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孩子最美好的禮物

「小孩通常會表現出父母之間、或在父母身後(譯註:指原生家族)未解決的狀態,他們也會向我們反映出,我們在和他們同年紀時的感覺,但那些感覺已經壓抑許久了。」~~ Mark Wolynn

我的大女兒剛出生的第一年,我常笑稱她是糯米飯,Sticky Rice,因為,她誰都不要,不要媽媽的朋友們,不要祖父母與家人,甚至,連爸爸都不要,除了媽媽之外,只要有人看她一眼或強把她抱過去,她就會哭上半天,她唯一 喜歡的地方是,媽媽的胸口,我常常需要把她揹在胸前,像無尾熊,像袋鼠,就連晚上睡覺,也要趴在我的胸口上,她出生前,我原本預計的百歲醫生法,完全無法使用,只能親密育兒法,滿足她sticky rice黏住的需求。

閱讀全文 給孩子最美好的禮物

釋放孩童般盲目的愛

「如果你願意看見他人對待你的行為是他們與自己關係的反射,與你身而為人的價值沒有關係,那麼,隨著時間過去,你會完全停止(對他們)有反應。」~~Yogi Bhajan

常常,我們會把別人對我們說的話,做的事情,或是對於我們的反應,拿來當成衡量自己價值的依據。

如果別人拒絕我們,我們會問:「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如果別人批評我們,我們會問:「我到底哪裡做得不夠好?」

如果別人對我們生氣,我們會問:「我說了什麼?」

如果別人接受我們,我們會說:「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如果別人讚賞我們,我們會說:「我的人生正在往一個正確的方向前進。」

如果別人對我們做的事感到開心,我們會說:「我是個好人,所有一切都值得了。」

閱讀全文 釋放孩童般盲目的愛

讀書心得 了解美國系列書籍

最近,對於美國的歷史很有興趣,一開始會有興趣大概就是因為Trump,為什麼美國會選出這樣一個總統? 接著,就是新冠疫情大爆發,美國這個我一直以為很先進,有強大能力,又自由民主的燈塔,怎麼變得我不大認識,染疫的數字驚人,政策的不一致性,口罩要戴不戴的,一波一波升起的種族衝突,如: Black Life Matters,再來是牛仔們直接帶著槍衝政府機關,還有我身邊幾位朋友和圈圈中的各大陰謀論,西岸的大火…。與一些美國的朋友在聊天的時候,他們會說,「我們的國家最近很不正常,和過去不一樣,我們覺得丟臉,還被世界拒絕,有美國護照哪也去不了,沒有人要我們去……」等等。

突然之間,這個美國與我印象中的美國大相逕庭,開始質疑,所以,以前聽到關於美國很強大美好的故事,可能都只是表面的宣傳,在那宣傳底下,有著一些課本與媒體沒有說的事,而那是一個整個系統,不是一個單一事件。

這三本書,讓我對於美國的制度、系統和歷史,有了另一個角度的看見與理解,把圖片貼出來後,才發現,他們三個人是不同族裔的美國人,用他們各自的觀點、成長環境與背景與生活經歷,來刻劃出美國的不同面向,我現在需要找一本是由亞裔作者的書,哈哈,補充另一個面向。

第一本Winners Take All是Anand Giridharadas,印度裔美國記者,過去曾是紐約時報的專欄記者,對這本書的內容有興趣的話,可以參考我的這篇文章: 陰謀論深度探索。這本書主要在探索美國的精英階層,想要改變世界與做好事,但卻又跳脫不出自己所在的利益結構,因此,無法真正地做出結構性的改變,以致於,做了很多「好事」,但卻反而造成更多的社會問題、紛爭,還有中底層人民對上層階層的不信任。

Isabel Wilkerson, 也曾經是紐約時報的記者,曾獲得普利茲獎,她的這本Caste-The Origins of Our Discontents(暫譯: 種姓制度–我們不滿的源頭),看到種姓制度,一開始以為她要講印度,但不是,這是美國的「隱形種姓制度」,從美國開國之前,還是殖民地時期,就實行了這種不說破的種姓制度,漸漸地演變為,白人在上,亞洲人/拉美人在中間,黑人在下的金字塔社會階級,因為從來沒有人給予這「隱形種姓制度」一個名稱,也不像印度的種姓制度是明著為大家的出身定義階層,所以,在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種族膚色」間的不同,造成的隔閡,但若用「種姓制度」來對比實際的狀態,會感覺非常地貼切,而且,因為不是明著分層,有更多的潛規則,甚至,有時候上層階級會對待下層的方式會更加殘酷,聽了這本書,我才知道,原來當初納粹要進行亞利安人優生政策之前,是認真的考察、研究與借鏡美國的「隱形種姓制度」,接著,才做細項國情與文化的修改,實行在納粹德國時期。

美國的宣傳機器(propaganda)是世上獨一無二的,下面那本書裡面會知道,美國也從納粹那取經,學習如何用政治宣傳機器洗腦大眾,在讀了Caste這本書後,有種很深的感覺,那就是美國宣傳中,強調的自由、民主、開放、博愛、追求幸福的權利…等,建構出一個夢幻的美國夢,但是,若你深入地去挖掘這國家的歷史,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其骨架深層的制度結構與歷史,卻是古老如埃及的金字塔型階級制度

Jared Yates Sexton的文章也很常出現在紐約時報,他的這本American Rule最吸引我的標題就是「一個國家是如何征服全世界,但讓自己的人民失望。」這不就是疫情之中,美國的樣子嗎? 他在一個專訪中提到這本書開始的原因是,他去參加了一場政治集會,一個女人問他:「這是美國的末日嗎?我們的國家是怎麼走到今天這樣的?」這引發了他想要深入去探索美國歷史的前後,他說,那女人也許想要知道的是為什麼現在的國家是法西斯當政,但是,他想要知道的是戲說從頭,究竟他的國家如何的演變、當政者的決策與世界局勢是如何造就這部失去控制的機器。

在他的探索中,美國優越例外主義(American Exceptionalism)是美國夢的基礎–這是一片神賜的土地,在這裡,神眷顧著美國,比其他國家都要更特別,有人評論,這是美國在全球推行霸權的立論基礎,他在書中細細著說著每一段歷史,我無法在這裡一一論述,但,我想要用他在書開頭的引言來當做大意

「我們最好能記得,不是所有美國歷史都被記錄下來,某層面來說,沒記錄下來是幸運的, 因為,若有記錄,我們可能會對民主的理想與使我們氣餒的社會現實之間的差距,感到惱怒,或許,這是為什麼我們有兩個基本美國歷史的版本: 一個用工整如古老神話般的記錄,另一個,沒記錄下來,且充滿混亂、矛盾、不停改變步調,與如生命本身般的驚奇。」~~Ralph Ellison, Going to the Territory 1986(註)

註: 原文: It is well that we keep in mind that not all American history is recorded. And in some way we are fortunate that it isn’t, for if it were, we might become so chagrined by the discrepancies which exist between our democratic ideals and our social reality that we’d soon lose heart. Perhaps that is why we possessed two basic versions of American history: one which is written and as neatly stylized as ancient myth, and the other unwritten and as chaotic and full of contradictions, changes of paces, and surprises as life itself. 」~~~Ralph Ellison, Going to the Territory 1986

給我答案

「你的成長,不一定取決於你的頭腦了解了多少。

擁有很多的知識與資訊,並不能讓改變發生。

邏輯與推論並無法總是幫助你感到平靜與清晰。

知道更多,或做得更多,並不總能帶給你想要的答案。」

~~mswjake (註)

在療癒或靈性成長的時候,有好多我們想要知道的事情,我們會有千千萬萬個問題想要得到答案。

閱讀全文 給我答案

學生

Photo by Tiina Törmänen

故事來源: Love’s Hidden Symmetry by Bert Hellinger. P195

一個男人,誕生到他的國家,進入他的文化,走進他的家庭,就算只是個孩子,他們先知與領袖的故事,深深地感動了他,他極度渴望成為那理想的模樣,他開始了長時間的訓練,一直到他完全地與他理想的先知和領袖的樣子認同,一直到他思考的方式、說話的樣子,與行為舉止都像他們為止。

但是,他想到,最後缺少一件事,所以,他展開了一段很長的旅程,進入完全隔絕於世的孤獨,在那裡,他希望能通過穿越最後的終點線。

路上,他經過了一座很老的花園,年久失修,無人管理,野玫瑰在暗處仍開著花,高高的果樹結的果實每一年都在沒人注意之下,落到地球母親的身上,沒人在那撿果實。

他繼續往前走。

終於來到了沙漠的邊緣。

很快地,他被一種未知的空無感包圍著,他理解到,在這座沙漠裡,他能夠選擇任何他想要去的方向—(不論去哪裡),空無感都保持不變。他看見,這地方巨大的孤獨把帶領他前往任何方向的心眼中所有的虛幻一掃而空。

所以,他繼續讓機運帶著他流浪,一直到有一天,他已經停止信任他的感官很久了,他很驚訝地看見水的泡泡從地球深處在他眼前冒出來,他看著沙漠裡的沙慢慢地再次浸濕,在水可觸及的地方,沙漠到處盛開如天堂般。

然而,在內心深處驚奇著,看著四週,在不遠處看見兩個陌生人慢慢靠近,他們也和他做著相同的事,他們兩人都跟隨著他們的先知和領袖,直到他們都變得近似於他們的先知和領袖,他們也和他一樣,進入了沙漠荒地,希望能夠在這裡找到能通過穿越最後的終點線,他們也同樣地,最終找到這這處甘泉。

接著,他們三人一起彎下腰來喝著泉水,每個人都感到自己的目標就在咫尺,然後,他們說出自己的名字: 「我已經和我的領袖,釋迦摩尼佛,合一了。」「我已經與我的領袖,耶穌,基督,合一了。」「我已經和我的領袖,穆罕默德,先知,合一了。」

最後,夜色降臨在他們之間,他們看見天堂滿是閃亮的星星,沒有移動,安靜,又非常地遙遠,他們全都在這永恆的廣大之中,進入了充滿驚嘆的沉靜,其中一個人一度感覺到,他的領袖一定在他來這裡時,也曾有感覺此刻相同的無力,得知人類整體設計的不著邊際,並全然地臣服於這廣大–他的領袖一定也感受到了無法逃避的愧疚。

他知道,他已經走得太遠了,因此,他等待著破曉,走上回家的路,最後,逃離了沙漠,再一次地,他經過了荒廢已久的花園,一直到最終,他在花園停了下來,他知道,這座花園是他的。

一個老人站在大門旁,好像在等待著他,他說:「如果有人從很遠的地方找到他回家的路,就像你一樣,他會愛上這潮濕且富足的地球,他知道,所以生長的都會死亡,在死亡之中,滋養著其他在生長的。」

流浪者回答說:「現在,我獻身於地球。」接著,他開始用最溫柔的方式照顧這座花園。

療癒 再次回到身體

「對許多人來說,焦點變成試著要療癒那些我們相信自己有嚴重問題的部份,我們努力地得更有覺察,更處在當下,更成功。也許,真正用來衡量療癒的方式是,當我們再也不感到需要成為別人或其他樣子,而是成為我們自己時。相反的,我們只是過自己的生活。」~~Mark Wolynn

前幾天,和一個朋友聊起療癒與心靈成長的過程,從現在這個點回去看,我發現自己療癒的過程是一個由靈,到心,再到身的順序,很多書與訊息不是通常都是說身–>心–>靈,由下而上的順序嗎? 我發現自己是相反過來的過程,而理解到這一點,是最近在上飛輪課的過程中,突然感受到。

怎麼說呢?

閱讀全文 療癒 再次回到身體

陰謀論深度探索

近期各大陰謀論

川普是拯救世界的光工?!?!

從Covid-19後的這幾個月,我看到身邊一些走在靈性道路上或是做療癒的朋友,一直待在陰謀論的兔子洞裡,有幾個很主要的敘事關鍵字是:

「陰謀集團在操控,醒來(wake up),研究(do your research),教育你自己(educate yourself),站起來(Rise up)。」


「QAnon,川普其實是光工來拯救世界,對抗走私兒童喝血的撒旦崇拜精英。」
「戴口罩是政府要讓你屈服。」


「比爾蓋茲的基金會要給大家晶片,減少人口,控制全世界。」


「反全球化,反科學,反權威。」


我也有朋友已經取消了大公司的網路服務,因為他相信5G是造成疫情的主因,他轉到只提供4G的公司,覺得這樣比較安全,反對戴口罩,反對疫苗,反對任何政府提出的政策。

陰謀靈性論(Conspirituality)


這樣的聲音與實際採取的行動,和4月份時,我寫陰謀論與陰影那篇文章時,已經是非常不同的層級,現在,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在身心靈領域裡的許多人,如yoga、薩滿、通靈…等,有很高的比例是完全同意各大陰謀論的,2011年,Charlotte Ward創了一個新的字: Conspirituality (conspiracy theory+spirituality),我姑且翻成陰謀靈性論,這主要是在形容那些把靈性與陰謀論深深結合在一起的人們,通常是追求靈性的人認為任何有政府、組織、機構或法人的團體都是腐敗不可信任的。


這個現象在Covid-19這面照妖鏡之下,更是來到了一個嶄新的高點。

閱讀全文 陰謀論深度探索

為自己發聲


很常,我們看到朋友之間交惡,是源自於不好意思拒絕對方,或在對方說或做了超過我們界線的東西之後,不敢/不好意思/不知道怎麼向對方表達我們的意思。


這與我們的叛逆期有很密切的關係,叛逆期是一個我們開始發掘自己是誰的日子,這段期間,很難熬,因為,許多原本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開始變得什麼都不對,長相、身材、聲音與身體開始轉變,開始懷疑父母給的規則,對自己身邊的全世界生出了異議,不再不經思考地說yes or no,開始有了自己的看法。

閱讀全文 為自己發聲

挖掘家族故事

對家族裡的故事有好奇心,深入了解究竟是什麼往事,讓我們的父母親受了這麼重的傷,在他們的無情,任性,批判,距離,攻擊,憤怒,憂傷,高標準的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經歷了什麼,無法被接受,無法轉化與消化他們的情緒,而成為今日關上心門的版本, 讓他們無法全然地對我們打開心?

閱讀全文 挖掘家族故事

核心的抱怨

做療癒的時候,我習慣建議個案找出一個你想要面對的問題,在此當下,直覺地,你想要處理什麼?

有時候,這個問題非常顯而易見,因為,那像是一把在心頭上熊熊燃燒的火,急切地尋氧氣與出口; 有時候,我們卻找不到任何線索,沒有感覺,好像有什麼就做什麼,能看到什麼,就看什麼,都可以,但是,這並不一定代表真的沒有任何地問題想要面對,因為,個案帶著自己來到這裡,不論是有意識或無意識,內在都有一個推力,帶領著自己看見一個方向、答案或解決方式。

找到核心的抱怨,是療癒過程中的第一步,因為,在這個核心的抱怨中,常常能夠看見隱藏在深處,想要被看見與聽見的聲音,這聲音,可能屬於一個人的內在小孩,也可能屬於一個人的家族,或是所屬的文化與國家,核心的抱怨,就像是一個指南針,帶著我們在內在的大海中,找尋前進的方向,航向內在的金銀島。

閱讀全文 核心的抱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