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答案

「你的成長,不一定取決於你的頭腦了解了多少。

擁有很多的知識與資訊,並不能讓改變發生。

邏輯與推論並無法總是幫助你感到平靜與清晰。

知道更多,或做得更多,並不總能帶給你想要的答案。」

~~mswjake (註)

在療癒或靈性成長的時候,有好多我們想要知道的事情,我們會有千千萬萬個問題想要得到答案。

閱讀全文 給我答案

學生

Photo by Tiina Törmänen

故事來源: Love’s Hidden Symmetry by Bert Hellinger. P195

一個男人,誕生到他的國家,進入他的文化,走進他的家庭,就算只是個孩子,他們先知與領袖的故事,深深地感動了他,他極度渴望成為那理想的模樣,他開始了長時間的訓練,一直到他完全地與他理想的先知和領袖的樣子認同,一直到他思考的方式、說話的樣子,與行為舉止都像他們為止。

但是,他想到,最後缺少一件事,所以,他展開了一段很長的旅程,進入完全隔絕於世的孤獨,在那裡,他希望能通過穿越最後的終點線。

路上,他經過了一座很老的花園,年久失修,無人管理,野玫瑰在暗處仍開著花,高高的果樹結的果實每一年都在沒人注意之下,落到地球母親的身上,沒人在那撿果實。

他繼續往前走。

終於來到了沙漠的邊緣。

很快地,他被一種未知的空無感包圍著,他理解到,在這座沙漠裡,他能夠選擇任何他想要去的方向—(不論去哪裡),空無感都保持不變。他看見,這地方巨大的孤獨把帶領他前往任何方向的心眼中所有的虛幻一掃而空。

所以,他繼續讓機運帶著他流浪,一直到有一天,他已經停止信任他的感官很久了,他很驚訝地看見水的泡泡從地球深處在他眼前冒出來,他看著沙漠裡的沙慢慢地再次浸濕,在水可觸及的地方,沙漠到處盛開如天堂般。

然而,在內心深處驚奇著,看著四週,在不遠處看見兩個陌生人慢慢靠近,他們也和他做著相同的事,他們兩人都跟隨著他們的先知和領袖,直到他們都變得近似於他們的先知和領袖,他們也和他一樣,進入了沙漠荒地,希望能夠在這裡找到能通過穿越最後的終點線,他們也同樣地,最終找到這這處甘泉。

接著,他們三人一起彎下腰來喝著泉水,每個人都感到自己的目標就在咫尺,然後,他們說出自己的名字: 「我已經和我的領袖,釋迦摩尼佛,合一了。」「我已經與我的領袖,耶穌,基督,合一了。」「我已經和我的領袖,穆罕默德,先知,合一了。」

最後,夜色降臨在他們之間,他們看見天堂滿是閃亮的星星,沒有移動,安靜,又非常地遙遠,他們全都在這永恆的廣大之中,進入了充滿驚嘆的沉靜,其中一個人一度感覺到,他的領袖一定在他來這裡時,也曾有感覺此刻相同的無力,得知人類整體設計的不著邊際,並全然地臣服於這廣大–他的領袖一定也感受到了無法逃避的愧疚。

他知道,他已經走得太遠了,因此,他等待著破曉,走上回家的路,最後,逃離了沙漠,再一次地,他經過了荒廢已久的花園,一直到最終,他在花園停了下來,他知道,這座花園是他的。

一個老人站在大門旁,好像在等待著他,他說:「如果有人從很遠的地方找到他回家的路,就像你一樣,他會愛上這潮濕且富足的地球,他知道,所以生長的都會死亡,在死亡之中,滋養著其他在生長的。」

流浪者回答說:「現在,我獻身於地球。」接著,他開始用最溫柔的方式照顧這座花園。

改變很難的原因

這是為什麼改變很困難的原因!
因為亂七八糟沒有頭緒的時候,比還沒有改變之前更難受,但要相信,這是暫時的,慢慢一點一點梳理所有的雜物,把它們全放在心上,問問自己:

「我還心動嗎?」
「我還需要嗎?」
「這東西/物件/人對我現在此刻的意義是什麼?」
「我將要創造什麼樣的生活? 」
「在我要創造的生活裡,這東西/物件/人能夠有意義地陪伴我嗎?」
「什麼能夠釋放掉?」
「為什麼釋放不掉? 」
「放不掉的原因是什麼?」
「這東西/物件/人放在我的手裡,看著我的眼裡,引發我內在什麼樣的情緒?」
「我腦海中理想的辦公室/ 書房/生活是什麼樣子?」
「是什麼阻礙了我實現理想圖像的樣子?」

在慢慢梳理之前,只有一個小小乾淨的角落能夠做我該做的事情,但是,提醒自己「讓你的分心挨餓,餵養你的專注力(Starve your distractions. Feed your focus.)」

這過程,需要花費許多的心力、時間、計劃、體力與動力,沒有一項改變是不需要付出,拜託神、佛也不會神奇地隔夜自動完成,需要在自己的行動之中,慢慢實現。

療癒完全是同樣的道理,詢問神靈,也許可以得到一些有用的ideas、建議、動線、如何做、做什麼,但是,想要改變發生,我們仍舊需要把得到的ideas實踐到生活之中,必須透過行動與付出,慢慢地在心靈中久未審視與到訪的房間裡,逐一地檢視究竟是如何讓房間變成現在這付模樣的? 再透過對過去每一個選擇,每一項無意識帶進房間的東西的深刻檢視,漸漸地,我們開始看見為什麼同一件商品我買了五件? 同一個模式的抓馬在不同人之間發生無數次? 為什麼我總是感覺不受重視? 為什麼我總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為什麼我總是無法和別人互動?

在抽絲剝繭之中,重新認識自己,也重新創造自己,這過程有好多混亂,但也有好多驚奇。

整理完之後,所有的東西都在一目瞭然的狀態下,不需要的、多餘的,全都在過去了,現在擁有的,呈現出現在此刻的自己。 🙂

無條件的友誼

這一段佩瑪.丘卓的話,讓我不停地、反覆地思索與感受。

我們常會希望能在外面找到一個伴侶或朋友能夠給予我們真正的友誼或無條件的陪伴,但是,在外面,我們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為什麼呢? 我們從來也沒有當過自己那超有義氣、無條件給予和陪伴的朋友。

最近,在一次靈魂暗夜的經驗裡,我感受到,在那個時候,除了自己無條件給自己的愛、陪伴與支持,沒有其他的人在那個時刻能夠做什麼,在那裡,像從高空跳傘般地向黑暗跳下,只有自己能夠在那裡全然地、慈愛地承接自己。

當我們能夠全然接納自己的黑暗,我們才能視自己為一個完整的人類,接受自己的人性、脆弱與恐懼,也才能同時間,看見他人的黑暗,也是來自於相同的人性、脆弱與恐懼。

閱讀全文 無條件的友誼

靈性學習的初衷

再續前篇,關於走上靈性學習的初衷。

有人會問,所以,我如果有「錯誤」的想法,就會走上「錯誤」的道路,所以就甘脆不要走,這樣都不會有「錯誤」不是嗎? 又,我要怎麼知道我的初衷有沒有「錯誤」? 我要怎麼知道我看見的是「正確」的。

老實說,我覺得沒有一定「正確」與「錯誤」的初衷,也沒有一定「正確」或「錯誤」的道路。

閱讀全文 靈性學習的初衷

靈性辨視力 Spiritual discernment

前一篇寫到警醒與恐懼的分別,我想要再進一步地探索「靈性辨視力」(spiritual discernment)的概念,我認為,這在靈性學習上,是非常不可缺少的一個能力。

在走上靈性道路之前,我認為,有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了解與覺察自己,在我們選擇任何一項工具、老師或方式之前,我們都需要先問「為什麼」,這是靈性辨視力的開始。

為什麼想要做靈性的學習?

閱讀全文 靈性辨視力 Spiritual discernment

怪人的全然接納

「年紀愈大,我愈明白,過一個其他人都不了解的生活,是很OK的!」

上週和好朋友聊天,我們聊到印度神童,然後我說:「也許印度神童沒有被正規教育洗腦過,所以才會如此神準!哈哈」朋友大笑和我說,「你知道你現在講話的內容會讓你朋友愈來愈少嗎?很不正規」哈哈哈~~

閱讀全文 怪人的全然接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