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有靈性的工作 vs 靈性地工作

Michael Singer說:「工作不是去做,做完要回家冥想消化掉的東西。」如果,我們需要靠著冥想去消化工作上遇到的負面感受,那麼這個流程中有問題的地方,到底是工作或是我們自己呢? 有人會說,所以要換一份有靈性的工作,就可以不用回家冥想消化了,說實在的,在宗教團體、心靈團體等「有靈性」的地方,看到在那裡工作的人引起的抓馬還有少過嗎? 哈哈!! 其實冥想並不是消炎藥,也不一定是要在特定的時間與空間下才叫做冥想,冥想是個覺察的過程,我們可以學習把冥想推展到生活的每一刻,在每一刻都去覺察,把靈性帶入這個當下,把這個當下變得神聖,這才是靈性地工作,才是我們每個在靈性學習道路上的人要追求的目標。

薩滿筆記 戰士的訓練

我們其實需要常常回到自己的內心,覺察自己,看見自己,深入自己的黑暗面,去看見內在的戰場,並從消除內在戰場開始著手,每場戰爭的發生,最初都是因為人們不再想要看見、聽見或接受對方的不同,在我們內在的戰場上,哪一個部份是我們不願意看見、聽見、面對或接受?

薩滿筆記 心靈力量的信任

來自於舊石器時代,而非新時代的薩滿實踐,各地原始部落文化中,人類學家發現,相隔十萬八千里的部落,使用著近似共通的薩滿實踐方式,為什麼沒有直接接觸的部落,卻有差不多的習俗呢? 核心薩滿創辦人麥克哈納簡單地回答: 「因為有用!」低科技的薩滿與部落高度發展他們的心靈力量,以對抗疾病與生存

Full Circle完整的循環

在姻緣巧妙的安排之下,今天我和在34歲時,改變了我生命軌道的老師又再見面了,已經是將近6年前了,我還記得,那天我本來沒有想去那場家族系統排列,但最後,還是勉強自己去了,而那也是一場改變… Read More

薩滿筆記系列 與祖先的連結

在各種薩滿的文化裡,都非常強調與祖先的連結,因為,靈魂不滅,人死去之後,仍然以靈魂的形態存在著,過去活在世上的家人,死後仍然是一股存在的能量,並不是死後就消失無蹤………在這個藥輪的生命流轉裡,看見了我們從孩童走向成人,變成了父母,再從父母到祖父母,再穿越死亡之門,成為祖先,祖先很大部份地影響著新出生到這個世界上的新生孩童,生命生生不息的循環,因此,在薩滿的概念裡,我們說: 「父母給孩子肉體的身體,祖先給予孩子靈魂。」

薩滿 做夢的專家

做夢的時候,我們進入了一個未知的世界,在那裡發生、看見、感受到的一切,都沒有一個正確的答案,但有許多隱含的訊息,人們對在這個地方的經驗都感到非常地不可思議,許多薩滿文化都認為,夢境就是神靈的世界,神靈透過夢境把訊息傳達給我們,我自己認為,夢境是生在人世的我們回到靈魂本源的途徑,透過夢境,我們可以回到靈魂的本源去充電、學習、拜訪老朋友(神靈們),因為是本源,因此,它會給我們一些提醒,可能是我們忙碌當人時,忘記要做的事。

薩滿筆記 蒙族薩滿在美國

另外,當我再一次看到那位傳教士在紀錄片中的訪談,他讓我想到最近讀的兩本書–Winners Take All與Crazy Like Us,前者討論到,一些有錢人都想要做好事,但是,愈做愈糟,因為他們沒有深入地去了解受幫助的人實際真的想要什麼,就是一昧地把自認是好的東西強加在受助者身上,後者討論到,美國做為文化霸權國家,他們也同時向世界各國輸出他們的心理學,但是,很多東西是需要因地制宜的,書中舉了創傷治療與精神分列症在斯里蘭卡與非洲的輸出,這些「專家」連當地語言都不會,也不懂當地的文化、社會結構、權力結構、傳統風俗,就一昧地覺得「我們是來這裡”教育”大眾的,他們需要我們的教育,才會知道受苦是怎麼一回事。」連受苦也要照著西方的版本來衡量程度。

薩滿、神秘學與宗教

薩滿的現象出現在許多神秘學與宗教的記錄裡面,如果,我們不把薩滿二字看做是一個身份、人物或是角色,而把它定義為「現象」,那麼,我們就能清楚地看到薩滿現象與各種神秘學、宗教或意識型態的結合,並跟隨著人類生活型態改變與演化的歷史洪流之中,不停地進化、融合與豐富。

薩滿筆記 緣起

這一集的播客是一個簡介,因為接下來,我會做一系列關於薩滿主題的播客, 大致上會講的主題有: 泛靈的概念、什麼是薩滿? 誰能成為薩滿? 薩滿和靈媒、巫婆、巫師…等有何不同? 為什麼現代人需要薩滿? 當今世上薩滿大致的分類為何? 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的問題,什麼是幫助神靈、力量動物、指導靈? 薩滿的宇宙觀為何? 實踐薩滿時的行為準則? 什麼是薩滿之旅? 什麼是薩滿意識?什麼是薩滿療癒? 淨化、力量動物/指導靈連結、力量靈魂修復、靈魂過渡、慈悲清除是什麼? 薩滿與家族系統排列的結合與運用?

魂囚西門感想

鬼魂與人一樣,也都需要療癒,他們需要與放不下的事情達到和解,並被承認與看見,才能夠安然地離開這個世界,很多時候,他們不願意離去的原因,也是需要像片中的奶奶在意看不開的事一樣,需要抽絲剝繭去找,但其實,這些事情,如果可以在還沒有面臨死亡時,就著手療癒與和解,在死亡的時候,能夠自在輕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