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洛莉斯的啟示

dolores cannon.jpg

透過輪迴轉世的過程,我們都已經在其他的星球與次元居住過,而我們會繼續輪廻下去,一直到我們在地球上的功課學習完成,地球只不過是一所學校–在我們「長期教育」底下的其中一所學校。」
~~朵洛莉絲·侃南,量子療癒催眠技術(Quantum Healing Hypnosis Technique,QHHT)創辦人。

繼續閱讀

第一個信仰與離開

bible

我從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後來離開了基督教,走上一條完全不同的靈性道路,在我最開始接觸薩滿的時候,說實在的,我根本不知道薩滿在做什麼,只是憑著好奇心就去上了第一堂基礎課,上完兩天的工作坊後,我的感覺是,「雖然老師用英文和很西方的教學方法,教了薩滿最基本占卜、薩滿之旅…,但我內心一直在想,薩滿不就是乩童? 不就是廟裡的問事? 不就是路邊卜卦算命師?」這些行業雖然充滿了台灣大街小巷,但是,我對他們總是有一份很深的懷疑,上完課之後,我很難馬上就擺脫對這些在台灣大街小巷都有行業的鄙視,我根深蒂固覺得他們很多是在騙人,我怎麼能讓自己也學習這種讓別人覺得我是在騙人的神棍技巧? 但是,很兩難的是,在課程當中,所有的訊息都是如此的真實,如此地令人確信–這不是在騙人,而是我親身的體驗。

繼續閱讀

你會取悅他人而失去自己嗎?

people-pleaser2

我無法告訴你成功的關鍵是什麼,但是,失敗的關鍵是試著要取悅每個人。

許多人常常會提到「我很迷失」,「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我不知道我應該怎麼找到人生的方向」…等等,有時候,找不到自己,可能與習慣取悅他人有關。

在台灣的文化裡,很重視「以和為貴」、「說話要說得漂亮」、「要會做人」、「要會看臉色」…等等,我們的文化裡,我們很常在別人的眼神臉色裡,尋求「我是否有做對」的蛛絲馬跡,有時候,猜不準,沒有人會直接告訴我們,結果事後就倒大楣,可能受人排擠,可能遭斥責、可能失去業績、失去朋友和家人的支持…

在這樣的文化下生存,我們常常都要揣測他人的心意,然後,再依照對方的反應來提供「對的」「對方要的」東西,以此滿足對方,尋求認同與被接受。

繼續閱讀

改變的快樂

We either Make Ourselves Miserable

我們要嘛把自己弄得很悲慘,要嘛就讓自己強壯起來,這兩種選擇的工作量是一樣的~~卡洛斯.卡斯塔尼塔

 

今天早上在臉書的回憶裡,看到老二出生三個月時的一個抱怨,我說:「當你忍受一切不便,給某人方便、舒適和自由,卻得到某人告訴你,我早就要你不要把自己弄得那麼痛苦,又因為你這麼痛苦,我不想接近你,你知道該是時候,不再為某人100%付出,該是讓某人體會你的痛苦,你狠下心出去找快樂的時候了!」
那時候,一個2歲以下的小孩,一個三個月大的寶寶,生活一團混亂,完全沒有自己,婚姻狀況非常觸礁,三天一大吵,二天10小吵,很不快樂,覺得快樂都離我遠去,我再也不是原來的自己,老二當時處在異位性皮膚炎的高峰,整張臉爛掉,每天看著她,我總是會忍不住掉眼淚。
當時,我當老婆和媽媽的哲學是,所有事情都沒辦法靠別人(包括老公),他們都沒辦法處理我正在處理的事情,我覺得所有事情都要靠自己,很孤單,很無助,我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一肩扛起,沒有給別人任何練習處理的機會,心裡還暗暗安慰自己說:「我的犧牲是值得的,只要小孩好,我就好。」但是,我完全忘記照顧自己的感受,沒給自己任何屬於自己的時間,沒做任何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我一直在積壓這個情緒,沒有表達出來,看到老公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時,我內心的不平衡開始湧現,像火山累積能量一樣。
到了發表上面那個抱怨的post那天,我對我老公爆炸了,因為,他對我說:「你變了,和以前不一樣了,現在都沒時間給我了。」那一天,他才剛和朋友從香港回家(出差+自由行),我整個大爆炸,破口大罵:「你沒看到我做的這麼辛苦嗎? 你怎麼都不會幫忙。你只會想到你自己,都沒想到我…blah blah blah…」(當然那時候口頭上沒有這麼理性,很多情緒性字眼,哈哈哈哈),就我的立場,你才剛出去玩一趟回來,還跟我抱怨我沒時間給你,我在這裡二個禮拜,每天和一個快二歲的番小孩和三個月的新生兒獨自奮戰14天,你還想要怎樣? 我覺得我很痛苦,他都不能體會我的痛苦,結果,他回我說:「我有要你這麼痛苦嗎? 你把自己弄得這樣,我一點都不想要靠近你。」這次,他引爆了核電廠,我覺得他超級白目,婚姻不是兩個人在痛苦的時候互相扶持? 我這麼痛苦,你現在居然跟我說:「不想要靠近我???」
我當下覺得自己嫁錯人了,想要馬上離婚,我不想再管了,小孩要死要活你也有一半的責任,我就衝出家門,發了那個抱怨post,那天下午,要去朋友家,我拖著極崩潰的心情勉強撐起一絲笑容到朋友家,沒有人敢問我發生什麼事,一直到最後,只剩下幾個朋友時,我才把委屈地哭出來,但是,朋友也沒有同樣的經驗,也只能陪我一起罵,口頭上安慰我,沒辦法多說什麼,我感受到他們的心意了,但心裡仍舊覺得孤單。
療癒,當然沒有馬上發生,和我老公之間,在威脅離婚、大吵大鬧,在孩子面前吵架,無數個混亂瘋狂地大吵之後,曾經,在一次大吵後,我很想要結束生命,覺得一死百了,看不到,就煩不到我了,在要做的當下,孩子突然出現,當下突然很羞愧,「我怎麼這樣自私???」
於是,我放棄了去死這個念頭,我下定決心要改變,因緣際會間,走上心靈療癒之路。
今天,再一次看到當時的po文,用第三者的角度,用賽斯思想的角度,我會給當時的自己一個大擁抱,然後說:「親愛的,你一定要先愛自己,才有能力/能量去愛別人,你自己是匱乏的,要拿什麼給別人? 當你痛苦的時候,不論你有沒有說出來,身旁的人都可以強烈地感受到你的痛苦,尤其是小孩,你痛苦,他們也痛苦,誰要跟痛苦的人在一起? 親愛的,狠下心,把小孩都丟給老公吧! 不在孩子身邊,不代表你不愛孩子,不要因為覺得自己從父母那得到的愛不夠,就覺得你的小孩需要你24/7的照顧,這不是愛,不是他們要的愛,那只不過是在滿足你自己! 你自己的傷痕要先療癒,才能給孩子他們要的愛,他們要的是一個快樂的媽媽; 親愛的,帶著你的粉紅小包包,去做個按摩吧! 去泡個三溫暖吧! 帶著一本你愛的書,躺在草地上讀一讀吧!  如果,你不相信你老公有能力做到,那我告訴你,三年後的你,可以自己一個人回到台灣,和去你夢想很久的吳哥窟旅行共10天,沒有帶小孩,老公在家替你顧! 所以,改變吧! 很難,但是是必要的,你改變了,快樂了,身邊的人才能跟著你一起快樂!」
在學習心靈療癒之前,我把快樂的主導權都交到別人的手裡,我以為,別人看到我的犧牲,就會自動地過來幫助我,我以為,別人看到我的痛苦,就應該過來幫助我舒緩痛苦,但是,真正的痛苦有時候是來自於自己心靈固執不願改變的部份,丟棄這份固執,需要一些勇氣、一些覺知、一些決心,但是,等到自己改變後,再回過頭來看過去的痛苦,就會看到改變後的自在與快樂,然後,會想去告訴過去的自己:「你到底在執著什麼放不掉呢?」
就像卡洛斯.卡斯塔尼塔所說的:「我們要嘛把自己弄得很悲慘,要嘛就讓自己強壯起來,這兩種選擇的工作量是一樣的。」真的,在悲慘的時候,日子很難過,選擇改變療癒之路,日子也很難過,但是,我不止變強壯,還比較容易快樂了! 我學著快樂之後,我的孩子和老公也感受到我的快樂,和老婆/媽媽在一起的日子也變得輕鬆,大家都一起快樂。

社交網站唇槍舌戰之感

social media fight

今早,在臉書的一個親子粉絲團裡,看到了一群媽媽為了一個爭議性的話題,正反雙方爭論個你死我活,互不相讓,唇槍舌戰,就只差拿出機關槍、火箭炮掃射和轟炸了,其中有一個媽媽對持反方的媽媽盡一切可能地嘲諷、嘰笑和羞辱,只因為反方媽媽舉了一個例子不受到正方媽媽認同,我有一點也想要衝上前去發表我的二分錢,但早上手邊正忙著小孩的事,沒空參戰,但我的腦子裡一直想著,我要說什麼來回應那個正方媽媽,讓她知道事情不是只有這一面,還有某一面,而且,這樣做是在霸凌別人,甚至想指著她的鼻子說:「這就是你教你小孩面對不同想法的人的處事方式嗎? 」想著想著,我的情緒被挑動起來,有些激動,有些憤怒,有些失去耐性。

繼續閱讀

前世的情緒

2-volcano.jpg

前幾天,我因為某個人在社交網站的一句話非常非常的生氣,情緒突然就爆衝,氣到發抖,氣到當晚睡不著覺,我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我會為了其實看起來也還可以的一句話起這麼大的反應,這很不像我,非常不像我,因為,我對社交網站上誰說什麼已經不是太過在意,就算政治立場不同、想法不同、習慣不同…等,我都可以很抽離地閱讀不影響我的情緖,但是,我卻因這個朋友的一句話而大爆炸! 只因為我解讀她質疑我一件事。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