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營的靈動事件

(對靈異故事會害怕敏感的人,建議不要讀,或是有心理準備再讀)

dachau.jpg

上個禮拜到德國出差,順便去離慕尼黑坐火車只要20分鐘的Dachau集中營,一些朋友都有警告我,去那裡會很悲傷,很沉重,但是,歷史迷如我和我老公,真的無法錯過這樣一個點,所以,我們仍舊決定去了。

arbeit marcht frei.jpg

Dachau是納粹興起後1933年第一座集中營,是日後所有集中營的典範,現今保留的許多Dachau內舊相片,就是為了給其他集中營參考而拍下的,1945年美軍解放,歷經12年,關了來自30個國家,20萬人,記錄上有4萬多人喪生於此,沒記錄的就不得而知了,一開始是整治敵對政治犯的集中營,後來相繼的關了猶太人,吉普賽人,肢體殘障,乞丐,同性戀…等。

dachau3
鞭打台

12年期間,犯人每天早上4:30起床,接著,就要到大操場上進行立正站好點名(Roll Call Stand),有時候一站就是數小時,一些體弱的犯人就在這時候倒地,其他人被規定不能去幫助他人,有些人就在這種狀況中喪生。立正站好點名後,就是一路苦工到6:30,吃的東西非常缺乏,有些人犯甚至會搶集中營裡的野草來吃,覺得那是美味。

dachau2
Roll Call Stand的大操場與博物館建築

這座集中營目前完整保留所有的歷史記錄,一些當時被監禁的人的遺物,相片和文件等,主要的博物館部份是延用當時留下來的建築物改建成博物館,原本是辦公室、犯人報到處、洗澡間與儲藏間,在照片中看到的床、宿舍都是仿造過去的樣子重建的,原本的建築在戰後都被拆掉了。

 

在集中營偏僻的一角,是納粹特地為處理大量屍體興建焚屍爐,原本只有一座,但後來不敷使用,再建了一座。如今保留下來的,是完全沒有改建過的建築,就是當時用來焚燒屍體焚化爐,為了展覽之用,只有重新粉刷,因此,這個地方是進入博物館之後,在能量感受上最沉重的一個區域,在博物館的FAQ裡面,有特地強調,小孩或是敏感的成人最好不要看焚化爐。

(所以,接下來的照片,如果敏感的人還是不要看比較好~)

 

 

 

 

 

 

當我們看完整個博物館的介紹之後,對於納粹對於集中營的殘暴管理有了很深的了解之後,我們經過了博物館為受難者建的猶太教堂、天主教堂和俄羅斯教堂,再慢慢走到焚化爐,據說,美軍解放的時候,在第二間焚化場裡,堆放了三千多具沒有燒完的屍體,因為煤礦缺,無法燒掉,現在,這些地方叫做death room,然後,再慢慢走到第二間焚化場的主要焚化爐、毒氣室等場所,深深的哀怨壓在心頭上,值得一提的是,根據館方所說,Dachau的毒氣室從來沒有正式啟用過,因此,沒有大批的人死在毒氣室裡。

dachau9.jpg
毒氣室

我沒有陰陽眼,肉眼看不見,但是,感覺很強烈,走到這個區域的時候,還是呼喚了指導靈一起, 有些保護還是比較好的。

看完第二間焚化爐後,隨著路線走到第一間焚化爐,當時,剛好只有我和我老公在第一座焚化爐的門口,我拿出手機拍照(下面這張),拍完後,我的手機畫面下方出現了波動,看起來很像是燒水煮飯時,鍋子上方因為熱氣而波動的空氣,我叫我老公來看,但再用肉眼看,我看不出什麼東西,就在我們兩個盯著螢幕的時候,手機畫面的右上方出現了黃色的小圈圈,是臉部偵測的圈圈,但再用肉眼看,卻什麼都沒有,接著,一大群遊客走了過來,畫面就消失了。等到我們走到旁邊討論一下剛看到的畫面時,我才發現,我的手機並沒設定臉部偵測功能,那黃色圈圈是?

crematorium dachau.jpg
有靈動現象的第一座焚化爐

我的直覺是,有"人"特意要顯現他(們)的存在,但是,我並沒有害怕的感覺,也許是剛在博物館裡剛看了他們悲慘的故事,因此,我當時的感覺比較多是同情,同情這些失去自由,被剝奪身而為人最基本需求的人們,悲慘的死去,如今,還不能過渡到另一個世界,仍留在這裡。

這件事在我們離開集中營後,回家的飛機上仍然一直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我沒有辦法忽略那個想告訴我他(們)在那裡的靈魂,雖然我肉眼看不見他(們),但是,我感覺的到,他(們)也透過手機讓我知道。

回到家後,我和薩滿課的同學提到這件事,她跟我說,這種用電子器材顯現的方式有一個英文的專有名詞–instrumental transcommunication(ITC),意思是,另一個世界藉由電子器材(如電話、收音機、電視、電腦…等)與我們溝通,和同學一番討論後,我們覺得沒有所謂的巧合,所以,我決定要用薩滿的方式為他(們)做引渡(psychopomp),引領他們到另一個世界,而不再卡在那個痛苦的地方。

通常,引渡都是經過家人同意後,我才會做,我還沒有做過這種沒人要求的引渡(是沒有活人要求,但我反覆地想,他(們)為什麼要顯現給我看,也許是個要求),而且,是去一個有這麼多迷失靈魂的地方,其實,有一些緊張,但是,在我的指導靈的帶領下,跳得超快的心跳有平靜一些,到那裡之後,看見了我肉眼看不見的靈魂們,真的有好多迷失的靈魂徘徊著,我設下意念要找那天顯現給我看又想要去上面世界的靈魂(們)<註>,他們很快地出現了,在經過指導靈的溝通後,指導靈用馬車的型式,帶著他們到上面的世界,進到另一個世界,原本,所有的靈魂看起來都像印象派孟克畫的<<吶喊>>的樣子,進到另個世界之後,再變成人正常的形像, 當下我還蠻感動的。

%e5%90%b6%e5%96%8a

我有時在做引渡的時候,尤其是死於意外或非自然死亡的靈魂,他們總是有好多話要說,他們會用夢境的方式告訴我他們的故事,但是,我回來之後,卻總是記不住這些故事,只有那種做了好大一場夢的感覺,也許這部份要再訓練訓練,但看到靈魂引渡到另一個世界,就很感動和開心。

對集中營的感覺,我認為德國人很不可思議,他們能夠很開放地記錄保留整段歷史,很誠實的告知全世界他們的祖先曾經所做的一切,很多是人性上非常黑暗的一面,赤裸裸的拿出來展示並接受公評,並教育他們的後代,不要再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很有感覺的是,不止是個人,連國家也是,療癒的過程必須要有去看去坦誠接受舊傷痛的這一步,接受這一切曾經發生過,不否認,然後,才能再走向未來,創造一個不重蹈覆轍的未來。歷史悲劇每個國家都有,但有幾個能如此坦然面對承認過去的傷痛,再走向未來呢?

對集中營靈動事件小插曲的感覺,迷失的靈魂們,尤其是像在集中營裡受到殘酷對待而死的這一類靈魂們,並不可怕,我反而覺得,真正可怕的是,當人類的心受到黑暗的想法鼓動而做出來的行為,才是最可怕的部份,集中營博物館的存在雖然沉重,但是,更沉重的是,知道人類能夠而且曾經對一群與他們不同的人,做出這些激進殘忍的行為。

 

<註>通常在做引渡的時候,會問靈魂是想要去上面或下面,這並不是問他想去天堂或地獄,在薩滿的宇宙觀裡,並沒有天堂與地獄,有興趣再複習這篇,靈魂會自己有感覺想要去上面或下面,都是死後該去的地方,都是很美好的另一個世界,我們就順著靈魂的意願,帶著他們前往。之所以設下意念說想去上面的靈魂請顯現,是因為這樣一次就可以搞定一個地方,下面世界就下一次再做。

 

 

 

對「集中營的靈動事件」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