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關於本部落格主~Mira~米拉~

我的目標是成為一個靈性自由主義者,什麼是靈性自由主義者? 我的定義是,「不侷限接觸多個不同的宗教、新時代運動、哲學思想、通靈資訊等等,不在所有各門各派中批判孰優孰劣,每一個人生命的歷程不同、慣用的語言不同、出生生長的背景不同、文化背景不同、選擇來到這個世界的目的不同…等,因為種種的不同,所以,這個世界需要產生這麼多種不同的法門,才能夠迎合這麼多人的需求,因此,身為一個靈性自由主義者,最首要是"尊重"他人靈性上的選擇。」

the_moon_goddess_by_ldragomir593-d683kim

我的生命裡,有幾個較大的轉捩點,每次一轉彎,都把我帶進了一個新的世界,在心靈感受上,感受到不同的層次,我的靈性世界也是這樣一轉再轉,我的靈性世界受我母親的影響很深,從小生長在基督教家庭,聖經故事、詩歌曾經充滿了我的生命,雖然,不是上教堂和主日學的全勤教徒,基督教對我的影響很深,是我人生中,第一個與靈性世界有接觸的點。

15歲時,我的媽媽突然決定轉了個彎(我看起來是突然,但是,對米拉的媽媽來說,已經蘊釀多年,許多在基督教裡找不到答案的疑惑,她想在另一個宗教裡尋找),開始探索起佛教,基督教徒說這樣的行為是墮落了,被撒旦給誘惑去了,但是,對我的靈性發展來說,這是一個突破,誰說只能在一個宗教裡尋找人生的真理? 這時,輪廻轉世、打坐修行的概念進到了我的靈性世界,說也奇怪,當我第一次禮佛打坐時,竟然有如祈禱般的平靜。

(那是我第一次體悟到,宗教不是絕對,不會因為特別信仰某種宗教,就為我帶來特別的平靜,這樣的平靜在兩種宗教裡都讓我覓得了,只是年紀尚小,仍然有著許多不確定和疑惑的問題,徘徊在兩種宗教之間。)

17歲,再回到教會,當時,覺得自己是迷途的羔羊終於再回到主的懷抱。在一次靈修會中,我感受到所謂的「聖靈充滿」,在牧師祈禱下,一股強大的能量沖灌全身,無法克制地淚流滿面,接著倒下,這是我第一次強烈感受到「能量」,但是,這種聖靈的感動亦不是受到所有基督教派的認同,只是,那樣強烈的「能量充滿」的感受,是我一輩子都忘記不了的。然而,一年多過去,慢慢地,我自己也開始對基督教裡的某些教義及宗教活動間「人」的問題產生了疑惑,例如: 原罪的問題,婚前性行為的問題,教會裡醜聞的問題…等等。我再次離開了這個熟悉卻又令我疑惑的宗教。

19歲,第一次接觸到歐林的「喜悅之道」,與新時代的思潮開始結緣,剛開始讀喜悅之道,會有一直想要把內容拿來和基督教教義相比的衝動,畢竟,那是我當時最熟悉的靈性法則,從小習慣接受一神論的洗禮,我的思考邏輯裡充滿了「人是有罪的,沒有力量的,只有信靠主,才能得救。」而新時代的思潮裡,最基本的原則就是「人是充滿力量的,所有的智慧與答案都藏在內心深處,只有找到內在力量,才能得救。」當時,最大的困難在於轉變我的思考模式。這段時間,我也很著迷於生命數字。

20歲,接觸到紫微八字的算命,第一次透過命盤了解我的生命格局,當時覺得算命的人很神,怎麼能夠這麼透徹分析我?一開始算命,認為事情都是命中註定的,無可逆,但是,一直到年紀再大一些,才懂得命運其實是可以靠著轉變思考模式而改。這一年,因緣際會之下,接觸到宮廟裡乩童問事、收驚、驅魔等的傳統習俗,那時候,對於靈體上身、靈界、鬼、「歹咪啊」(台語,壞東西,負面能量體)、神佛等道教的事物不是很了解,甚至會有害怕的感覺,對無法解釋的力量感到邪門,但是,在2015年接觸了薩滿後,漸漸了解了背後的原理,其實,一點也不邪門,一點也不可怕。

23歲時,認識了我現在的老公H,他是信奉回教的印度裔加拿大人,第一次接觸到回教徒,記得當時,我的外公知道我們交往後,很認真地和我討論了基督教和回教間十字軍東征這場「聖戰」,當時,911事件剛過沒幾年,西方媒體炒熱「回教徒=恐佈份子」一說,不了解背景的台灣家人和朋友聽到我男友是回教徒,很多都倒抽一口氣說,「他不是恐佈份子吧?」這時候,我開始了解到,媒體洗腦和教育內容對人的影響是很深的

26歲,結婚後,原本考慮為了家庭因素要皈依為回教徒,H所屬的教派是回教世界中最自由開放的伊斯邁理(Ismaili),女人不需要綁頭巾,雖然仍有回教裡各種規定,但是,都不是硬性規定,一段時間的粗淺觀察後,我發現,這一派教義裡最基本的原則是,「要做善事,要幫助社群裡的每一個份子,回饋社群。」當然,他們也是有祈禱、唸誦經文等等的儀式。在上了10堂回教課後,也認真地背誦阿拉伯文的經文,我問自己,「這樣做的意義在哪裡?」是,這樣在H家裡更容易被接納,他爸媽在朋友間也會很有面子,但是,信仰一個宗教就是為了要讓公婆和老公開心嗎? 這跟我從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上教會/上主日學可以討家人開心有什麼不同? 我的獨立思考空間在哪裡? 於是,我鼓起勇氣告訴他們,「我不皈依了。」

20-30歲間,斷斷續續看了許多新時代相關書籍,如「與神對話」系列,露易絲.賀的「創造生命奇蹟」,歐林的「喜悅之道」、「創造金錢」、「靈性成長」等等書籍,許多理論似懂非懂,不知要如何實行到生活中。

30歲,接觸到華德福教育(Waldorf Education), 魯道夫.史緹納(Rudolf Steiner)博士發展出一系列的教育系統,教育孩子時,不能只著重在學科的發展,必須要考慮孩子的靈性發展,並盡量與大自然保持連結,在學習這個教育法的同時,我看到了許多過去讀過的新時代書籍的觀念,開始懂得要怎麼把那些理論,用在實際生活上。

31歲,人生的低潮點之一,成為兩個孩子的媽媽,但在成為媽媽的過程中,我適應不良,捨不去過去的自己,和老公的相處也撞上冰山,在家帶小孩的期間,對自己的事業、生命、個性…等等都起了很大的疑惑,這一年,我的二女兒出生後沒多久,就得了非常嚴重的異位性皮膚炎,因為她的狀況,加上我是個有莫名堅持的媽媽(拒絕用西藥),於是,我踏上了改變自己飲食習慣的旅程,重新檢討自己與食物間的關係,也因此發掘出食物背後乘載的心靈重擔。

32歲,在朋友的介紹下,接觸到「家族系統排列」,原本,我只是單純想要解決夫妻間無法協調的相處模式,沒想到,家族系統排列不止幫助我改善夫妻關係,更把我帶入了不同層面的靈性世界,我了解到,一個人生活在世界上並不孤單,我們有家族的靈魂樹在背後支持我們,很類似原住民文化裡常提到的「祖靈」,或是中國老祖宗常會提及「慎終追遠的祭祖」觀念。

33歲,在老公H的介紹下,接觸到「陰謀論」(Conspiracy Theory),原本,只是聽他說911事件的陰謀論,但我這個人有個毛病,一開始對某個東西有興趣就會不停追下去,於是,除了政治上的陰謀論,也開始接觸到古文明的起源、外星文明、通靈、光明會/共濟會、大衛.艾克(David Icke)、大衛.威爾考克(David Wilcock) (大衛都特別愛研究這類話題嗎? 哈哈)…等等的相關有趣話題。同一年,也開始閱讀「賽斯心法」相關書籍。

34歲,在一次家族排列時,接觸到北美印地安的女性火儀式(Women’s Fire Ceremony),於是,我一腳踏進薩滿的世界; 也是這一年,在一次前世今生的催眠工作坊中,看到了過去幾世生命的片斷,在這過程中,我了解到,所有的靈魂與意識都是合一的,時間不是線性的存在,過去、現在和未來同時存在,我們的靈魂裡存著過去累生累世的記憶,只需要「回憶」起來

35歲前的我,接觸了各式各樣的宗教、思潮、療癒儀式、命理、古文明、陰謀論等等資訊,到這一年,這些東西似乎慢慢地make sense,所以,才會開始寫起這個部落格,與其說是寫給別人看,不如說,是我的靈性世界統整筆記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