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tself 生命中的美好意外

邊看這段,一邊淚流滿面,我們的父母或祖先的死亡並非他們的終點,他們的一部份仍透過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的故事是他們的故事,我們的力量來自他們的力量,當我們站起來,茁壯起來,他們也再一次地在這世界上站起來,茁壯起來。他們透過我們的眼睛看這個世界,透過我們的身體感受世界,他們仍繼續透過我們來完成夢想。

後現代的加害者與受害者

很多時候,我們會不停地重提過去的歷史、創傷與事件,用現在的標準來看待與評判過去的傷痛,在「檢討」的過程中,會想要找到一個錯誤的來源,一隻代罪的羔羊,有時,甚至不止一隻,可能會想要找一整個族群來當成代罪羔羊,好像,只要找到這個錯誤的來源,並把一切的過錯推到他(們)身上,所有的問題就會消失,好像,只要可以針對他(們),打擊他(們),內在的痛苦就會減輕。

魂囚西門感想

鬼魂與人一樣,也都需要療癒,他們需要與放不下的事情達到和解,並被承認與看見,才能夠安然地離開這個世界,很多時候,他們不願意離去的原因,也是需要像片中的奶奶在意看不開的事一樣,需要抽絲剝繭去找,但其實,這些事情,如果可以在還沒有面臨死亡時,就著手療癒與和解,在死亡的時候,能夠自在輕鬆許多

大師與開悟

我相信,他當時是很有力量可以讓人直接感受到能量裡的神性的,但是,這股能量絕對不可能來自單獨的一個人,這一股能量是來自宇宙的源頭,是每一個人生而為人,天生就可以取用的資源,不是僅握在少數「大師」手中的,雖說每個人都可以取用,但是,要學會使用,也是要有一些技巧、練習與修鍊,過去,這樣的知識是秘密,必須要入特定的門派,或經過特殊的學習,或是,有機會自覺地學習,才能夠取得,因此,這會給有這種知識的人一種「特權感」,他可以很老實地說:「這個能量每個人都可以取用,不必在我。」

像另一位印度大師馬哈希(Ramana Maharshi),他也有一個自己的社區,但是,他沒有過著帝王的生活,雖然他的學生們也稱他為巴觀(Bhagwan, 據傳奧修後來改的名字也是由這參考而來的),但他過著很平實的生活,也會洗掃庭院、煮飯…等日常事務,馬哈希向他的學生們強調,不要崇拜他,而是要專注在阿特瑪(Atman),也就是宇宙裡至高的意識能量本源,每個人都可以取得,從來不強力行銷自己這個人,因為他深刻了解,這力量絕對不是來自他的肉身與頭腦,而是本源的高我或源頭。

然而,因為手上用取能量的能力與技巧,身邊又有這麼多人對他的崇拜,像王一樣的尊榮生活,金錢也源源不絕地進來,我想,大家都有讀過不少人被權力、金錢、地位與力量沖昏頭的故事,有些人會受不了自我的誘惑,掉入了「我最厲害,我是大師,我天下無敵」的陷阱裡,而以為他可以永遠地靠這種能力滿足自己私人的欲望。

再談到他的西藥成癮問題,當西藥進入身體的時候,會讓我們的心靈變得遲頓,會影響到我們心靈的清明,也會影響與宇宙本源接觸的品質,更不要說長期大量的使用,這讓我不禁猜想,奧修在藥物上癮之後,大概就很難再和宇宙接上線了,而他連上線的又是哪種靈體呢? 這樣的情況,就不難解釋他晚年這些瘋狂的犯罪行為,也許像個毒蟲一樣每天昏沉,下面的人在做什麼都不清不楚,也許,他也有主使…也許…不禁令人莞爾。 

Netflix自製紀錄片-13th(一)

上個週末看了一部很有意思的Netflix自製紀錄片13th,這是由2015年金球獎最佳導演(電影Selma-逐夢大道)得主-阿娃.杜威納(Ava DuVernay)所執導的最新作品,內容主要是講述美國黑人人權的歷史與美國憲法第13條修正案的關係,以及,實際上,政府與大企業利用這條憲法的漏洞正在製造獲利巨大的「監獄產業」和變向的「奴隸制」。

神鬼獵人The Revenant與北美印地安人

有雷。李奧納多.迪卡皮歐在金球獎的獲獎宣言,獻給了北美的原住民,以及世界各地的原住民,他說:” 我要把這座獎獻給在這部電影裡代表的所有第一民族(北美的原住民),以及世界各地所有的原住民族,是時候我們正視你們的歷史,保護你們的地,避免你們的地淪陷於大財團的利益,以及其他剝削你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