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而為人 死亡與靈性

即將在癌症病魔手中失去親妹妹的她說:「The pain is so great. No deity can fix this. This is just fucked up.」(痛苦好劇烈,沒有任何神可以修理好它, 這真是他媽的爛透了。)

在病魔與死亡面前,面臨的是失去控制、失去心愛的人、失去一起共有的夢想,失去曾經共享的計劃,一個親愛的人,在面前,一點一滴地消逝,她的外表,變成了再也不熟悉又了無生氣的一具軀體,她舊日的風彩、豐富、暢行無礙的口才、極盡挑戰與叛逆的態度…都在一點一滴消失中,一起長大60幾年的歲月,彼此心貼心的陪伴,共同經歷與熟悉的一切,都在日漸消逝之中。

閱讀全文 身而為人 死亡與靈性

什麼是智慧?

Art: Judy Agopitac, also known as Jude Dy Agopitac

有一度很執著於在書本裡找智慧,買書、看書、聽書,想要讀遍不同人對不同事情的智慧,以此增長自己的智慧,變得知道很多事情。

之前我聽到一位我很喜歡的作者說,她在各大哲學典籍裡尋找、收集並累積各家的智慧,卻覺得讀到自己變得很笨XD~聽到她那麼說,我噗呲大笑出來,因為,我也有這種感覺,看了很多書之後,常會有:「所以我剛到底是看了什麼?」的恍惚感,看了很多,但我記不起全部,但有意思的是,有時要用的時候,會像靈感一樣的浮現出來,也許,它們都存積到潛意識的冰山底下,等有需要時,才會現蹤影。

這位作者後來的結論是,「Wisdom is what works.」如果沒有用到,那麼,累積再多也沒有用處。

閱讀全文 什麼是智慧?

選擇不責怪

你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是那些你決定你的問題是你的,你不把問題怪罪在你媽媽身上、生態環境上、或總統身上,你會理解到,你掌握了自己的命運。~~Albert Ellis

選擇不再責怪,是往療癒與內外在和平前進很大的一步。

當我們帶著責怪的情緒看週圍的人事物,我們很自然地把自己拉升到一個道德較高點,「都是因為你的錯,所以,我現在可以理所當然地來譴責你。」責怪的時候,對方在我們的眼中,再也不是一個普通的人類,他是一個壞人,我們甚至可以在慣用的語言裡面看見非人的詞語: 惡魔、妖怪、狐狸精、妖婆…等。

閱讀全文 選擇不責怪

什麼時候正面積極毒多於藥

正面積極常常是我們努力想要達成的,不論是自己或週圍的家人朋友處在難關時,我們會希望儘快地走到正面積極的那一面,但是,有時候,太過於強調正面,反而會造成反效果呢!

  1. 當正面積極不承認現有的問題
  2. 當正面積極變成一種情感操控–洗腦–的手段,讓人們開始質疑自己的現實
  3. 當正面積極縮小真正的問題,如種族歧視
  4. 當正面積極隱射人們能夠整路用愛與光帶他們走出創傷與壓迫
  5. 當正面積極否認一個人的掙扎與痛苦
閱讀全文 什麼時候正面積極毒多於藥

給我答案

「你的成長,不一定取決於你的頭腦了解了多少。

擁有很多的知識與資訊,並不能讓改變發生。

邏輯與推論並無法總是幫助你感到平靜與清晰。

知道更多,或做得更多,並不總能帶給你想要的答案。」

~~mswjake (註)

在療癒或靈性成長的時候,有好多我們想要知道的事情,我們會有千千萬萬個問題想要得到答案。

閱讀全文 給我答案

學生

Photo by Tiina Törmänen

故事來源: Love’s Hidden Symmetry by Bert Hellinger. P195

一個男人,誕生到他的國家,進入他的文化,走進他的家庭,就算只是個孩子,他們先知與領袖的故事,深深地感動了他,他極度渴望成為那理想的模樣,他開始了長時間的訓練,一直到他完全地與他理想的先知和領袖的樣子認同,一直到他思考的方式、說話的樣子,與行為舉止都像他們為止。

但是,他想到,最後缺少一件事,所以,他展開了一段很長的旅程,進入完全隔絕於世的孤獨,在那裡,他希望能通過穿越最後的終點線。

路上,他經過了一座很老的花園,年久失修,無人管理,野玫瑰在暗處仍開著花,高高的果樹結的果實每一年都在沒人注意之下,落到地球母親的身上,沒人在那撿果實。

他繼續往前走。

終於來到了沙漠的邊緣。

很快地,他被一種未知的空無感包圍著,他理解到,在這座沙漠裡,他能夠選擇任何他想要去的方向—(不論去哪裡),空無感都保持不變。他看見,這地方巨大的孤獨把帶領他前往任何方向的心眼中所有的虛幻一掃而空。

所以,他繼續讓機運帶著他流浪,一直到有一天,他已經停止信任他的感官很久了,他很驚訝地看見水的泡泡從地球深處在他眼前冒出來,他看著沙漠裡的沙慢慢地再次浸濕,在水可觸及的地方,沙漠到處盛開如天堂般。

然而,在內心深處驚奇著,看著四週,在不遠處看見兩個陌生人慢慢靠近,他們也和他做著相同的事,他們兩人都跟隨著他們的先知和領袖,直到他們都變得近似於他們的先知和領袖,他們也和他一樣,進入了沙漠荒地,希望能夠在這裡找到能通過穿越最後的終點線,他們也同樣地,最終找到這這處甘泉。

接著,他們三人一起彎下腰來喝著泉水,每個人都感到自己的目標就在咫尺,然後,他們說出自己的名字: 「我已經和我的領袖,釋迦摩尼佛,合一了。」「我已經與我的領袖,耶穌,基督,合一了。」「我已經和我的領袖,穆罕默德,先知,合一了。」

最後,夜色降臨在他們之間,他們看見天堂滿是閃亮的星星,沒有移動,安靜,又非常地遙遠,他們全都在這永恆的廣大之中,進入了充滿驚嘆的沉靜,其中一個人一度感覺到,他的領袖一定在他來這裡時,也曾有感覺此刻相同的無力,得知人類整體設計的不著邊際,並全然地臣服於這廣大–他的領袖一定也感受到了無法逃避的愧疚。

他知道,他已經走得太遠了,因此,他等待著破曉,走上回家的路,最後,逃離了沙漠,再一次地,他經過了荒廢已久的花園,一直到最終,他在花園停了下來,他知道,這座花園是他的。

一個老人站在大門旁,好像在等待著他,他說:「如果有人從很遠的地方找到他回家的路,就像你一樣,他會愛上這潮濕且富足的地球,他知道,所以生長的都會死亡,在死亡之中,滋養著其他在生長的。」

流浪者回答說:「現在,我獻身於地球。」接著,他開始用最溫柔的方式照顧這座花園。

改變很難的原因

這是為什麼改變很困難的原因!
因為亂七八糟沒有頭緒的時候,比還沒有改變之前更難受,但要相信,這是暫時的,慢慢一點一點梳理所有的雜物,把它們全放在心上,問問自己:

「我還心動嗎?」
「我還需要嗎?」
「這東西/物件/人對我現在此刻的意義是什麼?」
「我將要創造什麼樣的生活? 」
「在我要創造的生活裡,這東西/物件/人能夠有意義地陪伴我嗎?」
「什麼能夠釋放掉?」
「為什麼釋放不掉? 」
「放不掉的原因是什麼?」
「這東西/物件/人放在我的手裡,看著我的眼裡,引發我內在什麼樣的情緒?」
「我腦海中理想的辦公室/ 書房/生活是什麼樣子?」
「是什麼阻礙了我實現理想圖像的樣子?」

在慢慢梳理之前,只有一個小小乾淨的角落能夠做我該做的事情,但是,提醒自己「讓你的分心挨餓,餵養你的專注力(Starve your distractions. Feed your focus.)」

這過程,需要花費許多的心力、時間、計劃、體力與動力,沒有一項改變是不需要付出,拜託神、佛也不會神奇地隔夜自動完成,需要在自己的行動之中,慢慢實現。

療癒完全是同樣的道理,詢問神靈,也許可以得到一些有用的ideas、建議、動線、如何做、做什麼,但是,想要改變發生,我們仍舊需要把得到的ideas實踐到生活之中,必須透過行動與付出,慢慢地在心靈中久未審視與到訪的房間裡,逐一地檢視究竟是如何讓房間變成現在這付模樣的? 再透過對過去每一個選擇,每一項無意識帶進房間的東西的深刻檢視,漸漸地,我們開始看見為什麼同一件商品我買了五件? 同一個模式的抓馬在不同人之間發生無數次? 為什麼我總是感覺不受重視? 為什麼我總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為什麼我總是無法和別人互動?

在抽絲剝繭之中,重新認識自己,也重新創造自己,這過程有好多混亂,但也有好多驚奇。

整理完之後,所有的東西都在一目瞭然的狀態下,不需要的、多餘的,全都在過去了,現在擁有的,呈現出現在此刻的自己。 🙂

無條件的友誼

這一段佩瑪.丘卓的話,讓我不停地、反覆地思索與感受。

我們常會希望能在外面找到一個伴侶或朋友能夠給予我們真正的友誼或無條件的陪伴,但是,在外面,我們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為什麼呢? 我們從來也沒有當過自己那超有義氣、無條件給予和陪伴的朋友。

最近,在一次靈魂暗夜的經驗裡,我感受到,在那個時候,除了自己無條件給自己的愛、陪伴與支持,沒有其他的人在那個時刻能夠做什麼,在那裡,像從高空跳傘般地向黑暗跳下,只有自己能夠在那裡全然地、慈愛地承接自己。

當我們能夠全然接納自己的黑暗,我們才能視自己為一個完整的人類,接受自己的人性、脆弱與恐懼,也才能同時間,看見他人的黑暗,也是來自於相同的人性、脆弱與恐懼。

閱讀全文 無條件的友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