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角度看文明1:該隱與亞伯故事新解

cainandabelkill.jpg

對於創世紀的故事,相信許多人或多或少都有印象,幾千年以來,同樣簡單的故事有著各式各樣不同種的解釋,文學的、神學的、人性的、道德的…等等,從小上主日學的我,大概對神學的解釋最為熟悉,雖然主日學老師和牧師解釋得很清楚,但我總覺得無法完全回答一些內在的問題,但是,我最近讀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解讀,我覺得這個解讀方式用在現代也可以通,而且,也解釋了許多我一直以來有的問題。

創世紀的故事: 亞當、夏娃、該隱和亞伯

fall of adam and eve.jpg

複習一下故事,聖經創世紀裡,亞當和夏娃偷吃了善惡之樹的果子,被神趕出伊甸園,因為他們不順從神的指示而犯下了「原罪」,從那之後,人類就再也不能過著舒適無憂的生活,必須靠著自己的勞力,開創家園,生兒育女,經歷生老病死。亞當和夏娃離開了伊甸園之後,建立了自己的家園,兩人生了兩個兒子-該隱和亞伯。

身為農夫的該隱把自已種的農作物獻給神,身為牧羊人的亞伯送了幾隻初生的牲畜和牠們的脂肪給神,神很欣然地接受了亞伯的禮物,卻不接受該隱的禮物,該隱氣急敗壞,失望透了,神問他:「該隱,你為什麼憤怒? 你為什麼失望? 如果你做的是對的,你怎麼不會被我接受呢? 但如果你沒有做對的事,罪正在門口蹲著,罪的欲望是你的,但是你必須試著克服它。」

該隱跟亞伯說:「我們走吧! 一起到原野去。」

就當他們在原野裡時,該隱攻擊他的弟弟亞伯,將他殺死了,亞伯成了聖經紀錄上,第一個死掉的人類。

我在教會裡對這個故事學到的含義是「嫉妒,是人類的原罪之一。」我們人應該避免嫉妒,學習接受神原本就不公平,他是否接受我們,我們都必須欣然地接受,這是人類的考驗,在世上的考驗。

 

我的問題:

但我的腦袋裡就充滿了????????????????? 一大堆問號。

「為什麼上帝要牲畜不要農作物?」

「該隱不就很衰? 明明也很認真付出自己勞力和心力,還被上帝拒絕。要神喜歡還要看神的喜好??」

「上帝為什麼要這麼不公平? 還不告訴你為什麼不公平?」

「上帝是肉食主義? 不是素食主義? 所以大口吃肉是對的?」

「為什麼上帝明明就知道該隱為什麼生氣,為什麼失望(因為祂是上帝,無所不知),還要故意問他為什麼憤怒和失望? 然後還暗喻他做的是錯的,他不就好好當個農夫嗎?是錯在哪裡了?難道當農夫不對? 」

「還是上帝就看該隱不爽?」

「還是上帝就是要惡整亞當一家?」

「上帝幹嘛都不講清楚,要我們這些後人猜半天?」

我曾經有把這十萬個為什麼拿來問家人,但是,我的家人只覺得我很煩,哈哈哈,是只有我會問這些無聊的問題嗎? 還是很多人都暗暗地有問題,但沒有問出來呢? 有人或許會覺得,看神話故事可以不需要那麼認真,只要看到故事背後的含義即可,然而,這段故事裡,有太多以我的角度和現代觀點無法解釋的事。

 

創世紀的作者與背景

先要說到創世紀的作者與背景,創世紀的作者實際上是誰,無法考據,有些學者認為是摩西,但那也只是推測,唯一可確認的是,創世紀是最早的猶太聖經,因此,作者的背景是當時的猶太人(閃族Semitic),因此,當我們在讀創世紀的時候,必須把當時作者的歷史背景考慮在內,才能夠完全了解。

semitic location.png

當時,在文化搖籃兩河流域的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上,有兩個主要的民族,一個是來自北方的高加索人(Caucasion),他們建立了許多個以農業為基礎的城市型經濟體,因此,當我們說文明發展的起源時,農業就是文明的根本,現代的考古學也是以是否發現有農耕技術來定義一個古文明的文明程度。而另一個民族就是閃族人(Semitic), 他們是遊牧民族,逐水草而居。這兩個鄰近的民族有著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北方的高加索人是農夫,他們必須勤奮地工作,開墾土地,建立城市,群聚而居,南方的閃族人是遊牧民族,他們和現今仍過著打獵採集生活的原住民族很相似,他們不像農夫們辛勤地開拓土地,有人定勝天的精神,他們的哲學是神給予我多少,我就拿多少,這裡沒有了,再往下一個地方去。

sumerian farmers.jpg
蘇美農夫發明撒種工具,比起手動,可以更快撒種

而亞當、夏娃、該隱和亞伯並不單純地指一個個體,這些都已經在翻譯中失去了原意,亞當(Adam)在希伯來文裡的原意是「人」(man),夏娃(Eva)是生命的給予者(Life Giver),該隱(Cain)是製作金屬器具(如工具、廚房工具…等)的人(Metal Smith),亞伯(Abel)是放牧者(herdsman),當我們回到創世紀作者原本語言的原意後,我們發現,原來亞當、夏娃、該隱和亞伯是一個泛稱的代表,而不是個體。

這麼看的話,該隱代表的就是北方高加索民族的農夫們,亞伯代表的就是南方閃族的放牧者

如同現今文明急遽發展,為了提供城市人口所需的糧食和各項資源,我們必須砍更多的樹,開墾更多的土地,如果要更多的地,就必須擴張版圖,把其他的民族擠出去,因此,就會產生衝突。

在創世紀作者的眼裡,該隱和亞伯就是在描述這場農夫與放牧者的衝突,為什麼神會選擇亞伯? 因為從閃族人的角度來看,這些農夫為了要土地,正在屠殺我們,血流成河,我們的生存受到迫害,因此,我們的神是同情我們的,是站在我們這邊的,所以,他選擇了我們的禮物–牲畜,因為,農夫提供的農作物正是用我們的血為肥料灌溉而生長出來的,上帝問該隱:「該隱,你為什麼憤怒? 你為什麼失望? 如果你做的是對的,你怎麼不會被我接受呢? 但如果你沒有做對的事,罪正在門口蹲著,罪的欲望是你的,但是你必須試著克服它。」正因為代表農夫的北方人大規模地屠殺牧羊人,所以,作者要他的神問該隱:「如果你做的是對的,你怎麼不會被我接受?…罪的欲望是你的…。」在閃族人作者的眼裡,農夫們發展文明的方式是殘忍的,是錯的,是有罪的,因此,他才會要神這樣告訴該隱/農夫們。

以閃族人的觀點來看這個故事,那許多問題都解開了,神不是偏好肉食,討厭素食,而是,閃族人認為「神是愛我們的,是站在我們這邊的,神恨你們這些農夫的生活方式和你們的農作物。」神也沒有不公平,因為,這個故事裡沒有一個不偏不倚的神,這個神是閃族人信仰裡的神,他們期望他們的神是這樣回應他們的。

不知道你怎麼想的,但是,寫到這裡,我不禁覺得很絕妙,文明之輪歷經數千年的翻滾後,農夫(現今的文明人)居然把一個以遊牧民族角度為主的故事,放在創世紀的第一章?! 並且,以之為文明最初始的記錄,有些諷刺,因為這樣的事–農夫(文明人)壓迫牧者(原住民)的事情,仍繼續在發生著。

有了這樣的了解後,我們就可以更進一步地來分析亞當和夏娃吃了善惡之果被逐出伊甸園的故事。

寫創世紀的閃族作者在描寫亞當的墮落時,應該是站在一個後代的角度來描寫一件非常久遠以前發生的事,以該作者的立場,他唯一知道的事實是,北方的農夫(他們的兄弟)正以血腥的方式壓迫他們的生活環境,然而,這些受壓迫的閃族人從來沒有機會去看到兩河流域的文明盛況,更不要說參與農業的誕生,事實上,農業(文明)的誕生也許是在寫創世紀前數百年前的事情,當他們在寫亞當被趕出伊甸園的故事時,他們是在重建一件好久好久以前的故事,而不是像現在的記者一樣現場實況轉播,因此,就閃族作者的角度來看,「有些奇怪的發展降臨到這些北方的兄弟們身上,他們的生活方式必須重度依賴勞力,並且,他們為了生存變成了謀殺者來殺我們,這一定是道德或靈性上的大災難,才讓他們沉淪於此。而且,他們似乎有種奇怪的想法,覺得他們可以像神一樣地統治世界,覺得他們可以克服一切自然上的限制,用所有的方法,戰勝自然,而且做得比神還要好,因為,神在這個世界上創造了太多不必要的多餘物種,有些還有毒會殺死人,所以,他們可以自由地除去這些不想要的物種; 他們也可決定河流應該要往哪裡流去,哪些地方不應該有湖,水要放乾; 哪裡的森林應該要砍光,哪邊的山應該要移除,哪裡的洞需要填平,雨應該下在哪裡,不該下哪裡。」

很明顯地,他們活得像有神的力量與知識一樣。

因此,閃族作者寫創世紀時,描寫亞當和夏娃偷吃智慧(善惡)之果,就是在寫北方的兄弟為什麼會變成謀殺者的前奏,對他來說,北方的兄弟們就像都吃了智慧之果,他們有著只有神才擁有的智慧,這是什麼樣的智慧呢? 這是只有神才有能力運用自如的智慧,這樣的智慧是: 「不論神做了什麼樣的行動,不論是多大多少的行動–這些行動對一個人好,就對另一個人是壞。」舉個例子來說,一隻獅子正要獵殺一隻羚羊,這件事完全取決於神之手,如果神讓羚羊逃走了,對獅子來說就是件壞事,因為牠會肚子餓,如果,獅子捕捉到羚羊,那是對羚羊壞,獅子好; 再舉個例,如果神放下大雨,對一些地方來說是好事,但對另些地方來說卻是壞事,因此,世上不可能有雙面討好的事,也沒有雙面都壞的事

閃族的創世紀作者認為,他們北方的兄弟們把統治世界的權力和智慧攬在自己手裡,自己當起神來了。遊牧民族是讓神來統治世界,神給什麼食物,他們就吃什麼,只是要常常移動,所以,他們的生活比較單純; 但是,想要掌握統治世界的農夫們,必須要克服一切困難種自己的食物,必須要辛勤地流汗播種收割。

以此理論來說,農業本身並不是犯罪,而是犯罪後的結果

為了開拓土地種植農作物,必須要剷除許多原本在那個土地上的生物,包括人、動物、植物,這樣子殺了許多不同的生命,因此,是種犯罪的行為,而犯罪後,緊接而來的就是處罰,擁有神一般分辨善惡的智慧把他們北方的兄弟們,變成了農夫…和謀殺者。

當神掌握著這樣的智慧時,對祂而言,這是無害的,但人類擁有這樣的智慧,就成為了一種毒,閃族的作者們想傳達的是:「當人類試著要扮演上帝時,代表的就是人類不可避免之死。」

學者丹尼爾.昆恩(Daniel Quinn)在1976年提出這個創世紀故事的解釋時,他說:「推論出這個理論的原因不是為了在神學上做聖經的釋義。我一直在問,我們人類到底是怎麼在短短的一萬年間把自己逼到現在這個地步? 我們離死亡那麼近! 我居然在一個這麼老的故事裡看到這件事,不可思議的是,我們居然把這個故事化為我們文明的一部份,當成是我們自己的,但是,這故事對我們文明人來說,卻是那麼的難以解釋。但是,當我們不用文明人的角度來看這個故事,改用遊牧民族的角度來看,這個故事就可以解釋得通了! 而且傳達的意義不止適用於8000年前的閃族遊牧民族,也可以用在20世紀末,所有的原住民族身上,因為,他們的生活方式都是「不文明的」。

待續…

資料來源:

http://www.ishmael.org/origins/DQ/

http://www.filmsforaction.org/articles/our-religions-are-they-the-religions-of-humanity-itself/

http://www.ccbiblestudy.org/Old%20Testament/01Gen/01CT04.ht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ain_and_Abel

對「新的角度看文明1:該隱與亞伯故事新解」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