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不小心只看到自己想看的確認偏誤

圖1:我已經聽了兩邊的話了,現在要做”我自己”的研究來找尋真相!
圖2: 差不多就是符合你原本就相信的第一個連結
圖3: ….還真的就是這樣耶!

最近寫了幾篇關於亞馬遜大火與香港相關的文章都還存在草稿裡,沒有po出來,主要原因是,我發現很難用二元對立的方式做評論,我很難一昧地罵巴西總統,全說是他的錯,很難一昧地覺得G7會議就是一群西方良善團體為了世界公理在聲張正義,很難一昧地支持在香港製造暴力事件的暴徒或狂罵香港警察,很難一昧地站在西方媒體的立場並同一個鼻孔出氣,尤其是,在讀了更多的不同方面的歷史與資料之後,我覺得,每一件事情都有很複雜的前因後果,如果要詳實地討論,每一篇都會是落落長的文章,也比不上一張圖上寫了一個結論。

閱讀全文 讓人不小心只看到自己想看的確認偏誤
廣告

萬聖節的紀念

Happy Samhain!!

今天是萬聖節,也是愛爾蘭古神話裡,我們所處的世界與另一個世界帷幕變薄之際,像中國的鬼門開一樣,這一天,另一個世界的靈魂特別容易穿透帷幕與我們的世界接觸,在愛爾蘭的古傳統裡,這一天,需要特別地準備食物給在外遊蕩的靈魂,以及回家探親的祖先靈魂們。

這一天,也是古愛爾牧人們,把牲畜趕回室內,宰殺牲畜,準備過冬的日子,迎接黑暗到來的開始。

古愛爾蘭的某些傳統社群裡,人們會點燃巨大的火堆,象徵著淨化與清除過去一整年的穢氣,每個人會清理家中取暖的火堆,重新點燃火苗,開始新的一年,19世紀時,一些學者提議這是古愛爾蘭凱爾特族的新年。

假扮自己是各種不同的妖怪,是為了不要讓在外遊蕩的鬼魂或精靈認出自己是人,大家都一樣是鬼!

每個文化都有屬於自己的鬼節,紀念與尊敬在另一個世界的靈魂們,今天雖然不是華人的鬼節,但趁著帷幕變薄時,也點一根爉燭,紀念我們的祖先們吧!

圖: Wendy Andrew (Wise old Crone Women leads us into the dark days of winter. She knows that we all travel her path to the re-birth of Spring. A time to remember those who have gone before.)

Netflix自製紀錄片-13th(一)

上個週末看了一部很有意思的Netflix自製紀錄片13th,這是由2015年金球獎最佳導演(電影Selma-逐夢大道)得主-阿娃.杜威納(Ava DuVernay)所執導的最新作品,內容主要是講述美國黑人人權的歷史與美國憲法第13條修正案的關係,以及,實際上,政府與大企業利用這條憲法的漏洞正在製造獲利巨大的「監獄產業」和變向的「奴隸制」。

 

美國憲法修正案第13條:「在合眾國境內受合眾國管轄的任何地方,奴隸制和強制勞役都不得存在,但作為對於依法判罪的人的犯罪的懲罰除外。」

閱讀全文 Netflix自製紀錄片-13th(一)

集中營的靈動事件

(對靈異故事會害怕敏感的人,建議不要讀,或是有心理準備再讀)

dachau.jpg

上個禮拜到德國出差,順便去離慕尼黑坐火車只要20分鐘的Dachau集中營,一些朋友都有警告我,去那裡會很悲傷,很沉重,但是,歷史迷如我和我老公,真的無法錯過這樣一個點,所以,我們仍舊決定去了。

閱讀全文 集中營的靈動事件

[轉載]【鬼的歷史】見鬼了怎麼辦 古代醫生與好兄弟的交手

非常有趣的一篇文章,古代的醫生也處理邪怪症狀。

我的外曾祖父曾經當過中醫,之前沒多久,有家人在家族的FB專頁上分享外曾祖父的筆記,裡面有好多頁就是關於畫符的部份。

我在想,與其硬要用科學的角度去解釋這個方法,不如就用純粹欣賞的角度來看,因為,科學的唯物思路,有時候,真的無法解釋一些看不到的東西。

林朝輝

 

文章來源: 故事

作者: 吳政緯

筆者從小就愛看鬼片與恐怖片,不得不說,這些影視作品的重點除了「嚇人」之外,令我更著迷的橋段還是「驅鬼」的部分。不論是電影Constantine裡,男主角John Constantine拿著散彈槍狂掃惡魔:

鬼1

閱讀全文 [轉載]【鬼的歷史】見鬼了怎麼辦 古代醫生與好兄弟的交手

新的角度看文明1:該隱與亞伯故事新解

cainandabelkill.jpg

對於創世紀的故事,相信許多人或多或少都有印象,幾千年以來,同樣簡單的故事有著各式各樣不同種的解釋,文學的、神學的、人性的、道德的…等等,從小上主日學的我,大概對神學的解釋最為熟悉,雖然主日學老師和牧師解釋得很清楚,但我總覺得無法完全回答一些內在的問題,但是,我最近讀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解讀,我覺得這個解讀方式用在現代也可以通,而且,也解釋了許多我一直以來有的問題。

閱讀全文 新的角度看文明1:該隱與亞伯故事新解

科學家:西伯利亞人與美洲原住民是表親

長久以來,科學家一直懷疑美洲原住民和西伯利亞的阿爾泰人有血緣上的關係,一個世紀前,相關科學家提出的理論是: 阿爾泰人從西伯利亞一路西遷至今日俄國的楚科奇自治區(Chukotka),通過白令海峽(Bering Strait),抵達阿拉斯加(Alaska),再向南遷,最終到達今日南美洲最南的火地群島(Tierra del Fuego)。

楚科奇白令海峽2

閱讀全文 科學家:西伯利亞人與美洲原住民是表親

因紐特人:我們的天空不一樣了

arctic sky

因紐特人(Inuit),華文世界通常稱做愛斯基摩人(註1),是住在北極的一群原住民,他們分居在加拿大、美國阿拉斯加和格陵蘭等地,他們的祖先在西元1000年之後就長居在極地,他們的生活與大自然融為一體,就算到今日,生活仍是全看老天吃飯,因此,他們光是看一片雲的樣子,或是一陣風的風向和強度,就可以告訴你今天的天氣是如何,他們的長老甚至可以光看海岸線的高低,就可以判斷今年的冬天會提早來或是延後來,是暖冬或是寒冬,因此,他們可以說是「人體氣象預報站」,當因紐特人說,「我們的天空變得不一樣了。」的時候,我會很想知道他們到底看到了什麼不一樣。

閱讀全文 因紐特人:我們的天空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