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間公平的迷思與內在小孩

「關係並非永遠都是一半一半的,有些天,你的人會處於掙扎狀態,你忍住,撿起那80/20,因為他們需要你,那是愛。」
閱讀全文 伴侶間公平的迷思與內在小孩

給孩子最美好的禮物

「小孩通常會表現出父母之間、或在父母身後(譯註:指原生家族)未解決的狀態,他們也會向我們反映出,我們在和他們同年紀時的感覺,但那些感覺已經壓抑許久了。」~~ Mark Wolynn

我的大女兒剛出生的第一年,我常笑稱她是糯米飯,Sticky Rice,因為,她誰都不要,不要媽媽的朋友們,不要祖父母與家人,甚至,連爸爸都不要,除了媽媽之外,只要有人看她一眼或強把她抱過去,她就會哭上半天,她唯一 喜歡的地方是,媽媽的胸口,我常常需要把她揹在胸前,像無尾熊,像袋鼠,就連晚上睡覺,也要趴在我的胸口上,她出生前,我原本預計的百歲醫生法,完全無法使用,只能親密育兒法,滿足她sticky rice黏住的需求。

閱讀全文 給孩子最美好的禮物

釋放孩童般盲目的愛

「如果你願意看見他人對待你的行為是他們與自己關係的反射,與你身而為人的價值沒有關係,那麼,隨著時間過去,你會完全停止(對他們)有反應。」~~Yogi Bhajan

常常,我們會把別人對我們說的話,做的事情,或是對於我們的反應,拿來當成衡量自己價值的依據。

如果別人拒絕我們,我們會問:「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如果別人批評我們,我們會問:「我到底哪裡做得不夠好?」

如果別人對我們生氣,我們會問:「我說了什麼?」

如果別人接受我們,我們會說:「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如果別人讚賞我們,我們會說:「我的人生正在往一個正確的方向前進。」

如果別人對我們做的事感到開心,我們會說:「我是個好人,所有一切都值得了。」

閱讀全文 釋放孩童般盲目的愛

退化為小孩的時刻

「沒有退化為小孩的成人能夠在約5-10分鐘的時間裡,表達他們的憤怒,因為,他們能夠討論當下的議題,而不帶有過去的殘留物。情緒性退化為小孩的憤怒是非常耗時又充滿抓馬的,當一個人在退化為小孩的狀態表達憤怒時,會有下面一個或全部的反應: 羞辱、怪罪、貶低、打擊、批判、講道理或長篇大論。」

~~John Lee, Growing Yourself Back Up (註1)

我們都以為,只有在小孩二、三歲貓狗嫌的年紀,才會有「這不是肯德雞」(註2)的表現,但是,我們許多成人,也常常會出現如小孩般「這不是肯德雞」的狀態,尤其是在親密關係當中,成人們更容易表現出孩子脾氣,有時候,並不自知。

這個狀態是「情緒性退化」(Emotional Regression),通常是發生在身旁的人按到我們的某個按紐或踩到某個地雷的時候,以極為敏感、不符合當下年紀與事情輕重程度的方式,對某個人說的或做的事情過度地反應,可能是大爆炸、逃避、眼淚不爭氣地流下來、恐慌、焦慮、無助、無力…等。

如果理性地想一想,眼前的這件事情,好像只是一個導火線,像是往事重新發生,似曾相識的感受,眼前這個人、說的話、做的事情,都觸動著我們內在深埋多年的炸彈。

如果,我們閉上眼睛去連結與感受內在的情緒能量,可能會有過往的記憶湧現出來,也可能會看見自己在發生某件事情時的歲數,一個導火線,不止把我們的情緒激發出來,也同時,會帶著行為退化到那個時候。

閱讀全文 退化為小孩的時刻

看見關係裡的普通人

Art: Katie M, Berggren (https://shop.kmberggren.com)

「當伴侶發現他們處在一段痛苦的關係裡,卻無法分開時,很多時候是因為他們投射了一個父母的角色在另一半身上,當我們覺得沒有另一半活不下去時,會覺得自己像一個面對父母時,無助匱乏的小孩,在這情況下,我們看不見伴侶以一個普通人類角色給出的愛,這情況下,伴侶幾乎被視為一個惡魔或神,對我們擁有絕對的力量,這在平等的關係之中,是蠻不合適的,在普通的關係裡,若沒有這種投射,可能會覺得沒有另一半要生活下去有困難,但是,並非不可能,而事實上–當分離真正發生時–很常我們會對能夠獨自一人是如此簡單感到驚奇。

在家排當中,有時提醒一個人關於成人關係之間普通的本質是很有幫助的,讓他們對另一半說:”沒有你,我可以活,沒有我,你也可以活。”,這能夠幫助他們走出童年的投射。」

~~~Svagito Liebermeister

當我們與另一半關係愈緊密,我們愈容易流露出內在小孩的原始狀態而不自知,會下意識地把另一半放在父母(尤其是母親)的位置上,苛求對方能夠滿足我們內在小孩的所有需求。

但是,伴侶之間是平等的關係,另一半沒有辦法滿足我們從父母那裡得不到的愛與陪伴,當我們把那樣的需求投射與強加在對方身上,期望對方應該要成為我們樣版裡理想的另一半時,對方揹負的壓力會非常沉重,沉重到想要逃走,逃離很常是下意識的,可能對方自己都不清楚正在這麼做。

接著,就形成一個惡性循環,雙方的關係像是你追我跑,再延伸出來,就是無盡的挫折感:「我不論怎麼要求,怎麼溝通都沒有用。」就在那無限循環之中,愈來愈失去對另一半的愛、信心,以及對婚姻的希望。

閱讀全文 看見關係裡的普通人

Black Lives Matter的內在省思

「沒有被村落擁抱的孩子會把村落燒掉,只為了感受它的溫暖。」~~非洲諺語

最近,黑人騷亂的事件,激起了許多人內在很多不同的感觸,我分享一下自己視角範圍內的觀察,我看見我接觸到的華人社交媒體或新聞裡,許多人對Black Lives Matter或BIPOC(Black, Indigenous, People of Colour,黑人、原住民、有色人種) 的相關活動有很負面的評價,許多貶低黑人族群的言論充滿著標題或留言區,很多言論聽起來充滿了歧視,讀著,心裡有種抽動的酸楚感。

我覺得,看那些評論下面,有一種痛,是華人族群的痛,在我的心裡的陳述情節是: 我們也被歧視,在歷史上也曾被帝國殖民主義剝削,所以反過來檢討自己文化或條件不足的地方,要像白人那麼優越才可以,我們很努力地想要變得優越,努力地進步,提升自己的能力、可見度與被接受,我們對於自己所處的種族地位與階級感到滿足,完全接受白人歷史上宣傳的觀點,在潛移默化中,也覺得黑人是暴力、危險、可怕、罪犯的象徵,向白人的意識型態靠近,在這裡是舒適區,當黑人出來”搞事”時,打亂了舒適區,抗爭、為自己出聲、騷亂與抗爭激發出好多內在複雜的情緒,究竟,身為一個適應力超強的華人族群,要在這件事情上站在哪一邊? 怎麼能贊同已經深入意識的暴力、危險、可怕與罪犯呢? 一定要站在認為是優越的那一邊,但是,同時間,認同為優越的那一邊也是曾經剝削,或正在歧視自己的那一群人。

這是浮現在我內在的故事情節,我相信,同一件事情也會在每個人的心中激起不同的故事情節,而這些故事情節都與我們成長的經驗、接觸的人事物、家族的歷史與靈魂累世的遭遇相關,你在看這件事情時,內在激起了什麼樣的故事情節呢?

我覺得,我們特別需要深入地去看見自己的故事,因為,當我們深入看見的時候,會開始發現,想要投射出去批判的欲望,或是,選擇站在哪一邊的驅動力是什麼,我對於選擇哪一邊,或替哪一邊說話沒有太大的興趣,我有興趣的是,為什麼我會選擇我想要選擇的那一邊? 在這覺察的過程中,或許我能夠做出一個有意識的選擇,而非盲目地因內在無意識的驅力而站隊。

我在殖民的這個部份,特別心有所感,或許是因為在我們祖先裡曾經有人慘烈地經歷過,被一個外來的群體誣名化,搶走財產、家破人亡、奪去生命等經歷,我對於被剝削群體的感受特別強烈,這是我目前內在所處之處,那你呢?

這段時間,我能觸及的視角裡,也有幾位白人朋友或療癒者,他們對於Black Lives Matter的運動,對於自己祖先可能曾經參與的種族歧視與行為感到很深的愧疚,懷疑自己是否因為使用了某些被殖民原住民族的療癒工具、知識與技巧,而繼續地在進行與鼓勵殖民主義,也懷疑自己是否還繼續地在當加害者,不論有意識或無意識的。

在薩滿的領域裡,有許多殖民相關的敏感議題,比如,白人們向其他原住民族學習來或拿取來使用的儀式、靈性實踐方式等,都有很敏感的殖民軌跡,到底是白人搶來的,還是得到原住民族群允許而學習的,在使用這些原住民族的文化時,是否有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的疑慮,我看見我的白人薩滿朋友們,因為自己白人的身份,在加害人與被害人的集體意識中掙扎著,他們叫這個White Guilt,身為白人的愧疚,很強烈地感受到,這些很有意識在覺察自己的療癒者或薩滿實踐者們,很努力地在找尋他們身為白人現在的定位與平衡,還有,他們現在能夠做什麼來對祖輩們曾做的殖民行為,做些改變。

在殖民主義從1500年開始,一直到現在2020年,500多年,或許,現在,是一個重新審視不同膚色、文化、歷史族群的時機了,從過去單一人種對世界其他人種的優越感、入侵、剝削、佔領與種族清洗的狀況,或許,人們漸漸地能夠開始用一個新的思維來看待不同種族人們間的關係,每一人種能夠從一開始覺得對方特別奇異,到現在全球化後,我們能夠了解不同人種或不同文化,只是該人種外在穿的外皮,但是,我們的內在全都一樣。

我們分享著同樣的情緒、欲望、被愛與被尊重的需要、歸屬感,也分享著相同對不公平事件的創傷經驗、愧疚、羞恥、憤怒與恐懼。

我在想,我們是否正在學習看見所有生命同等重要的路途之上,但在說all lives matter之前,我們需要給那些生命一直不被重視的族群機會、空間與時間,讓他們知道,我們看見、正視與承認他們的傷痛,給他們時間站起來與療癒,而不是去責罵他們不該有這些感覺與行為,因為長久以來,他們的lives一直都沒有matter過。

這句非洲諺語「沒有被村落擁抱的孩子會把村落燒掉,只為了感受它的溫暖。」聽起來有種悲劇人物的味道,但用在描述曾經受過創傷的人身上,再真實也不過,黑人身為一個群體,四百多年來,沒有被擁抱之外,還遭遇各種不平等的系統性歧視與對待。

如果看見這些運動的發起讓你感到非常不舒服,或許捫心問問自己,我是不是也有被村落拒絕的時候? 是否也有被排斥的時候? 是否也有被輕視或甚至霸凌的時候? 是否也有被暴力對待過?

我們每個人內在都有那個不被擁抱的孩子,可能是原生家庭裡、長輩親戚家族裡、學校裡、社會裡、文化裡、或是曾經迷途犯罪過,如果,我們有過這些經驗,內在的那個孩子絕對能夠懂得其他孩子的心情,不管其他孩子的膚色、文化背景是什麼,所有生命都分享著共通的心情,只要你願意傾聽與了解,了解與療癒這個孩子,我們也同樣能夠了解與療癒其他孩子,因為,我們全都緊緊相連在一起。

看見母親

母親節,祝福天下的母親。

母親,是我們每個人最初生命的給予者,源頭透過她的身體,將我們帶到了這個世界上,生命最初的幾年,她是我們的世界,與她的互動造就了我們對世界的感受與看法。

在這一天,許多人和媽媽開心共同慶祝,也有許多人在面對媽媽的時候,內心有許多糾葛、情緒與傷痛,可能童年時期開始與母親間的隔閡、缺席、憤怒、攻擊性的語言與批判、不信任、冷漠,在這樣的狀況下,面對母親,就像面對傷痕; 又或者,面臨母親不在身邊、重病、死亡等即將失去,或已經失去母親的哀傷,也可能讓人在這一天,心情特別地沉重。

閱讀全文 看見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