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

如果有人從很遠的地方找到他回家的路,就像你一樣,他會愛上這潮濕且富足的地球,他知道,所以生長的都會死亡,在死亡之中,滋養著其他在生長的。

療癒 再次回到身體

療癒是讓我們再次回到身體做自己的旅程,因為,只有當我們能夠全然地生活在身體裡,連結身體與心靈,我們才能夠把心靈的強大資源,以各種豐富、有創意的方式,透過身體顯化在這個世界上,這個時候,我們才能把自己的獨特貢獻給世界

為自己發聲

許多人對於「憤怒」的能量都感到恐懼,有時候,父母不允許孩子叛逆,是因為父母也很害怕「憤怒」的能量,不知道要怎麼面對與處理,好像有「憤怒」出現,就一定是誰錯了,或哪裡不對了,但是,若我們正面地來看憤怒的能量,它其實是一個帶著我們行動的驅動力,好像火箭一樣,帶著我們向前到內心渴望去的地方,它是一股需要被引入建設性創造的力量。

挖掘家族故事

深入了解父母背後的傷,並不代表替他們療傷是我們的責任,也不代表承擔他們的痛苦是我們的義務,也不代表孩子就該讓父母予取予求。了解與同理他們的目的,是要讓我們知道,哪些是屬於他們的命運,哪些是我們在無意識當中,傳接下來的情緒、感受、想法與模式,並把這些未經處理的原材料從黑暗之中,帶入光明,當我們能夠看見它們,給它們一個名字、出處、位置與空間,就能夠有意識地做出不同的選擇,走上一條新的道路。

退化為小孩的時刻

在情緒退化時,我們會暫時地退到相關事件發生時的年紀,以那個還困在過往情緒中的內在小孩的視角來看這世界,以致於,我們沒有辦法以現在成人的方式與角度來處理當下的事情,在這個時候,通常會感到很不安全,無法控制狀況,無能為力,沒有選擇,被拋棄,好像,只能夠跟隨大人的情緒、想法、決定和選擇,像是生命受到一個更巨大的力量操控,只能像個棋子般往前走。

媽媽的媽媽

充滿共依存愛的女兒,你來到這世上的目的不是為了當你媽媽的媽媽,更不是家族拯救者,家中的每個人都有他們的命運、責任與力量,學習看見自己的命運、責任與力量,才能夠尊重其他人的命運、責任與力量,你不需要承擔起身邊所有人的責任與命運,你可以不當多頭燒的蠟燭。

無意識拷貝父母的命運

這種無意識關於愛的認定,起源於孩子本能地想與父母連結的急切渴望,因此,讓自己和父母一樣,這可以從小孩模仿父母的行為看出,但是,這種(想和父母一樣的)愛會持續地在成人的生活中持續操控著內在生活,在家庭關係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出於愛,孩子跟隨著他們的父母,就算是在苦難中,雖然,這通常是無意識的,他們拷貝著父母,延續著父母的不幸。

Black Lives Matter的內在省思

我在想,我們是否正在學習看見所有生命同等重要的路途之上,但在說all lives matter之前,我們需要給那些生命一直不被重視的族群機會、空間與時間,讓他們知道,我們看見、正視與承認他們的傷痛,給他們時間站起來與療癒,而不是去責罵他們不該有這些感覺與行為,因為長久以來,他們的lives一直都沒有matter過。

生命之流與出生地

當我們看見了出生地如母親般的地位,看見內在情緒對母國的美麗與哀愁,並直面它們,消化整合它們,我們可以好好地面向現在所居住的地方,不論現居的地方在意識型態上、信仰上、種族上、文化上…等是否與出生地一樣,我們不再會感到動搖,因為,我們帶著母國而來獨特的力量、智慧與愛來到新的國家,我們能夠帶著自己的獨特性服務,而不再需要感到自卑,背叛,或是如無根浮萍般。

黑洞與生命目的實現

時間過得非常快,有一天,我們可能會驚覺生命已經逼近結束的時刻,我們卻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有生之年都做了什麼,也許,我們浪費了所有時間在憤怒、恐懼、忌妒。我們很少給自己時間與空間去思考: 我正在做著這一生中最想做的事嗎? 甚至,我知道那是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