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靈少女電視劇觀後感

通靈少女

這幾天很快地看完通靈少女的電視劇了,好久沒有追劇,一下子看很多電視很不習慣,哈哈。

大致上的感受是希望通靈的橋段可以再更多,少女戀愛的部份可以少一點XD~ 完全透露是個對少女戀愛喬段沒興趣的歐巴桑,XD~~

人紅是非多

再來,人紅是非多,聽說她書中寫到的人也出來表達自己的意見,看到許多網友的留言,我其實蠻有感觸的,我相信故事不會只有一邊,而且雙方的陳述相反,通常也是與當事人看待事情的角度有關係,哪方說了實話或謊話,其實都是主觀的認知,旁觀者其實很難置喙,就像夫妻間不愉快,其中一方先去告訴共同朋友們老公如何壞,她可能因為自己的憤怒,有些誇張,把狀況形容得很嚴重,不見得是謊話,就情緒的立場來看,那都是實話,然而,共同朋友就會先入為主認為這老公多壞,每個共同朋友再根據自己的生活/婚姻經驗來解讀這對夫妻的狀況,然後決定是不是要再聽老公的說法,但老公說的話難道就是強辯嗎? 也不一定呀! 老公也是根據自己的情緒激動程度來詮釋發生的事,事實與誇大部份都會交織其中,故意說謊嗎? 也不見得,畢竟人都很容易受情緒所左右,而且,通常沒有人要當錯誤一方,所以我對於口水也沒興趣,是雙方與網友間的自我(ego)大戲。

 

同行的批評

雖然如此,但是,我對於索菲亞的故事還是非常有興趣,期待之後拿到她寫的中文書,更深入地看看通靈與宮廟文化的細節,對我來說,我不會用完全相信或不相信或是找尋與我不同的點去看她的書,更多會把看這本書視為一個她個人分享一段神奇的生命歷程的經驗,像小說一樣看,畢竟,靈性的經驗與路程原本就是非常主觀且個人的事情,每個人的經驗與感受原本就都會不一樣,她在這過程中得到的啟發與感想,都是她個人擁有的經驗,朋友分享一些新聞說一些算命老師跳出來說她怪力亂神,或是嗆她說亂說,助理都能把她打趴之類的話,其實,有些讓我想翻白眼,第一個是,同行為什麼要為難同行? 哈哈,第二是,如果一個命理老師無法看見這就是索菲亞這一生要經歷的人生旅途,對她個人的經驗沒有尊重,只有批評,那麼,我個人的淺見是,他還沒有看透命理,仍舊在我執裡面爭著誰對誰錯,那去給他算命的人又會聽到什麼樣的建言呢?

 

通靈人的執業倫理與道德

其實,通靈不是罪,看得到好兄弟,替人們處理另一個世界的事務也沒有不好,普通人看不到摸不著的世界並非不存在,否則,台灣通靈的民間信仰,以及世界各個角落的薩滿文化也不會流傳如此久遠,許多人的一生中,多多少少都體驗過一些超乎自己能夠解釋的事件,如果不是科學的鐵粉,那我想許多人都會有一丁點地相信另一個世界的存在。

通靈也不是少數人的專利,每個人都有通靈的潛力,只是,有些人生來這些神經就特別地凸出,很容易可以感知到普通人看不見摸不著的世界,這些天生不需要訓練就能看見另一個世界的人們好像覺得自己也不是自願的,是的,那是用我們人的眼光去看,但是,我相信,人在要來投胎之前,就選好自己的裝備配備(肉身),要用些配備來遊走人世,因此,天生看得到的人們,是他們的靈魂選擇了這樣的能力,不能一定說這個能力就是天命要來幫助世人,有陰陽眼不見得就是帶天命要來幫助人類,這可以只是一項靈魂的體驗。

我那天在冥想陰陽眼的緣由時,內在突然有個笑話出現,投胎前,A靈魂說,「啊,我就要喝孟婆湯了,可是我不想要忘記一切,一個人孤孤單單去人世間。」於是,A靈魂轉頭對神說:「拜託拜託,請你在我忘記一切之後,仍然讓我可以看到我的靈魂朋友們的存在,讓我不會孤單一人,拜託拜託。」神說:「可是,你忘記一切之後,也忘記我和你的朋友了呀! 而且,你看得到我和你的靈魂朋友,也可以看得到世界上其他的靈魂哦!!」A靈魂:「不管啦! 只要看到你們,我的心情就會好,就不會孤單啊!!拜託神了,我就這一個請求!!」神拗不過他,就答應了,A就放心地去投胎了,一投胎變小孩後,忘記了與神的約定,神與他靈魂的朋友定期出現拜訪,剛過世的家人、鄰居、朋友每次都會來跟A說: 「bye,先走一步」,A都嚇的屁滾尿流,還在內心幹譙說:「可惡的神,為什麼我要看得到?」只見神在一旁翻白眼。

人有百百種,靈魂也有百百種,所以,很難說帶陰陽眼來就是要服務眾人的天命,然而,如果真的要從事通靈的工作,執業倫理道德一定是內心要遵循的一把尺,我想要就幾個部份來討論。

一、誠實

「誠實」一直是所有靈性追求的領域裡,不分國界、宗教和文化,大家不停在討論的一個話題,索菲亞常提到,「沒卡陰也是要說有卡陰,不然信眾怎麼會再回來?」通靈變成了建立強烈依賴感的事業,顧客才會一直回來。

其實,不止是「通靈王國」台灣有這種事情,在西方的薩滿圈裡面也有差不多的事情。

這幾年,薩滿在西方愈來愈盛行,有許多人開始對薩滿感到興趣,想當然爾的,一個愈來愈受到注目的領域=愈來愈多的獲利,有許多「老師」(spiritual teachers)相繼出現。因為薩滿是原住民文化一個非常重要的心靈信仰,許多西方的白人開始把原住民文化當成自己的來用,這種感覺就像是普通的漢人台灣人,硬是要把台灣原住民的文化說是自己的文化,試想仍在苦苦堅持傳統與生存間的原住民朋友們,內心做何感想?…有一些「靈性老師」甚至偽裝自己的身世,有一個在薩滿社群裡最惡名昭彰的薩滿(如果他還能被稱為薩滿的話~攤手),他本身是個白人,但他在剛出道的時候,偽裝自己的身世,明明父母是普通中產階級的白人,生活在某個小城鎮裡,他卻把自己的身世說成:「母親是某族原住民,自己是混血,從小就跟原住民一起生活,與大自然有深刻的連結,到了某個歲數,他聲稱的某族長老把他封為薩滿(Shaman),從此,與世界各地的原住民與薩滿一起合作,大家都支持她要去教導原住民的訊息。」除此之外,她對自己身份的說明一直不停在改變,接著,他再到世界各地與不同的原住民合影,然後就說,這些原住民的長老都支持他,都認可他…

在2011年的時候,她聲稱的某族的原住民委員會群起激憤,甚至還有公開的抗議活動,該族族人當時質疑的點是,「她是誰?  怎麼從來沒有在保留區裡見過?」「她聲稱幫她為薩滿的長老是誰? 怎麼從來沒有聽過?」「我們這一族從來就沒有"薩滿"(Shaman),不可能有長老會封任何人是薩滿,因為Shaman這個字彙不在我們的語言裡面(註1)」

當時引起了宣然大波,這位造假身份的薩滿把他的網站暫時下架一陣子,等到網站再上線後,他把原本原住民血統的描述濃縮成一句話,不再在公開場所談論他的血緣,然而,他後來在北美混不下去後,把戰場轉到歐洲與亞洲,他仍然持續地有公開的教導,也有不同語言的書籍出版,看到他在亞洲的介紹,仍舊有寫到他上述被抗議的點,我不禁有些吃驚! 他的教導雖然是充滿了愛、光與地球母親的敬重,還有許多新時代圈的訊息,有些是很值得分享的訊息,但是,知道了他連身份都可以偽裝和剽竊,他的教導聽起來再美好,也很難不懷疑這些教導有多少是他去抄過來的。他如今在薩滿/薩滿工作者的社群裡都享有著一級騙子的稱號,然而,普通人若沒有實際做身家調查,是不會發現的。

其實,這不也就是人類社會的一個悲哀? 主流社會一直以來就是要稱號、名片與排場,重視的是這些表面的東西,如果,沒有表面的這些,在一切都講究快速的時代,我們怎麼能夠在短時間就認識一個人有什麼能力? 很多人都汲汲營營在追求一張名牌的學歷,明星稱號等包裝起來很美好、虛浮、不真實的外在,但是,如果內在的能力不能與外在的稱號相符,過一段時間,仍舊是會被拆穿。

像這幾年,許多靈性的訓練課程都會標榜上完課後會給成為xx師的證書,這很受爭議,靈性的發展並不像廚師一樣,會燒丙級廚師考試上所有的菜,考試通過就是丙級廚師,就算是丙級廚師,每個拿到證書的人也不見得就是專業的廚師了! 燒同一道菜,也是有程度的差異。在薩滿社群裡,有些成員就很不滿意一些訓練課程在訓練完後,就頒發「薩滿師證書」,只是經過一個週末的訓練就成師了嗎? 大多正統的薩滿從不稱呼自己「我是個薩滿」這不是一個職業的稱呼,一個人是不是薩滿,是由他幫助療癒的社群裡的人決定,如果大家都認為他是,他才是個薩滿,這背後象徵著多大的尊敬在裡面,如果是個騙子或江湖郎中,社群裡的人一段時間就認出他是個假貨,怎可能還有人稱他為薩滿呢? 大多數運用薩滿方式來做療癒或服務的人,多稱呼自己為「薩滿工作者」(Shamanic Practitioner),指的是我只是學習運用薩滿的方式來進行療癒的人。

誠實,再說深入一些,其實,也是一種自我(ego)的爭戰,會選擇說謊來包裝自己,也是內心的一種缺乏,不論是不是通靈人,都是內在要面對的課題。

 

二、允許/尊重

我發現,「允許」在華人世界是很陌生的概念,不論我們要為他人做 什麼事情,都要先得到他人的允許,不可以擅自決定要為對方做什麼,這其實也是一種尊重的表現。在之前的許多文章裡,我也再三地強調「允許」的重要性。(這篇)

舉例來說,A去宮廟問事說,「拜託你幫我看一下我老公外遇的事情? 我要怎麼樣改變他? 」雖然丈夫是外遇做錯事的人,但是,不代表做錯的人就沒有權利受到尊重,除了尊重的問題,這其實也有些危險,除了是執業倫理上可能會碰到超乎自己能力可以處理的事情,或是,不該由這位老師處理的事,一個重大原因就是「業力」的問題,當你沒有知會和經過一個人的同意,就擅自替他做什麼、問什麼,那是會要揹負對方的業力的,另外,時機對不對? 對方有沒有準備好要改變? 當我們不想要改變,但旁邊一直有個人想方設法,每天碎碎唸要我們改變,照他要求的去做,那是多麼煩人的一件事~~~

上述的這個問題若改成:「關於我老公外遇,有什麼訊息與療癒可以給我?」問題成為這樣,我們的主客關係就大為扭轉,不再是個被害人,也不再是個要別人來配合自己的人,問了這個問題,我們成了可以改變自己生命的主角。

在我受到薩滿訓練中,療癒的第一步是「要求允許」,一定要收到個案本人親口或親筆的同意才能去替他問問題,這表示什麼? 如果A來問我,「我想請你替我看我老公在想什麼? 我要怎麼改變他?」這個問題是個大XX,絕對不做,個案只能問與自己相關的問題,因為,我們所能做主的就是自己,其他人在想什麼、做什麼、該怎麼做, 都是他的自由意志,我們不可以去干涉、過問,而且,我們不可以強逼對方改變,也不能在沒有對方同意之下,就要替對方做什麼,有人會說:「我老公和我這麼親耶,我們無話不談。」雖然如此,還是不能在沒有他同意的前提之下,就替他問問題,如果你們真的無話不談,那請他直接來給我允許,不會是個大問題。

 

在得到允許之後,下一步就是要問指導靈,「關於這個人的問題與狀況,有沒有訊息與療癒? 」有時候,會有「No No No」的答案,有可能是我們的能力不可及,可能我們不是適合幫忙的人選,可能是現在不是對的時機,原因有很多,因此,遵守給予的答案,不打腫臉充胖子.

我覺得,要做到完全遵守給予的指示行事是考驗自己的自我(Ego),在剛開始做療癒的時候,我不在意被人說能力不足,但哀兵們總是能牽動我的心,那時還沒有搞定好自己愛做爛好人,不會說「No」的毛病,因此,當我看到有人很可憐,但我卻被說「No」的時候,心裡就會很過意不去,很想要用其他的方式來補償這個人,但現在再回頭檢討,「可憐別人」並不是做療癒做好的態度,難怪我的指導靈要跟我說「No」。

 

三、自我(Ego)的膨脹

自我(Ego)/我執」的部份,索菲亞提到通靈人的悲哀是:「通得準,你就是老師,通不準,你就是神經,是神棍。但通靈也沒有每次都準的情形。」如此兩極的結果,因此,變成許多通靈人就算沒有看到,也要說看到了什麼,如果看得不準,也要能自圓其說,能幫上忙的,當然幫,但幫不上忙,或不是該用靈界力量幫忙的事,也要硬拉過來用靈界力量幫忙。

通靈人還有一點容易自我膨脹的就是信眾的跟隨,在掌聲、肯定與全心支持供養之中,只要是人,都很容易迷失其中,覺得自己的能力很高,自己說的都對,這一切都是「我、我、我」,我最強,我最好,我說的就是真理,但是,與其他的職業有些不同的是,通靈或靈性療癒是與另一個世界的合作,真正提供訊息、療癒與力的的,不是通靈人/療癒者本身,通靈人/療癒者本身是個媒介,一座橋樑,這股力量是來自於另一個世界,就像基督徒會說,「這是神的恩典」,回教徒會說,「阿拉的神蹟」,佛教徒會說,「佛祖顯靈」,新時代信仰者會說「宇宙的豐盛」,薩滿工作者會說「指導靈/力量動物的助力」。

訊息、療癒與力量都是來自於那個源源不絕的次元,那個次元,我喜歡用老子說的「道」來稱呼,這是個有源源不絕的恩典、慈愛、力量、療癒、豐盛的次元,道的次元每種宗教都給予不同的名稱,不要拗於稱呼了。

當通靈人/療癒者不再對「道」有崇敬、感恩、敬畏之心,反而把得來的能力用在自我的膨脹、騙人或驕傲,那麼「道」就會離開,它會去找尋能夠善用它的橋樑。

四、力量

一個有倫理道德的通靈人會知道,人的力量都是在他自已身上與他靈魂的深處,人不需要靠任何一個人才能夠解決問題,通靈人提供的,應該是一個媒介與促進者(Facilitator)的角色,幫助人們去看到自己內在的力量,並鼓勵人們用自身的力量去解決問題,覺察與了悟生命與宇宙; 如果,一個通靈人不停地要求信眾提供不對等、不合理的供養,教導的方式是要信眾依靠與敬拜該通靈人,那麼,這就是個需要打上問號的師父,因為,他並沒有要啟發人內在的力量與智慧,而啟發內在的力量與智慧正是我們來這個世上的首要任務!!

然而,我想大概是社會價值與民俗習慣,許多人到宮廟裡問事的心態都是「神要替我解決問題」,「我付了錢,神就是要辦事。」這樣的心態就是把自己的力量送出去,用最笨拙–給錢–的方式要求一切沒事順利,自己什麼都不需要改變,就像通靈少女的劇情,以及索菲亞在一些訪談中提到的疑問,「神是什麼? 神是可以讓我們隨意使喚的靈嗎? 神是會拿了你好處就真的替你辦事的靈嗎?」真正進化的靈已經了悟宇宙與生命運作的基本之道,他們知道人來到這個世界上是要來「行動」,「創造」與「完成自我價值」的,如果說,只要給好處,給錢,就可以達到自我價值的完成,那也太簡單了吧! 我們所有人只要努力賺錢,每個人都成道了。

那是什麼靈會落入「給好處就辦事」的圈圈裡? 我想,答案很清楚。

 

工作時間超長

還沒看到書,但據說索菲亞當時常常一個晚上要看許多人,照電視劇上演的,每天晚上都大排長籠,每天都睡眠不足,如果不是她年紀輕,身體還很壯,這麼無節制地使用靈力,真的會透支。

我的個案最常問我的一個問題大概就是:「你幫我做這個,是不是會非常損傷你的元氣?因為大部份在台灣的宮廟都是這麼說。」

我到目前為止的感想是,通靈或做靈性療癒相關的人一定要非常注重自己的能量、心情狀態,工作的時間不能太密集,必須要保留許多獨處充電的時間,就像做普通的工作用的是體力、腦力、眼力與心力…等,做了一天8小時的工作,回家也是要好好地放鬆休閒,如果常常加班,就會有力不從心的疲勞感,有多少人可以忍受常態的加班? 每個人的體力極限也都不同,因此,隨著自己的步調去休息調整是很重要的。

同理也放在使用靈力的工作者身上,我在剛開始做的時候,不太會做時間的調配與控制,常常一天排了三、四個訊息取得或療癒,結果,常常做到體力透支,有一次累到指導靈說,「你先去睡,這個我們來就好了!」我覺得除了自己靈力透支,對於療癒的品質也不好,所以,我現在都把個案排得很開,一個禮拜一定有幾天完全不做薩滿的工作,只專注在自己喜歡的事情與獨處充電上,這是對自己、指導靈與個案三方的尊重。

還有,急件,在電視劇裡面,常常有那種急到謝雅真必須馬上放下手邊事衝到廟裡的事情,事實上,隨著經驗增加,我開始覺得靈性上的危機並沒有急症,靈性上的危機都是日積月累而來的,可以一時間抒緩,但是,絕對不可能一時間就得到全然地解決。

 

帶天命

這點前面大概有提過,陰陽眼的人不一定就是帶著要服務的天命下來,上天讓我們帶了命運來,但同時也給了我們自由意志,我們使不使用我們的天賦,是我們的自由,我們想要在這世界成就什麼,也是我們的自由,這點,我很佩服索菲亞選擇了自己想走的路。

天命說是給生來有陰陽眼的孩子最沉重的高帽子了,因為看得到另一個世界,對靈體與能量感受較敏感就必須要為這個世界提供服務,這是很愚昧的說法。

再說,帶天命,我們誰不是帶天命下來這世上當人的呢? 我們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要來這裡達成自己的靈魂給自己設定的天命,每個人都帶著不同的禮物要來送給這個世界,有的人天賦是音樂,那就用音樂來撫慰他人,有的是做出美食,那就用美食帶給世界愉悅,有的天生很會管理,也會說話,那就成為政治家,我們全都是帶著天命下來的,但是,我們也要有意願去行使這項天命,更重要的是,必須要出於「 自願」去給予這些禮物,如果,我們被自己的父母用天命說,逼我們去做自己還沒準備好的事,弄得心情低落,不甘不願,那這個天命做起來就不是天命,是天譴!

 

靈媒的養成教育

只用電視劇的內容來看的話,我還看到了靈媒養成教育的問題,承第四點,在台灣,只要是看得到的陰陽眼好像就該懂得所有神秘學的東西,舉凡算命、前世今生、風水、改運、改名…等等,但是,養成教育與品德教育在哪裡?

教育的部份,我想要從兩個方面來談,一個是靈學的知識、技術與能力的使用,另一個是執業的道德標準。

我不知道宮廟裡是如何培養問事的老師或乩童,而且看來教育這件事情也是因人而異,看個人良心與自我大小,而且,許多宮廟都有業績的壓力,當金錢與神靈混合為一的時候,往往喪失的就是執業的倫理道德,當人用特殊的能力在貪嗔痴慢疑的私人慾望時,真正想要來幫助人類的神靈會閃邊去,吸引來的就只是有同樣振動的鬼…

麻瓜們因為不懂,覺得陰陽眼看得到,所以他們天生理當該懂得比麻瓜更多事情,所以,就會去問陰陽眼一些事情,有些是父母是麻瓜,但小孩有陰陽眼,像通靈少女,他就被送去宮廟,但是,我覺得,看得到靈體和能夠處理問題是完全兩回事,索菲亞常常說,她只看得到,又不知道要把鬼送去哪裡? 要她怎辦? 如果沒有學好如何處理,就硬上處理問題,除了遇到挫折外,有時候可能會有危險; 另外,陰陽眼本人的意願呢? 他是不是真的有意願要處理這些鬼的事情? 其實,處理鬼和處理人的事很像,好像在做里長伯,什麼事都要做,因為都是個人需求。

這就很像,有些父母發現小孩有彈琴唱歌的天賦,馬上送他出道當藝人,孩子根本還在需要學習與認識自己的階段,就要被送去用大人的眼光工作,他根本就還摸不清楚狀況,就要因為大人的虛榮、金錢與欲望去壓柞自己的天賦,這不就是揠苗助長嗎? 看看當年很有天賦的童星們,很多在長大後就迷失了。

另外,靈性世界有許多的知識需要學習,不止是看得到就可以處理事情,要成為醫生都要經過7年的訓練,學習人體大大小小的知識,還要經過實習,我想,要成為一個療癒者,也是需要經過許多訓練了。靈界不是只有鬼的存在,通靈也不是全都要處理鬼的事,我在這篇文章裡,大致上提過薩滿的宇宙觀,分成上面世界、中間世界與下面世界,沒有過渡的鬼魂們和我們都住在中間世界裡,索菲亞提到廟都沒有住神,都是住鬼,我認為是在描述中間世界沒有過渡的鬼魂,這些鬼魂因為沒有過渡,所以,他們並不是進化、充滿慈愛善意與想要幫助人類的靈,這些靈,仍保持著人的自我/我執,鬼與鬼之間的派系爭鬥,就像人與人之間的派系爭鬥,沒有過渡的鬼魂如果沒有能量補充,就會慢慢地失去存在的力量,更會沒有機會過渡,因此,他們必須找到補充能量的來源,在我的經驗裡,許多鬼魂會選擇去依靠更大的能量來源,變得淪為大鬼驅使的奴隸鬼,有些會去找尋宿主吸收能量。

靈性世界除了處理鬼魂的事情之外,還有好多東西要學習,神靈、鬼魂都是與人和世界共存的存有,為什麼有這些存有,靈魂投身為人類的目的是什麼? 學習的功課是什麼? 因果業力的學習是什麼,另外,還有通靈人本身的生活實修的經驗與心性修持,當了通靈人不等於已經開悟解脫的人,通靈人本身也有自己要面對的人生挑戰與課題,會通靈只是一項像會彈琴的天賦,至於要怎麼運用到人生裡,那又是另一回事的修行了。

 

結論

落落長的一大篇,我覺得每一點都可以單篇再寫,哈哈(<–顯現是個搞話意見很多的人XDD),這是以我的角度看通靈少女的感想,我想說,通靈沒有錯,這是自從有人類以來,不論是哪個種族、文化、國家,都有的人類共同現象,因為,不論科學的世界是否承認,另一個世界就是存在,與另一個世界交流溝通不是邪惡、可怕的事情,恐懼是來自於人內心對它的一無所知,知識會使人有力量,同理也用在靈性的世界裡面,不要害怕,每個人,天生都會通靈,端看我們是否去學習與開發罷了。

 

 

註1: Shaman這個字是今日蒙古、黑龍江、西伯利亞等地對於從事薩滿療癒工作的人的稱呼,雖然許多原住民的文化裡,都有從事薩滿療癒工作的人,但是,每一族給他們的名稱都不同,比如說,夏威夷的薩滿叫做Kahuna,南非祖魯族的薩滿叫Sangoma,北美Lakota的薩滿叫 Iyesk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