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遠而近 外轉內的療癒過程

在表層的過程中,我們開始找到新的力量與資源,支持著我們,這些力量與資源會慢慢地內化,讓我們感到比開始療癒之前,要強壯許多,就像Mark說,他有靈性的老師與靈性父母,他那時已感到足夠,而當我們內在的力量足夠之後,慢慢地,宇宙會帶著我們向更切身、更近的創傷移動,讓我們帶著新的力量去看見原本只能逃離的痛楚—父母,他們是我們來到這世界上,對這世界第一印象的開始。於是,開始挖掘我的原生家庭,尤其是父親與母親,再在心靈上慢慢地接近他們,重新喜歡他們,這是條漫漫反覆的長路。

伴侶間公平的迷思與內在小孩

未療癒的創傷會讓人一直處在緊張狀態,當眼前的狀況提醒我們「愛的模式」要上場時,全身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大腦不會停也不會休息,就算和愛與在乎的人在一起,大腦仍一直在搜索危險,這個危險就是「無法得到愛」的狀態,因此,我們很容易在這個狀態上,就誤解了伴侶要向我們表達的話,會視之為攻擊,比如,我就把另一半誠實表達自己電力的狀態,視為一種惡意,因此,在這個負面迴圈裡面,把另一半一直視為危險的來源,而非能夠要求幫助的資源。

給孩子最美好的禮物

孩子的問題,從系統的角度來看,不會只是個體挫折耐受力高不高的問題,他們通常反射的真相,就是我們最不想面對的那些,因此,面對與處理自己的傷痛與黑暗,那會是我們給孩子最美好的禮物

釋放孩童般盲目的愛

在療癒原生家庭傷痛的過程中,有一個很重要的轉捩點,那是,我們願意放下孩童盲目純潔的愛,並認知到自己是個成人,能夠看見父母與成人的我們一樣,不是萬能,不是無敵,他們也有其限制,也有傷痛,也有無解的重擔,在這一刻,我們才能夠放下對他們夢想與期待中的要求,看見他們如是的樣子,與他們的軟弱和解,最後,與我們自己的軟弱和解。

退化為小孩的時刻

在情緒退化時,我們會暫時地退到相關事件發生時的年紀,以那個還困在過往情緒中的內在小孩的視角來看這世界,以致於,我們沒有辦法以現在成人的方式與角度來處理當下的事情,在這個時候,通常會感到很不安全,無法控制狀況,無能為力,沒有選擇,被拋棄,好像,只能夠跟隨大人的情緒、想法、決定和選擇,像是生命受到一個更巨大的力量操控,只能像個棋子般往前走。

看見關係裡的普通人

相愛容易相處難,在受傷的內在小孩面前,更加挑戰,因此,開始去看見對方如是的樣子,縱然那與我們理想的標準相差甚遠,理想的父母與另一半,只存在內在小孩自己的想像裡,沒有一個人能100%達到我們想像力的標準,我們每個人,都只是普通人,只能用我們所知,普通的方式來表達愛。

Black Lives Matter的內在省思

我在想,我們是否正在學習看見所有生命同等重要的路途之上,但在說all lives matter之前,我們需要給那些生命一直不被重視的族群機會、空間與時間,讓他們知道,我們看見、正視與承認他們的傷痛,給他們時間站起來與療癒,而不是去責罵他們不該有這些感覺與行為,因為長久以來,他們的lives一直都沒有matter過。

看見母親

願我們能在母親的陰影之下,看見她已經盡全力做到她所知最好的意願,還有,那無比強大,將愛與生命給予我們的無敵神力,能揹負著創傷延續生命的人,他是有巨大力量的。願我們能善用傳承下來的生命與愛,服務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