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談女人的性冷感

sex

十幾歲時,因為媽媽的關係,家裡有好多奧修的書,當時,讀不懂太他的東西,有些東西讀起來太前衛,聽起來太偏離「正常」。搬到加拿大時,也帶了好幾本奧修的書來,擺了好多年,都沒有再認真拿起來看,前幾天,突然有靈感想要再看看奧修的書,再拿出來看,很多以前看不懂的內容,居然通通make sense。在這幾年書被冷凍在架上的時光,因為歲月的成長、讀了其他的書籍、上了其他的課程,再回來看,原來奧修早就在書裡寫過,只是,當時我年紀小,生活經驗不足,以致完全不懂他在講什麼。

奧修談了很多性的問題,因此,他被認為太過前衛大膽,講了這麼多禁忌的話題,在他生活的年代,談性是違背倫常、宗教的,然而,他過世了幾十年後,到這個時代再看他寫關於性的問題,真的是針針見血,而且,也不再覺得是多麼不正常的議題了。

為什麼我們要這麼排拒這個話題呢? 性就和吃飯、睡覺的基本生理需求一樣,拒絕性,就和拒絕吃飯一樣不合人性,因此,應該要打開天窗說亮話,把人在性上會遇到的問題都拿出來探討,因為,性不會止是單方面的問題,而像我們選擇如何吃東西的方式一樣,是個全面性的生活態度問題。

getImage

就來看看奧修怎麼談女人的性冷感。節錄自「身心平衡」by 奧修。

總有一天你要超越性,可是,方法是透過性來超越,如果你不好好進入它,那要超越就非常困難。無法享受性的人也許只是被灌輸了某些態度,也許是某些制約使然。

所有的人性都被腐化了,最嚴重的莫過於每個人都被教導說: 享受自己是罪惡的…好像快樂是總錯誤; 而當你痛苦時,就什麼事都沒有,可是,只要你快樂,那就是有問題的。快樂受到壓抑和箝制—可是除非你迸發出快樂的火花,不然就錯過了整個生命。

那就是生命存在的目的,因此,你要學習如何徹底地快樂…如何迸出快樂的火花。

性當然最能為你帶來這個火花,它是瞥見三摩地、靜心和恩典最自然的方式之一; 也有別種進入恩典的方式,可是都不是那麼合乎自然。性是最自然的方式,那是你與生俱來的,是神的禮物。也許你是宗教人士,也許不是,也許你相信神的存在,也許不相信,也許你是個共產主義者,也許是個無神論者,不論你是誰…但就是有這麼一個自然的東西,它會給與你某種起越的瞥見—超越身體、超越頭腦的瞥見。

所以,你要記住三件事,並試著去做。

首先,當你做愛的時候,要積極、主動。讓你的另一半扮演女人的角色,而你反過來扮演男人的角色,讓做愛變成一場遊戲。比較主動的那一方是比較投入的,你的能豆比較投入在其中,因此很難中途停止。可是如果是被動的,那麼隨時都能中止,因為你幾乎是置身事外的,就只像個旁觀者。如果不主動,瞥見就較容易發生; 如果活躍,瞥見就不容易發生。

因此,女人要更主動些,怎麼說呢? 這只是為了讓你體驗高潮的暫時作法,一旦你體驗過高潮,就不用再這樣了,你可以繼續扮演自身女人的角色,這是個暫時性的手段-讓你的另一半變成女人那一方,而你則當起主動的男方。

其次是,在做愛之前,先一起跳舞,狂野地跳舞,高聲歌唱、舞動,也可以放音樂助興,在房裡燃香,讓這成為一場精雕細琢的慶典,幾乎像宗教儀式一樣。

人們做愛通常不按部就班,兩個人坐在一起,然後就開始做了,那是很魯莽的—對女人來說是很魯莽的。對男人來說則不很嚴重,因為男人擁有不同形式的能量,男人的性慾比較狹隘,女人的性慾則比較全面,她的身體必須完全投入其中,所以,除非有前戲,否則,女人是無法深入的。

因此,要先跳舞、歌唱,讓能量沸騰起來,然後,你再成為主動的那一方。狂野起來! 一點也不要拘束,要狂野。即使做愛時放聲亂叫也無妨,即使唱歌起來也不必擔心; 如果你想要胡言亂語,就胡言亂語—那會像咒語一樣有用。

第三件事是,每天從早到晚不斷觀察—是否在生活中別的地方,你也壓抑著自己的喜悅? 這些也要一起跟著改變。當你吃的時候,要滿心喜悅地吃,因為,所有的事物都是相互關連的。當你跳舞的時候,喜悅也必須在那裡,靜心的時候也要喜悅,與別人說話的時候也要喜悅、洋溢、流暢,走路的時候也要喜悅。我們不曉得錯過了多少—只是走在路上就可以有無比的享受,天曉得? 或許,不會再有這樣的日子,或許不能再這麼散步,也不能再享受同樣的陽光。景物依舊,但人事可能已非,因為誰知道明天會如何? 也許今天就是此生的盡頭。

所以,始終要記住: 享受每一個片刻,彷彿已經是人生的盡頭,完全容受這個片刻,全然地擁抱它,不要有任何遺憾這樣你就可以熱烈地、激昂地活著,那麼性就只是你全然態度的一個副產品,因此,你無法光改變性—不可能的,一切事物都是密切相關的,所以必須改變一切

喜悅地吃! 別只因為你不得不吃,所以才將食物塞進肚子裡,要享受! 那是一場聖典。享受你的走路,那是神的禮物,因此,你必須心懷感激,與別人說話時也要享受。

所以,從現在開始也要享受那些與性無關的事情,怎麼說呢?因為如果你能享受別的事情,那麼到頭來,你也會享受性,如果你無法享受別的事情,那你也無法享受性。

這是我的觀察:對性的能度是一種非常象徵性的態度,它顯示了你生命的一切,你會因此無法享受別的事物,或只能一定程度的享受,不敢逾越。一個害怕快樂、喜悅的人總是害怕著許多事,他會在越過限度之前停下來。

就是這三件事,三個星期後再來談談你的狀況。讓自己狂野地生活三個星期,忘掉所有的人性—成為動物、純粹的動物,這樣你才能夠輕易地蛻變成一個人,可是為了成為動物,你必須深入這些事。

除非你是個真實的動物,否則不可能成為真實的人類,除非你是真實的人類,否則不可能成為一個神性的存在。

萬事萬物都有層級之分,動物是廟宇的地基,人性是廟宇的牆壁,而神性則是廟宇的屋頂。沒了地基,屋頂無法存在,你可以空有屋頂,可是沒了牆壁,屋頂是無法存在的。人是一幢三層的建築: 第一層是動物,第二層是人性,第三層是神性。所以,你要從第一層開始,從最初的那個起點,奠定好你的礎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