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母親

願我們能在母親的陰影之下,看見她已經盡全力做到她所知最好的意願,還有,那無比強大,將愛與生命給予我們的無敵神力,能揹負著創傷延續生命的人,他是有巨大力量的。願我們能善用傳承下來的生命與愛,服務這個世界。

旅途的最初

我已經忘記第一堂工作坊的主軸是關係了,雖然我是因為婚姻問題才去的XD~ 但是,現在再看回去,這好像就是從2014年那一堂工作坊後,開始踏上的旅程—work on myself,原來意念的設定從那時候就開始了,而這幾年下來,我也很深地感覺到,真的,當我花功夫在自己身上,不向外求,其他的一切就隨著我的改變而改變,隨著我的成長而來。

兒時最愛童話與心靈的探索

海寧格提到他的觀察,如果童話故事的情節是一個七歲前的孩子能夠直接體驗的,那麼,內心連結到的問題是與他童年時實際經驗有關,他舉的例子是德國童話故事侏儒妖(Rumpelstiltskin),因為,故事中有個內在圖像是小孩被送走或拋棄; 如果童話故事的情節只有成人能夠經驗,那麼,內心連結到的問題可能就與家族裡的糾結有關係

陰影與力量

要能夠做真實的自己,Be authentic,是一個自我探索的過程,當我們面對陰影時,我們是站在自己潛在的力量之上,當我們不停地投射陰影到外在人事物,對它們感到憤怒、恐懼、擔憂…時,我們只是把力量丟掉。

家族解放之路的黑羊

我在想,不論我們多麼努力地要遵循家族傳統,努力想當家中的乖乖牌,一定都還是會有讓長輩或週遭人不滿意的點,差別只是大與小,多與寡,這說明了一點,雖然生長在同一個家族裡,但我們都有自己的獨特性,是和爸爸媽媽、祖先、手足們通通不一樣,也無法得到理解的獨特性,如果,我們害怕當黑羊,掩蓋了獨特性,那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這獨特性會帶著我們走到哪裡去,我深深地相信,這個獨特性是我們靈魂決定要帶來這世上的禮物,其他人無法理解、不支持或反對,那是因為,這獨特性是獨一無二的,還沒有完全被顯化並創造到這世上,所以,除了我們之外,沒有其他人可以理解,因此,我們需要勇敢地把這獨特性顯化到世上,表達出來,帶到這世上,這就是我們能帶給這世界的最大禮物。

走在未知裡

我無法對此表達我的看法,僅能描述它,有些人說:”現在我知道了。”他們知道的是什麼? 他們知道的是現有的已知,所以他們認知或得知的觀點,都是早就出現過的了,這個所知的見解不是新的,它只是和已存在的事物產生的連結。

Life Itself 生命中的美好意外

邊看這段,一邊淚流滿面,我們的父母或祖先的死亡並非他們的終點,他們的一部份仍透過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的故事是他們的故事,我們的力量來自他們的力量,當我們站起來,茁壯起來,他們也再一次地在這世界上站起來,茁壯起來。他們透過我們的眼睛看這個世界,透過我們的身體感受世界,他們仍繼續透過我們來完成夢想。

伴侶之間神奇的三個詞語

海寧格說: 告訴你們另一個秘密: 我知道快樂的伴侶關係有三個神奇的詞語。他們是: Yes, 請,謝謝。

瘋狂地接納自己

人們對待你的方式=你對待自己的方式!
如果你感覺生活週遭的人都嚴厲批判你,看一下你如何批判自己。
如果你感覺生活週遭的人都不尊重你,看一下你如何不尊重自己。
如果你感覺生活週遭的人都拋棄你,看一下你如何拋棄自己。
如果你想要改變別人對待你的方式,改變你對自己的方式。

二元對立的思考

在嚐試用一個跳越二元對立,用靈魂的角度來思考香港的狀況,當我看見那些年輕人說:「我們沒有選擇了,只能這樣做,警察把我們逼得沒有選擇」的時候,這句話裡,深層的情緒,不知為什麼,讓我聯想到香港被日本佔據時期的人民心聲,當時多少人痛苦死去,當時香港的警察被日本人徵召成為日本憲兵隊,做了許多迫害當地港人的事,那些死去的人裡,有仍被記得的人,也有很多被遺忘的人,被遺忘的人,在歷史洪流中消逝 ,但他們曾有的感覺,曾有的經歷,曾有的苦痛,仍然以某種型式存在這個世界,等待著被療癒與和解,以畫上句點,才能正式離開,進入靈魂終點站,用薩滿與家族系統排列的角度來看,年輕人那句話的情緒好似這歷史片段的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