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對話的建立

Art by Zilola Nazarova

對你來說,一個好的對話/談話是什麼?

在很多社交的場合裡,我們用對話來

-闡述我們的意見
-分享各種不同的訊息,交換情報
-告訴朋友最近發生了什麼事
-分享我最近去了哪裡,聽到了什麼
-八卦閒聊
-抱怨幹譙
-宣傳、銷售自己
– 表達內心的需求、困難、問題、症狀

閱讀全文 美好對話的建立

不斷妥協的代價

妥協,一開始可能是為了可以和平,避開一時的爭執,不說出真實想說的話,同樣事情再發生,心想:”上次都妥協了,這次怎麼再開口?” 忍住心中一些不舒服,再次妥協,事情又一再上演,原本小小的不舒服變成不耐,再成為憤怒,在第n次上演後,爆發出來,對方覺得你很過份,怎麼可以提出這種要求? 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嗎?

在妥協的最開始,為了一時和平,沒有想到的是: 妥協,不停地妥協,忍耐不表達真實的感受,讓延期才表達出的感受變得很過份,或許,根源是,我們一開始就對自己與對方撒了謊,沒說出真相,所以,後面的爭執與過份是來自於一開始想要走”簡易”道路的和平,面對歧見與爭執比較困難,但不說真相,還是會要付出代價的!

都是為了你好

有一種好是「我都是為了你好」,還有一種好是「只有我認為的好,才是好,你什麼都不知道」。

前幾天看到一篇文章,文章裡寫到一小段是:

「我分享了吃美食的照片,總有人會說,”你吃太多了,不要再吃了,再吃會……”
我分享了喜歡的酒,總有人會說,”你喝太多了,不要再喝了,再喝會……”
我分享了健身、長跑與瑜珈,總會有人說,”你太逼迫你的身體了,不要再過度用你的身體了,再用會……”」

我想,不止是這三方面,做任何事情一定都會有人的意見是唱衰,會告訴我們: 「你做這件事會什麼你不知道的嚴重後果。」


若理性地解釋,告訴對方自己的整體脈絡,對方並沒有興趣想要聽或深入理解,因為,在他的心裡面,早就已經下了定見,會反過來回一句:「我已經跟你講了,你要不要聽隨便你,到時候…了,不要怪我沒告訴你。」

閱讀全文 都是為了你好

每個人都是用自己的視角在聽別人說話

有一個女生去上一堂如何種菜的課,台上的老師說:「種菜的時候,如果可以加入非常老的馬糞來當肥料,對菜的生長會有非常大的幫助!!」女生舉手發問:「老師,那馬是要幾歲的馬才是非常老呢?」

有時候,覺得自己講得很清楚,但是,聽在別人的耳朵裡,根本不是同一回事,就算講同一種語言,也是一樣!!

所以說,當同一群人都學著同一種知識/工具的時候,我們都在同時間,加入自己的主觀與配方進去。

溝通在這個時候好重要,最怕的是,一方想要溝通,另一方卻早已經在心裡有定見,再也聽不見任何對方原本想要講的話。

上一次,我們聽人說話時,真的去聽別人說出什麼超乎我們內在認定的意思,是什麼時候?

這其實不簡單,因為,我們必須要很與自己同步在當下,才有辦法與他人同步在當下,不然,大多時候,我們都是戴著標籤在聽話,「她說了oo,那代表她一定就是oo。」但是, oo下面,有時候,還有好多的前後文與邏輯感受,才讓對方來到oo,那卻是我們不知道的。

斷章取義,是這個時代非常普遍的,很多時候,都會有人說,文章不能寫太長,沒有人有耐心看完,要幾字以內是最適閱讀量,但是,這也顯示出,大多數人都在尋找符合自己原有想法的訊息在看,若要再多出一點不同的解釋,超出原有的想法,就很難有空間與時間能再騰出來,那麼,我們就一直活在同溫層裡,再也聽不見新的聲音、看法,更別說,建立起新的信念、開闊的世界觀和宇宙觀了。

生氣背後的內在需求

我說出來的:「你一直只會抱怨!」
但真正想要表達的是:「當你說房子很髒,我感覺好羞愧,今天我老板說,我的表現不理想,因此,我把你說的話解讀為我很懶惰,我只是想要有人可以看見我所做的一切。」

「批判的人們不太習慣傾聽感覺與需求,他們習慣於只聽見責怪,他們會同意你說的,並憎恨自己,但這卻無法停止他們繼續地批判,再不然,他們會恨你叫他們是個種族歧視者,這也不會讓他們停止批判,因此,這就是我說的,(在溝通的時候),我們需要另一方真的了解(我們表達意思)的需要,你也許必須先傾聽他們內在的痛苦一會兒,讓我告訴你,在我能夠傾聽這種人的痛苦之前,我必須做多年的內在功課,超多的內在功課!」~~ Marshall Rosenberg, The Surprising Purpose of Anger.

Marshall Rosenberg是開發出非暴力溝通(Non-Violent Communication, NVC)的創始人,他認為,憤怒的背後是一個沒有受到滿足的需求,而我們從小到大的成長過程,沒有一個訓練,讓我們去連結憤怒背後的需求,並提供給我們需要的語言,有效地去表達與溝通我們的需求。

閱讀全文 生氣背後的內在需求

只吃菜單不吃菜

「多少人終其一生沒在吃食物,只在吃菜單?」
~~安東尼.戴邁樂.
原文:「How many people spend their lives not eating food but eating the menu?」~~Anthony de Mello

孩子開始在牙牙學語的時候,大人常會在小孩抓起一件物品,或用手指指向一樣東西時,告訴他們,「這是一本書。」,「那是一棵樹」,「這是這隻狗」,「我是你媽媽」。

閱讀全文 只吃菜單不吃菜

共情者的界線設定

「無界線的共情者與有界線的共情者:

我必須接這通電話
–>等我可以時再儘快回電話

我需要幫他們修復好
–>修復這不是我的責任,但我可以為他們修復的過程保
守空間

我必須把他們放在我之前地幫助他們
–>我必須先照顧好我自己該做的事情

因為這些煩惱的事,我現在無法好好吃睡了
–>我不允自己被這個煩惱吞噬了」

Empath,共情者,指的是一個具有超強感知他人情緒與精神狀態的人,我想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只是有些人特別敏感與強烈。

閱讀全文 共情者的界線設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