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見不同與恨

不要因為我不同意你的意見,就認為我恨你,我們的社會需要重新學習這件事。

戰爭與歸屬

再回到我覺得華人過去一、兩百年的苦痛沒有完整系統性的探討,或許因為遺留下來的歷史因素還沒有一個句點,卡在中間懸而未決的狀態彌漫著,身份的認同、歷史故事的角度、我們是誰的故事,都沒辦法有一個集體共識,因此,任何話題說起來,都充滿敏感、刺痛、尖銳、攻擊與站隊,或許,慢慢地,我們能夠透過靈性、家排或薩滿的角度,去探索這些敏感與刺痛的過往,找到我們是誰的故事,並療癒如黑洞般巨大的傷痛。

被神揀選人民的反思

當一個族群的人說:「我們是神揀選的人民」時,也同時帶來內在另一層面的恐懼,這句話代表著,這個神偏好這世界上其中一群人,而不喜歡另外一群人,這個神會挑選,也會拋棄,就算我現在站在被揀選的人民這一團體裡,我也必須承受著一種恐懼–我如果不聽話,就會被拋棄的恐懼中。

打破膚色標籤 深入了解

不止集體創傷,還有,美國建國歷史原本就是建立在搶奪、暴力、奴役與大規模暴力、流血的基礎之上,整個系統的建立就是以殖民為背景的白尊其他顏色較低的基礎之上,而這個系統是否仍舊可以為人類新萌芽的意識服務? 或是,這個系統到了末路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