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很暗黑?

因此,在選擇學習對象時,還是要像對自己人一樣,謹慎選擇,好好地做個調查與評估,把他們創立一個法門的來龍去脈,他的背景弄清楚,並理解到,任何創始人都沒有比我們更開悟,他們也有自己的陰影,有人生中要去克服的挑戰,他們只是比我們早找到一個連結大道的工具與方法罷了!

全身心地認識萬物的靈

在我們的社會裡,我們相信,只要我們有一個字能形容一個現象,那麼我們就了解這個現象了,雖然字是必需的,它們還是有不足的地方,有意義的發掘只有在知識透過身體直接活出與感受的生動體驗中才變得有可能,如果,經驗不是透過身體而來,那麼,不會有真正的理解。

社群的力量

看著森林裡進入眼簾的樹木、花、草、青苔,昆蟲、動物,我感受到他們的富足,在這裡互相依靠彼此的生活,提供彼此需求,也接收來自四面八方的資源,大自然一直都在教我們社群的力量,沒有一個人可以靠著個人主義活得很好,因為,共生共榮才是這個地球最核心的語言。

薩滿之路與虎同行

重點是,所謂「好的」「壞的」,都是人生體驗中合在一起的綜合體驗,不會只有一面,當我們願意拿出勇氣與決心克服所謂「壞的」事情,那宇宙的力量與智慧都會在我們身後,過程可能會有困難,也就是別人討厭想避開的「壞事」,但是,當你有支持、力量與智慧可以供你使用與克服時,怎麼還會需要害怕地避開呢? 因為我們可以很容易找到指引與方法陪著我們與虎同行,朝想要的目標走去。

轉載-郭淑云:薩滿面具的功能與特徵

長春師範學院薩滿文化與東北民族研究中心 郭淑雲 面具是一種遍及全球、橫貫古今的文化現象,以其歷史悠久、分布廣泛、形態豐富、內涵深邃在原始文化中占有重要位置;又以其頑強的生命力和奇特的魅… Read More

薩滿教學

宣佈一個消息! 上週六我正式收到通知–通過薩滿研究基金會 (FSS)客座教師(Guest Faculty)的資格,我可以正式為FSS教授線上核心薩滿的課程。 目前還不知道什… Read More

做有靈性的工作 vs 靈性地工作

Michael Singer說:「工作不是去做,做完要回家冥想消化掉的東西。」如果,我們需要靠著冥想去消化工作上遇到的負面感受,那麼這個流程中有問題的地方,到底是工作或是我們自己呢? 有人會說,所以要換一份有靈性的工作,就可以不用回家冥想消化了,說實在的,在宗教團體、心靈團體等「有靈性」的地方,看到在那裡工作的人引起的抓馬還有少過嗎? 哈哈!! 其實冥想並不是消炎藥,也不一定是要在特定的時間與空間下才叫做冥想,冥想是個覺察的過程,我們可以學習把冥想推展到生活的每一刻,在每一刻都去覺察,把靈性帶入這個當下,把這個當下變得神聖,這才是靈性地工作,才是我們每個在靈性學習道路上的人要追求的目標。

薩滿筆記 戰士的訓練

我們其實需要常常回到自己的內心,覺察自己,看見自己,深入自己的黑暗面,去看見內在的戰場,並從消除內在戰場開始著手,每場戰爭的發生,最初都是因為人們不再想要看見、聽見或接受對方的不同,在我們內在的戰場上,哪一個部份是我們不願意看見、聽見、面對或接受?

薩滿筆記 心靈力量的信任

來自於舊石器時代,而非新時代的薩滿實踐,各地原始部落文化中,人類學家發現,相隔十萬八千里的部落,使用著近似共通的薩滿實踐方式,為什麼沒有直接接觸的部落,卻有差不多的習俗呢? 核心薩滿創辦人麥克哈納簡單地回答: 「因為有用!」低科技的薩滿與部落高度發展他們的心靈力量,以對抗疾病與生存

來讀書 波特貝羅的女巫

讀著波特貝羅的女巫,深深地共鳴著保羅.科爾賀透過書中不同角色間,關於宗教、靈性、女巫、獵女巫、與生命原動力連結的方式,最終,我們會了解,靈性與平凡生活是密不可分,缺一不可,而我們需要連結神聖與平凡,在當中取得平衡,並相互尊重彼此的選擇,給彼此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