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有靈性的工作 vs 靈性地工作

Michael Singer說:「工作不是去做,做完要回家冥想消化掉的東西。」如果,我們需要靠著冥想去消化工作上遇到的負面感受,那麼這個流程中有問題的地方,到底是工作或是我們自己呢? 有人會說,所以要換一份有靈性的工作,就可以不用回家冥想消化了,說實在的,在宗教團體、心靈團體等「有靈性」的地方,看到在那裡工作的人引起的抓馬還有少過嗎? 哈哈!! 其實冥想並不是消炎藥,也不一定是要在特定的時間與空間下才叫做冥想,冥想是個覺察的過程,我們可以學習把冥想推展到生活的每一刻,在每一刻都去覺察,把靈性帶入這個當下,把這個當下變得神聖,這才是靈性地工作,才是我們每個在靈性學習道路上的人要追求的目標。

薩滿筆記 戰士的訓練

我們其實需要常常回到自己的內心,覺察自己,看見自己,深入自己的黑暗面,去看見內在的戰場,並從消除內在戰場開始著手,每場戰爭的發生,最初都是因為人們不再想要看見、聽見或接受對方的不同,在我們內在的戰場上,哪一個部份是我們不願意看見、聽見、面對或接受?

薩滿筆記 心靈力量的信任

來自於舊石器時代,而非新時代的薩滿實踐,各地原始部落文化中,人類學家發現,相隔十萬八千里的部落,使用著近似共通的薩滿實踐方式,為什麼沒有直接接觸的部落,卻有差不多的習俗呢? 核心薩滿創辦人麥克哈納簡單地回答: 「因為有用!」低科技的薩滿與部落高度發展他們的心靈力量,以對抗疾病與生存

來讀書 波特貝羅的女巫

讀著波特貝羅的女巫,深深地共鳴著保羅.科爾賀透過書中不同角色間,關於宗教、靈性、女巫、獵女巫、與生命原動力連結的方式,最終,我們會了解,靈性與平凡生活是密不可分,缺一不可,而我們需要連結神聖與平凡,在當中取得平衡,並相互尊重彼此的選擇,給彼此空間。

薩滿筆記系列 與祖先的連結

在各種薩滿的文化裡,都非常強調與祖先的連結,因為,靈魂不滅,人死去之後,仍然以靈魂的形態存在著,過去活在世上的家人,死後仍然是一股存在的能量,並不是死後就消失無蹤………在這個藥輪的生命流轉裡,看見了我們從孩童走向成人,變成了父母,再從父母到祖父母,再穿越死亡之門,成為祖先,祖先很大部份地影響著新出生到這個世界上的新生孩童,生命生生不息的循環,因此,在薩滿的概念裡,我們說: 「父母給孩子肉體的身體,祖先給予孩子靈魂。」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可能在通惡意靈體

尼采對於基督教徒的道德僵化很感冒,他覺得,基督教徒長久以來一直在對準原罪做打擊,打擊到有一度,教會成了各種壓迫的主角,自身成了最大罪的實踐候; 他也認為教會一直盯著原罪與地獄的深渊,只談原罪與地獄,痴迷與原罪與地獄,最終,被原罪與地獄吞噬。從尼采對教會的觀點來看,我認為,太陽光下從來沒有新鮮事,歷史不停重新上演,只不過有新的衣服做包裝,因此,如果你太沉迷於找出各種靈性學習方式的黑暗面,你終將被這黑暗給吞噬,與其把焦點放在怪獸與深渊上,不如,把焦點集中在力量、智慧、愛與和平吧!

薩滿 做夢的專家

做夢的時候,我們進入了一個未知的世界,在那裡發生、看見、感受到的一切,都沒有一個正確的答案,但有許多隱含的訊息,人們對在這個地方的經驗都感到非常地不可思議,許多薩滿文化都認為,夢境就是神靈的世界,神靈透過夢境把訊息傳達給我們,我自己認為,夢境是生在人世的我們回到靈魂本源的途徑,透過夢境,我們可以回到靈魂的本源去充電、學習、拜訪老朋友(神靈們),因為是本源,因此,它會給我們一些提醒,可能是我們忙碌當人時,忘記要做的事。

給它們一個機會試試看

因此,不需要特別地去抵毀其他與我們不同的方式,一個人這一生接觸的各種方式,對那個人在那個時候都有其存在的必要,當下的經驗不論是好或壞,也是他需要經歷的,因為,我們的旅程是由我們的靈魂引領著,需要做的就是打開心,給所有來到生命中的人事物一個機會,試試看,認識看看,感受看看,經驗看看,它們不必是誰勝孰劣的關係,它們可以互為輔助的資源。

心的語言

靈性學習是由心出發到靈魂的過程,由心而來的感受是非常個人的,只有自己會知道那是什麼滋味,以及個人的感受與收穫是什麼,其他人可以長篇大論地辯論理論、經典或強加他們的想法到他人身上,但是,… Read More

感謝

「薩滿不是一種宗教,它是一個方法,當我們用謙遜、尊敬與自我紀律的方式來實踐薩滿之道,薩滿的道路可以成為一種生活的方式。」~Hank Wesselman 薩滿老師與實踐者 有些老師,從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