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很暗黑?

因此,在選擇學習對象時,還是要像對自己人一樣,謹慎選擇,好好地做個調查與評估,把他們創立一個法門的來龍去脈,他的背景弄清楚,並理解到,任何創始人都沒有比我們更開悟,他們也有自己的陰影,有人生中要去克服的挑戰,他們只是比我們早找到一個連結大道的工具與方法罷了!

接受死亡

於是,我看著在生死線徘徊的他,深深地對他表達我所有的感謝,感謝他給予我的一切,再向他深深地一鞠躬,給予他我內在全部感到的尊敬,我不知道他的靈魂將如何選擇,我所能做的不是療癒他到他能回到他的身體,而是帶著微笑與含淚的眼睛遠遠地看著他,尊重他靈魂的選擇,以及他的命運。

社群的力量

看著森林裡進入眼簾的樹木、花、草、青苔,昆蟲、動物,我感受到他們的富足,在這裡互相依靠彼此的生活,提供彼此需求,也接收來自四面八方的資源,大自然一直都在教我們社群的力量,沒有一個人可以靠著個人主義活得很好,因為,共生共榮才是這個地球最核心的語言。

薩滿之路與虎同行

重點是,所謂「好的」「壞的」,都是人生體驗中合在一起的綜合體驗,不會只有一面,當我們願意拿出勇氣與決心克服所謂「壞的」事情,那宇宙的力量與智慧都會在我們身後,過程可能會有困難,也就是別人討厭想避開的「壞事」,但是,當你有支持、力量與智慧可以供你使用與克服時,怎麼還會需要害怕地避開呢? 因為我們可以很容易找到指引與方法陪著我們與虎同行,朝想要的目標走去。

做有靈性的工作 vs 靈性地工作

Michael Singer說:「工作不是去做,做完要回家冥想消化掉的東西。」如果,我們需要靠著冥想去消化工作上遇到的負面感受,那麼這個流程中有問題的地方,到底是工作或是我們自己呢? 有人會說,所以要換一份有靈性的工作,就可以不用回家冥想消化了,說實在的,在宗教團體、心靈團體等「有靈性」的地方,看到在那裡工作的人引起的抓馬還有少過嗎? 哈哈!! 其實冥想並不是消炎藥,也不一定是要在特定的時間與空間下才叫做冥想,冥想是個覺察的過程,我們可以學習把冥想推展到生活的每一刻,在每一刻都去覺察,把靈性帶入這個當下,把這個當下變得神聖,這才是靈性地工作,才是我們每個在靈性學習道路上的人要追求的目標。

薩滿筆記 戰士的訓練

我們其實需要常常回到自己的內心,覺察自己,看見自己,深入自己的黑暗面,去看見內在的戰場,並從消除內在戰場開始著手,每場戰爭的發生,最初都是因為人們不再想要看見、聽見或接受對方的不同,在我們內在的戰場上,哪一個部份是我們不願意看見、聽見、面對或接受?

薩滿筆記 心靈力量的信任

來自於舊石器時代,而非新時代的薩滿實踐,各地原始部落文化中,人類學家發現,相隔十萬八千里的部落,使用著近似共通的薩滿實踐方式,為什麼沒有直接接觸的部落,卻有差不多的習俗呢? 核心薩滿創辦人麥克哈納簡單地回答: 「因為有用!」低科技的薩滿與部落高度發展他們的心靈力量,以對抗疾病與生存

Full Circle完整的循環

在姻緣巧妙的安排之下,今天我和在34歲時,改變了我生命軌道的老師又再見面了,已經是將近6年前了,我還記得,那天我本來沒有想去那場家族系統排列,但最後,還是勉強自己去了,而那也是一場改變… Read More

薩滿筆記系列 與祖先的連結

在各種薩滿的文化裡,都非常強調與祖先的連結,因為,靈魂不滅,人死去之後,仍然以靈魂的形態存在著,過去活在世上的家人,死後仍然是一股存在的能量,並不是死後就消失無蹤………在這個藥輪的生命流轉裡,看見了我們從孩童走向成人,變成了父母,再從父母到祖父母,再穿越死亡之門,成為祖先,祖先很大部份地影響著新出生到這個世界上的新生孩童,生命生生不息的循環,因此,在薩滿的概念裡,我們說: 「父母給孩子肉體的身體,祖先給予孩子靈魂。」

薩滿 做夢的專家

做夢的時候,我們進入了一個未知的世界,在那裡發生、看見、感受到的一切,都沒有一個正確的答案,但有許多隱含的訊息,人們對在這個地方的經驗都感到非常地不可思議,許多薩滿文化都認為,夢境就是神靈的世界,神靈透過夢境把訊息傳達給我們,我自己認為,夢境是生在人世的我們回到靈魂本源的途徑,透過夢境,我們可以回到靈魂的本源去充電、學習、拜訪老朋友(神靈們),因為是本源,因此,它會給我們一些提醒,可能是我們忙碌當人時,忘記要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