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換意識與限制性信念

若你平常能夠處理物質實相,就不會在意識轉換或離開本台時遭遇困難。…如果你在紐約市有 問題,不論旅行到哪裡去,你也極可能以一種不同形式碰到它們。一個原本在現實生活中,沒有太大問題的人去靈修,通常不太會遇到被侵擾的狀態,因為,他本身的生活的信念帶領著他在離開本台時,也能夠很平常心地接觸到另一個世界,如果,我們生活在盲點中,不論我們去哪裡,不要說靈修,就算出國、認識新朋友,就會帶著我們的盲點跟著一起去,因此,重點並不是我們選擇了哪一個教派,用了哪一種靈修方法,或選擇了哪一個老師,重點是,我們的實相不停地反映出自身的信念給我們看。

腳踏實地靈性追求的哈納與魯柏

我認為,在某些新時代的教導裡,有許多很飄浮與只充滿花瓣與獨角獸的神奇與美好,在靈性的道路上,感覺美好是一個過程,但絕對不是終點,因為,獨角獸的世界不是對真相(Truth)的追求,面對真相時,很多時候會疼痛與不適,在珍與哈納,以及引言中的Ram Dass,他們都是對真相的追求者,他們帶著強大的好奇心,沒有既定的大師形象要維持,沒有宗教教條要遵守,對於每個人的靈性體驗保持開放與尊重的態度。

信念架構造就與世界互動的方式

我想,這也就是為什麼原住民的文化裡非常注重「故事」,當部落圍在火堆旁,說著族人生命從何而來的口述故事,夾雜著神話的元素在裡面,那並不是要在科學或歷史考據上要做到科學式的正確無誤,故事中神話元素要溝通的對象是人的心靈,故事的用意是從心靈上要建構一個信念架構:「我和宇宙之間的關係。」

賽斯 最深知識來自於你

不要把大師、牧師、神父、科學家、心理學家,朋友–或甚至我的話–擺在比你自己存有的感覺更高的位置。

關於肯定 Affirmation 與個人最偉大的力量

面對看似缺憾的一切,給它們一個位置,不推拒、不否定,因為這些全都屬於我們的完整性,從肯定自己的一切開始,肯定不代表著墮落,或是順隨著黑暗,肯定,是從看見開始,再進一步地接受,並全然地愛著它。

生命共同體

如果要大部份的人類都能夠理解到我們是生命共同體,「人類的一部分無法長久地在另一部分的犧牲之下生長或發展」,我們需要能夠集體地一起療癒創傷,有覺知地、有意識地一起正式傷痛,而不再用對立的油去澆傷口,不再用仇恨的火去創造更多傷痛,我們的心靈需要長大,從三歲小孩的心靈年紀成長,慢慢成為大人,慢慢地了解,分享、溝通是安全的。

狂熱的理想主義者

人,有著內在本能想要成為英雄,想要為這個世界做出貢獻,但是,如果,生活的環境讓他感覺到自己是沒有力量,就像電影裡面最後槍傷同學,再飲槍自殺的男孩,在現實生活中,他是個nobody,雖然物質生活不是問題,穿著名牌衣褲,為同學買大麻,他想要獲得認同,但在家裡被父母拒絕,在學校被同學拒絕,這樣的無力感讓他全心地擁抱了浪潮的運動,當他在浪潮的團體裡面,生平第一次不再恐懼,感到自己受到團體的接納、保護與支持,他在團體裡,開始成為一個英雄,他開始能夠為一個團體的存在盡一份貢獻,如果團體不見了,他就又會變成無力量、孤獨、感到恐懼的個人,因此,他害怕離開團體,或團體解散,因為,有力量的是團體,個人是沒有任何力量的。

個人與世界交會處

我們一個小小的平凡人在面對這個世界的大大小小紛擾時,很容易感到無力,我一個小蝦米能做什麼來對抗大鯨魚? 賽斯在「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一書裡提到,「在你的工作與人際關係中,才是你與這世界交會之處,在那些關係裡,你的衝動直接世界」,呼應了上一篇我的指導靈給我的訊息,需要從個人的層面開始,先在我們的生活開始,什麼狀況讓我感到無力,我一直猶豫不決無法踏上自己英雄之旅的原因為何? 是什麼阻礙我的前進?

時間 廣闊的現在

如果我可以投入我的二分錢(個人的淺見),我認為家族系統排列是把夢時間帶入人世間的一種方式,在現實物質生活中,透過人把「廣闊的現在」表現出來,夢時間,也就是靈魂源頭之所在,那裡存放了各種不同的資料,我們存在那裡的檔案透過家族系統排列帶進人世間,用具體的表現顯示出我們看不見的盲點,因為這「廣闊的現在」,我們的祖先與後代是同時存在的,他們同時間在影響著我們,我們也同時在影響他們,而在家排中,有機會看著「廣闊的現在」影響我們的一小小小小….部份,在此刻當下扭轉我們看人事物的態度與角度,這就是賽斯說的「威力之點就在當下」啊!

前世今生2

前世今生,這個話題總是能燃起我好多的興趣,看了愈多人前世的訊息,我的內心就愈是對所有人類靈魂大我的安排更充滿崇敬之心,我們的靈魂大我如此地有智慧,把我們安排在一個這麼恰好的人與事件當中,學習處理我們在其他世沒有處理完的情緒與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