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很簡單呢

夢境

上個月,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了我們全家人坐在火車上,要一起到渡假小屋的目的地,在火車上,我望向窗外,看見了兩隻巨大白色的大狒狒在遠方平原上奔跑,牠們移動的速度非常快,在我的眼裡看起來,牠們很有力量,很巨大,但在我的心裡面,我卻直覺地脫口而出:「Oh my god! 牠們看起來好可怕哦! 還好牠們離我非常遙遠。」

Continue reading “如果很簡單呢”

靈魂的忠誠

「在我們每一個審慎的思考裡,我們必須想到,我們現在的決定對未來七代的子孫們,有什麼樣的影響。」~易洛魁族

這句話,常常在珍惜地球的文章裡出現,但我今天要說的不是愛地球這件事,我想要分享的是把視野縮小一些,用這個概念來看我們的生活,我們的生活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是過自己的生活,但在更深的、潛意識的,或說靈魂的層面裡,我們默默地受到我們前面七代人的影響,也默默地影響我們後面七代人。

一代人曾經發生過的創傷經驗,不論是戰爭、謀殺、強暴、財產充公…等等加害與被害的角色與事情,縱然在幾十年過去後,漸漸地讓時間所沖淡,但是,那一代人沒有完全消化掉的情緒與創傷,想要積極去除與刻意遺忘的仇恨,會默默地傳遞到後面的來者們身上,可能重覆先人的模式與命運,可能有著無法解釋的惡運…等。

那有人可能會說,「長輩發生壞事要我來承擔,那我不是特別衰? 我並沒有想要這樣的命運啊!」

是啊,我們生活在這個身體裡的這顆腦袋當然不想要有這樣的命運,但是,我們的靈魂卻有更大的計劃在裡頭,我們的靈魂想的不是「我不要這麼衰」,靈魂想的是,「我要如何愛? 我要如何化解未曾化解的結? 我要如何成長與體驗? 」

頭腦可能會說:「靈魂幹嘛沒事找事做? 專找罪給我們受?」

如果我們想著這是受罪,那這就是罪,但是,如果再挖深一些,這些受罪的底下,都有一顆渴望愛的心,渴望被看見與理解的情緒。

在最近我自己的祖先療癒裡面,我看見了一個無法否認的事實,一切最源頭都是愛,就算是一對怨偶的結合,到死前仍無法原諒對方的深仇大恨,最初的起源都是一份愛,一份勇氣,愛與勇氣踏上了冒險的旅程,縱然過程與結果並不如他們最初始的預期,但因著他們的結合,創造出了無數個能貢獻世界的生命,而生命就是最偉大的創造。

因為愛,我們的靈魂選擇進入這個肉體成為新生命,我們對自己的父母在靈魂上有極大忠誠的愛,有時候,會因為太愛而盲目,我們在潛意識上,急欲為我們的父母擔下他們的傷痛,我們希望能藉由我們的愛,減輕他們的負擔,因此,常常會看見有母親傷痕(Mother Wound)或父親傷痕(Father Wound)的孩子們,選擇過著辛苦的生活,或是表現的不傑出,來證明自己對父母的忠誠,這份忠誠,並不是頭腦理智上所說的孝順,並非禮俗上那種「我要順服我父母親」的意思,這是潛意識上,靈魂上的效忠,就算表面上與父母斷絕來往,若沒有在心裡面消化與處理內在的母親/父親傷痕,孩子仍舊會選擇在生活上,用某種方式來呈現靈魂對父母的愛,如: 疾病、衰運、過度工作…等等。

而這一份盲目的愛產生的效忠,是會一代傳下一代,有時候,會很驚人地在跨代之間,找到命運的共同點。

最近,我發現了自己家族裡女人的一份盲目效忠,我的曾祖母年紀很輕的時候,受到強暴而生下外婆,外婆一輩子揹負非婚生子女的恥辱,對性的恐懼,對自己生命存在價值的質疑與掙扎,前一代人受到的創傷深深地在各個方面影響著後代,展現的症狀是對迎接新生命的恐懼、內在的表達與女性生殖系統的疾病,一開始,在自己女兒身上看到一些症狀,再發現自己也有,再往上確認,媽媽與外婆也都有,類似的生命模式與個性傳承下來,也許有人會說這就是基因上的遺傳,但是,我想,這比基因要更深,這是靈魂之間分享的一份愛,透過做類似的習題,我們一代代地在成長,一代也比一代更進步,雖然有著類似的症狀,但是,卻一代比一代要輕微,每一代都努力地用自己的生命去找到更好的模式與方法。

靈魂不止在個人的層面上學習,也在集體意識上共同學習,從個人、家族、宗族、國家到世界,其實,我們都是非常地緊緊相連,從看見自己與家人的關係開始,原生家庭的探索,再往上紀念祖先們,再往後想想自己如何影響後人,這是縱向的集體學習,橫向地再延伸到手足、朋友、社群…等等,處在同一個地區的人,都在同時地學習成就一件事,地區之間又互相的影響,製造出群體的事件相互影響,漸漸地,我們會感覺到,自己的一個舉動或一個念想影響的不單純只是自己,而是縱向與橫向的所有人與環境,那麼,我們能夠不審慎的思考再做出決定嗎?

選擇真切活著或死於恐懼

「我偏好成長,並直接碰觸生命,或是,我選擇在恐懼中活著與死去?」
~佩瑪.丘卓

成長與直接碰觸生命裡大大小小的刺激是一件非常需要勇氣的事,我們大部份時候,都希望能夠平穩安逸地生活著,我想起小的時候,常常聽到大人說著:「你要選擇平穩的過一生,或是大起大落的生命? 還是選擇平穩過一生吧! 因為這樣比較安全。」也暗示著,這樣就不會輕易受到傷害,但是,漸漸長大,到現在也是個大人,卻看見許多選擇安逸的人,雖然表面上、職業上、收入上很平穩,內心卻經歷著看不見的激盪,在外表平穩之下,內心有著波濤洶湧的大起大落。

與不愛的人在一起,因為經濟有保障,可以負擔得起名車豪宅,內心卻是死的,只有看到物質的享受時,內心能激起一些火花,但這些火花卻隨著物質愈豐富,而愈小點,甚至到最後死去,必須在生命中用另外的方式再尋火花,也許是終於感受到愛一個人的火花,那火花卻讓經濟的保障有危機。

人到底要怎麼選擇才是對的? 這個問題是千古不變的難題。

你怎麼選?

如果,來到人世走一趟只是暫時的,我們相信肉體只是短暫使用的租賃車,在肉體裡面住著的,並不是一個單獨的個體靈魂,而是一個非常廣大源頭的一部份,那我們又會怎麼選? 這個源頭只來到世上短短幾十年,難道就要如死水一般的停滯,泡在恐懼的臭水溝裡?

再者,又要怎麼論斷每一個經驗的好壞呢? 古人說,「蓋棺論定」,但若死亡不是結束,而是開始呢? 為什麼生者一廂情願地認為生者就優於死者呢? 如果以靈魂的角度來看,生與死就像打開電腦玩一場角色扮演遊戲,生命能量用完就game over,但是,靈魂/玩遊戲的人要賺的是玩game的經驗值與積分,死幾次、怎麼死,都只是個過程而已。

如果我是一具阿凡達(avatar),我要怎麼讓我的體驗來到最豐富呢?

約了Mara來泡茶

「生命開始於舒適圈的盡頭」~尼爾.唐諾‧沃許

我從來不知道買一組麥克風、一支手機腳架和一架燈組,可以有這麼多起伏的內心戲,明明就Amazon訂下去,隔天就會送到家,卻讓三件物品在wish list和購物車裡來來回回加入、刪除、修改,拖了二個多月才下訂。

雖然表面好像是在研究哪一組麥克風、腳架和燈組評價比較好,在youtube上停不下來的看產品評論,但是,實際上,我的內心在焦慮的跟選擇的產品完全沒有關係,根源的焦慮是:「我真的要選擇不要再躲在我的文字後面嗎?」「我真的要用這種方式來分享我喜歡的東西嗎?」「我可不可以就算了~」

接著,再停不下來地「參考」別人製作表達的模式,幾度參考研究到後來,自暴自棄地覺得,要重新學習的技術也太多了,突然有巨大的壓力湧現,有個聲音說:「你以為你是誰?乾脆就算了吧!」 當這個感覺浮現出來時,我突然覺得它好熟悉,這是我內心的Mara(註:梵文,在菩堤樹下威脅利誘佛陀的魔王),已經不知道多少次,在我想要開始一件新的事情時出現,他的出現通常伴隨而來的是排山倒海的「你以為你是誰?」「這麼難你怎麼可能會?」「哈哈,你看不懂、讀不會、學不起了吧!」「還是去吃大餐、玩樂、看電視、上手機比較開心啦!」

讓我想起了佛陀在菩堤樹下開悟的前一晚,Mara帶著十萬大軍,還有他的三個女兒來威脅利誘佛陀離開他的開悟之路,但是,佛陀在過程裡,面臨著這些挑戰帶來的內心起伏,在他冥想的過程裡,用他的定力與訓練心靈的方式,認清了Mara,並不受Mara影響,繼續地走在開悟之路上。他後來開始傳授學生後,Mara還是不定期地會出現,並不是開悟後,Mara就徹底消失,但他會在Mara出現時,邀請Mara來喝杯茶,直接、友善地與Mara面對面,看看Mara到底想要講什麼。

想起了這個故事,我試著約Mara來泡茶,我聽著Mara說未知有多麼可怕,他只是為了我好,不想要我受傷,不想我被批評,不想要我去面對巨大的壓力,這都是為了我好,為了要讓我的生活輕鬆一些。

我告訴Mara,但如果不試一下,我對不起自己。

Mara用著先進的3D影像與聲光音效,捲起了一陣黑色的龍捲風,顯示給我看,別人在背後批評指教的畫面與殘酷的內容,再和顏悅色地問我:「這是你要的嗎? 這也太難了吧! 你何必要選擇這樣?」

Oh~這也太可怕了,頓時,覺得身體被恐懼包圍了,好像一步都無法前進。

就在我再一次想要關掉youtube, 關掉Amazon,去櫃子裡挖出新買的巧克力,並坐著滑手機時,我看到了我很喜歡的播客主持人Tim Ferriss,在他的instagram上的照片,2010年的他,穿著一件特別的t-shirt,拿著新鮮出爐書的模型,那是他的第二本書,下面寫著這一段話:
“Hope is not a strategy. Luck is not a factor. Fear is not an option.” — James Cameron (he gave t-shirts with this quote on them to staff for the first Avatar movie) — Flashback to 2010, sporting my game shirt (an Avatar staff shirt) a few weeks before the launch of The 4-Hour Body. The book that I’m holding is actually a “looks like” mock-up with blank pages inside.

阿凡達的導演詹姆斯.卡麥隆為阿凡達的劇組人員訂做了一件t-shirt,上面寫著「希望不是策略,運氣不是條件,恐懼不是選項。」

突然我有些清醒了,再看看我準備的節目內容,「內在的英雄之旅」,啊~~這不就是內容的實踐嗎? 有句話說: Talk the talk walk the walk,言行合一,好吧,要講得出口也要做得到XD~

Mara, 謝謝你的關心與警告,我知道你是為了保護我,但是,這是我自己英雄之旅的第一步–那就是,直接與Mara泡茶聊天,但不讓Mara癱瘓我的力量啊!

你最理想的版本

「閉上你的眼睛,想像你可能的最棒的樣子,你是你最真實的自己,釋放掉任何不相信最棒的你的部份。」
~ C. Assaad

聽到你說,你的伴侶嫌棄貶低你的話語,還有那些為你設下的條件與限制,「如果沒有達成ooxx,我就不給你xxoo」,他無法在你的身上看見美好的地方,又或許,美好的都是應該的,不美好的都是無限放大在放大鏡中,硬推著你去改善,你雖然說著「我們都還好啦!」但我卻可以強烈地感覺到你內在的無奈與無力。

請你閉上你的眼睛,想像一下這個影像,你那最理想、最美好的版本,那個你夢想中的你,

那個你,會容許伴侶對自己說出那些殘酷的話嗎?
那個你,能允許自己全然接受冷淡貶低,並試著面無表情說「還好啦!」但心中充滿了無奈?

或許你只敢在午夜夢裡偷瞄理想的你兩眼,接著,就告訴自己「啊~怎麼可能? 只有在夢裡吧! 我還是不要孝想好了!」

你從來都不敢相信,經歷自己的原生家庭後,理想的你怎麼配出現在真實生活中。

但是,我相信理想的你一直都在這裡,你只需要與他四目相接,深深地注視著他的眼睛,而不只是偷瞄兩眼,並設下意念,丟去你的恐懼與不安全感,相信力量早就已經在你的口袋裡,只是不敢拿出來用而已。

伴侶或外在批判的聲音,只是老實地反映出你內在的自我對話,覺察你每天與自己說話的內容,還有充斥在背景的聲音,「我不夠好」,「我太胖」,「我沒有成就」…等,當這些 聲音出現時,覺察它們,把它們換句話說:「現在的我很好」,「我接受並擁抱我的胖,它們的存在有曾經的必需性」,「我擁有許多我原本看不見的東西,我感謝自己,感謝我的創造」。

請你從此刻開始,照著理想的版本生活,理想版本的你會做什麼,就跟著他走吧!

他會帶你走到曾經只在夢中出現的目的地。

老師與自我

fake guru

在華人的思考裡,「老師」有很崇高的地位,雖然這幾年老師的地位好像不如古代,但是,在各種不同的圈子裡,如果想要表達尊重一個人,那名字加上「老師」或是各種師的稱號,敬意明顯地呈現,對方的地位也自然地提高。

也許是因為根深蒂固尊師重道的觀念,人們很常就不經思考地100%接受了老師說的話,尤其是在靈性圈圈裡面,喊了老師、師父、seafood、醫師等師兒們,拜於門下,就把自己的思考自主權全部丟給師兒們,如果,遇到一個好師兒,了解自己只是引門人,學生仍舊需要找到自己的路,自己與學生的相遇只是因緣到了,不會特別逼學生完全遵照自己的意見,但若遇到一個自我較強的師兒,也許暫時洗腦完全歸順師兒吩咐,把自己的自主能力暫且放到一邊去,或者丟了錢財、丟了身體、丟了自己,丟了靈魂。

Continue reading “老師與自我”

靈性旅程與當好人無關

being nice

「而我學到,靈性旅程與當個好人無關,靈性旅程是關乎當個真實的人,設立界線,崇敬我自己的空間優先,他人次要; 在這個好好照顧自己的空間裡,當個好人自然地發生了,對人好是因愛流動而生的,不是出於恐懼。」~Michelle Olak.

 

常常,我們會聽到, 既然在修行、在某宗教裡、在靈性成長的學習裡…等,就應該要做到ooxx的樣子,我們對於一個走在靈性之路上的人,有一個既定的刻板印象,尤其是「必須當個好人」的形象與包袱,好像不是個符合社會道德標準的人,就是修行失敗。

其實,我覺得這是個迷思。

任何用教條綁住,硬性規定要人遵守的道德,是出於恐懼而生的「好人」,並不是出於內心,尤其,當我們內心有未療癒完成的傷痕時,很自然地會有因為傷痕而生的負面情緒,如果,在沒有處理並消化完負面情緒時,就告訴自己:「我不能有這些情緒,因為一個好的修行人是不能有這些情緒的,我這樣不對。」接著,為了符合教條,把未處理完的情緒全都強壓下去,還沒有準備好原諒與寬恕,就硬逼著自己接納對方,這會造成二次創傷,並在終於忍不住時,情緒能量會以其他方式爆發出來。

我認為,靈性旅程無關於當一個好人,靈性旅程是一條誠實的自我探索之路,在這路上,我們可能會看見自己各種脆弱,爆怒的自己,困惑無知的自己,犯錯傷害別人的自己,為了遮蓋羞恥說謊的自己,貪心固執的自己,善妒記仇的自己,這些都是道德教條裡說「你好壞,修行人不可以有的」。

但是,推開這些不討喜的自己,這些部份就完全不存在了嗎? 不,它們仍舊存在某一個角落裡面,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完美的,沒有任何一個人從來不犯錯,修行或走在靈性旅程,並不會讓這些全部的消失。

我認為,靈性旅程最重要的是全然地接受自己,不論是好是壞,那都是我們的一部份。

我曾經,有一個很不實際的想法,「我要當個好人,我不要傷害任何人。」

因為這個信念,我害怕衝突,只要說出自己與他人不同看法或感覺時,我就覺得我在傷害別人或讓別人難堪,我害怕拒絕別人,因為,拒絕別人也不是”好人”的行為。

然而,我卻允許別人在我的空間裡面,做著我無法全心 喜悅起來旳事情…這難道是做好人的代價嗎?

走在靈性旅程上,我學習到一件事情,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當100%的好人,不論我們多麼地努力,不論多麼地週到,他人都是用他們的眼光來衡量我們,我們覺得好的、對的,在他人眼光裡,有可能都是充滿自我、討厭、不體貼、不夠好…等的狀態。

這是別人內心戲的劇本,不是我們的~~我們沒有辦法24/7都在看臉色,都在當別人肚子裡的迴蟲,這不是我們的責任。

我後來學習到,如果,我們想要成為一個具有慈悲心懷的人,一定、必須、肯定、勢必、必然要是一個有界線的人,怎麼說呢?

想像這個畫面:

我沒有界線,我是個符合道德標準的”好人”,因為我努力在修行,我身邊的人有苦難了,需要我的時間、精力、資源、金錢,我全都無條件地投入了,但是,我自己呢? 我吃沒吃好,睡沒睡好,滿臉倦容,自己心力交瘁,對方還繼續地說「我還要ooxx」,我已經沒有東西可以再給了,我透支了,於是,當我看到對方又來要的姿態,我很不爽,充滿了怨懟,內心os:「你沒有看見我已經這樣子了嗎? 你怎麼可以這麼不要臉一直要? 天啊,怎麼連這種要求都說得出口?…等等等等」在這個節骨眼上,原本好意幫助的心情已經被怨懟、憤怒、焦慮…等心情蓋過了,怎麼可能還有慈悲心?

也許有人會說:「你這就是道行不夠深,修行不夠,才會沒有足夠的慈悲心啦!」

但是,如果走在靈性旅程上,我們無法誠實地面對自己,了解自己目前的界線與能力在哪裡,一來就想要到達神愛世人的境界,那不就像小孩,還不會走就想要跑了嗎? 這很不切實際,更不要提那些用「你不夠好」「你境界不夠高」「你修了白修」這些話來批判別人的人。

我認為慈悲心不是靠教條規定出來的,慈悲心的建立是要從了解與接受自己開始,如果,我們對於那些不夠完美的自己都很鄙視,我們要怎麼成為一個有慈悲心的人呢?

因此,從對自己慈悲開始吧!

那些用道德來束縛與批判自己的恐懼式教條先放到一旁去,當我們能夠善待自己,對自己慈悲,有意識地接納背景聲音的自我懷疑與批判,我們很自然地就能將這份慈悲擴散到身邊的人,我們只能夠用對待自己的方式去對待他人,因此,善待自己,設定出適合現在狀況的界線。

知識與阻礙

knowledge is obstacle.jpg
“釋放我們的觀點非常重要,知識是知識的阻礙”~一行禪師

「很常地,我們的知識是妨礙我們觸碰實相如是本質的阻礙,這也就是為什麼學習如何釋放我們觀點的方法這麼重要,知識是知識的阻礙,如果你的想法很武斷,要接受新的洞見、構思新的理論與對世界的了解,就非常地困難。」~~~一行禪師

我非常喜歡佛陀說的渡船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 “知識與阻礙”

走上靈性道路最初始的初衷

Present Moment anyone.jpg

(圖:靈性展覽,左邊前世解讀(大排長籠),右邊讀取未來(大排長籠),中間 冥想:有人要來體驗當下此刻嗎? )

 

在最開始走上靈性學習的路程時,對路途上的所有東西都覺得好新鮮好奇,探索前世與來世,身邊訊息發生的同步性(共時性),指導靈帶來訊息與療癒的超巧合確認,心想事成吸引力法則的實用,各式占卜方法的玄妙、在催眠、冥想或薩滿之旅裡看見的畫面、記憶…等等等等,好像是劉姥姥進入大觀園一樣,一切事物都是「好神奇哦!!」「天啊!!!」「不會吧! 怎這麼巧?!」

Continue reading “走上靈性道路最初始的初衷”

外在所見來自內在

ram dass the gift you offer another person
「你給予另一個人的禮物,是你如是的樣子。」~拉姆.達斯

我們無法給予其他人超過我們內心狀態的幫助,如果,我們內在感受不到愛,就無法給予愛,如果,我們內在沒有平靜,就無法給予平靜,我們沒有辦法給予自己沒有的東西。
因此,多在自己身上下功夫,如果,我們的內在是喜悅的,我們很自然地能看見生命中的美好,如果,我們不喜悅,我們很自然地看見週遭的醜陋。
有時候,我們會期待外面的一切能夠解決內在的不喜悅,再多喝一杯,我會更快樂,再抽一根,我的壓力會少些,另一半對我的態度再好一些,我的婚姻會更好些,孩子再聽話些,我的憂慮會再更少些,皺紋再少一些或體重再輕一些,我會更美些,天氣再熱一點(再冷一點),我會再舒服些…例子舉不完,不論外在狀況再如何,我們都可以找到「不夠好」的部份。
這些,都是把我們的喜悅建立在外在的人事物上,就像把城堡建築在沙上,城堡隨時都會崩塌,崩塌後,我們的喜悅就又煙消雲散,如此,我們永遠沒有辦法真正的喜悅起來。
喜悅是建立在我們的內心裡,必須向內建構在內心的磐石上,不論外在的人事物如何變化,都沒有外力能夠鬆動這座城堡,於是,我到哪裡都能喜悅,到哪裡都能自在。
我們看到別人某些行為,會很看不過去,會憤怒,大部份的狀況,並不是因為別人真的做了多麼傷天害理的事情,而是,對方做的事情不符合我們的期待,我們對人事物「應該」如何,有著自己預期的版本,這些版本,來自於我們內在的傷痕、無法接受或未消化的情緒、想法、感受…等等累積出來的故事情節,因此,我們看不見對方本然的樣子。
ram dass what you meet in another being
「我們在另一個人身上遇見的一切,都是我們自身進化程度的投射狀態。」~拉姆.達斯
從這裡,我們可以了解,在其他人身上看見不舒服的地方,其實是自己內在尚未處理完全的一部份,除了無法給予我們沒有的,我們也看不見自己內在尚未看見與處理的部份。
以前,如果我聽到別人對我的批評,我會很急著要反駁證明我不是這樣,或是反過來說批評我旳人,但是,在了解這個道理之後,我開始明白,他人對我的評價,是他的一部份,如果,我跟著起舞,那我只是因著一項我無法控制的事情讓我的喜悅崩塌。
我問自己:「在那件受人批評的事情上,在進行的當下,我是否100%問心無愧,沒有歹念,沒有特意要傷害任何人? 是否遵照了我內在的真理呢?」如果是,就靜靜坐著,接受被人批評的不舒適感,並釋放它。
我想,這是自他交換冥想對我最大的幫助,在呼吸之間,把負面、黑暗、不舒適的感覺轉化為正面、光明、舒適的感覺,深入了解它們是一體兩面,並學習安坐在其中,不抗拒,不對抗、不閃避,慢慢地增加自己對不舒適感的耐受力。
生活中,有太多事情會引發不舒適的感受,很多人覺得走在靈性成長的道路上,就能夠避免了,相反地,因為內在的覺察,這些不舒適的感覺有時更強烈,尤其是在冥想或療癒之中,一些平常藏得很深的感受,會全部浮現出來,讓人一下子無法招架。

朋友療癒後的負評

一個薩滿圈的朋友和我說,有一次,在鼓圈裡,大家在分享療癒的力量,剛好她選擇我,我在幫他做完療癒的過程中,她感受到一股很強的負面能量,她覺得是我有沒有處理完的問題,正把我身上的壞能量傳給她,做完療癒的時候,她什麼都沒有說,就走掉了,當時,我只是覺得這位朋友怎麼好冷酷,但通常我不太會多想,就忘記這件事情了,後來,我們在另一個場合又碰面,她剛好坐在我的旁邊,她後來跟我說,要不是她遲到,她絕對不會選坐我旁邊,因為要連坐二天,她已經認定我是個壞能量XD~
但經過二天的相處,她想了很久,終於把她的感覺跟我說,我也非常感恩她有這樣的勇氣直接和我講,她說:「我覺得你不是個壞人,人好像也蠻好的,但我曾經和你有過那樣的經驗,我那時候覺得,這不是療癒吧!! 但後來回家之後,幾個禮拜內,我克服了自己內在某些負面的感受。」
聽到的當下,我覺得自己有些無辜XD~ 但又覺得對療癒有更深入的領悟,剛好我的老師在旁邊,我問了老師,老師跟我說:「這種事情你沒有辦法控制,你只能如實地給予你必須給予的療癒。」然後,他和我分享了他自己類似的經驗。
後來,那位朋友和我說,從和我的這件事情上,她學習到一件事情,「療癒並不都是舒服的。」

療癒者的錯?!

我再深入地思考療癒、療癒者與接受療癒的人的關係,有些療癒者會說,如果,去看了某個療癒者後感到不舒服,那一定是那個療癒者有什麼自己的問題還沒有處理好,所以才會把他們的問題傳到你的身上。
一開始聽,覺得這有道理哦! 身為療癒者,應該要都沒有問題才是。
但是,後來再想想,這邏輯也有些不通,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人已經修習到完全沒有內在情緒的感受呢? 一些大師級的人會聲稱自己已經沒有情緒,或是功課已經做完了,但是,實際上如何,也只有大師自己內心清楚知道。
我很喜歡的一些老師,如: 佩瑪.秋卓,或是拉姆.達斯,在他們的著作或演講裡,沒有聲稱過自己已經完完全全地克服了心在的情緒或是已經開悟,我喜歡他們很老實地分享自己人生中的挑戰,他們很赤裸的情緒、想法和感受,我覺得,這和普通人的狀況較貼近,也許有些人會因此說,「這是什麼靈性老師?」但是,如果,一個人聲稱他已經都沒有問題了,那就再也沒有體驗週遭人事物的新奇,或是打開心的空間了,靈魂的進化,是持續不斷的,不是嗎?
再回到療癒後不舒適的感受,是否完全來自於療癒者? 撇開心術不正的療癒者(這是另一個話題),專注在是真心想帶來幫助的療癒者上,我覺得,在怪罪都是療癒者不好之前,或許這是一個訊號,可以去問問自己:「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感覺?」並靜靜地感受和消化,有些深藏在潛意識裡很久的感受,再浮到檯面上時,會很不舒服,但就是因為不舒服,我們才會把它們塞到看不見的地方去,是吧!

結論

通常我們能夠看見的東西,都是在我們記憶裡的,就像在一大群人裡面,當我們看見一個熟人的臉時,他的臉就會從群眾中鶴立雞群,顯而易見,同樣的道理,也適用在我們對別人的感覺上,我們的記憶裡,若對某種相處的模式、對話、感覺…等,曾經有過受傷的記憶,當有潛意識熟悉的狀況出現時,我們會很直接地連結,整個不舒服的感受與貼籤,並把這件新的事情,與舊的狀況連結,然而,實際上,這個新的人或狀況可能是一個獨特的樣子,和過去記憶中的一切完全不相干,因此,又回到那句老話: 「回到自己的內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