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靈魂修復2 靈魂流失與黑洞

2016年時,寫過一篇文章關於薩滿的靈魂修復與靈魂流失,有興趣可以看這裡, 我遲遲沒有再寫下篇,因為,在經驗之中,我覺得還有更廣泛的細節,需要再多做探索。

許多人對於薩滿靈魂修復的認識是來自薩滿的工作坊,書籍,如珊卓.英格曼(Sandra Ingerman)的靈魂復原術,或是阿貝托.維洛托(Alberto Villoldo)的印加靈魂復元療法,這些都是多了解薩滿靈魂修復是什麼很好的一些管道。

不過,我發現,對於靈魂療癒的認識會隨著時間而轉變,幫助薩滿學會(Foundation of Shamanic Studies)開發出靈魂修復(Soul Retrieval)的珊卓.英格曼在出了她的書幾年之後,她告訴她的學生與同事們,她對於靈魂修復的概念與做法有些轉變,原本,很強調創傷部份,並會深入地與個案聊創傷細節的做法,已經被她自己推翻掉,反而,她著重在力量上,也不再細細地去與個案描述創傷細節,許多薩滿實踐者也開始轉變他們的做法,把重心放在帶回的力量上,而不去細述創傷細節。

為什麼? 因為創傷細節已是往事,也屬於過去我們對於事情的看法,把力量帶回來,象徵著不再執著於過去的故事情節,重新開始,重新使用自己的力量。

靈魂流失的一種原因-盲目的愛

閱讀全文 薩滿靈魂修復2 靈魂流失與黑洞

由遠而近 外轉內的療癒過程

遙遠的外面

我最近收到一些留言,是關於我前幾年的舊文章,於是,我重新回去掃了一下過去寫過的主題與文章,我發現自己一個有趣的趨勢。

在靈性學習的一開始,大量地閱讀、聽、看各種「主流」思想不要談的話題,各種不同的神秘學,如神秘幾何圖形、前世今生、音頻、古文明的起源、陰謀論、能量與靈的感知、脈輪…等玄秘的主題,都是我大量吸收學習的方向。

那幾年,療癒下手的方向,很常都是由前世今世切入,好似從那個面向切入,我比較願意看見與接受,而且,有時候,看見前世發生事情的對比,對當時的我,好像較能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客觀地改變視角,鬆動我固執與先入為主的心態,能去看見一個不同的可能,還有,能夠改變的地方。

閱讀全文 由遠而近 外轉內的療癒過程

老師與真實

人們需要真實,現實。人們能夠感覺他人在惺惺做態,假裝的時候,因為,你能感覺到,你能在一個人的肢體語言中看見。~~Afrojack

我覺得自己很幸運,靈性學習道路上遇到幾位影響我很深的老師,都有一個共通的特質:

很真實!

當他們不知道,他們就會說:「這個我不知道。」

閱讀全文 老師與真實

給孩子最美好的禮物

「小孩通常會表現出父母之間、或在父母身後(譯註:指原生家族)未解決的狀態,他們也會向我們反映出,我們在和他們同年紀時的感覺,但那些感覺已經壓抑許久了。」~~ Mark Wolynn

我的大女兒剛出生的第一年,我常笑稱她是糯米飯,Sticky Rice,因為,她誰都不要,不要媽媽的朋友們,不要祖父母與家人,甚至,連爸爸都不要,除了媽媽之外,只要有人看她一眼或強把她抱過去,她就會哭上半天,她唯一 喜歡的地方是,媽媽的胸口,我常常需要把她揹在胸前,像無尾熊,像袋鼠,就連晚上睡覺,也要趴在我的胸口上,她出生前,我原本預計的百歲醫生法,完全無法使用,只能親密育兒法,滿足她sticky rice黏住的需求。

閱讀全文 給孩子最美好的禮物

釋放孩童般盲目的愛

「如果你願意看見他人對待你的行為是他們與自己關係的反射,與你身而為人的價值沒有關係,那麼,隨著時間過去,你會完全停止(對他們)有反應。」~~Yogi Bhajan

常常,我們會把別人對我們說的話,做的事情,或是對於我們的反應,拿來當成衡量自己價值的依據。

如果別人拒絕我們,我們會問:「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如果別人批評我們,我們會問:「我到底哪裡做得不夠好?」

如果別人對我們生氣,我們會問:「我說了什麼?」

如果別人接受我們,我們會說:「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如果別人讚賞我們,我們會說:「我的人生正在往一個正確的方向前進。」

如果別人對我們做的事感到開心,我們會說:「我是個好人,所有一切都值得了。」

閱讀全文 釋放孩童般盲目的愛

學生

Photo by Tiina Törmänen

故事來源: Love’s Hidden Symmetry by Bert Hellinger. P195

一個男人,誕生到他的國家,進入他的文化,走進他的家庭,就算只是個孩子,他們先知與領袖的故事,深深地感動了他,他極度渴望成為那理想的模樣,他開始了長時間的訓練,一直到他完全地與他理想的先知和領袖的樣子認同,一直到他思考的方式、說話的樣子,與行為舉止都像他們為止。

但是,他想到,最後缺少一件事,所以,他展開了一段很長的旅程,進入完全隔絕於世的孤獨,在那裡,他希望能通過穿越最後的終點線。

路上,他經過了一座很老的花園,年久失修,無人管理,野玫瑰在暗處仍開著花,高高的果樹結的果實每一年都在沒人注意之下,落到地球母親的身上,沒人在那撿果實。

他繼續往前走。

終於來到了沙漠的邊緣。

很快地,他被一種未知的空無感包圍著,他理解到,在這座沙漠裡,他能夠選擇任何他想要去的方向—(不論去哪裡),空無感都保持不變。他看見,這地方巨大的孤獨把帶領他前往任何方向的心眼中所有的虛幻一掃而空。

所以,他繼續讓機運帶著他流浪,一直到有一天,他已經停止信任他的感官很久了,他很驚訝地看見水的泡泡從地球深處在他眼前冒出來,他看著沙漠裡的沙慢慢地再次浸濕,在水可觸及的地方,沙漠到處盛開如天堂般。

然而,在內心深處驚奇著,看著四週,在不遠處看見兩個陌生人慢慢靠近,他們也和他做著相同的事,他們兩人都跟隨著他們的先知和領袖,直到他們都變得近似於他們的先知和領袖,他們也和他一樣,進入了沙漠荒地,希望能夠在這裡找到能通過穿越最後的終點線,他們也同樣地,最終找到這這處甘泉。

接著,他們三人一起彎下腰來喝著泉水,每個人都感到自己的目標就在咫尺,然後,他們說出自己的名字: 「我已經和我的領袖,釋迦摩尼佛,合一了。」「我已經與我的領袖,耶穌,基督,合一了。」「我已經和我的領袖,穆罕默德,先知,合一了。」

最後,夜色降臨在他們之間,他們看見天堂滿是閃亮的星星,沒有移動,安靜,又非常地遙遠,他們全都在這永恆的廣大之中,進入了充滿驚嘆的沉靜,其中一個人一度感覺到,他的領袖一定在他來這裡時,也曾有感覺此刻相同的無力,得知人類整體設計的不著邊際,並全然地臣服於這廣大–他的領袖一定也感受到了無法逃避的愧疚。

他知道,他已經走得太遠了,因此,他等待著破曉,走上回家的路,最後,逃離了沙漠,再一次地,他經過了荒廢已久的花園,一直到最終,他在花園停了下來,他知道,這座花園是他的。

一個老人站在大門旁,好像在等待著他,他說:「如果有人從很遠的地方找到他回家的路,就像你一樣,他會愛上這潮濕且富足的地球,他知道,所以生長的都會死亡,在死亡之中,滋養著其他在生長的。」

流浪者回答說:「現在,我獻身於地球。」接著,他開始用最溫柔的方式照顧這座花園。

療癒 再次回到身體

「對許多人來說,焦點變成試著要療癒那些我們相信自己有嚴重問題的部份,我們努力地得更有覺察,更處在當下,更成功。也許,真正用來衡量療癒的方式是,當我們再也不感到需要成為別人或其他樣子,而是成為我們自己時。相反的,我們只是過自己的生活。」~~Mark Wolynn

前幾天,和一個朋友聊起療癒與心靈成長的過程,從現在這個點回去看,我發現自己療癒的過程是一個由靈,到心,再到身的順序,很多書與訊息不是通常都是說身–>心–>靈,由下而上的順序嗎? 我發現自己是相反過來的過程,而理解到這一點,是最近在上飛輪課的過程中,突然感受到。

怎麼說呢?

閱讀全文 療癒 再次回到身體

為自己發聲


很常,我們看到朋友之間交惡,是源自於不好意思拒絕對方,或在對方說或做了超過我們界線的東西之後,不敢/不好意思/不知道怎麼向對方表達我們的意思。


這與我們的叛逆期有很密切的關係,叛逆期是一個我們開始發掘自己是誰的日子,這段期間,很難熬,因為,許多原本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開始變得什麼都不對,長相、身材、聲音與身體開始轉變,開始懷疑父母給的規則,對自己身邊的全世界生出了異議,不再不經思考地說yes or no,開始有了自己的看法。

閱讀全文 為自己發聲

挖掘家族故事

對家族裡的故事有好奇心,深入了解究竟是什麼往事,讓我們的父母親受了這麼重的傷,在他們的無情,任性,批判,距離,攻擊,憤怒,憂傷,高標準的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經歷了什麼,無法被接受,無法轉化與消化他們的情緒,而成為今日關上心門的版本, 讓他們無法全然地對我們打開心?

閱讀全文 挖掘家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