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是用自己的視角在聽別人說話

有一個女生去上一堂如何種菜的課,台上的老師說:「種菜的時候,如果可以加入非常老的馬糞來當肥料,對菜的生長會有非常大的幫助!!」女生舉手發問:「老師,那馬是要幾歲的馬才是非常老呢?」

有時候,覺得自己講得很清楚,但是,聽在別人的耳朵裡,根本不是同一回事,就算講同一種語言,也是一樣!!

所以說,當同一群人都學著同一種知識/工具的時候,我們都在同時間,加入自己的主觀與配方進去。

溝通在這個時候好重要,最怕的是,一方想要溝通,另一方卻早已經在心裡有定見,再也聽不見任何對方原本想要講的話。

上一次,我們聽人說話時,真的去聽別人說出什麼超乎我們內在認定的意思,是什麼時候?

這其實不簡單,因為,我們必須要很與自己同步在當下,才有辦法與他人同步在當下,不然,大多時候,我們都是戴著標籤在聽話,「她說了oo,那代表她一定就是oo。」但是, oo下面,有時候,還有好多的前後文與邏輯感受,才讓對方來到oo,那卻是我們不知道的。

斷章取義,是這個時代非常普遍的,很多時候,都會有人說,文章不能寫太長,沒有人有耐心看完,要幾字以內是最適閱讀量,但是,這也顯示出,大多數人都在尋找符合自己原有想法的訊息在看,若要再多出一點不同的解釋,超出原有的想法,就很難有空間與時間能再騰出來,那麼,我們就一直活在同溫層裡,再也聽不見新的聲音、看法,更別說,建立起新的信念、開闊的世界觀和宇宙觀了。

傾聽的力量

「傾聽是個有吸引力與奇怪的東西,是個創造的原力。傾聽我們的朋友是我們會接近的人,當我們被傾聽的時候,也同時創造了我們,讓我們顯露與開展開來。」

– KARL A. MENNINGER

今年最開始的一週,感受到友情是今年的開春大禮,如果,你有一起互相傾聽、訴說、真心分享,一起成長的朋友,那是世上最幸福的事情之一。

PS: 新年過了一週,小孩終於放完寒假回學校上課,假期正式結束,要收心上工,恢復正常作息與工作,積了二週的emails與留言,將在這一週陸續回覆,謝謝各位的耐心。

傾聽與競技型對話

浮木.jpg

人,本能地,都在尋找一個可以傾聽自己的人,有時因為太迫切想要被聽見,被了解,我們會把內心話和不想聽/無法聽/聽不進去的人分享,在對話中,我們急切地想要分享並找到交集與安撫,但更常地,是遇到對方更積極地想要表達他自己的心情,或是,提出你這不算什麼,我的更慘,或是,沒有完整理解我們要表達的內容,就急於用自己主觀的意識下定論,以致於對話不是互相傾聽和表達,達成溝通與了解,而變成互相搶麥克風的狀況,原本的出發點–想被傾聽與了解–沒有達成,反而變成了互相爭聚光燈的競技型對話。

真正能傾聽與了解自己的朋友不多見,若出現了就好好把握,但若沒有也不需要氣餒,成為願意傾聽了解自己的第一個人,讓日記本,創作的圖畫,音樂與各式各樣藝術與創造成為能完整表達自己的小天地,因為,對話不是能完整表達自己的方式,能完整表達並呈現自己的,是自己的空間,自言自語,自我對話,內心的整理與整合,他人只是輔助的配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