靈魂:「她在這一生的經驗,給予靈魂極深入的體驗與刻劃,她在寺院的精神生活非常豐富,而現在,她的內在正在經驗最終的豐富。」

今世:「這種”豐富”也太可怕了!」

靈魂:「以你的眼光來看,真的太可怕了,怎麼樣都要避開肉體與心靈的痛苦,不是嗎?」

今世:「當然啊!」

靈魂:「她的經驗也延續到你的這一世。」

今世:「啊~~~不要和我說,我也要失去一切,也要被批鬥,也要這麼慘。」

靈魂:「你要延續她未完之事,體驗與她相反的經驗,在某個層面上,你們兩段人生不是前世與今生的關係,而是同時在進行之中。你的這一生,有家人、有愛人、有孩子、有自己的家,你們兩個人共通的地方是–奇特的精神生活。」

今世:「奇特的精神生活? 是說,我們的靈性學習嗎?」

靈魂:「是啊,你不覺得你選擇的靈性學習與精神生活與人迥異嗎?」

今世:「嗯,對啦,有時候想解釋,會想說,到底要從哪裡開始? 人家會不會覺得我瘋顛,雖然我已經不那麼在意人說我瘋顛。」

靈魂:「她也是啊! 她的精神信仰在她的時代不受人接受,尤其是在她將死之前,像獵女巫一樣,她被批鬥,不被接受,失去一切,最後,走向孤單的死亡。」

今世:「老實說,獵女巫的恐懼,我有過,有時候,也會出現在夢中,那是我們之前相通的情緒嗎?還是我感受到她呢?」

靈魂:「在你的時代,許多與精神生活相關的追求或學習,要嘛是受到不成比例的膜拜,歸在大宗教的範疇裡,許多人聚集在一起,要嘛就是當人們想說出來時,內在會帶著羞恥,好像這是見不得光,要偷偷來的事,你是哪一個?」

今世:「我討厭盲目的膜拜,我喜歡的東西通常都不是主流,很多時候,不知道是選擇,或是不經意,很常都落到冷門項目上,沒有太多人理解,如果要他人理解,我就必須很仔細、有耐心地解釋,如果別人不接受,我也要學著,沒人了解或接受就算了,兩袖揮揮,走我自己的路。但是,沒人了解或接受在集體社會是理性、安康、幸福的時候,人們能接受你的不同,但是,常常,我內在會浮出一種害怕,當日子難過,資源稀缺、壞事發生的時候,轉過來責怪與你不同的人,而我,因為冷門選項與選擇的精神生活和服務,可能會是被責怪的人。」

靈魂:「是了! 你和她仍舊共享著這點啊,只是,以兩種不同的型式,同時被兩具肉體體驗著。她處在日子難過、資源稀缺、壞事發生時,你現在處在理性、安康、幸福的時候,你們同樣都有不被主流了解的精神生活。」

今世:「歐~~~所以,我在肉體的這個靈魂選擇了比較爽的人生,她選了一個比較慘的人生? 我們是用丟骰子決定的嗎?哈哈哈。」

靈魂聳聳肩:「對我來說,沒有哪個比較爽,哪個比較慘,全部加在一起,就是一個完整的體驗。」

今世:「天啊~對你來說沒哪個爽,哪個慘,可把我們兩個給折磨死了!!! XD」

靈魂: 「你知道這些後,覺得你今後的路要怎麼走? 你的渴望是什麼? 意念是什麼? 」

今世:「我不知道耶,我的日子和她比起來那麼爽,我好像需要做些什麼。但要做什麼?」

靈魂:「你感覺看看,此刻你內心有什麼衝動?」

今世:「我…想要去保護她,我不想要她那麼慘,但我無法直接幫到她,她要死了。」

靈魂:「嗯嗯,你的確無法直接幫她,因為,你們是銅板的兩面,她有她的命運,你有你的,知道這個,你有沒有其他的渴望?」

今世:「趁我現在生命美好,我想要全然地去體驗我的生命中,一點一滴的美好,再小都要把握,我不想在生命美好時,還硬要找苦來吃,我要好好享受目前手上與身邊有的小小美好們。」

靈魂:「還有呢?」

今世:「我想要把握我所處的安康、美好、理性、自由的世界,趁現在不會有人來亂我的時候,好好地去研究我喜愛的冷門靈性學習,就算沒有人理解也沒關係,至少,我不會因為被迫害而無法學習,若停止學習,那會是我個人的選擇,不是大環境。」

靈魂:「很好,再來呢?」

今世:「還有再來? 我還想做什麼呢? 或許,這世界上的冷門怪咖不是只有我一個人,也許,也有很多厭煩盲目膜拜,想要有獨立自主精神學習與追求的人,我也許,可以在我所可以的範圍內,為這些人保守一個安全的空間,讓他們能在沒有後顧之憂,不用擔心被批判,追求的傾向是被理解的狀況下,去探索自己獨立自主的靈性之路。」

靈魂:「非常到位,就這麼做吧! 」指著前世說:「她即將死去,也象徵你內在某一層無法自由表達的自己死去,帶著祝福,送她回到老家吧。」

前世的眼睛含著眼淚,吐出最後一口氣,離開肉體。

前世站在靈魂的身旁,看著今世說:「我的經驗結束,讓這個我安然死去,把我的悲苦釋放掉,在你的身體裡,我強烈的表達、學習、精神追求的渴望與意念,會轉化為你內在向前的力量,讓我們一起向前走,創造一個不同的未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