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靈看待世界的角度

我們看世界的方式形塑著我們對待它的方式,

如果山是神,而不是一堆礦石; 
如果河流是土地其中的一條靜脈,而不是能拿來灌溉的水; 
如果森林是神聖的林子,而不是木材; 
如果其他的物種是生物的親人,而不是資源; 
或,如果這行星是我們的母親,不是一個機會 
–那麼,我們就能對彼此有更多的尊重。

這是用一個不同角度來看世界的挑戰。」

~~~David Suzuki (大衛.鈴木)

許多主流的歷史觀或文獻裡,總是用一種貶低的角度看待「泛靈」(Animism)的信仰,覺得古代人或是原住民部落把所有東西都看成是神靈是一種不科學的迷信行為,認為那是落後的。

但是,我認為,這是一種對於生命本質看法的不同。

過去科學的主軸裡,生命的發生好像是一場純屬意外的意外,你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純屬偶然,我們肉體的存在沒有什麼獨特的意義,就是趁有生之年盡量享受使用身邊的資源,其他的物種都較我們低一級,因為人類是進化史上最高階的物種,我們自然有權力/利拿取我們想要的。

一切物質就是單純的物質。靈魂是什麼? 靈魂是迷信,不科學,不應該碰觸、實驗與探討的主題。

然而,在1920年之後,量子力學逐漸地成形,它告訴我們,所有的生命都是能量,當我們探索細胞,發現原子,原子裡,看見電子、質子與中子,那在電子、質子與中子之間更小的是什麼? 是空間,好多空間,那之間是能量。

因此,科學漸漸地發現物質以外,不是肉眼可見的能量世界。

這個理論,早在過去就被古人與原住民部落所熟悉著,所有東西都是神靈,神的古字「申」,原本是打雷閃電的天神,而什麼是天神,是「引出萬物者」,一切萬物之始,是源頭,所有一切都來自一個能量的源頭,因此,過著泛靈論的古人或原住部落對身邊的一切都抱著崇敬的心情,因為,我們生活週圍的每一個東西,都是有意識的,都來自源頭,人類並不比自然高尚,因為,我們都是平等地從源頭而來的意識。

這樣的生活觀,讓他們會想著不能夠任意地破壞身邊的一切,也不會認為自己是一切的主宰,可以恣意任性,不管後果地剝奪濫用,相反地,就算要砍倒一棵樹,也要請巫師或薩滿與樹連結,看看樹的意願是什麼,他們相信沒有得到允許就砍伐樹木,會受到處罰。

「處罰」聽起來好可怕,好像有一個巨大不受控制的力量在獎賞處罰所有人,但其實並不是,如果,我們用泛靈的觀念來看,樹就是我的兄弟,我沒得到兄弟的同意或祝福就把它家打爛毀壞,佔為己有,如果,我們都是來自同一源頭,我們原本都是合一的存有,分享同一個意識,那麼,我們受到所謂的「處罰」並非被一個巨大力量處罰,而是,因為我們自己傷害了自己。

不論是大衛.鈴木提到的生物、景觀或地球是有靈魂的,我們使用的物品也是有能量或靈魂的,像是錢或網際網路,如果,有機會的話,試試用薩滿之旅的技巧去探索看看錢或網際網路等存有的靈魂,看看它們的本質是什麼,會是一個相當有趣的冒險。

總歸來說,在地球當前的狀態下,硬性地創造環境法律或規定也許是一個辦法,但是,更深層地,仍舊是要大規模地改變人類看待地球與萬物之間的關係,如果,我們被神靈們所圍繞著,我們自然就會做出改變。

廣告

愛與內在向外的投射

「當你與某人墜入愛河時,你並不是愛上對方合理的部份,你愛上的是糟糕的、受傷的、超乎尋常的部份,那些部份非常需要你的同理心,因為你認出了在你自己身上也有同樣的部份。

當發現那些讓你自己缺陷的部份也存在別人身上時,你會感到令人難以置信的解脫—也就是如果你能對那些部份保有同理心,也許你也能夠對你自己有同理心。」

~~~Father John Misty

最近在思考愛情的主題時,我愈來愈有一種感覺,我們以為的愛情,那種羅曼蒂克的愛情,到底是什麼? 在當下愛得糾纏、思念得要命,不能在一起就痛不欲生的愛情,到底是對於愛人的愛,又或是,那份愛有更深層靈魂裡的功課?

很多時候,我們在愛人身上,看見自己所有的可能性,愛的能力、把身邊一切人事物變美麗的魔力,在這份愛裡,我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力量、衝勁與內在的智慧,但是,在這份美好的感覺過後,我們通常又會看見在谷底的黑暗,這黑暗與之前的光明相呼應,前面有多光明,後面就可能多黑暗,這是我們的陰影。

光明與陰影,如實地投射在我們與愛人的關係上,在這個關係裡面,最終,我們是無法在任何對象身上拿到我們想要的一切,在長期交往或是婚姻裡的男女們一定能感同身受,我們的對象不可能滿足我們所有對愛的欲望,如果,我們不停地要求對方給予,我們是不可能有滿足的一天,永遠都會有一個小地方還做得不夠好。

在愛的關係裡,我們看見了自己的光明,也看見自己的黑暗,拿掉對與錯的糾結,這些愛的關係,都是靈魂帶著我們更認識自己的途徑,美好與痛苦,尤其是痛苦,都帶著我們更深地面對自己的陰影,但同時,也提醒著我們,我們是有能力去愛,去把一切變得美好,不僅限眼前這個人,而是我們與自己的關係。

身邊的人也許會變,但是,我們與自己卻是永遠不會變的關係,每一個進入我們生命裡的人,都帶著一份禮物,有時候,禮物是表面看起來美好的贈與,有時候,禮物展現的形式是刺進我們心裡的一把利刃,沒有這把刀,我們就會選擇繼續走在迷茫的路上,任憑生命之流推著我們前進,而不是有意識地去覺察自己生命裡的選擇。

因此,在愛的關係裡無法忍受的一切,不需要指著對方的鼻子,恨對方不能給,因為,從最開始,一切都是從自己的靈魂而來,光明與陰影、美好與醜陋…都是我們內在向外投射到愛的關係裡。

靈魂與輪廻

eachlifetime

「每一次的人生,我們穿上不同文化的鞋子回到這個世界上,直到我們了解我們全都是一體的。」

每次聽到種族/文化/國家歧視的言論時,就會想要丟出這句話,我們並不因為我們的膚色、文化、所屬的國家而特別優越,如果,我們能夠穿越時空,看到自己的累生累世,我們會覺得因為種族、文化、國家、身份、貧富…等等而感到優越的想法是很狹隘的,靈魂為了要進化,必須體驗所有不同的人生百態,我們上一生的種族或身世,可能是這輩子的我們瞧不起的,但是,這並不代表上輩子福報就比較差,用更大的視野來看,這都是靈魂選擇的體驗,最終的目標,都是透過這些生命的經驗,到地球來學習處理情緒與體驗肉體的限制。

沒有處理消化的情緒,會在下一輩子再來學一次,我並不解釋它為業障,我比較喜歡解釋為,地球是一所學校,該科在校成績不良,當掉重修XD~如果沒有修好,靈魂就會在輪迴之輪裡面不停地再來一次,再和同一批人,用不同的角色,不同的情境,不停地再來好幾生重修學分。

我們都不想要不停地當掉重修,然而,有時候,遇到一些無法放下,不想做改變的個案時,我還是會再提醒一次,請釋放,let it go!!有些個案會說:「不行,我不能改變! 我要是改變,不就便宜了對方嗎? 我怎麼可以這麼輕易就讓他獲勝? 我改變就是我輸了!」如果,這麼執著於這樣的心情,不努力地行動去化解內在的情緒,那麼,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繼續待在輪迴之輪裡面,繼續轉呀轉,直到我們想通,願意放下,付出行動釋放,let it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