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在傷痛與另一半之間的距離

很多人也許都有聽過「最遙遠的距離」這首詩,有人說是泰戈爾的,有人說是張小嫻,也有許多版本,這裡我放這個版本。

閱讀全文 內在傷痛與另一半之間的距離
廣告

Life Itself 生命中的美好意外

大推「生命中的美好意外」(Life Itself,Netflix可看!)。

一段交織世世代代的愛情故事,其中交織著創傷、悲劇、死亡,但也有力量與愛。

當其中一個角色Isabel Diaz在臨終時,她正式和她的兒子Rigo訣別時說了這一段話:

「聽我說,Rigo, 你的人生裡已經有太多高高低低的起伏,太多了,你將來會有更多,這就是生命,而生命就是會如此,生命會逼迫你屈膝,會帶著你走到沒想過你可以走到的低處,但是,如果你再站起來,繼續往前走,如果你再走一小小段路,你永遠都可以找到愛,我在你身上找到愛,而我的生命,我的故事,會在我走了之後,延續下去,因為你是我的故事,你是你父親的故事,你是你叔叔的故事。Rigo,我的身體放棄我了,但是,你就是我,所以,你現在走吧! 給我一段美麗的人生,最美麗的人生,好嗎? 當生命逼迫我們屈膝時,你繼續把我們站起來,你起來,走得更遠,並為我們找到愛,你會這麼做嗎?」

閱讀全文 Life Itself 生命中的美好意外

傷痕與濾鏡

「在我們仍與自己有著深層受傷的關係時,無法與他人創造出有效的關係。」~~Peter Levine

人很自然地都對自己的問題很盲目,所以,學習覺察與看見自己是靈性成長中,需要不斷持續進行的部份,在關係裡,當我們無法覺察或看見自己的內在,就會潛意識地想要在對方的身上找到自己,就像每個小孩在成長過程中,都會透過父母看自己的雙眼與應對的方式,來找到自己。

閱讀全文 傷痕與濾鏡

只有你能決定要不要快樂

「…沒有在你之外的一件物品或一個人有力量讓你快樂或不快樂。不論你有沒有覺察到,是你,而且只有你,能決定要快樂或不快樂,不論在任何情況下,你是否緊抓著你的執著。」 ~~~安東尼.戴邁樂

當我們恐懼,或內心感到不舒適的時候,第一個反應通常是,向外尋找安撫,像個孩子般,會希望有人跟我們說:「沒有關係,我在這裡陪著你,照顧你,愛著你,你不要害怕。」

通常,我們最期望親密的伴侶或朋友能夠做到這件事情,但是,當他們沒有給予我們無微不至與無條件的關愛時,我們會反而將內心的恐懼與不舒適投射到對方身上。

「都是因為你,所以我不開心了。」
「都是因為你,所以現在我更不爽了。」

實際上,其他人只能夠提供我們願意打開心房接受的部份,沒有人有能力給一個選擇不要快樂的人快樂。

閱讀全文 只有你能決定要不要快樂

父母與另一半的關係

我們對於愛的印記/程式很深刻地影響我們在婚姻中與另一半的相處,包括,

-如何爭吵

-是否很快能從怨懟中抽離,或是,會記恨,

-是否會讓步,-是否習慣打落牙齿和血吞,

-是否一時忍氣吞聲, 忍無可忍時才火山大爆發,

-是否沒有界線?

-是否覺得對方給的不夠多?

-是否不相信對方

-是否感覺對方無法給予我想要的

閱讀全文 父母與另一半的關係

秘密

秘密,

達利作品。Trilogy of the Desert: Mirage

像是被我們藏在角落裡,

想要躲過世人眼睛的小精靈,

以為隱藏得很好,

不會受到注視

但 小精靈卻有自己的意志

縱然用盡吃奶的力氣逼他到角落,

縱然絞盡腦汁、想方設法地藏匿他,

小精靈總在尋找沒有嚴密防守的漏洞

伺機而動

只為了展示自己最真實的模樣

說出他最真切的真相

而全力鎮壓小精靈的人

總在最後發現自己精疲力盡

付出的代價是

忘卻自己究竟是誰…活在海市蜃樓中

有一天,沒有力氣壓制住小精靈時

他們傾巢而出

無保留地破壞炸毀細心建構出來海市蜃樓般的形象

才看見,原來真實的自己是在荒漠之中

但,這卻帶來前所未有的釋放

原來,在荒漠之中

恐懼、困惑與未知

一陣一陣如沙漠風暴般地襲捲而來

「我究竟是誰?」

「我究竟是如何走進這座荒漠,並迷戀上海市蜃樓的?」

「我要如何離開這裡?」

此刻,終於能夠確實地看清楚自己真實的所在

看見自己的缺乏與資源

帶著重新認識自己的勇氣,

踏上未知的英雄之旅

關係是靈性成長最直接的道路

關係不是因為在一起的美好而長久,關係能長久是因為在
艱難的時候,我們能用愛與關懷來處理。

有時候,我們對愛的期望太高,當失望、難過、不如己意等狀況出現的時候,就開始認為對方不是對的人,接著,想要放棄,接著離開。

有時候,當對方無法達成我們的期望,或踩到我們的地雷,我們很容易就讓地雷把原有的美好全都炸碎,尤其,當我們認為對方有錯的時候,可能一點也不想給對方解釋的機會,或是,當對方想要開口解釋時,直接說:「你都做錯了還好意思說話?!」

閱讀全文 關係是靈性成長最直接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