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伴侶的二見鐘情

伴侶關係是人生中一個充滿了酸甜苦辣的經驗,我們期待在伴侶關係裡,被看見、被愛、被支持,但也在伴侶關係裡面,感受到與期待相反的感受,不被重視、沒有愛、不被支持,我覺得,伴侶關係是人生中,一個磨鍊與鍛練的領域,在這領域裡,沒有任何人能夠完全掌控究竟會發生什麼事,尤其在充滿玫瑰色的浪漫期過去之後。

在現代的愛情觀裡,主流的想法是,一位伴侶要十八般武藝俱備,要浪漫、要聽我的、要有門面、要有內涵、要有懂我、要有自己的主見、要能持家打理一切、床上要甜蜜多情、要能照我想要的方式帶小孩、要把時間都給我、要懂得上進,自我成長…

我們想要一個人能夠滿足我們這五花八門的需求,還要有愛的感覺。

閱讀全文 與伴侶的二見鐘情

真相炸彈

婚姻難,離婚難。
選擇你的難。
肥胖難,維持好身材難。
選擇你的難。
負債難,保持財務紀律難。
選擇你的難。
溝通難,不溝通難。
選擇你的難
生命從來都不簡單,它會一直都難
但是,我們可以選擇我們的難。
有智慧地選擇。

~~Devon Brough

人生做什麼都難,不論是哪一種狀況,由我們自己「選擇」。

看見關係裡的普通人

Art: Katie M, Berggren (https://shop.kmberggren.com)

「當伴侶發現他們處在一段痛苦的關係裡,卻無法分開時,很多時候是因為他們投射了一個父母的角色在另一半身上,當我們覺得沒有另一半活不下去時,會覺得自己像一個面對父母時,無助匱乏的小孩,在這情況下,我們看不見伴侶以一個普通人類角色給出的愛,這情況下,伴侶幾乎被視為一個惡魔或神,對我們擁有絕對的力量,這在平等的關係之中,是蠻不合適的,在普通的關係裡,若沒有這種投射,可能會覺得沒有另一半要生活下去有困難,但是,並非不可能,而事實上–當分離真正發生時–很常我們會對能夠獨自一人是如此簡單感到驚奇。

在家排當中,有時提醒一個人關於成人關係之間普通的本質是很有幫助的,讓他們對另一半說:”沒有你,我可以活,沒有我,你也可以活。”,這能夠幫助他們走出童年的投射。」

~~~Svagito Liebermeister

當我們與另一半關係愈緊密,我們愈容易流露出內在小孩的原始狀態而不自知,會下意識地把另一半放在父母(尤其是母親)的位置上,苛求對方能夠滿足我們內在小孩的所有需求。

但是,伴侶之間是平等的關係,另一半沒有辦法滿足我們從父母那裡得不到的愛與陪伴,當我們把那樣的需求投射與強加在對方身上,期望對方應該要成為我們樣版裡理想的另一半時,對方揹負的壓力會非常沉重,沉重到想要逃走,逃離很常是下意識的,可能對方自己都不清楚正在這麼做。

接著,就形成一個惡性循環,雙方的關係像是你追我跑,再延伸出來,就是無盡的挫折感:「我不論怎麼要求,怎麼溝通都沒有用。」就在那無限循環之中,愈來愈失去對另一半的愛、信心,以及對婚姻的希望。

閱讀全文 看見關係裡的普通人

Life Itself 生命中的美好意外

大推「生命中的美好意外」(Life Itself,Netflix可看!)。

一段交織世世代代的愛情故事,其中交織著創傷、悲劇、死亡,但也有力量與愛。

當其中一個角色Isabel Diaz在臨終時,她正式和她的兒子Rigo訣別時說了這一段話:

「聽我說,Rigo, 你的人生裡已經有太多高高低低的起伏,太多了,你將來會有更多,這就是生命,而生命就是會如此,生命會逼迫你屈膝,會帶著你走到沒想過你可以走到的低處,但是,如果你再站起來,繼續往前走,如果你再走一小小段路,你永遠都可以找到愛,我在你身上找到愛,而我的生命,我的故事,會在我走了之後,延續下去,因為你是我的故事,你是你父親的故事,你是你叔叔的故事。Rigo,我的身體放棄我了,但是,你就是我,所以,你現在走吧! 給我一段美麗的人生,最美麗的人生,好嗎? 當生命逼迫我們屈膝時,你繼續把我們站起來,你起來,走得更遠,並為我們找到愛,你會這麼做嗎?」

閱讀全文 Life Itself 生命中的美好意外

傷痕與濾鏡

「在我們仍與自己有著深層受傷的關係時,無法與他人創造出有效的關係。」~~Peter Levine

人很自然地都對自己的問題很盲目,所以,學習覺察與看見自己是靈性成長中,需要不斷持續進行的部份,在關係裡,當我們無法覺察或看見自己的內在,就會潛意識地想要在對方的身上找到自己,就像每個小孩在成長過程中,都會透過父母看自己的雙眼與應對的方式,來找到自己。

閱讀全文 傷痕與濾鏡

只有你能決定要不要快樂

「…沒有在你之外的一件物品或一個人有力量讓你快樂或不快樂。不論你有沒有覺察到,是你,而且只有你,能決定要快樂或不快樂,不論在任何情況下,你是否緊抓著你的執著。」 ~~~安東尼.戴邁樂

當我們恐懼,或內心感到不舒適的時候,第一個反應通常是,向外尋找安撫,像個孩子般,會希望有人跟我們說:「沒有關係,我在這裡陪著你,照顧你,愛著你,你不要害怕。」

通常,我們最期望親密的伴侶或朋友能夠做到這件事情,但是,當他們沒有給予我們無微不至與無條件的關愛時,我們會反而將內心的恐懼與不舒適投射到對方身上。

「都是因為你,所以我不開心了。」
「都是因為你,所以現在我更不爽了。」

實際上,其他人只能夠提供我們願意打開心房接受的部份,沒有人有能力給一個選擇不要快樂的人快樂。

閱讀全文 只有你能決定要不要快樂

父母與另一半的關係

我們對於愛的印記/程式很深刻地影響我們在婚姻中與另一半的相處,包括,

-如何爭吵

-是否很快能從怨懟中抽離,或是,會記恨,

-是否會讓步,-是否習慣打落牙齿和血吞,

-是否一時忍氣吞聲, 忍無可忍時才火山大爆發,

-是否沒有界線?

-是否覺得對方給的不夠多?

-是否不相信對方

-是否感覺對方無法給予我想要的

閱讀全文 父母與另一半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