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定問題的重要性


龜毛!

和我一起合作過的個案們,應該都不陌生我對設定問題的堅持與龜毛,有些人常常都覺得:「Mira,你到底是想怎樣? 我這樣問題設定的還不夠詳細嗎?」當然也有人受不了我的龜毛就沒再回信了。

為什麼我對設定問題這麼堅持與龜毛?

閱讀全文 “設定問題的重要性”
廣告

問題與實際的旅程

我喜歡個案問問題! 尤其是關於自己療癒過程和關於訊息的問題,因為,在問問題的過程中,表示個案開始思考自己一直視為理所當然的人生,與新進來的訊息之間的關係及生命的可能性。

我不害怕個案問題很多,這有時候也是在練習我的耐心與解說能力,有的問題,我可能不知道答案,但是,我知不知道答案並不是重點,世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是無所不知,但重點是,這個問題從個案的口中說出來了!

閱讀全文 “問題與實際的旅程”

神靈與滿足私利

或許是道家法術在華人世界流傳以久的關係,當我們聽到任何與神靈相關的幫助時,第一個,就是想到要「使用」神靈或法術來達成自己想要達成的事,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曾經有人問過我,既然與神靈一起工作,為什麼不要神靈為我指明樂透號碼,或是透過神靈大發利市?

有神靈可以用,幹嘛不要利益自己? 有大錢幹嘛不賺? 幹嘛不讓自己衣食無缺,什麼都不用做?不這樣做,就白費了有神靈的連結呢?

但是,我真的要很嚴肅地說,與神靈的合作關係最忌諱的就是「全都拿來利益自己」,如果,有人找到了一個「神靈」可以滿足你一切的需要,讓你有手有腳什麼都不需要做,就可以拿到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錢財,那我會懷疑,這份利益,要用多少無形看不見的東西來交換?

閱讀全文 “神靈與滿足私利”

療癒與期待

療癒的過程,縱軸:過程,橫軸:時間,虛線: 期望的結果,實線:實際狀態。

走在療癒路途上的人,大多期待療癒可以像吃特效藥,一錠搞定,但是,療癒內在,有時卻像吃中藥,吃久卡關不見起色。

我覺得,療癒是一件一輩子的事情,怎麼說? 這要看我們如何定義療癒2字,療癒不止是醫治現在心靈上的傷,或過去的傷,療癒更廣的定義是,突破自己的舒適圈,在人生一波波的挑戰裡,能夠發展出因應的智慧與力量,並能真正的擁抱此刻當下的自己,因此,前進一步,倒退三步是正常的,前進十步,倒退二步,也是正常的,在療癒的過程裡,我們不與其他人相比,也不與自己過去的經驗相比,每一刻都是獨特的,每個經驗都是特殊的。

動個真相手術

「真相就像手術一樣,很痛,但會痊癒。謊言就像止痛劑,會有馬上的舒緩,但是,副作用卻是永久的。」

今年夏天,一次在解夢的時候,我的外婆出現在我的薩滿之旅裡,在那裡,她告訴我,面對你內在的真相比什麼都重要,她說:「說出你的真相!不要把別人是否喜歡你當成存在的首要。」

閱讀全文 “動個真相手術”

靈魂流失與學校教育

soul retrieval

在薩滿療癒裡,靈魂修復是很大的一塊基石,靈魂,是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力量,靈魂愈完整,我們就能夠愈無所懼地走在地球上。

這幾年的薩滿療癒經驗,讓我深刻地體會到靈魂完整的重要性與真切的力量究竟是什麼,在許多個案身上,尤其是在亞洲出生長大生活的人,靈魂流失的狀況非常地普遍,靈魂流失的程度也更深。

我的經驗裡,許多靈魂力量都是在學校生活中失去的,不論是起源於老師由上而下無理/禮的管教方式,或是同儕之間的比較,只能夠專注在學習學校「規定」的學科,而不能自在地探索與追求自己的天賦,一切的價值標準都只能用成績衡量,其他與學科考試沒有相關的東西,如藝術、音樂、廚藝、工藝、體育、創作…等等,都被視為不重要、沒價值、多餘,是可以為了要補重要的英文或數學,就任意刪除的部份,現在,這些原本被視為多餘的、沒價值的東西,成了可以補充分數的重要來源,好像學習發展藝術或音樂等,與靈魂本身渴望與宇宙本源的接觸無關,而是功利的加值點數。

閱讀全文 “靈魂流失與學校教育”

薩滿筆記 洞穴 黑暗與神靈

這一則BBC的報導裡面,提到家人們心急地祈求洞穴神靈Nang Norn的原諒與幫助,在他們全數獲救之後,舉行了盛大的感恩儀式,謝謝Nang Norn的守護。

泰國足球隊事件

最近發生的泰國足球隊受困於洞穴,在世界各地的洞穴潛水專家、軍隊…等等不同救援的協助之下,13人終於全部獲救,對整個搜救的過程非常好奇與著迷,原本,所有人都覺得凶多吉少,最後,居然可以全數獲救。

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第一批進去探路的兩位洞穴潛水專家是在拉繩索的時候,不經意地浮出水面,看見13雙眼睛回望著他們,在他們詢問男孩們的狀況後,聊到困在洞穴中都在做什麼,怎麼支撐下來,才知道,25歲的教練曾經當過和尚,他鼓勵這些男孩們,在黑暗的洞穴裡打坐渡過時間,記者並沒有更深入提到關於他們冥想與心靈上的經歷,但是,我想,在黑暗與恐懼的狀態下,用冥想的方式安定心情,是會有很大的幫助的。

閱讀全文 “薩滿筆記 洞穴 黑暗與神靈”

薩滿筆記 死藤水的迷思一

Ayahuasca

一直沒有寫過這個主題,是因為我學習的薩滿不是死藤水相關的,加上,因為我對於使用藥草的亀毛,至今仍舊沒有受到死藤水的呼喚,通常,會去死藤水儀式的人,內心都會有種強烈的呼召(calling)催促著,雖然本身沒試過,但是,我遇過一些使用過死藤水出過狀況的個案與故事。

閱讀全文 “薩滿筆記 死藤水的迷思一”

酋長西雅圖 自然怎麼能買賣

看到這些圖片,讓我想到1852年時,酋長西雅圖的一封信,今日的西雅圖是以他為名,這封信的內容原本是一場演說,他用自己部落的方言,經第三者翻成原住民共同的一種交易語言,再翻成英文,由亨利.史密斯記錄下來,雖然這封信的內容也有迷失在翻譯中的11個不同版本,但是,不論版本的爭議為何,內容卻是今日的我們需要深思的。

 

閱讀全文 “酋長西雅圖 自然怎麼能買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