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情緒

通常小孩和我講她們的事,我不太插話,盡量讓她們講完,因為,我相信,就算是小孩,她們也可以在講的過程中,看到和找到自己的盲點與找到答案,有時候,我會在結尾時,問她覺得應該怎麼處理才好,有時她會有明確的答案,有時候,會問我,我才會告訴她我的想法。

Continue reading “孩子的情緒"

老師與自我

fake guru

在華人的思考裡,「老師」有很崇高的地位,雖然這幾年老師的地位好像不如古代,但是,在各種不同的圈子裡,如果想要表達尊重一個人,那名字加上「老師」或是各種師的稱號,敬意明顯地呈現,對方的地位也自然地提高。

也許是因為根深蒂固尊師重道的觀念,人們很常就不經思考地100%接受了老師說的話,尤其是在靈性圈圈裡面,喊了老師、師父、seafood、醫師等師兒們,拜於門下,就把自己的思考自主權全部丟給師兒們,如果,遇到一個好師兒,了解自己只是引門人,學生仍舊需要找到自己的路,自己與學生的相遇只是因緣到了,不會特別逼學生完全遵照自己的意見,但若遇到一個自我較強的師兒,也許暫時洗腦完全歸順師兒吩咐,把自己的自主能力暫且放到一邊去,或者丟了錢財、丟了身體、丟了自己,丟了靈魂。

Continue reading “老師與自我"

靈性旅程與當好人無關

being nice

「而我學到,靈性旅程與當個好人無關,靈性旅程是關乎當個真實的人,設立界線,崇敬我自己的空間優先,他人次要; 在這個好好照顧自己的空間裡,當個好人自然地發生了,對人好是因愛流動而生的,不是出於恐懼。」~Michelle Olak.

 

常常,我們會聽到, 既然在修行、在某宗教裡、在靈性成長的學習裡…等,就應該要做到ooxx的樣子,我們對於一個走在靈性之路上的人,有一個既定的刻板印象,尤其是「必須當個好人」的形象與包袱,好像不是個符合社會道德標準的人,就是修行失敗。

其實,我覺得這是個迷思。

任何用教條綁住,硬性規定要人遵守的道德,是出於恐懼而生的「好人」,並不是出於內心,尤其,當我們內心有未療癒完成的傷痕時,很自然地會有因為傷痕而生的負面情緒,如果,在沒有處理並消化完負面情緒時,就告訴自己:「我不能有這些情緒,因為一個好的修行人是不能有這些情緒的,我這樣不對。」接著,為了符合教條,把未處理完的情緒全都強壓下去,還沒有準備好原諒與寬恕,就硬逼著自己接納對方,這會造成二次創傷,並在終於忍不住時,情緒能量會以其他方式爆發出來。

我認為,靈性旅程無關於當一個好人,靈性旅程是一條誠實的自我探索之路,在這路上,我們可能會看見自己各種脆弱,爆怒的自己,困惑無知的自己,犯錯傷害別人的自己,為了遮蓋羞恥說謊的自己,貪心固執的自己,善妒記仇的自己,這些都是道德教條裡說「你好壞,修行人不可以有的」。

但是,推開這些不討喜的自己,這些部份就完全不存在了嗎? 不,它們仍舊存在某一個角落裡面,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完美的,沒有任何一個人從來不犯錯,修行或走在靈性旅程,並不會讓這些全部的消失。

我認為,靈性旅程最重要的是全然地接受自己,不論是好是壞,那都是我們的一部份。

我曾經,有一個很不實際的想法,「我要當個好人,我不要傷害任何人。」

因為這個信念,我害怕衝突,只要說出自己與他人不同看法或感覺時,我就覺得我在傷害別人或讓別人難堪,我害怕拒絕別人,因為,拒絕別人也不是"好人"的行為。

然而,我卻允許別人在我的空間裡面,做著我無法全心 喜悅起來旳事情…這難道是做好人的代價嗎?

走在靈性旅程上,我學習到一件事情,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當100%的好人,不論我們多麼地努力,不論多麼地週到,他人都是用他們的眼光來衡量我們,我們覺得好的、對的,在他人眼光裡,有可能都是充滿自我、討厭、不體貼、不夠好…等的狀態。

這是別人內心戲的劇本,不是我們的~~我們沒有辦法24/7都在看臉色,都在當別人肚子裡的迴蟲,這不是我們的責任。

我後來學習到,如果,我們想要成為一個具有慈悲心懷的人,一定、必須、肯定、勢必、必然要是一個有界線的人,怎麼說呢?

想像這個畫面:

我沒有界線,我是個符合道德標準的"好人",因為我努力在修行,我身邊的人有苦難了,需要我的時間、精力、資源、金錢,我全都無條件地投入了,但是,我自己呢? 我吃沒吃好,睡沒睡好,滿臉倦容,自己心力交瘁,對方還繼續地說「我還要ooxx」,我已經沒有東西可以再給了,我透支了,於是,當我看到對方又來要的姿態,我很不爽,充滿了怨懟,內心os:「你沒有看見我已經這樣子了嗎? 你怎麼可以這麼不要臉一直要? 天啊,怎麼連這種要求都說得出口?…等等等等」在這個節骨眼上,原本好意幫助的心情已經被怨懟、憤怒、焦慮…等心情蓋過了,怎麼可能還有慈悲心?

也許有人會說:「你這就是道行不夠深,修行不夠,才會沒有足夠的慈悲心啦!」

但是,如果走在靈性旅程上,我們無法誠實地面對自己,了解自己目前的界線與能力在哪裡,一來就想要到達神愛世人的境界,那不就像小孩,還不會走就想要跑了嗎? 這很不切實際,更不要提那些用「你不夠好」「你境界不夠高」「你修了白修」這些話來批判別人的人。

我認為慈悲心不是靠教條規定出來的,慈悲心的建立是要從了解與接受自己開始,如果,我們對於那些不夠完美的自己都很鄙視,我們要怎麼成為一個有慈悲心的人呢?

因此,從對自己慈悲開始吧!

那些用道德來束縛與批判自己的恐懼式教條先放到一旁去,當我們能夠善待自己,對自己慈悲,有意識地接納背景聲音的自我懷疑與批判,我們很自然地就能將這份慈悲擴散到身邊的人,我們只能夠用對待自己的方式去對待他人,因此,善待自己,設定出適合現在狀況的界線。

知識與阻礙

knowledge is obstacle.jpg
“釋放我們的觀點非常重要,知識是知識的阻礙"~一行禪師

「很常地,我們的知識是妨礙我們觸碰實相如是本質的阻礙,這也就是為什麼學習如何釋放我們觀點的方法這麼重要,知識是知識的阻礙,如果你的想法很武斷,要接受新的洞見、構思新的理論與對世界的了解,就非常地困難。」~~~一行禪師

我非常喜歡佛陀說的渡船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 “知識與阻礙"

靈魂流失與學校教育

soul retrieval

在薩滿療癒裡,靈魂修復是很大的一塊基石,靈魂,是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力量,靈魂愈完整,我們就能夠愈無所懼地走在地球上。

這幾年的薩滿療癒經驗,讓我深刻地體會到靈魂完整的重要性與真切的力量究竟是什麼,在許多個案身上,尤其是在亞洲出生長大生活的人,靈魂流失的狀況非常地普遍,靈魂流失的程度也更深。

我的經驗裡,許多靈魂力量都是在學校生活中失去的,不論是起源於老師由上而下無理/禮的管教方式,或是同儕之間的比較,只能夠專注在學習學校「規定」的學科,而不能自在地探索與追求自己的天賦,一切的價值標準都只能用成績衡量,其他與學科考試沒有相關的東西,如藝術、音樂、廚藝、工藝、體育、創作…等等,都被視為不重要、沒價值、多餘,是可以為了要補重要的英文或數學,就任意刪除的部份,現在,這些原本被視為多餘的、沒價值的東西,成了可以補充分數的重要來源,好像學習發展藝術或音樂等,與靈魂本身渴望與宇宙本源的接觸無關,而是功利的加值點數。

Continue reading “靈魂流失與學校教育"

專準主義之你可以擁有全部的迷思

rest.jpg
摧毀你必須持續不斷地工作與磨鍊才能夠成功的概念,擁抱休息,修復、沉思也是通往成功與終極快樂生活過程中,必不可少的要件。

經過好幾天的休息、放鬆,並認真地實行「專準主義者」(Essentialist),我的身體與精神狀況好很多,除了心靈上面的檢視,現實生活中的身體檢查也在排隊中。

感覺這是個要我全面停下來,從身、心、靈各個角度去檢視自己的一個契機,很妙的是,在我比較舒服之後,我家老公在健身舉重時,也很嚴重地傷到背,走動像個七老八十的老伯伯,平常衝衝衝又停不下來的夫妻倆,不約而同地前後收到了來自宇宙的叮嚀:

慢下來!!!

Continue reading “專準主義之你可以擁有全部的迷思"

我是個貪心的人

37131115_10160632383395565_2870512134964379648_n.jpg

近期有寫email或是訊息給我的人,可能都有注意到我回覆的時間異常地久,真的要說聲非常抱歉,我回覆的速度非常緩慢,在一些email與訊息裡,也有收到關心的聲音,問我為什麼今年後半年不再接新的個案或是問題了呢?

其實,就只有一個原因,我深刻感覺到自己超載了,必須要停下來。

Continue reading “我是個貪心的人"

走上靈性道路最初始的初衷

Present Moment anyone.jpg

(圖:靈性展覽,左邊前世解讀(大排長籠),右邊讀取未來(大排長籠),中間 冥想:有人要來體驗當下此刻嗎? )

 

在最開始走上靈性學習的路程時,對路途上的所有東西都覺得好新鮮好奇,探索前世與來世,身邊訊息發生的同步性(共時性),指導靈帶來訊息與療癒的超巧合確認,心想事成吸引力法則的實用,各式占卜方法的玄妙、在催眠、冥想或薩滿之旅裡看見的畫面、記憶…等等等等,好像是劉姥姥進入大觀園一樣,一切事物都是「好神奇哦!!」「天啊!!!」「不會吧! 怎這麼巧?!」

Continue reading “走上靈性道路最初始的初衷"

薩滿筆記 洞穴 黑暗與神靈

這一則BBC的報導裡面,提到家人們心急地祈求洞穴神靈Nang Norn的原諒與幫助,在他們全數獲救之後,舉行了盛大的感恩儀式,謝謝Nang Norn的守護。

泰國足球隊事件

最近發生的泰國足球隊受困於洞穴,在世界各地的洞穴潛水專家、軍隊…等等不同救援的協助之下,13人終於全部獲救,對整個搜救的過程非常好奇與著迷,原本,所有人都覺得凶多吉少,最後,居然可以全數獲救。

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第一批進去探路的兩位洞穴潛水專家是在拉繩索的時候,不經意地浮出水面,看見13雙眼睛回望著他們,在他們詢問男孩們的狀況後,聊到困在洞穴中都在做什麼,怎麼支撐下來,才知道,25歲的教練曾經當過和尚,他鼓勵這些男孩們,在黑暗的洞穴裡打坐渡過時間,記者並沒有更深入提到關於他們冥想與心靈上的經歷,但是,我想,在黑暗與恐懼的狀態下,用冥想的方式安定心情,是會有很大的幫助的。

Continue reading “薩滿筆記 洞穴 黑暗與神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