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換意識與限制性信念

若你平常能夠處理物質實相,就不會在意識轉換或離開本台時遭遇困難。…如果你在紐約市有 問題,不論旅行到哪裡去,你也極可能以一種不同形式碰到它們。一個原本在現實生活中,沒有太大問題的人去靈修,通常不太會遇到被侵擾的狀態,因為,他本身的生活的信念帶領著他在離開本台時,也能夠很平常心地接觸到另一個世界,如果,我們生活在盲點中,不論我們去哪裡,不要說靈修,就算出國、認識新朋友,就會帶著我們的盲點跟著一起去,因此,重點並不是我們選擇了哪一個教派,用了哪一種靈修方法,或選擇了哪一個老師,重點是,我們的實相不停地反映出自身的信念給我們看。

腳踏實地靈性追求的哈納與魯柏

我認為,在某些新時代的教導裡,有許多很飄浮與只充滿花瓣與獨角獸的神奇與美好,在靈性的道路上,感覺美好是一個過程,但絕對不是終點,因為,獨角獸的世界不是對真相(Truth)的追求,面對真相時,很多時候會疼痛與不適,在珍與哈納,以及引言中的Ram Dass,他們都是對真相的追求者,他們帶著強大的好奇心,沒有既定的大師形象要維持,沒有宗教教條要遵守,對於每個人的靈性體驗保持開放與尊重的態度。

信念架構造就與世界互動的方式

我想,這也就是為什麼原住民的文化裡非常注重「故事」,當部落圍在火堆旁,說著族人生命從何而來的口述故事,夾雜著神話的元素在裡面,那並不是要在科學或歷史考據上要做到科學式的正確無誤,故事中神話元素要溝通的對象是人的心靈,故事的用意是從心靈上要建構一個信念架構:「我和宇宙之間的關係。」

賽斯 最深知識來自於你

不要把大師、牧師、神父、科學家、心理學家,朋友–或甚至我的話–擺在比你自己存有的感覺更高的位置。

關於肯定 Affirmation 與個人最偉大的力量

面對看似缺憾的一切,給它們一個位置,不推拒、不否定,因為這些全都屬於我們的完整性,從肯定自己的一切開始,肯定不代表著墮落,或是順隨著黑暗,肯定,是從看見開始,再進一步地接受,並全然地愛著它。

生命共同體

如果要大部份的人類都能夠理解到我們是生命共同體,「人類的一部分無法長久地在另一部分的犧牲之下生長或發展」,我們需要能夠集體地一起療癒創傷,有覺知地、有意識地一起正式傷痛,而不再用對立的油去澆傷口,不再用仇恨的火去創造更多傷痛,我們的心靈需要長大,從三歲小孩的心靈年紀成長,慢慢成為大人,慢慢地了解,分享、溝通是安全的。

好壞取決自身對人事物的解讀

「你的感受並非你生命中發生事情的結果—而是你對發生事情的解讀…我們生命的品質,並不是由什麼事發生到我們身上來做決定,而是,我們對發生的事情做了什麼行動而定。」
~~Tony Robbins

反人性的後果 3 部落意識

我們常感到多數人認定的事情,就是對的、好的、善良的,上面這句話說,「就算大多數人都接受,謊話也不會變實話,錯也不會變對,邪惡也不會變好。」其實只對一半,更重要的是,我們要開始去看見,自己究竟是偏好哪一個部落? 我們的哪些信念、行為、態度與人生走向是受到部落影響? 哪些是合理? 哪些是不合理? 哪些是有益於我們靈魂發展的呢?

反人性的後果 2 認知扭曲照妖鏡

如前情提要所說,認知扭曲是種思考的方式與信念的傾向偏向於負面、不真實、與現實狀況脫節,以致於一個人的幸福感大減,只感覺到負面、黑暗等憂鬱的人生面向。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認知扭曲,只是有些人偶爾才會被它困擾,有些人則是在認知扭曲中如溺水掙扎的人,長期地在對抗它的影響。為什麼有些人偶爾才感到認知扭曲的困擾,有些人卻長期深受其苦呢?差別就在於,我們是否能夠常常地跳出自己的主觀意識,用第三者的角度,覺察地去看見與深度了解深層的「信念」與「思考模式」。

反人性的後果 1

專注在負面的觀點並無法創造出任何美好的結果,反而可能讓自己落入最開始要打擊的負面之中,像無底洞一樣,很難爬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