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筆記 蒙族薩滿在美國

從大約15世紀地理大發現開始,歐洲的天主教教會陸續地組織多個傳教士教團,在發現新大陸或探索到亞洲的時候,一併地把天主教或基督教傳進來,再用強力推銷的方式把新大陸的原住民們、亞洲人們變成教徒,放棄原本的傳統信仰。

原本,原住民的信仰都是與大自然相融合在一起,動物、植物、礦物與萬物是我們的家人,聽著自然的聲音,隨著地球一起韻律,沒有「原罪」,只有與神靈之間的協調、合作、溝通與交流,但殖民者把這樣的生活習慣與泛靈的信仰驅逐,帶入了西方一神與原罪的概念。

以前,我總是想不通,這樣的過程是如何發生的? 到底是很痛苦,還是很容易? 究竟改信天主或基督教的原住民們,是在什麼樣的狀況下放棄自己的信仰,轉信殖民自己的外人宗教,但是,今年在我看完了一部關於蒙族薩滿在美國的紀錄片–Between Two Worlds-The Hmong Shaman In America(註),對於這過程有了多一些的認識。

閱讀全文 薩滿筆記 蒙族薩滿在美國

生命之流與出生地

Art: J’aime Land Art

昨天探索恐懼第三場的工作坊結束了,感謝所有一起來參加的朋友們。

在這裡,看見出生的地方對我們來說有多麼重要,出生地就像是我們的母親一樣,要離開她,彷彿要離開自己的一大部份、夢想、故事、人際網絡、擁有、回憶與惆悵。

離開,並不是買張機票,整理好行李,上飛機,這麼簡單的,當我們離開出生地,搬家到新的國家,尤其是長時間的離開,有時,知道我們會再回來,有時,不知道再踏上母國之日是何時,要說再見的,並不止是家人朋友,還包括了自己從出生以來,與出生地建立的所有一切。

到了新的國家,我們仍有一條與出生地切不斷的臍帶緊緊相連著。

我自己身為一個移民,當我看著出生地時,我看著的不止是一個島嶼,我也同時看著這島嶼上與我內在情感相關的美麗與哀愁,有時候,回想離開前的生活,會有種彷彿是上輩子的感覺,而我才離開了13年。

感謝出生地如母親般提供給我們成長、智慧、愛與滋潤的養份,在這裡經驗的所有美麗與哀愁都讓我們成為今天的自己,也蘊育出我們獨一無二的超能力。

當我們看見了出生地如母親般的地位,看見內在情緒對母國的美麗與哀愁,並直面它們,消化整合它們,我們可以好好地面向現在所居住的地方,不論現居的地方在意識型態上、信仰上、種族上、文化上…等是否與出生地一樣,我們不再會感到動搖,因為,我們帶著母國而來獨特的力量、智慧與愛來到新的國家,我們能夠帶著自己的獨特性服務,而不再需要感到自卑,背叛,或是如無根浮萍般。

這是生命之流流向的方向,我們無法控制命運帶著我們遷移到哪裡,但我們能夠選擇面對母國的所有情緒,好好地消化整合。

同樣的生命之流,再往前追溯,我們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等的出生地,那些地方,我們也同樣地帶著內在情緒、家族承傳下來的情緒與集體歷史的情緒,看著那些地方的美麗與哀愁,在我們的內心裡,給這些地方一個榮耀的位置,不論那些地方現在的模樣與狀態,因為,這些地方都有我們生命之流流過的軌跡,那是我們生命的源頭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