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靈魂修復2 靈魂流失與黑洞

2016年時,寫過一篇文章關於薩滿的靈魂修復與靈魂流失,有興趣可以看這裡, 我遲遲沒有再寫下篇,因為,在經驗之中,我覺得還有更廣泛的細節,需要再多做探索。

許多人對於薩滿靈魂修復的認識是來自薩滿的工作坊,書籍,如珊卓.英格曼(Sandra Ingerman)的靈魂復原術,或是阿貝托.維洛托(Alberto Villoldo)的印加靈魂復元療法,這些都是多了解薩滿靈魂修復是什麼很好的一些管道。

不過,我發現,對於靈魂療癒的認識會隨著時間而轉變,幫助薩滿學會(Foundation of Shamanic Studies)開發出靈魂修復(Soul Retrieval)的珊卓.英格曼在出了她的書幾年之後,她告訴她的學生與同事們,她對於靈魂修復的概念與做法有些轉變,原本,很強調創傷部份,並會深入地與個案聊創傷細節的做法,已經被她自己推翻掉,反而,她著重在力量上,也不再細細地去與個案描述創傷細節,許多薩滿實踐者也開始轉變他們的做法,把重心放在帶回的力量上,而不去細述創傷細節。

為什麼? 因為創傷細節已是往事,也屬於過去我們對於事情的看法,把力量帶回來,象徵著不再執著於過去的故事情節,重新開始,重新使用自己的力量。

靈魂流失的一種原因-盲目的愛

閱讀全文 薩滿靈魂修復2 靈魂流失與黑洞

媽媽的媽媽

今天讀到一首詩是這樣寫的:

「如果我再出生一次,且若我能選擇成為其他人,
我絕對會選擇當我媽媽的媽媽。
為什麼呢?
我會給,在她童年時沒有得到的親吻
我會講,沒有人講給她聽的故事
當我帶她上床睡覺,我會全心地告訴她,我有多麼愛她
我會教她,在愛你的人臂膀中,生命是美麗的
我會買蜜糖蘋果給她
我會唱歌給她聽
我們會一起玩
每天早上,我會幫她綁頭髮,再讓她去上學
我不需要如此的渺小
我不需要哭這麼多
她不需要在用傷心縫補心的過程中成長
而我也會成為一個快樂的女孩
如果我能成為某個其他人,
我會沒有猶豫地成為她的母親
我會教她,愛不是痛
還有,每天早上在她身邊醒來多麼地美好
因為,如果身為女兒都這麼愛她,
若她在我出生時就在我的雙臂裡,我又會多麼地愛她呢!」

閱讀全文 媽媽的媽媽

孩子對父母的忠誠和盲目的愛

「孩子對父母有盲目的愛,他想要和他的父母一樣,但同時又害怕會有和父母相同的命運,因此,孩子會表面地拒絕他們的父母,並努力地想要和父母不同,然而,他們卻默默地模仿父母………孩子會在表面上跟隨主導性較強的父親或母親一方,然而,內在卻會忠誠地跟隨另一方的父親或母親……而孩子通常不會發現自己這麼做。」~~海寧格-Love’s Hidden Symmetry

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我曾經發誓過,「我絕對不要像我的爸爸,我要像我的媽媽。」然而,在我療癒自己的過程中,我卻發現,我為自己選擇了和我爸爸很類似的婚姻。

閱讀全文 孩子對父母的忠誠和盲目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