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傾聽

「深度的傾聽是一種能夠幫助他人減輕痛苦的方法,你可以稱它為慈悲傾聽,帶著唯一的目的傾聽: 幫助他清空他的心。」~~一行禪師

我覺得,人不需要被拯救,世界也不需要被拯救,我們需要的是更多人能夠被看見、被聽見,因為,在一個可以真實表達自己的空間裡,我們碰觸自己內在的源頭,答案與力量就會自然地湧現。

許多人沒有一個安全真實表達自己的環境,因此,沒有機會碰觸內在的源頭,只能在外面找答案,但是,其他人都無法像我們如此了解自己,他們也只能夠從他們的觀點給予我們一個想法與方向。

當我們離內在愈遠,離自己的答案和力量就愈遠,就會愈急忙地想在外面找到一個答案的泉源,那可能是一個老師、一個團體組織、一個偶像…在他們身上,我們急迫地傾聽,想聽他們說什麼,想知道他們有什麼方法來拯救自己,拉自己脫離困境,在他們身上,像看見指引的星星般閃亮,因此,把所有最崇高的尊敬、愛與崇拜,都給了他們。

但是,這是個內在需要的投射,我們真正急切想要深度傾聽的,不是外面的老師或偶像,而是長久住在我們內在的源頭–我們的靈魂,在外面的老師或偶像身上能夠看得見的所有美好,我們的內在全都有,只是,它缺少了聚光燈的照射。

如果,我們反過來,把所有最崇高的尊敬、崇拜與愛轉過來給自己呢?

如果,我們把所有的時間與精力都投注在傾聽自己,靈魂想要訴說什麼? 深層的渴望是什麼? 也就是,把聚光燈打在內在呢?

我們會發現什麼? 看見什麼?

不需要等待別人來深度傾聽我們,或甚至抱怨沒有人深度傾聽我,所以我這麼多痛苦,我們需要開始深度傾聽自己,尤其是慈悲地傾聽自己,透過書寫、繪畫、表達…等方式,像偶像般地關注自己,我們便能開始清空自己的心,更能夠接收到靈魂自然要表達的創造力、勇氣、答案與力量。

我們不需要被拯救,我們需要被看見、被聽見,那就是療癒,當我們能夠慈悲傾聽自己,才會有能力深度慈悲傾聽別人,也才能有力量告訴他人:「我看見你了,我聽見你了,我帶著敬意地看著你獨特的生命道路,而不需要拯救你,因為,在看見與聽見你的力量後,你自然能夠找到專屬於你的答案與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