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tself 生命中的美好意外

大推「生命中的美好意外」(Life Itself,Netflix可看!)。

一段交織世世代代的愛情故事,其中交織著創傷、悲劇、死亡,但也有力量與愛。

當其中一個角色Isabel Diaz在臨終時,她正式和她的兒子Rigo訣別時說了這一段話:

「聽我說,Rigo, 你的人生裡已經有太多高高低低的起伏,太多了,你將來會有更多,這就是生命,而生命就是會如此,生命會逼迫你屈膝,會帶著你走到沒想過你可以走到的低處,但是,如果你再站起來,繼續往前走,如果你再走一小小段路,你永遠都可以找到愛,我在你身上找到愛,而我的生命,我的故事,會在我走了之後,延續下去,因為你是我的故事,你是你父親的故事,你是你叔叔的故事。Rigo,我的身體放棄我了,但是,你就是我,所以,你現在走吧! 給我一段美麗的人生,最美麗的人生,好嗎? 當生命逼迫我們屈膝時,你繼續把我們站起來,你起來,走得更遠,並為我們找到愛,你會這麼做嗎?」

閱讀全文 Life Itself 生命中的美好意外
廣告

傷痕與濾鏡

「在我們仍與自己有著深層受傷的關係時,無法與他人創造出有效的關係。」~~Peter Levine

人很自然地都對自己的問題很盲目,所以,學習覺察與看見自己是靈性成長中,需要不斷持續進行的部份,在關係裡,當我們無法覺察或看見自己的內在,就會潛意識地想要在對方的身上找到自己,就像每個小孩在成長過程中,都會透過父母看自己的雙眼與應對的方式,來找到自己。

閱讀全文 傷痕與濾鏡

只有你能決定要不要快樂

「…沒有在你之外的一件物品或一個人有力量讓你快樂或不快樂。不論你有沒有覺察到,是你,而且只有你,能決定要快樂或不快樂,不論在任何情況下,你是否緊抓著你的執著。」 ~~~安東尼.戴邁樂

當我們恐懼,或內心感到不舒適的時候,第一個反應通常是,向外尋找安撫,像個孩子般,會希望有人跟我們說:「沒有關係,我在這裡陪著你,照顧你,愛著你,你不要害怕。」

通常,我們最期望親密的伴侶或朋友能夠做到這件事情,但是,當他們沒有給予我們無微不至與無條件的關愛時,我們會反而將內心的恐懼與不舒適投射到對方身上。

「都是因為你,所以我不開心了。」
「都是因為你,所以現在我更不爽了。」

實際上,其他人只能夠提供我們願意打開心房接受的部份,沒有人有能力給一個選擇不要快樂的人快樂。

閱讀全文 只有你能決定要不要快樂

父母與另一半的關係

我們對於愛的印記/程式很深刻地影響我們在婚姻中與另一半的相處,包括,

-如何爭吵

-是否很快能從怨懟中抽離,或是,會記恨,

-是否會讓步,-是否習慣打落牙齿和血吞,

-是否一時忍氣吞聲, 忍無可忍時才火山大爆發,

-是否沒有界線?

-是否覺得對方給的不夠多?

-是否不相信對方

-是否感覺對方無法給予我想要的

閱讀全文 父母與另一半的關係

秘密

秘密,

達利作品。Trilogy of the Desert: Mirage

像是被我們藏在角落裡,

想要躲過世人眼睛的小精靈,

以為隱藏得很好,

不會受到注視

但 小精靈卻有自己的意志

縱然用盡吃奶的力氣逼他到角落,

縱然絞盡腦汁、想方設法地藏匿他,

小精靈總在尋找沒有嚴密防守的漏洞

伺機而動

只為了展示自己最真實的模樣

說出他最真切的真相

而全力鎮壓小精靈的人

總在最後發現自己精疲力盡

付出的代價是

忘卻自己究竟是誰…活在海市蜃樓中

有一天,沒有力氣壓制住小精靈時

他們傾巢而出

無保留地破壞炸毀細心建構出來海市蜃樓般的形象

才看見,原來真實的自己是在荒漠之中

但,這卻帶來前所未有的釋放

原來,在荒漠之中

恐懼、困惑與未知

一陣一陣如沙漠風暴般地襲捲而來

「我究竟是誰?」

「我究竟是如何走進這座荒漠,並迷戀上海市蜃樓的?」

「我要如何離開這裡?」

此刻,終於能夠確實地看清楚自己真實的所在

看見自己的缺乏與資源

帶著重新認識自己的勇氣,

踏上未知的英雄之旅

關係是靈性成長最直接的道路

關係不是因為在一起的美好而長久,關係能長久是因為在
艱難的時候,我們能用愛與關懷來處理。

有時候,我們對愛的期望太高,當失望、難過、不如己意等狀況出現的時候,就開始認為對方不是對的人,接著,想要放棄,接著離開。

有時候,當對方無法達成我們的期望,或踩到我們的地雷,我們很容易就讓地雷把原有的美好全都炸碎,尤其,當我們認為對方有錯的時候,可能一點也不想給對方解釋的機會,或是,當對方想要開口解釋時,直接說:「你都做錯了還好意思說話?!」

閱讀全文 關係是靈性成長最直接的道路

伴侶尊重共創的價值觀

夫妻之間的感情,很多時候,在生了孩子、孩子長大一些,或孩子離家後,常常會有很大的衝擊,因為生活上與關係上的變動,看著身邊的枕邊人,突然開始懷疑起「為什麼當初我選了這個人? 是眼睛瞎掉嗎? 還是年輕不會想?或是另一半變了?」彼此之間,激情不再,親吻與擁抱好像只剩下型式,而沒有實質熱情能量的流動,兩人之間,最”熱情如火”的部份就是對彼此的憤怒與怨懟,點火吵架全不用費力,等到怎麼吵都無法解決問題之後,吵架也沒了,放棄了,剩下兩顆冰冷的心因為種種現實的因素而必須擺在對方身邊。

在人生有變化的因素出現時,如孩子、改變職業、改變居所、加入家庭成員一起住、外遇、親人生病與離世…等,夫妻之間就很容易有衝突,許多夫妻都在這個時候感到對方改變了,或自己改變了,又或再也不想過去一樣了,於是,生出了緬懷的心情,「當初嫁給他時,如何如何?現在怎麼變成如何如何?」「為什麼他/她不像以前一樣懂我?」「為什麼現在我就是看他/她不順眼? 以前喜歡的部份,現在怎麼覺得也還好而已?」

其實,在夫妻的相處裡,我們都期待最好可以和過去一樣「好」,不要有任何的改變,當生命將改變帶來時,不得不做出變化來因應時,內心的衝突自然而生,但是,這常是忽略了一個重點: 人,不停地在改變,他/她變了,我也變了,關係自然也就變了。

在戀愛的最初,我們理解對方本來就與我們不同,因此,我們會花時間與心力去與對方聊天,給對方空間表達自己,我們也會分享自己的想法與心情,包容了解彼此,許多人都是在感到受到接受與包容後,更深地愛上對方,之後才結婚了。

但是,等到我們結婚之後,很潛意識地認為,已經了解完對方的全部,才決定要結婚,結婚前了解的那個形象,就像是彼此共同的出發點,如果日後與那不同,或出現了新的狀況,就很容易僵化住,不知道如何在不同的點上,再找到共同的點。

有趣的是,在生命有變化的時候,我們通常會像自動駕駛般地按照我們最熟悉的模式,那就是原生家庭給我們的模式,當然,雙方原生家庭的模式鐵定不同,因此,就會有因此生出的抓馬與衝突。

舉個例子來說,我的大女兒剛出生時,我媽來幫我做月子,華人的做月子方式,我媽就是忙著煮飯、帶孩子…等等,忙進忙出,我婆婆很西式作風,她沒有做月子的概念,來看孩子時,就是來含飴弄孫,她的想法是,「我尊重你們的空間與方式,我不會動手與介入」,這兩個人都沒有什麼不對,因為,她們都是用自己延續下來的概念在表達愛孫的方式。

偏偏這樣很相反的觀念,常是抓馬與衝突的來源。

親戚問我媽說:「你來幫你女兒做月子,你們婆家有沒有給你包紅包? 我跟你說,我們認識那個誰誰誰,女兒做月時她去做,他們婆家沒有勞力,所以給她包了好大一包紅包,酬謝她好好照顧媳婦與金孫,你們婆家應該也要比照辦理。」

這麼一來,完蛋,原本華人式做月子法就不是件輕鬆的事,我大女兒日日夜夜狂哭,帶起來非常不容易,我和我媽都快要崩潰,加上親戚這麼一說,顯得我婆婆很不關心又沒誠意,那時候,我和我老公講這種心裡的不平衡,我老公也很直接地就去和他爸媽討論,因為他家就是直來直往地溝通。

公婆的想法是: 她的女兒生小孩做月子,她很開心地要來幫忙,那是因為她愛她女兒,如果我們付她錢,我們不就把她當成是請來的傭人一樣? 愛是能用錢衡量的嗎?

我知道這樣的說法,聽在某些人的耳裡,會覺得明明就是在找藉口,因為我一開始聽,也覺得這是沒誠意的說法,哈哈哈! 心裡os:「又不是沒有錢,幹嘛不酬謝我媽?」

但是,那是因為當初我非常地認同家傳的觀念,覺得應該照這才是有誠意,才是對的表現,當夫家不照著我們的來時,就會有受害者情節出現(這是家傳情緒模式),「我們做這麼多,你們什麼都不做,還不給錢,還說風涼話。」

這是我和我老公在生完孩子之後衝突不斷的來源之一,不論他做什麼好事,我都覺得那是應該的,因為他「欠」我,我不會特別和他說謝謝,如果他做了什麼我不爽的事,那他就完了,因為,明明已經欠我了,又不乖,又再做壞事,就會被我幹譙到不行。

他不是華人,不懂這套做月子政治學,對他來說,如果岳母跟他說:「沒關係,你出去,我們來就好。」他就會真的出去做自己的事,不會有罪惡感,不像華人男子們會看一下臉色再決定要不要真的出去,因為他會說,「你們就叫我出去啦」。以前就會和媽媽一起大罵死老外白目,哈哈~~

現在再回想,我們就是這樣各自活在所屬文化與家庭的價值觀裡,各自覺得自己的方式沒錯。

後來開始療癒之後,慢慢去看見我潛意識裡行事依據的家庭文化基礎,試著打開心去聽對方文化裡真正要表達的,我才開始理解,我公婆是沒有惡意的,也不是故意沒有誠意,而是,他們不像華人,一切都講錢,用錢來衡量愛多愛少,對他們來說,愛是不能用錢支付的,這樣會讓愛變得廉價,而且,他們不像華人父母會繼續為成人的孩子做像小孩般的照顧,他們不會干涉我選擇我如何生小孩、帶小孩、養小孩、吃什麼、穿什麼…等,他們給了我一個不同的禮物–自由與空間,當然,自由與空間=獨立與自主,我要自由與獨立,那我就要多像成人一些,自己做,設立自己的方式…等。

我老公也試著理解,華人社會就是什麼都講錢,所以,他也開始會主動問我,他要回台出差,要不要給我家人包紅包? 他試著撇開給錢是污辱的價值觀。

我們學著不去污辱與批判對方的價值觀,把心多打開一些尊重他們的生活方式與溝通方式,誠實地坦承自己的界線,也尊重對方坦誠出來的界線,就像剛戀愛時一樣,花時間與精力去聽對方的心情與故事,不急著給意見與批評,這過程讓我感覺到,戀愛的時候,真的比較戰戰兢兢,結婚後,很容易就懶(不論男女),不然就覺得對方做的事理所當然,不再尊重,也發現,原來,自己潛意識裡有這麼多影響我做事的模式,是生命改變前,我從來不知道它們存在的。

這好像海寧格給過的一個暗喻: 
一對男女站在河的兩岸,中間有一條湍急的河流,他們各自一直向對岸的人喊話:「我站在這裡,我就是站在這裡。」但是,沒有人要動,所以,兩個人之間什麼也沒改變,中間的河流還是繼續地流,兩人仍舊被它分開,彼此繼續忽略彼此的喊叫,都希望對方要先過來他的這邊。但如果這一對男女想要知道愛是有可能的,想要找到彼此的中間點,他們兩個人都需要一起走進河裡,感受河裡浪潮的力量,並一起隨著浪潮前進,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夠在一起,一起感受河的力量,並知道生命給予與需求了什麼。

所以,願意跳開原本死守的價值觀(你應該要這樣才對),尊重彼此,重新建立屬於我們兩個人的價值觀,誠實與審慎地重新審視我們各自從自己家帶來的價值觀與文化標準,並取出此刻我倆都能感到平衡的部份,創造一個屬於我們兩個人共同能接受的新標準,這過程,需要從深入地了解自己綁在什麼看得見與看不見的模式開始,因此,療癒從自己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