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與壞 對與錯

要能夠跳脫出所屬族群的集體行為模式是極具挑戰性的,獨立思考很難,不是因為資料搜尋不易,難的是,有沒有勇氣超越所屬族群的集體道德觀,通常,會需要揹負一些愧疚感,尤其當我們面對家人朋友或同族群人的異樣眼光。

忠誠與辛苦

很有趣的是,命運把我擺放的位置是一個看起來像好命太太的地方,好像我可以什麼都不用做,就可以很好命,然而,我卻從來都看不見,甚至是不想要當「好命太太」,當別人跟我說「你一定很好命」的時候,我就要大聲抗議:「我沒有好命,我哪有好命? 這一切都很不容易、很辛苦。」在這位置上,我把自己的生活過得很辛苦與沒樂趣,因為,我怎麼可以與我的父母不同? 我怎麼可以不忠誠於他們的命運? 我怎麼可以過得比他們好? 比他們爽?

八卦、正義與歸屬感的深層

給自己的提醒: 你無法控制別人如何感知你的能量,任何你做的事,說的話,都流經對方的濾鏡,他們的濾鏡是由他們正在經歷的事情組成的,跟你完全沒有關係。就繼續做你該做的事,盡全力地用你最真誠的自己與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