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奧修-奴隸不能夠成為朋友

osho.3.1500

友誼是最被幾乎所有哲學家所忽略的主題之一,或許我們將它視為理所當然,認為我們瞭解它的意義,因此我們對它的深度、它成長的可能性、它帶著不同意義的不同顏色仍然保持無知。

最重要的而且必須記住的事是:一個人需要朋友,因為一個人不能夠單獨。只要一個人還「需要」朋友,那麼他就不是一個稱職的朋友,因為那個「需要」將另外一個人貶成一個物體只有一個有能力單獨的人才有能力成為一個朋友但那不是他的需要,那是他的喜悅;那不是他的饑餓,不是他的口渴,而是他豐盛的愛,他想要去分享。

Continue reading “[轉載]奧修-奴隸不能夠成為朋友"

奧修談女人的性冷感

sex

十幾歲時,因為媽媽的關係,家裡有好多奧修的書,當時,讀不懂太他的東西,有些東西讀起來太前衛,聽起來太偏離「正常」。搬到加拿大時,也帶了好幾本奧修的書來,擺了好多年,都沒有再認真拿起來看,前幾天,突然有靈感想要再看看奧修的書,再拿出來看,很多以前看不懂的內容,居然通通make sense。在這幾年書被冷凍在架上的時光,因為歲月的成長、讀了其他的書籍、上了其他的課程,再回來看,原來奧修早就在書裡寫過,只是,當時我年紀小,生活經驗不足,以致完全不懂他在講什麼。

奧修談了很多性的問題,因此,他被認為太過前衛大膽,講了這麼多禁忌的話題,在他生活的年代,談性是違背倫常、宗教的,然而,他過世了幾十年後,到這個時代再看他寫關於性的問題,真的是針針見血,而且,也不再覺得是多麼不正常的議題了。

Continue reading “奧修談女人的性冷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