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裡的修行

在婚姻裡的修行也是一樣,人會一直改變,走到中年的我們,都不再是20,30年前的那個自己,我們多了許多層次,這些層次是由好多生活的歷練堆積出來,有美好的,也有痛苦的,如果,在遇到傷痛的部份後,害怕一層層去剖析面對自己,因為恐懼情緒能量的釋放可能會讓人失控,那麼,不自覺地,心就住在愈來愈堅硬的棺材裡,其實,這些讓我們容易脆弱的情緒能量是生命熱情與愛的根本,年輕時可以一無反顧,自由自在,就是因為心還打開著。

由廣度進入有質量的深度

這和我從小到現在的宗教歷程有關,我從家人/教會告訴我這世界的「真相」,到慢慢找到我身心靈感到yes的「真相」。但我想,尋找我的「真相」的旅程也許會慢慢地緩和下來,因為,我或許會開始知道,我不需要透過各個面相的訊息/知識來證明我的「真相」是ok的,或許,慢慢地,我可以信任所有從內在浮現出來的真相,我不知道,但我想要慢慢地轉向重視質與深度,而不再是廣度

兒時早餐店的回憶

你永遠都能分辯出一個人是否在餐廳工作過,有一種同理心只能在站在個肚子餓的人與$28塊錢的豬排之間培養出來,一群龍蛇混雜也能成一家人才有的特殊理解,服務產業能培養出LinkedIn上招募者談到的「軟技能」(soft skills)–紀律、利落、吸收批評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如何讀人像讀書般的能力,工作本身並不會得到多少感謝,好玩,雜亂,若有更多人嚐試餐廳工作,這世界會變成一個更仁慈的地方,我所有遇過的教授們,恕我直言,我深深相信在我在廚房、酒吧與飯廳裡得到的比任何大學裡蘊藏的知識要更多~~安東尼. 波登 Anthony Bourdain

40前的人生只是做研究

「生命其實40歲才開始,在那之前,你只是在做研究而已。」~榮格

生命之流的療癒

真實的自己 V.S. 精心形塑的人格面具,這場大PK可能會經由婚姻關係、親子關係、健康、事業、人際關係…等不同的面向爆發出來,大多時候,無法再繼續使用精心形塑人格面具的原因是,它們已經不再適合我們這一階段的人生了,如果,我們要朝向靈魂的使命走去,戴著這面具並不能讓我們成為靈魂要我們成為的人,於是,這一層層面具、防護衣與防護罩就成了沉積在溪流裡的大型垃圾,而我們卻無法let them all go,因為,那是我們花了一生累積建立起來的啊!

女人 重新改寫我們的故事

我們需要把「原罪」,改寫成「原好」,當我們一直堅守著身為女人的原罪,就無法完全地擁抱自己的美好,禁忌之果,它也可以是生命之果,智慧之果,我們不需要繼續地活在父權的敘述故事裡,我們可以從受害者的角色站出來,擁抱每一個年紀的特質,每一個女人特質的溫暖與力量,能給我們的女兒們最美好的禮物,就是不再讓她們活在舊的故事裡,全心地接受、擁抱與訴說著身為女人美好深度的「原好」。

知命 陳建年

陳建年的專輯是冒險旅行的好伙伴,他的吉他、音樂與歌聲與冒險是如此天衣無縫地搭配著,那種感覺,很像他的音樂幫我在旅途中準備著心靈,當我到達目的地時,就剛好能夠開始深入旅程或心靈上的探索,可以到很深的地方去

林間空地

在要邁向中年之前/之際/之中,我們比生命的任何時刻都更需要找到生命中的那一片空地,尤其在那繁忙與嘈雜的行程與環境中,在這片只屬於自己的空地,重新地,把化在臉上不適合的濃妝擦去,在鏡子前面,認真地觀察自己,「原來,這是我真實的樣子」; 再一次地,把穿在身上不舒適的外衣全拔光,赤裸地站在鏡子前面,徹底地感受自己,「原來,那材質的衣服讓我全身起疹這麼久」

黑洞與生命目的實現

時間過得非常快,有一天,我們可能會驚覺生命已經逼近結束的時刻,我們卻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有生之年都做了什麼,也許,我們浪費了所有時間在憤怒、恐懼、忌妒。我們很少給自己時間與空間去思考: 我正在做著這一生中最想做的事嗎? 甚至,我知道那是什麼嗎?

記得我很快就會死去

這一句話,大大地改變了我看婚姻的角度,是的,我們會有各種爭執、考驗,還有彼此的白目,但若從一個更寬廣的角度來看,或許,此刻我正活在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光而不自知,還反而不停地抱怨,那我不就錯失了全然享受幸福時光的每一個當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