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與抗拒

eckhart tolle acceptance.jpg
任何你能夠完全接受的人事物會帶領你走向平和,包括接受你無法接受的,以及接受你正處於抗拒的狀態。

 

身為人的天性,就是想要離苦得樂。

當身體不舒服的時候,我們會趕快去看醫生、吃藥或做任何事情,要馬上把自己帶回沒有病痛的狀態; 當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們會用各種能使自己快樂的方式,馬上開心起來,像是吃一頓大餐,和朋友喝一杯(或好幾瓶)、用藥、買東西、沉溺工作或玩樂、眼睛與手指黏在社群網站、一定要與人交際,無法安靜下來、靈修…等,又或者把不舒適的感受推到別人的身上,像是把錯怪給別人,把氣出在別人身上…等,來讓自己可以「暫時」好過一些。

在我們享受了暫時的感官快樂、藥物帶來暫時的疏緩、或是,靈修短暫的亢奮、怪罪完別人之後,那些不舒適、痛苦、憤怒、焦慮、憂鬱…等等,又再一次回來,我們又能夠很深刻地感覺到情緒的存在,為了不要再感覺到不舒服,我們就再一次地想要到外界去尋找方法來暫時止住感覺。

這個模式,有沒有讓你想到上癮?

Continue reading “接受與抗拒"

臨終個案的教導

玫瑰
(圖是個案送我種的玫瑰)

 

我很感謝,能有機會做療癒的工作,在這個過程中,學習很多,不止是療癒的技巧與方式而已,學習很多的是,每一個遇到的人分享給我的生命故事,這些故事與教導很深入到內心極為核心之處,有時候,聽完一個來自人們靈魂深處的分享,話語裡傳達出來的能量,會滲進我的心中,有微脹痠痛的感覺,好像在提醒我,生命的每一刻都是如此地珍貴,而愛,是最終每個人都渴望的珍寶。

臨終關懷的義工工作做了一年多了,這一年裡,送走了兩位個案,和臨終的生活與死亡那麼靠近,影響我最多的,就是生活的態度。
是不是正在做我想做的事?
是不是好好地表達內心最真實的部份?
是不是在心裡感受到愛的時候,馬上表現與表達出來?
是不是珍惜我目前還有行動力,能奢侈地抱怨我做得太累,做得腰痠背痛?
是不是能在我有限的生命裡,療癒自己,解開多個轉世間的結?
是不是在自己有多出來的愛時,能夠分享給身邊的人?

目前手邊的個案讓我想起了「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這樣疾病的人,像是靈魂被囚禁在身體裡,意識清醒,卻什麼都不能做。

想像一個人,一輩子是個疼愛家人的照顧者,一直是所有人當中身體最強健,沒有什麼事情難得到的萬事通,在最後幾年的生命裡,慢慢地失去行動力,再也無法照顧別人,只能被照顧。

無法動彈,但意識清醒時,可能會感到自己很沒有用,只能麻煩家人,增加家人的負擔,因此,內在會有滿腹的憤怒,倘若天性又充滿愛,面對這樣的處境,只會不停地往肚子裡面吞,偶爾,會強力爆發出來,或在身體的狀態上顯現,內心有個深刻的疑問:「我這麼沒有用,為什麼不把我帶走?我不想造成家人的負擔。」

但指導靈說:「你真的覺得自己沒有用嗎? 其實,光是你存在在這裡,已經是給身邊的人很大很大的給予了。」

我一下子無法理解,若是我,也許也會有完全一模一樣的感覺。

後來,與個案的家人聊了一下,我分享了指導靈說的話給他們,他們想了一下,分享了這樣的訊息,聽完後,我的內心激盪好久…好久…好久。

大意是:「七年了,這七年很困難,沒有一刻是容易的,而且愈來愈難,全家人都很傷心,但是,還好他現在還在,支持我們最大的力量,不是勇氣,是愛,是很深的愛,因為他對我們的愛,我們也愛他,他早年健壯的時候,時常到處做義工,對家人的照顧極緻,因為他是個充滿愛的人,過去這七年裡,他的狀況教會我們更多愛,他教會了孫女們什麼是慈悲? 什麼是關懷? 怎麼表現愛與慈悲? 怎麼尊重身體有殘缺的人? 她們每次來外公外婆家,一定是第一個衝去親他、抱他,替他按摩,我們不會把他送到療養院,因為情況相反過來,他也不會這麼做,他教會了我們要擁抱每個美好的當下,就算身體狀況不方便,還是要常常出遊,我們彼此的愛是我們堅持下去的原因。」

聽完了他們的分享,我久久不能自己,在開車回家的路上,內心很澎湃,人與人之間,透過「關係」這項載具,刺激我們的極限與痛苦,但同時,也激發了我們內在原本就已經有的,源源不絕的愛

 

6/13後記: 這一次療癒後,隔了一個週末,我收到工作的機構的通知email,個案在那次療癒後的二天過世了,我的心又久久不能自己,看著已經種在後院裡的玫瑰,感謝他這一年多來的信任,與最終給我的教導,我相信,他已經回到靈魂本源去了。

6/14後記: 今天收到個案家人的訊息,個案是在療癒做完後的當天下午離世,能夠在他生命最後的幾個小時,替他做最後的靈魂工作,我覺得很感動,很感恩。

盡情閃耀

shine

 

 

「我們最深的恐懼不是自己的不足,我們最深沉的恐懼是我們有無法計量的力量,是我們的光,不是黑暗使我們最害怕,問自己: 「我哪位? 能夠那麼地卓越、豔麗、有才華與美妙? 」事實上,你為什麼不能夠如此? 你是神的孩子,你少少地節約地發揮你的力量,並沒辦法服務世界,把自己縮到極小,因此他人不在你身旁感到沒安全感,一點也不具啟發性,我們全都註定要閃耀,就像孩子們一樣,我們生下來,就是為了要張顯住在我們內在之神的榮耀,並不是只有我們當中一些人才是如此,所有人都是如此,當我們讓自己的光芒閃耀,我們無意識地給了其他人允許做和我們一樣的事,當我們從自己的恐懼中解放出來,我們的存在自動地解放了其他人。 」

~Marianne Williamson 發現真愛 (註1原文)

Continue reading “盡情閃耀"

深入面對黑暗面

carl jung

「西方神秘宗教哲學的特徵是把理想的概念填進意識裡,而不直接面對內在的陰影與黑暗的世界,一個人不可能透過想著光的形象就能夠開悟,要開悟必須深刻認識黑暗面,但是,後者(認識黑暗面)會讓人不愉快,所以,不受歡迎。」~榮格

Continue reading “深入面對黑暗面"

傾聽與競技型對話

浮木.jpg

人,本能地,都在尋找一個可以傾聽自己的人,有時因為太迫切想要被聽見,被了解,我們會把內心話和不想聽/無法聽/聽不進去的人分享,在對話中,我們急切地想要分享並找到交集與安撫,但更常地,是遇到對方更積極地想要表達他自己的心情,或是,提出你這不算什麼,我的更慘,或是,沒有完整理解我們要表達的內容,就急於用自己主觀的意識下定論,以致於對話不是互相傾聽和表達,達成溝通與了解,而變成互相搶麥克風的狀況,原本的出發點–想被傾聽與了解–沒有達成,反而變成了互相爭聚光燈的競技型對話。

真正能傾聽與了解自己的朋友不多見,若出現了就好好把握,但若沒有也不需要氣餒,成為願意傾聽了解自己的第一個人,讓日記本,創作的圖畫,音樂與各式各樣藝術與創造成為能完整表達自己的小天地,因為,對話不是能完整表達自己的方式,能完整表達並呈現自己的,是自己的空間,自言自語,自我對話,內心的整理與整合,他人只是輔助的配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