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是靈性成長最直接的道路

關係不是因為在一起的美好而長久,關係能長久是因為在
艱難的時候,我們能用愛與關懷來處理。

有時候,我們對愛的期望太高,當失望、難過、不如己意等狀況出現的時候,就開始認為對方不是對的人,接著,想要放棄,接著離開。

有時候,當對方無法達成我們的期望,或踩到我們的地雷,我們很容易就讓地雷把原有的美好全都炸碎,尤其,當我們認為對方有錯的時候,可能一點也不想給對方解釋的機會,或是,當對方想要開口解釋時,直接說:「你都做錯了還好意思說話?!」

閱讀全文 關係是靈性成長最直接的道路
廣告

伴侶尊重共創的價值觀

夫妻之間的感情,很多時候,在生了孩子、孩子長大一些,或孩子離家後,常常會有很大的衝擊,因為生活上與關係上的變動,看著身邊的枕邊人,突然開始懷疑起「為什麼當初我選了這個人? 是眼睛瞎掉嗎? 還是年輕不會想?或是另一半變了?」彼此之間,激情不再,親吻與擁抱好像只剩下型式,而沒有實質熱情能量的流動,兩人之間,最”熱情如火”的部份就是對彼此的憤怒與怨懟,點火吵架全不用費力,等到怎麼吵都無法解決問題之後,吵架也沒了,放棄了,剩下兩顆冰冷的心因為種種現實的因素而必須擺在對方身邊。

在人生有變化的因素出現時,如孩子、改變職業、改變居所、加入家庭成員一起住、外遇、親人生病與離世…等,夫妻之間就很容易有衝突,許多夫妻都在這個時候感到對方改變了,或自己改變了,又或再也不想過去一樣了,於是,生出了緬懷的心情,「當初嫁給他時,如何如何?現在怎麼變成如何如何?」「為什麼他/她不像以前一樣懂我?」「為什麼現在我就是看他/她不順眼? 以前喜歡的部份,現在怎麼覺得也還好而已?」

其實,在夫妻的相處裡,我們都期待最好可以和過去一樣「好」,不要有任何的改變,當生命將改變帶來時,不得不做出變化來因應時,內心的衝突自然而生,但是,這常是忽略了一個重點: 人,不停地在改變,他/她變了,我也變了,關係自然也就變了。

在戀愛的最初,我們理解對方本來就與我們不同,因此,我們會花時間與心力去與對方聊天,給對方空間表達自己,我們也會分享自己的想法與心情,包容了解彼此,許多人都是在感到受到接受與包容後,更深地愛上對方,之後才結婚了。

但是,等到我們結婚之後,很潛意識地認為,已經了解完對方的全部,才決定要結婚,結婚前了解的那個形象,就像是彼此共同的出發點,如果日後與那不同,或出現了新的狀況,就很容易僵化住,不知道如何在不同的點上,再找到共同的點。

有趣的是,在生命有變化的時候,我們通常會像自動駕駛般地按照我們最熟悉的模式,那就是原生家庭給我們的模式,當然,雙方原生家庭的模式鐵定不同,因此,就會有因此生出的抓馬與衝突。

舉個例子來說,我的大女兒剛出生時,我媽來幫我做月子,華人的做月子方式,我媽就是忙著煮飯、帶孩子…等等,忙進忙出,我婆婆很西式作風,她沒有做月子的概念,來看孩子時,就是來含飴弄孫,她的想法是,「我尊重你們的空間與方式,我不會動手與介入」,這兩個人都沒有什麼不對,因為,她們都是用自己延續下來的概念在表達愛孫的方式。

偏偏這樣很相反的觀念,常是抓馬與衝突的來源。

親戚問我媽說:「你來幫你女兒做月子,你們婆家有沒有給你包紅包? 我跟你說,我們認識那個誰誰誰,女兒做月時她去做,他們婆家沒有勞力,所以給她包了好大一包紅包,酬謝她好好照顧媳婦與金孫,你們婆家應該也要比照辦理。」

這麼一來,完蛋,原本華人式做月子法就不是件輕鬆的事,我大女兒日日夜夜狂哭,帶起來非常不容易,我和我媽都快要崩潰,加上親戚這麼一說,顯得我婆婆很不關心又沒誠意,那時候,我和我老公講這種心裡的不平衡,我老公也很直接地就去和他爸媽討論,因為他家就是直來直往地溝通。

公婆的想法是: 她的女兒生小孩做月子,她很開心地要來幫忙,那是因為她愛她女兒,如果我們付她錢,我們不就把她當成是請來的傭人一樣? 愛是能用錢衡量的嗎?

我知道這樣的說法,聽在某些人的耳裡,會覺得明明就是在找藉口,因為我一開始聽,也覺得這是沒誠意的說法,哈哈哈! 心裡os:「又不是沒有錢,幹嘛不酬謝我媽?」

但是,那是因為當初我非常地認同家傳的觀念,覺得應該照這才是有誠意,才是對的表現,當夫家不照著我們的來時,就會有受害者情節出現(這是家傳情緒模式),「我們做這麼多,你們什麼都不做,還不給錢,還說風涼話。」

這是我和我老公在生完孩子之後衝突不斷的來源之一,不論他做什麼好事,我都覺得那是應該的,因為他「欠」我,我不會特別和他說謝謝,如果他做了什麼我不爽的事,那他就完了,因為,明明已經欠我了,又不乖,又再做壞事,就會被我幹譙到不行。

他不是華人,不懂這套做月子政治學,對他來說,如果岳母跟他說:「沒關係,你出去,我們來就好。」他就會真的出去做自己的事,不會有罪惡感,不像華人男子們會看一下臉色再決定要不要真的出去,因為他會說,「你們就叫我出去啦」。以前就會和媽媽一起大罵死老外白目,哈哈~~

現在再回想,我們就是這樣各自活在所屬文化與家庭的價值觀裡,各自覺得自己的方式沒錯。

後來開始療癒之後,慢慢去看見我潛意識裡行事依據的家庭文化基礎,試著打開心去聽對方文化裡真正要表達的,我才開始理解,我公婆是沒有惡意的,也不是故意沒有誠意,而是,他們不像華人,一切都講錢,用錢來衡量愛多愛少,對他們來說,愛是不能用錢支付的,這樣會讓愛變得廉價,而且,他們不像華人父母會繼續為成人的孩子做像小孩般的照顧,他們不會干涉我選擇我如何生小孩、帶小孩、養小孩、吃什麼、穿什麼…等,他們給了我一個不同的禮物–自由與空間,當然,自由與空間=獨立與自主,我要自由與獨立,那我就要多像成人一些,自己做,設立自己的方式…等。

我老公也試著理解,華人社會就是什麼都講錢,所以,他也開始會主動問我,他要回台出差,要不要給我家人包紅包? 他試著撇開給錢是污辱的價值觀。

我們學著不去污辱與批判對方的價值觀,把心多打開一些尊重他們的生活方式與溝通方式,誠實地坦承自己的界線,也尊重對方坦誠出來的界線,就像剛戀愛時一樣,花時間與精力去聽對方的心情與故事,不急著給意見與批評,這過程讓我感覺到,戀愛的時候,真的比較戰戰兢兢,結婚後,很容易就懶(不論男女),不然就覺得對方做的事理所當然,不再尊重,也發現,原來,自己潛意識裡有這麼多影響我做事的模式,是生命改變前,我從來不知道它們存在的。

這好像海寧格給過的一個暗喻: 
一對男女站在河的兩岸,中間有一條湍急的河流,他們各自一直向對岸的人喊話:「我站在這裡,我就是站在這裡。」但是,沒有人要動,所以,兩個人之間什麼也沒改變,中間的河流還是繼續地流,兩人仍舊被它分開,彼此繼續忽略彼此的喊叫,都希望對方要先過來他的這邊。但如果這一對男女想要知道愛是有可能的,想要找到彼此的中間點,他們兩個人都需要一起走進河裡,感受河裡浪潮的力量,並一起隨著浪潮前進,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夠在一起,一起感受河的力量,並知道生命給予與需求了什麼。

所以,願意跳開原本死守的價值觀(你應該要這樣才對),尊重彼此,重新建立屬於我們兩個人的價值觀,誠實與審慎地重新審視我們各自從自己家帶來的價值觀與文化標準,並取出此刻我倆都能感到平衡的部份,創造一個屬於我們兩個人共同能接受的新標準,這過程,需要從深入地了解自己綁在什麼看得見與看不見的模式開始,因此,療癒從自己開始。

愛與內在向外的投射

「當你與某人墜入愛河時,你並不是愛上對方合理的部份,你愛上的是糟糕的、受傷的、超乎尋常的部份,那些部份非常需要你的同理心,因為你認出了在你自己身上也有同樣的部份。

當發現那些讓你自己缺陷的部份也存在別人身上時,你會感到令人難以置信的解脫—也就是如果你能對那些部份保有同理心,也許你也能夠對你自己有同理心。」

~~~Father John Misty

最近在思考愛情的主題時,我愈來愈有一種感覺,我們以為的愛情,那種羅曼蒂克的愛情,到底是什麼? 在當下愛得糾纏、思念得要命,不能在一起就痛不欲生的愛情,到底是對於愛人的愛,又或是,那份愛有更深層靈魂裡的功課?

很多時候,我們在愛人身上,看見自己所有的可能性,愛的能力、把身邊一切人事物變美麗的魔力,在這份愛裡,我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力量、衝勁與內在的智慧,但是,在這份美好的感覺過後,我們通常又會看見在谷底的黑暗,這黑暗與之前的光明相呼應,前面有多光明,後面就可能多黑暗,這是我們的陰影。

光明與陰影,如實地投射在我們與愛人的關係上,在這個關係裡面,最終,我們是無法在任何對象身上拿到我們想要的一切,在長期交往或是婚姻裡的男女們一定能感同身受,我們的對象不可能滿足我們所有對愛的欲望,如果,我們不停地要求對方給予,我們是不可能有滿足的一天,永遠都會有一個小地方還做得不夠好。

在愛的關係裡,我們看見了自己的光明,也看見自己的黑暗,拿掉對與錯的糾結,這些愛的關係,都是靈魂帶著我們更認識自己的途徑,美好與痛苦,尤其是痛苦,都帶著我們更深地面對自己的陰影,但同時,也提醒著我們,我們是有能力去愛,去把一切變得美好,不僅限眼前這個人,而是我們與自己的關係。

身邊的人也許會變,但是,我們與自己卻是永遠不會變的關係,每一個進入我們生命裡的人,都帶著一份禮物,有時候,禮物是表面看起來美好的贈與,有時候,禮物展現的形式是刺進我們心裡的一把利刃,沒有這把刀,我們就會選擇繼續走在迷茫的路上,任憑生命之流推著我們前進,而不是有意識地去覺察自己生命裡的選擇。

因此,在愛的關係裡無法忍受的一切,不需要指著對方的鼻子,恨對方不能給,因為,從最開始,一切都是從自己的靈魂而來,光明與陰影、美好與醜陋…都是我們內在向外投射到愛的關係裡。

白馬王子不會來

睡美人裡正在對抗變成巨龍黑魔女的王子,只為拯救美人~圖取自網路

Prince Charming,白馬王子,是所有童話故事裡面不可缺少的原型主角,他是那位高富帥的王子,懷有一顆勇敢冒險的心,結合著羅曼蒂克的性格,冒著生命巨大危險,搶救被壞人毒害的美麗公主。

從小到大,多少女生聽了童話故事,白雪公主、灰姑娘、睡美人、長髮公主… 等,也會多多少少期待有一位白馬王子出現在生命裡,拯救自己離開可能是平凡無奇的生活,或是感受不到太多愛的原生家庭。

閱讀全文 白馬王子不會來

婚姻與靈體的影響-自己的責任在哪裡?

quote-it-takes-patience-to-appreciate-domestic-bliss-volatile-spirits-prefer-unhappiness-george-santayana-162533
婚姻的幸福需要許多的耐心才能欣賞與理解; 不穩定的靈體(人們)偏好不快樂!

 

婚姻關係與靈體作亂

今天和一個很久沒聯絡的朋友聊到她的婚姻問題,她提到最近先生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從熱情轉變為冷漠,最後甚至離家出走,她告訴我,她認為她和先生的問題全都是由某個外界的靈魂所引起的,都是因為那個靈體作亂,才導致他們的婚姻出狀況,她想要找到方法來處理那個靈體,這樣先生就會回心轉意,再回到她的身邊。

講到靈體,我忍不住很有興趣,多問了她一些相關問題,我很久沒和她聯絡,所以也沒有馬上表明也許我可以替她看看狀況,她認識我的時候,我還在台灣的資本主義社會闖盪,哈哈,對於和朋友提起這薩滿,有時候我仍舊是很保留,內在也有個聲音說:「先不需要提,就聽她怎麼說。」

我記得去年,她曾經向我提過,她懷疑她老公死去的前妻在他們之間作梗,有時候他們會因此而吵架,覺得她老公受外力控制,常常就變臉吵架,她常常喜歡找老師處理,也會到廟裡去問事,當時,他們的感情大致上來說還算好,只是偶爾有新婚後的小磨擦,我聽她說完後,只覺得婚後的摩擦很正常,許多人都有體驗過對方翻臉不認人的狀況,我就告訴她,「新婚後吵架很正常呀! 露出真面目也非常正常!! 你們要多多溝通,有不爽再來吐苦水。」

今天,她和我提到,去年因為她查了老公的手機,被老公發現,他告訴她,這是他很不能忍受的一個地雷,兩個人因此鬧翻,感情急遽下滑,朋友聽信別人說了某種符,可以幫助夫妻之間的感情,於是,就在老公不知情的狀況下,餵了老公喝下符水,喝下去後,感情非旦沒有馬上好轉,反而老公當晚一句話都不說,就收拾東西離家出走,不再聯絡。

朋友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覺得老公的行為完全都不像是他本人了,不像是當初兩人熱戀時的那個人,她更加堅信老公是受了其他靈體的影響,他自己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才會離開她,於是,她更是走遍各大廟宇問事,有陰陽眼和特殊體質的人她只要遇到,就一定會問這些問題,想要找出到底那個「靈體」是誰? 要怎麼處理,最近,她甚至也改了名字,因為有朋友告訴她「就是因為那個名字,他們才會感情不好,才會離婚。」還有人告訴她,「你們吵架都是12點以後吵架,所以,一定是靈體故意在做怪。」

她說,現在她非常努力地要幫她老公處理掉這個靈體,這樣他們才能夠再繼續在一起,她改名,求神問卜就是為了他,要不是當初他對她很好,她才不會這麼做。

她故事說到這裡時,我有個感覺,或許外靈的問題從來不存在,或許有一部份的問題在朋友身上,於是,我一反傾聽的態度,直接問了她幾個問題。

我:「你老公不爽你查他的手機,其實還蠻合乎情理的,被查手機的人自然會感到不愉快,我也不想被被我老公一臉懷疑地查手機。你懷疑他不忠,他覺得被你懷疑,這是條無窮無盡吵不完的路,你們有針對查手機這點溝通過嗎? 把雙方的感受都說清楚,一起面對。」

她:「這不是重點! 我們當時說什麼,溝通什麼根本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就是被靈體控制住,怎麼可能聽我說什麼?」

我:「那你們結婚一、二年,你知道他的地雷在哪裡嗎?」

她:「那也不是重點,就跟你說重點是在他被外力控制,你都沒有認真看。」

我:「所以他對你看手機這件事不爽在哪裡?」

她:「因為誠信,很好笑吧! 但現在這些都不是重點,不管那些事情,重點是靈的干擾,不用管那些事,真的已經不重要。後來朋友讓我給他喝夫妻符,他喝完眼神都不一樣,現在就是外靈很強勢,他態度變非常怪異。」

我:「他離開後說了什麼?」

她:「不重要,處理靈體最重要,以前講什麼都沒有意義,他只說要離婚。」

 

都是靈體的錯!

講到這裡,我深刻地感受到朋友覺得自己完全沒有錯,都不是她,她也不想要接受實際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也不想要了解老公的內在感受,我並不是說老公就完全沒錯是完美的人,對她來說,「當初愛得轟轟烈烈,怎麼如今變了一個人,翻臉不認帳,如果不是我自己的錯,那就是老公的錯,但老公當初這麼愛我,怎麼可能會錯? 一定是有外力的關係。」

我很實在告訴她:「先假設有靈體在干擾好了,你還是覺得你需要了解他的點在哪裡,就是他在意的部份,你在意的部份,兩個人溝通清楚,該道歉,該討論的點全都講清楚。」

有時候一個人會逃跑,什麼都不想再說,多是因為對方什麼也聽不進去,乾脆斷絕溝通。

她繼續說:「因為他對我很好,才會要幫他處理靈體問題,外靈真的很恐怖,我說已經控制他了。」

 

薩滿問事與處理事情的規範

我的薩滿規範突然浮現腦袋,老實跟她說:「但是,你沒有辦法幫一個不願意敞開的人處理任何事情,你必須要有他的意願和允許才有辦法。」但我想,在台灣民間傳統裡面,本人的允許與意願已經被忽視很久了,一時間要她接受這個說法,也是不可能的,因為,傳統會覺得,「我和他那麼親,幫他看一下有什麼關係? 」或是「幫他處理是因為我在乎他。」

然而,這就像我覺得我媽家後院的樹很醜,我很看不下去,又我很愛我媽,她平常對我非常非常好,很愛我,給我很多東西和幫忙,所以,因為我看不下去,我就私自請了園藝公司開著除草機開到我媽家的後院,大剪特剪,把她的樹砍掉,種上我個人覺得很美的和式花園。結果實際上,我媽愛那棵樹愛得要死,是我出生時種下的,對她來說有很大的意義,但她沒跟我提過,我從來都不知道,就私自決定砍掉比較好,我媽很愛我,又懊惱,一時間氣無處發,不能對我怎樣,於是,我媽決定要告園藝公司,都是園藝公司的錯,於是,無辜的園藝公司承擔了所有的業障與後果。

「我和我媽很親呀,幫她弄一下有什麼關係? 」看似沒有關係,但是背後卻有很多的承擔業的問題,因此,我很奉行一定要本人同意才願意進行的規範,看似不近人情,但是,我們不是本人,就算再怎麼親,永遠都不可能是對方肚子裡的迴蟲,知道對方每一個心情與想法。(上面純粹舉例,我還沒膽去我媽家砍樹XD)

朋友對我的回答很不滿意,覺得我很白目,哈哈,她就說:「唉,不跟你說了,你不了解,不是你說的這樣,我知道你不懂細節,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溝通,不說了,晚安。如果,有這麼簡單的話,我怎麼會年前生病到差點掛掉,又腳斷。」

看朋友這樣我也蠻心疼的,就跟她說:「我懂,靈體是會影響一個人沒有錯,也懂你是愛他才會想要替他處理,看你這樣我也很心疼,但是,如果他現在不願意讓你處理他身上的東西,那再厲害的老師或神佛也沒辦法做什麼,我覺得你需要先把自己照顧好,自己弄好,他的部份你有餘力後再說。」

她說:「當然囉,所以,我已經改好名了,現在才搞清楚他的問題是在哪。」

我很試著要問她,「你覺得你內在的困難在哪裡?」

她沒有回答這個問題,直接跳到一個有特殊體質的人告訴她,她身邊有觀音護體,所以,她沒有問題,問題都在對方身上。

她很堅持:「現在老公不是老公,至少我是他老婆,我可以處理。」

我:「你要怎麼處理?」我真的問題非常多,哈哈哈~~~我的個案們大概都深陷其煩XD

她開始不耐煩,或許她沒有答案,她覺得我沒有站在朋友的立場就說「是,你好可憐,好辛苦,他怎麼可以這樣就離開你,一定是可惡的靈體影響。」我過去一直以來都是扮演這種角色,無盡地同理心,但卻常有能量被抽乾的感受,現在我不再做這種角色了,一昧地同意對方並不能帶來什麼幫助,如果我不說我認為的問題在哪裡,那麼,我就又要把自己的情緒能量再吞下去,以後要再來清,就真的太辛苦了。

後來,她不耐煩地告訴我:「你最近是感冒病不輕嗎? 難怪我寫什麼你都看不懂。」

我: 「…」無言~~,所以都是別人不懂,別人有病,別人不清楚細節,在那一刻我懂了她的問題在哪裡,她並不想要溝通,她並不想要承擔自己也有錯的責任,不可能為了查手機道歉,不可能為了下符對老公道歉,如果,她可以對一個不常聊天的舊友這麼說話,她又會對自己的老公說出什麼樣的話呢?

真的是靈體的錯嗎?

shut up

提出她的例子並不是要批判她,還是會在她準備好的時候,告訴她或許你該向內看看自己,是否有非常深的不安全感,不信任感,面對人生的第二段婚姻,又在中年的年紀,有許多內在的恐懼,面對自己的恐懼,如果說,一個人沒有辦法向內面對自己,告訴自己:「今天事情這樣發展,我也有很大的責任,並願意負起責任來做些什麼,行動改變事情。」那麼,我們只能夠把指頭指向外面,不停地怪罪是別人的錯誤,甚至怪罪給不具型體的靈體們、神靈和老天。

另外,許多台灣傳統信仰會強調要改運的話,就要改名、改住所風水,改八字,改所有外面的東西,然後收很多錢,但就是沒有人告訴大家,「要改運的話,請先改變自己」,如果說,改名字、改風水、改八字之後,仍舊依然顧我,該溝通的事不溝通,該改善的狀況不行動,那改了什麼也沒有用,其實,花錢改外在的事物非常容易,只要花筆錢就好了,但是,要改變內在是免費的,卻是非常不容易,因為,要我們回過頭來承認自己也有錯,對許多人來說,就是一件難上加難的事情,更不要說在理解到自己的責任後,重新檢視、規劃自己的人生態度、做法與最重要的信念。(信念畫線加反紅!!)

再看看朋友臉書每天的po文,都在講誰不要臉,誰做事不認真,誰對不起他,誰說了什麼大言不慚,每天都在抱怨別人,其實,從我們十幾年前認識,她就一直是這樣,只是當時沒臉書,我常會接到她的電話,接下來一小時就是不停地抱怨,當時的我還很認真地在當「100%負能量吸收者與同理者」,哈哈,覺得「如果不聽,她不給我案件怎麼辦?」

說到這裡,我並不想要否認完全都沒有靈體的干擾,也許有,也許沒有, 有時候靈體是會對我們的生活造成影響,如果,我們內在的力量很夠,對自己很有信心,那麼,靈體是無法輕易影響到我們,通常,會受到靈體影響的人,在受影響之前,內在就已經存有一些未處理的問題、情緒能量與流失的靈魂,因此,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若這一次靈體被處理掉,但是,我們卻不去處理內在深層的問題,其他的靈體就會再搬進來,就像是免疫力一樣,如果你的免疫力強,身旁再多病毒,也不容易每次有流行病就得病,免疫力出問題,就表示身體裡面也有其他的問題存在。

因此,不論外在有什麼靈體,請走了什麼靈體,如果仍舊不回來處理與面對自己的內在,認知到力量都是來自自己的內在,那麼,會有請不完的鬼神,我們的責任在哪裡? 請自己先承擔起來,力量來自於承擔責任,自由也是來自於承擔責任。

empowerment
感受到力量充滿與灌注從來都與責怪別人沒有關係,而是關於承擔起自身的責任。

 

 

 

 

 

 

 

薩滿筆記-同性戀老奶奶的故事

90s lesbian married.jpg
圖為兩位在一起72年的女同志(Vivian Boyack and Alice Nonie Dubes),終於在她們90幾歲時結婚了。

最近同性戀議題吵得正反雙方不可開交,各自捍衛自己的信仰,相信大家在這段時間,都聽了不少說法,不少故事,我想要分享一個故事,這個故事是一位已經過世許久的老奶奶,她來到我的夢中,請我替她過渡的經過和她一生的遭遇。

閱讀全文 薩滿筆記-同性戀老奶奶的故事

保有空間(Holding Space)

 

holding space.jpg
讓某個人能夠毫無保留地訴說內心話,有時就是給他們最大的禮物,就是替他們保有空間。

保有空間(Holding Space for someone)最原本是一個瑜珈專有的辭彙,中文不知道該怎麼翻,姑且直譯成「保有空間」,在瑜珈裡,主要是形容一個好的瑜珈老師在帶學生們瑜珈時,所散發出來的一種由內而外的磁場,讓學生能夠完全地在平靜當中,沉靜並臣服於瑜珈的動作與能量中,老師保有一顆充滿愛的心,帶著沒有批判的眼神,就默默地傳遞支持的能量給學生,讓學生沉醉在接納、安全、喜悅、和諧與愛之中,與自己的身、心、靈合一。

閱讀全文 保有空間(Holding Space)

你會取悅他人而失去自己嗎?

people-pleaser2
我無法告訴你成功的關鍵是什麼,但是,失敗的關鍵是試著要取悅每個人。

許多人常常會提到「我很迷失」,「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我不知道我應該怎麼找到人生的方向」…等等,有時候,找不到自己,可能與習慣取悅他人有關。

在台灣的文化裡,很重視「以和為貴」、「說話要說得漂亮」、「要會做人」、「要會看臉色」…等等,我們的文化裡,我們很常在別人的眼神臉色裡,尋求「我是否有做對」的蛛絲馬跡,有時候,猜不準,沒有人會直接告訴我們,結果事後就倒大楣,可能受人排擠,可能遭斥責、可能失去業績、失去朋友和家人的支持…

在這樣的文化下生存,我們常常都要揣測他人的心意,然後,再依照對方的反應來提供「對的」「對方要的」東西,以此滿足對方,尋求認同與被接受。

閱讀全文 你會取悅他人而失去自己嗎?

改變的快樂

We either Make Ourselves Miserable
我們要嘛把自己弄得很悲慘,要嘛就讓自己強壯起來,這兩種選擇的工作量是一樣的~~卡洛斯.卡斯塔尼塔

 

今天早上在臉書的回憶裡,看到老二出生三個月時的一個抱怨,我說:「當你忍受一切不便,給某人方便、舒適和自由,卻得到某人告訴你,我早就要你不要把自己弄得那麼痛苦,又因為你這麼痛苦,我不想接近你,你知道該是時候,不再為某人100%付出,該是讓某人體會你的痛苦,你狠下心出去找快樂的時候了!」
那時候,一個2歲以下的小孩,一個三個月大的寶寶,生活一團混亂,完全沒有自己,婚姻狀況非常觸礁,三天一大吵,二天10小吵,很不快樂,覺得快樂都離我遠去,我再也不是原來的自己,老二當時處在異位性皮膚炎的高峰,整張臉爛掉,每天看著她,我總是會忍不住掉眼淚。
當時,我當老婆和媽媽的哲學是,所有事情都沒辦法靠別人(包括老公),他們都沒辦法處理我正在處理的事情,我覺得所有事情都要靠自己,很孤單,很無助,我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一肩扛起,沒有給別人任何練習處理的機會,心裡還暗暗安慰自己說:「我的犧牲是值得的,只要小孩好,我就好。」但是,我完全忘記照顧自己的感受,沒給自己任何屬於自己的時間,沒做任何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我一直在積壓這個情緒,沒有表達出來,看到老公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時,我內心的不平衡開始湧現,像火山累積能量一樣。
到了發表上面那個抱怨的post那天,我對我老公爆炸了,因為,他對我說:「你變了,和以前不一樣了,現在都沒時間給我了。」那一天,他才剛和朋友從香港回家(出差+自由行),我整個大爆炸,破口大罵:「你沒看到我做的這麼辛苦嗎? 你怎麼都不會幫忙。你只會想到你自己,都沒想到我…blah blah blah…」(當然那時候口頭上沒有這麼理性,很多情緒性字眼,哈哈哈哈),就我的立場,你才剛出去玩一趟回來,還跟我抱怨我沒時間給你,我在這裡二個禮拜,每天和一個快二歲的番小孩和三個月的新生兒獨自奮戰14天,你還想要怎樣? 我覺得我很痛苦,他都不能體會我的痛苦,結果,他回我說:「我有要你這麼痛苦嗎? 你把自己弄得這樣,我一點都不想要靠近你。」這次,他引爆了核電廠,我覺得他超級白目,婚姻不是兩個人在痛苦的時候互相扶持? 我這麼痛苦,你現在居然跟我說:「不想要靠近我???」
我當下覺得自己嫁錯人了,想要馬上離婚,我不想再管了,小孩要死要活你也有一半的責任,我就衝出家門,發了那個抱怨post,那天下午,要去朋友家,我拖著極崩潰的心情勉強撐起一絲笑容到朋友家,沒有人敢問我發生什麼事,一直到最後,只剩下幾個朋友時,我才把委屈地哭出來,但是,朋友也沒有同樣的經驗,也只能陪我一起罵,口頭上安慰我,沒辦法多說什麼,我感受到他們的心意了,但心裡仍舊覺得孤單。
療癒,當然沒有馬上發生,和我老公之間,在威脅離婚、大吵大鬧,在孩子面前吵架,無數個混亂瘋狂地大吵之後,曾經,在一次大吵後,我很想要結束生命,覺得一死百了,看不到,就煩不到我了,在要做的當下,孩子突然出現,當下突然很羞愧,「我怎麼這樣自私???」
於是,我放棄了去死這個念頭,我下定決心要改變,因緣際會間,走上心靈療癒之路。
今天,再一次看到當時的po文,用第三者的角度,用賽斯思想的角度,我會給當時的自己一個大擁抱,然後說:「親愛的,你一定要先愛自己,才有能力/能量去愛別人,你自己是匱乏的,要拿什麼給別人? 當你痛苦的時候,不論你有沒有說出來,身旁的人都可以強烈地感受到你的痛苦,尤其是小孩,你痛苦,他們也痛苦,誰要跟痛苦的人在一起? 親愛的,狠下心,把小孩都丟給老公吧! 不在孩子身邊,不代表你不愛孩子,不要因為覺得自己從父母那得到的愛不夠,就覺得你的小孩需要你24/7的照顧,這不是愛,不是他們要的愛,那只不過是在滿足你自己! 你自己的傷痕要先療癒,才能給孩子他們要的愛,他們要的是一個快樂的媽媽; 親愛的,帶著你的粉紅小包包,去做個按摩吧! 去泡個三溫暖吧! 帶著一本你愛的書,躺在草地上讀一讀吧!  如果,你不相信你老公有能力做到,那我告訴你,三年後的你,可以自己一個人回到台灣,和去你夢想很久的吳哥窟旅行共10天,沒有帶小孩,老公在家替你顧! 所以,改變吧! 很難,但是是必要的,你改變了,快樂了,身邊的人才能跟著你一起快樂!」
在學習心靈療癒之前,我把快樂的主導權都交到別人的手裡,我以為,別人看到我的犧牲,就會自動地過來幫助我,我以為,別人看到我的痛苦,就應該過來幫助我舒緩痛苦,但是,真正的痛苦有時候是來自於自己心靈固執不願改變的部份,丟棄這份固執,需要一些勇氣、一些覺知、一些決心,但是,等到自己改變後,再回過頭來看過去的痛苦,就會看到改變後的自在與快樂,然後,會想去告訴過去的自己:「你到底在執著什麼放不掉呢?」
就像卡洛斯.卡斯塔尼塔所說的:「我們要嘛把自己弄得很悲慘,要嘛就讓自己強壯起來,這兩種選擇的工作量是一樣的。」真的,在悲慘的時候,日子很難過,選擇改變療癒之路,日子也很難過,但是,我不止變強壯,還比較容易快樂了! 我學著快樂之後,我的孩子和老公也感受到我的快樂,和老婆/媽媽在一起的日子也變得輕鬆,大家都一起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