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筆記 淨化身體能量(Extracting Healing)

上個週末參加了核心薩滿的工作坊,這次的主題是-Shamanic Extraction Healing,字面上直接翻譯成中文的話,是「薩滿抽取治療」,那是在抽取什麼呢? 是在抽取入侵身體的能量,這些能量不屬於我們,是從他處沾染過來,黏在我們身上的能量。

shamanic-extraction.jpg

通常是什麼樣的狀況下會沾染到這些能量? 為什麼這些能量會跟著我們?

當我們身體比較累、能量較低、心情較低落負面… 等等氣場較虛弱時,就是這些入侵能量(intrusive energy)會沾染到我們身上的時候,這些入侵能量會造成許多問題,例如: 容易生病感冒、憂鬱、情緒丕變、容易吸引負面事件上身(=很衰)、陷入負面的黑洞跳不出來,若是小孩的話,可能就會像受驚大哭、食欲受影響等等狀況。

經年累月下來,這些沒有處理的能量就理所當然地住在我們的身體裡,把我們的身體當成他們的家,我們原本的自己就會受到它們的影響,有時會不受控制地出現一些情緒、想法和動作,有時候,可能會造成身體上的慢性疾病,甚至是癌症等等。

我們每個人的身上,多多少少都會有這樣的入侵能量存在,不論有沒有在修行,有些是從出生後慢慢累積而來,有些可能是從前世帶來,有些是在沒有防備的狀態下沾染到的,所以,不需要覺得沾染到這樣的能量是很丟臉的事,這不丟臉,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多多少少有。

有一些職業特別容易沾染入侵能量,像是醫生、護士、看護等,在醫療最前線的醫護人員,他們常常會接觸到許多病氣、負面情緒等等,如果,他們沒有在能量上保護自己的概念,再加上許多醫護人員通常是因為很有愛心、同理心而從事這個行業,這樣的入侵能量就可能常常會侵入他們的能量場,住在他們的身體裡; 還有,像服務業的從業人員,接觸到憤怒的奧客機會很多,若沒有保護自己的能量,那麼,也很容易被奧客的憤怒能量所影響; 在殯葬業也是,在殯儀館裡,常常有許多迷失的靈魂,他們不知道自己已經死去,仍然徘徊在那裡,有些很憤怒、有些很憂傷,各式各樣不同的負面情緒存在,因此,不論是從事殯葬業或是要去殯儀館上香,都要記得保護自己的能量場。

除了職業之外,有時候,我們可能走在路上會遇到有變態嚇我們,或是,有人突然對我們大吼大叫,甚至是身邊的人對我們不停倒垃圾抱怨,如果沒有保護能量場的狀態下,也很容易被這些突如其來的負面能量入侵。

薩滿很重視「力量」,這份力量不是指肉體上的力量,而是心靈上的力量,當我們充滿力量時,外在的入侵能量無法輕易地進入我們的身體,會被我們擋在外面,它們只好找弱者,因為有機可趁,有洞可鑽,有句閩南語諺語說「軟土深掘」,軟爛的泥土可以挖得很深,意指軟弱的人好欺負,我們要防止自己是軟土,必須要讓自己充滿力量,所以,就像平時鍛鍊身體,防止生病一樣,我們也必須鍛鍊我們的心靈,隨時幫心靈充電,才能夠防止這種看不到的傳染病。

 

薩滿如何淨化身體能量?

解釋了這麼多,其實Extracting Healing和台灣的民間「收驚」(註2)很類似,不止在道教上有收驚,台灣的原住民巫師也有類似的做法,基督教也有用禱詞和聖水的方式驅趕邪靈,更不用說,這樣的儀式在各地原住民族的傳統中,都佔了非常重要的一席之地,每個民族的作法都有些不同,用的道具也不盡相同,但是,基本原理是相通的。

extraction2

其他的領域太廣,在這裡我就只分享核心薩滿的做法。

薩滿師必須先和他們的指導靈溝通(通稱指導靈,有些人是和力量動物結合,有些是和祖靈,有些是和天使,但不論細節是什麼,都是一個比我們要有力量和智慧的指導靈),看是否需要做淨化身體能量(Extracting),或是有什麼其他的儀式也要加入來進行療癒,這不是薩滿師自己一個人決定要做什麼,也不是個案像點菜一樣要求,「我今天想做淨化,不想做其他。」要用什麼方法做療癒,是由薩滿師的指導靈決定的,薩滿師是座橋樑,他只能傳達指導靈的意思,不可以自己決定,如果,指導靈說:「告訴個案這次不能做淨化。」那麼薩滿師必須很老實地拒絕個案,不可以為了面子或是ego而逞強做。

為什麼會被拒絕呢? 

這有很多原因,天機不可洩漏XDDDD~~開玩笑! 有時候,可能是個案還沒有準備好要被淨化,有時候,可能這個薩滿師不是治療這位個案最好的人選,因此,指導靈有時還可能會告訴薩滿師:「叫個案去找某某某做。」原因有很多,所以,當你被一位薩滿拒絕治療時,不要太難過,也不要覺得受傷,因為,原因太多了,是我們人類的視角無法看透或了解的原因。

如果薩滿師的指導靈說了「Yes」,那麼,才進行下一步。

你不需要告訴薩滿師太多關於你的細節,比如你的病例歷史、正在服用的藥或其他看了什麼醫生,要閒聊是可以,但是,薩滿師不需要太多關於你的資訊,你只需要給薩滿師你的「允許」就可以了,沒有你的「允許」,他不可以隨便去感知你的能量,這是靈性禮節,必須要遵守

這個淨化可以面對面做,也可以遠距離做。只是方法會有些不同。

 

面對面做。當薩滿師開始時,你會聽到他背景連續不間斷的鼓聲,他手上會拿著一個沙鈴(Rattle),他會開始與他的指導靈連繫,個案就輕鬆地躺著,眼睛可以開,也可以關,只要心情放輕鬆,心裡抱著一個念頭:「釋放」,這樣就可以了,其他什麼都不用擔心,當薩滿師開始時,他會用手隔空(不會直接碰觸)在你身體各處「掃描」,看哪裡有沾染的入侵能量,感覺就很像照能量MRI,哈哈哈,等他掃描結束之後,會開始幫你「抽取」入侵能量,你可能會看到他閉著眼睛做出抽取或挖取的動作,再把他抽出來的東西舉得高高的,像丟三分球一樣地往遠處丟去,這就是在拉出入侵能量的過程,這個過程裡,有時候/有些人可能會有些感覺,有時候/有些人可能一點感覺也沒有,都是因人因狀況而異,同一個人每次做淨化時,可能也會有不同的反應和狀況。

extraction

等到「這一次顯現的入侵能量」都清理結束後,薩滿師會請你坐起來,喝一杯由他的指導靈祝福過的水,要慢慢喝或快快喝、喝多少都看自己的感覺,接著,再躺下,薩滿師會幫你把此次的療癒「封印」住,接著,等到所有步驟都結束後,他會在你的臉和脖子上撒水,這樣,結束。

薩滿師會告知你,是否需要再進行下一次的淨化,或是,有沒有需要做其他不同種的治療,或是,暫時什麼都不需要做。

這裡提到「這一次顯現的入侵能量」,為什麼要這麼說? 薩滿師不會告訴你,我把你的身體全部都清乾淨了,因為,這不太可能,有時候,在我們身體裡積累多年的入侵能量已和我們融為一體,我們可能會不想讓它走,或是,還沒有準備好一次就讓它全走光,或是,一次讓這些入侵能量都離開,可能會造成我們的身體一時無法負擔,因此,指導靈會看狀況決定要清多少/怎麼清。有時候,這些入侵能量會像洋蔥一樣,一層層地,必須要慢慢一次次地處理,才是最安全的狀況。

淨化完後,薩滿師會問你:「有什麼感覺? 有什麼想法? 覺得如何?」

淨化完後,個案最想問的問題大概就是:「請問你剛看到什麼? 處理了什麼?很多嗎?都是從哪裡來的? 會不會是哪一次我被誰詛咒? 哪一次誰給我做了什麼?」

薩滿師不會回答你這些問題(稍後解釋),但會聽你說你的感覺,所以,盡情地發表在做的過程時,感覺到什麼? 看到什麼? 聞到什麼? 任何感覺都拿出來分享。

為什麼薩滿師不會回答細節問題?

因為,當薩滿師在處理入侵能量時,他是用他自己的感知在處理,他感知到的是對他自己有意義的能量形象,而不是個案的,再者,就薩滿的角度而言,談論問題和細節不是療癒當我們愈是去探討「到底是什麼?」想用邏輯思考去理出個什麼頭緒時,我們反而是把自己又丟回了那一團問題之中,你又再一次的創造出那個實相、那個畫面、那個問題,甚至是又活在那個負面能量裡,因此,不討論、不分析,因為,薩滿的療癒是靈魂層面的療癒,當你用邏輯思考時,就又把這個層面降到頭腦,這樣,就又把療癒拿走,做的就沒有用了

所以,如果薩滿師不能滿足你的好奇心,那也不要生氣,因為他是為你好,這才是療癒。

遠距離做。這個方式,通常可以約個時間,個案可以靜下來,舒服的姿勢即可,接著,就是薩滿師的工作了,個案就當成是靜心放鬆10-30分鐘即可,和面對面一樣,有可能會感覺到什麼,也可能什麼都沒感覺到。

另外,薩滿師在做淨化身體能量時,是不會直接用手碰觸到個案的身體,只會隔空掃描,如果指導靈有特別的指示,有時需要特別觸摸到時,會詢問個案的意見,看是否願意被觸碰,有「允許」才會觸碰。在有些文化習俗裡,會有直接用手摸、用口吸能量的方式(註1),那是符合他們傳統文化價值,在他們那裡是ok的,但核心薩滿為了要融合到現代社會,把這一些可能造成薩滿師法律麻煩的因素都拿掉,因此,核心薩滿師不會直接用手碰觸個案,並且也會要求允許。

 

淨化完的注意事項

  1. 做完淨化身體能量的儀式後,最好是可以回家放鬆休息,暫時不要去參加趴踢、血拼等等人多的地方,若是可以的話,回家沖個熱水澡,或是泡個海鹽澡、睡覺、休息、冥想…等等都是很棒的選擇。
  2. 有些人在淨化身體能量後幾天,可能會有一些身體上的反應,像有些人可能會有排毒反應,像上吐下瀉,或是感冒,像我自己有一次做完之後,覺得口苦,然後一直打嗝,這些都是正常的狀況。
  3. 再一次提,不需要過度分析,這些入侵能量曾經可能是從何而來,就盡可能地讓這個問題隨風而去,因為,不需要再活在那些問題一次,我們要的,只是療癒的力量。有時候我在想,會不會是這個原因,所以古時候的算命仙才想出一句:「天機不可洩漏!」來回應所有過度分析的問題? 哈哈~

 

註1: 對用口吸方式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這個影片,但核心薩滿師是不做這樣的方式的(再三強調!!哈哈哈)

 

註2: 收驚的英文是什麼? 在網路上許多人都翻成exorcism,驅魔,但其實這是完全不相同的概念,收驚裡有做收魂,把因為某些原因飛走的三魂七魄叫回來,所以英文應該是soul retrieval,在核心薩滿裡,也有這一項技術,希望我今年年底就可以學會! 如果,收驚時,做的是把身上的壞能量驅趕走,那就是叫extration,就是我這篇文章寫的淨化身體能量。exorcism和這兩者都是不同的概念,它是除魔,壞能量不算是魔。當有另一個靈體來侵佔你的身體,拿走你的意識,自己無法控制的狀況時,才需要除魔,因此,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上課的感想: 

這次的工作坊,我用了從來都沒用過的「心靈肌肉」,上完課隔天雖然全身痠痛,但是,心裡是很舒暢的。

這次遇到了好多很厲害的同學,許多人都是已經在執業的靈氣師、自然療法醫生、靈媒或是各種特殊領域的治療師,我有種來到霍格華滋魔法學校的感覺,哈哈~許多心靈類的話題可以大大方方地拿出來討論,不用擔心會被當成瘋子XD~

許多人分享了他們從接觸這個領域,摸索、了解到開業的心路歷程,我覺得收穫好大,好充實,工作坊的老師接觸薩滿已經幾十年了,他原本是個大學教授,過去就很積極地去上課和學習薩滿,他說,花了幾年,學完了一整套東西後,他沒有收費地練習了三年,一直到他的指導靈告訴他,「好,你現在準備好可以開業+教課了。」一開始他還很抗拒,不想要開業,好不容易退休了,又要再搞這些,覺得太累,但指導靈堅持,他也就照做了,要不是有他指導靈的堅持,我們這些後進怎麼能受惠呢! 哈哈~~

 

一些問題:

1 Q: 有位家人問我,既然你做這個,你會不會現在就知道我身上帶有什麼樣的能量?

A: 感知能量就像是個電燈開關,可開可關,當我沒有你的「允許」時,我是不能擅自地感受你的能量,這就像我沒經過你的允許,就隨便摸你的身體是一樣,所以,沒有對方的允許,我們不可以任意感受。但像有些靈感力比較高的人,他們可能會不自覺地就感受到/看到/聽到,這無法控制,但是,就這些人來說,他們就必須控制自己,不可以把對方還沒準備好要聽的話說出來,「天機不可洩漏」,有時候,對方若還沒準備好要接受某些訊息,天外突然飛來一筆地告訴對方,反而會造成對方困擾,而不是幫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