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所以,到底什麼是薩滿?

本文經Sacred Hoop Magazine授權翻譯,來源:sacredhoop.org

作者: Nicolas Breeze Wood ~ SacredHoop Magazine 總編輯

2017-10-03 22.42.57.png

圖片來源: SacredHoop.org

 

定義薩滿是什麼,很不簡單,你可能會不同意我給的定義。薩滿的定義並不單純,在我寫的文章裡面,會有許多不規則的定義–但是,我希望能夠至少給予一個大概的經驗法則,不論是否有例外。

 

薩滿(Shaman)這個字從何而來?

薩滿(Shaman)這個字是一個敗壞的西方發明(註1),它是西方人從西伯利亞顎溫克族(Evenk, 先前普遍所說的通古斯人)語言中的samaan或s’amanthe攫取而來,再經由早期到西伯利亞的探險者帶入俄語體系。

這個字,慢慢就成為在俄羅斯西伯利亞部落療癒者的通稱,接著,透過人類學家在19~20世紀傳播到世界其他的地方。

西伯利亞人從來沒有用過Shamanka這個字–意指女性薩滿,ka的結尾是俄語裡陰性辭彙的字尾詞。

有人說,薩滿這個字源起梵語的s’ramana–指的是佛教的僧侶–但是,顎溫克族語和梵語並無關聯,而且,顎溫克族並沒有大量直接接觸到藏傳佛教的僧侶,也有人說,是藏傳佛教的僧侶將s’ramana這個字帶到西伯利亞。因此,梵語的根源是很令人懷疑的解釋。再者,俄羅斯探險家第一次記錄薩滿這個字的使用是在16世紀,而任何藏傳佛教的接觸也大概是在同一時間。

薩滿這個字僅從一個位於西伯利亞與中國東北的部落族群而來,同樣從事薩滿工作的角色,位於不同區域的不同部落會使用不同的名字。

在西伯利亞的雅庫特人(Yakut)和顎溫克族很類似,稱男薩滿為卡瑪(Khamma)或是阿雲(ayun),蒙古人和布里雅特人(Buryats)稱男薩滿為布格(buge)或是波(bo),韓國薩滿稱木丹(mudang)或巴克蘇(baksu),韃靼人(Tartars)和阿爾泰族稱為坎(Kam)或是甘(Gam),吉爾吉斯斯坦(Kyrgystan)稱為巴克斯(Baksy),薩摩耶族稱塔迪貝(Tadibey)。

但是,西伯利亞的女薩滿和男薩滿有不同的名稱,在廣大的西伯利亞地區,女薩滿的稱呼幾乎都一樣,蒙古、布里雅特、雅庫特、阿爾泰、顎溫克和吉爾吉斯斯坦都稱做為巫大剛(Udagan),或是幾種不同的拼法,如: utagan, ubakan, utygan 或utugun。這些字大概都源自於蒙古字伊突真(Etugen),指的是古代的壁爐女神。

因為巫大剛在各族群裡通用,語言學家了解到這是一個非常古老的字,比男薩滿更古老,這代表女薩滿存在得比男薩滿要久遠。

 

薩滿(Shamanism)與泛靈(Animism)

薩滿一定有泛靈的世界觀。泛靈論者了解所有萬物在某種程度上都是有生命和靈魂的。在泛靈論者的宇宙裡,沒有任何東西是死的–你和我有靈魂,所有的動植物也有靈魂,同樣的,岩石、河流、山、雲、星星、太陽和月亮,甚至是疾病,一個觀念,一個儀式,或是一個儀式的物品,全都有靈魂–萬物都有靈魂,而我們住在一個廣大連結交織的緊密關係裡。

所有的泛靈與薩滿文化都了解這一點,所有的薩滿文化都是泛靈的,但是,並不是所有泛靈的文化都是薩滿。

薩滿文化比較特殊與稀有,只有在地球少數幾個地方才有–泛靈文化卻是世界都有。一個泛靈文化就是有泛靈論(萬物有靈)觀念的文化,幾個泛靈的部落文化包括: 秘魯與玻利維亞的Q’ero(註2),北美原住民、中美州的瑪雅人、紐西蘭毛利人、澳洲原住民、非洲部落、古老的凱爾特人(Celts)和維京人,印度某些團體,與世界各處許多其他人(註3)。

以上這些都不是薩滿文化,雖然維京文化裡某些古老泛靈的觀點很接近薩滿,尤其是塞德(Seidr)的存在。塞德是一種古老的執業,預言家,通常是女性,會進入出神(trance)狀態,接著,神靈會藉由她們說話或唱歌,這項古老執業已經消失在好幾世紀之前了,但是,現代薩滿運動對於重造塞德有巨大的貢獻,我知道許多很強大的塞德執業者能夠潛入很深的地方,游得又快又強。

薩滿文化通常建立在一個有薩滿的泛靈文化裡–可能是家傳–這樣的薩滿只療癒和他們親近的人–或是有「專業」薩滿服務更大的部落族人。

薩滿是一個進入出神狀態的人,在出神狀態裡,他們若不是被祖靈附身(祖靈之前也是薩滿),就是被地區性的神靈附身,這類地區性的神靈像是山、河,再不然,就是薩滿的靈魂離開他們的身體,旅行至存在於我們四週看不見的神靈世界,到那裡去與神靈會面,進而得到知識訊息和力量,通常這所有的方式(祖靈、地區性神靈和薩滿之旅)會發生在同樣的薩滿傳統裡。

在泛靈文化裡的一些人也會有出神的經驗,例如,靈境追尋(Vision Quest)–這是北美原住民的傳統–這個儀式會進入出神狀態並看見一些畫面,但這並不表示他們就是薩滿,因為, 出神狀態發生並不是按照他的意志,而且,他們無法在想要進入時,就進入。

泛靈文化對魔法有非常豐富的知識,可以提供很有力量的療癒,也有極大的智慧,但是,他們的祭司和療癒者並不進入受控制且自願的出神狀態,也不旅行到神靈世界去,相反的,他們通常召喚神靈到人間-,雖然這方式也是非常具有力量,但微妙地與薩滿不同,因為薩滿會旅行到神靈的世界去

大多數有薩滿的文化都是在部落族群裡,像是西伯利亞、芬蘭、北歐、蒙古、圖瓦(Tuva),中亞、中國、東南亞、西藏和尼泊爾。有些人類學家認為一些在亞馬遜雨林的部落也是薩滿文化,但有些人類學家則不同意。

我個人認為,因為這些藥人(Medicine people,大多稱巫醫)也運用出神的技巧–即使他們是借助於能改變精神意識的藥草–我也認為他們是薩滿。在匈牙利與其他的地方也能找到一些薩滿實踐的線索,地域界線-就像薩滿本身一樣–並無法完美地劃分。

根據我的經驗法則,如果你接觸的是上述地區之外的部落文化,那大致上是泛靈文化多過於薩滿文化。

但是,什麼是薩滿,什麼是泛靈,兩者之間的界線非常地模糊。舉例來說,西伯利亞薩滿做的許多儀式與北美藥人有許多共通性,這也可以解釋為,薩滿也會做泛靈的儀式,不是薩滿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能夠歸納為薩滿儀式,薩滿儀式是薩滿為他的人民做得多一項的儀式,通常藥人不會做些事(像是旅行至神靈世界)。

全世界的泛靈論者有許多共通點,因為世界就是如此,神靈就是這樣,你可以把它看成是「神聖的骨幹」,世界上所有泛靈論的靈性系統都是同一個骨幹,但每一個文化都放入了不同的肉身在骨幹上,這就是為什麼非洲祖魯(Zulu)藥人與北美拉科塔(Lakota)藥人在–表面上–看起來完全不同,但當你了解骨幹的時候,你會知道,他們基本上做的是同樣的工作。

 

誰能當薩滿?

薩滿辭彙起源的顎溫克人有一句話說:「薩滿在靈魂樹上坐的枝幹和普通人不同。」這句話起源於他們的傳說故事: 寶寶們的靈魂像鳥兒一樣坐在世界樹的枝幹上,等著出生,普通的寶寶會坐在樹枝上,但是,薩滿寶寶會做在與眾不同的樹枝上–薩滿與其他人不同。

你能選擇成為薩滿嗎? 不行。要嘛你生為薩滿,不然你就不是。如果神靈要你當,你什麼都無法做,如果神靈不要你當,一樣的,你什麼也沒辦法做。沒有神靈,就沒有薩滿。

當薩滿並不是很酷的生活,大多數部落人民都認為這是種詛咒,常常使盡全力地想要擺脫成為薩滿的角色。然而,神靈總是有辦法! 如果註定成為薩滿的人不接受神靈的呼喚,會開始生病,或是死亡。

原住民的薩滿常常認為西方人瘋了,因為他們想要成為薩滿,並直接找上門拜師。

薩滿最重要的老師是神靈,沒有神靈,薩滿什麼都不是,神靈會教導薩滿,成爲祂們的學徒,人類老師也很重要,但是,人類老師比較像是婚姻仲介,他們介紹薩滿給神靈,並教導薩滿與神靈互動的方式。

有些薩滿傳統會提供啟蒙儀式(Initiation)給薩滿, 有的沒有,取決於該文化的規定,有些文化認為,除非你有該文化的DNA,否則,你不可能成為該文化的薩滿,然而,DNA追溯回去的起始點從哪開始算? 有一些認為,你就算沒有DNA也可以成為該文化的薩滿。

大多數人成為薩滿是因為他們在年紀很小的時候,就受到神靈的呼喚,症狀通常是在青少年時期會有身體或心理的疾病,這種疾病稱為「薩滿病」。

除了疾病外,也有可能被閃電打到,或是被神靈附身,並進入無法控制的出神狀態。

在傳統薩滿文化裡,有薩滿病或相關事件發生的時候,當地薩滿會來診斷其發病的本質原因, 看看該病人是否得的是薩滿病,是否要成為薩滿,如果是,當地薩滿會告訴病人,他必須要學習成為薩滿,若不學習,可能會有某種後果。

然而,目前的西方文明並不是薩滿文化,當然,就不能如此分明地定義

在1980年初期,西方型式的薩滿文化開始萌芽,普遍稱為「核心薩滿」,主要是麥克.哈納的心血結晶,核心薩滿採取了基本的出神與旅行至神靈世界的方法,但是,把所有部落文化相關的部份拿掉,如此,西方人較容易消化(註4),核心薩滿的基本原則是,任何人都可以學習薩滿之旅的技巧,並且,把「薩滿的技巧」用在生活上, 幫助自己與他人。

該原則無疑是真的,許多人都能夠在學習核心薩滿的過程中受益。然而,受到神靈撿選的原則仍然存在。

我一直都認為神靈世界有些像大海,所有人都能夠探索薩滿世界的淺灘,坐在海邊,把腳趾頭放進水裡,或是在浪花中划船前進,也就是說,幾乎所有人都能夠學習基本薩滿之旅的技巧,做一些”靠近海岸”的工作。

有些人會涉水到水深及胸的地方,或是學習一些游泳的技巧,再往深一點的地方去。但是,只有被神靈撿選的人能夠真正地學習游泳與潛水,在水中憋氣,並往神靈世界的更深處游去。

這麼說,並不是要表現出有薩滿的精英世界,但這是真的。在薩滿實踐很深的層次裡,不論在生理或心理上,都有危險,有些薩滿在儀式中死去,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潛至深處,只有受到神靈祝福與幫助的人,能夠學習潛入至深處,並安全地回來–如果他們幸運的話。

但是,每一個人都能過一個非常豐富的泛靈生活,也可以學習一些簡單的薩滿急救包,如果許多人都能如此過生活,我認為,這個世界會更加地美好。

 

可行與不可行之事

有許多從事薩滿工作的人做的是好的、善的工作,但也有很多人做的並沒有那麼好與善,新時代運動裡,有許多錯誤與無價值的觀念,使人溺斃,被神奇仙粉嗆死(註5)。

我很常遇見許多人認為瑜珈、靈氣療癒(Reiki),或是其他不同型式的靈療方法與薩滿療癒是一樣的。並非如此,如果真要歸類,那和泛靈能扯上邊–但那些都不是薩滿。

我也遇過許多人認為薩滿就是坐在大自然裡,也許把他們的背靠在樹上,與樹結合,並與萬物合一,再說一次,這也不是薩滿,在自然中冥想是件非常值得鼓勵的事,與大自然萬物相連結是有極大的好處,但這並不是薩滿。

薩滿是需要極大紀律的工作,為了自己服務的社群,與神靈見面對話、談判、壓制或對抗他們。

通常在新時代運動的社群裡,很多人覺得薩滿是非常奇妙美好的人-因為他們接近神靈- 薩滿會愛所有的人,每天都做好事,這也是個迷思。

傳統薩滿常常都會互相攻擊,有時候還會試著要殺死其他薩滿,在他們神靈的幫助下,奪取力量,傳統薩滿也常常會做詛咒工作多於療癒工作,讓其他薩滿難以工作。

我最近和一位蒙古薩滿朋友聊到這點,他們還蠻羨慕我的一些「薩滿冒險」,因為我去的地方,他們只有聽長老們提過; 他們自己無法旅行到那些地方,因為他們對其他薩滿可能會在旅程中攻擊感到恐懼,這在他們的傳統裡十分常見。

還好這類型的攻擊在西方薩滿與核心薩滿社群裡十分少見,因為在這些社群裡,大多人只懂皮毛,所以沒有知識與能力造成傷害。

黑魔法之路不要走!

我要警告大家,不建議任何人嚐試這種「黑魔法」,你可能會打開大門讓超過你能掌控的神靈進來,讓你與你的家人們受到危險,你也有可能會失去擅長療癒神靈的連結與支持。

許多年前,我的一個老師冒著風險,試著請一位神靈做低階的黑魔法,他原本與該神靈有很好的關係,祂對老師來說非常重要,平時協助他療癒的工作,但是,當我的老師試著請該神 靈做黑魔法後,那位神靈就消失了,再也沒回來,這已經是30年前的事了,但我知道我的老師至今仍舊十分後悔。

我自己合作的神靈也有給過我嚴正的警告,雖然我那時沒有想過要做黑魔法,我的神靈看著我,若無其事地提醒我,他們可以隨時關掉我的薩滿能力,彈一下手指,我還真聽到彈手指的聲音,那一瞬間馬上從出神狀態裡醒來,回到現實世界,他們把我從薩滿之旅中丟了出來。

這是教訓,我下一次仍舊可以進入薩滿之旅,但是我完全沒有懷疑,如果神靈想要的話,可以輕鬆簡單地像關水龍頭一樣,關掉我的能力。

有許多許多的書藉關於薩滿,有些很棒,有些則否,許多書與薩滿根本無關,但因為薩滿這個字很性感,出版社使用薩滿二字在他們的書上來撒神奇仙粉。

如果你想要學習薩滿,我建議你讀一些部落文化的薩滿書,關於該文化踏實敘述的書。一些新時代書籍也不錯,但最好避免,同樣的,有一些書,其實比較像小說,但許多人在談論薩滿時,總會拿出來引敘。

這裡,我必須要特別提及卡洛斯.卡斯塔尼達(Carlos Castaneda,註6,巫師唐望系列的作者),當然還有許多其他的作者也是同一類,卡斯塔尼達是一個超棒的小說家,他寫了許多很棒的故事書,他帶進了許多古老的傳統,他的書像是一個聚寶盆,把許多關於神靈與神聖的有用暗喻全都放進去,但拜託,請不要覺得這些全都是真的,特別的,也不要覺得他的書就是在寫真正的薩滿事實。

 

藥草老師教導的注意事項

說到薩滿,也會常常和食用幫助轉換意識的藥草有聯想,這年來,亞馬遜的觀光業迅速激增,人們食用死藤水、聖珮卓仙人掌(San Pedro, 註7)、烏羽玉(Peyote, 註8)與各種不同轉換意識的菇類。

人們似乎常常覺得這些藥草是薩滿的基本要素,但是,我向你保證,這些並不是基本要素。世界上許多薩滿文化完全不食用轉換意識的藥草,有些透過儀式、歌曲和鼓聲來召喚神靈。

如果你想要用普遍稱為「藥草老師」的方法來從事薩滿,這也沒有問題,但是,要如此做的前提是,你要非常尊重該藥草的神靈。

每一個使用藥草的傳統文化裡,都有特定的儀式與歌曲,你不能拿了藥草直接喝,然後希望來一場宇宙大冒險,學習傳統的方式,尋找傳統的老師,規規矩矩地做,這是為你好,也是對該藥草神靈的尊敬與尊重,以及對該神靈歷代文化的崇敬。

 

薩滿的主要職責是服務社群

薩滿不是一條個人成長或個人療癒的路,當然,走在這條路上,這都會發生,但個人成長與療癒只是副產品。

無論如何,核心薩滿是追求這些的極好方法,而且,用核心薩滿的方式來療癒自己一點錯也沒有,事實上,再說一次,如果世上許多人都能夠深入自己的問題,並療癒自己,這世界會變成一個更好的地方。核心薩滿的類治療模式對該目的是極佳的選擇。

但是,主要來說,薩滿的工作是協助他的社群,不論你要如何定義薩滿二字。

你的社群可以是你的家人,如我先前所說,許多傳統西伯利亞的文化裡,薩滿只為他們的家人工作,或是你的朋友、你真實世界裡認識的人,或是網路上的朋友,更甚至可以為國家或世界從事療癒工作。

我們大多數的人都不生活在郊區農業的小村莊裡,我們對社群的概念在過去幾百年間有了巨大的轉變,你必須仔細思考社群二字現在對你來說有什麼意義。

因為,我們不是薩滿文化,甚至也不是泛靈文化,在西方的我們需要找到一些方法,建立我們泛靈的世界觀,因為這樣,我們傾向於看向其他的文化,尤其是那些有泛靈世界觀的文化,像北美原住民或非洲原住民,就算我們西方人通常都覺得要努力地「教化這些野蠻人,不讓他們繼續使用原始野蠻的觀念。」

因此,你有可能踩到已經被邊緣化部落人民的地雷,因為,他們親眼目睹種族屠殺與文化殲滅發生在他們的祖先身上。

他們可能會歡迎你,想要與你分享神聖的教導,他們也可能完全不想。這完全都是看部族,或個人間的想法。因此,謹慎尊重地走,學著謙虛,並留意他們教了你什麼,當你要將這些學習帶進你的生活與文化時,像珍寶一樣看待它們,就像對待一個脆弱的寶寶,因為,很有可能地,這些教導你的人是經歷了極度可怕慘痛的歷史,才得以保留了這些教導,因此,好好地對待他們。

你也許會想要和你的祖先一樣走一條泛靈的路,也許,你是凱爾特人或歐洲血統,也許你有非洲血統,或中亞血統,你的血統很強烈地牽引你,探索血統文化是非常美好的,但要記得,如果你來自歐洲文化,該傳統已經殘破不全了。威卡(Wicca)或德魯伊(Druids)的方式(註9)是現代的發明,與歐洲古老祖先的教導不相同。

我們祖先的靈性追求道途,並不是娛樂性質的,也不是追求自我成長的,他們是為了要活命、療癒部落裡的病人,幫助帶回食物與獵物才選擇靈性道途的。

在西方要落入夢幻是非常容易的,因為,我們已與自然世界隔離,也不需要古老的方式幫助我們生存,在過去,如果事情不順,會死人,現在,已經不會這樣了,靈性追求的本質實用性也已經不再,現代人在都市生活中尋找平衡,因為這是我們的目的,因此,太容易就受到羅曼蒂克與夢幻的吸引。

不要變得太過靈性,結果你無法好好過地球生活。

 

Sacred Hoop這一系列介紹薩滿的文章是由各個作者共同完成,我希望,他們能提供你一些教導與值得思考的事情,關於要如何用泛靈與薩滿的方式生活得更踏實。

我希望他們能為你驅趕一些關於薩滿的迷思,並讓這條路是什麼更加清楚。

你可能受到召喚想要走一條真正的薩滿道途,但如果你真的想走,沒什麼大不了的,你沒什麼特別,你只是受到神靈撿選,為你的社群揹負一些較沉重的擔子,記住,只有白痴才主動積極地想要成為薩滿。

但是,走一條泛靈的生命道路,看見所有與你有關人事物的美好,在你遇見的萬物間看見更深層,從一隻烏鴉到一道彩虹,一隻海星到一顆星星,會讓你的生命更豐富,並讓你覺得更有連結,因為我們都是真切地連結相關的。

 

 

關於作者

尼可拉斯.微風.伍迪是Sacred Hoop雜誌的編輯,從青少年期,他就已經走在薩滿道路上,然而,他的薩滿道途在1985年,27歲時,遇到第一個人類老師時,才正式啟程。他拜師美洲藥人、蒙古、布里雅特、圖瓦薩滿,也學習藏傳佛教與藏傳薩滿的傳統。現在是他指導靈的門徒。

更多資訊: http://www.NicholasBreezeWood.me

 

註1: 文中提及的西方/西方人,指的是大航海時期來自俄國、歐洲與北美洲的殖民者。

註2: Q’ero在秘魯庫斯科省的山區生活著印加人後裔

註3: 譯者認為台灣原住民也屬於泛靈文化,而不是薩滿文化。

註4: 比如說,在傳統部落裡面,薩滿以口吸的方式替求診人淨化不屬於的能量,在西方現代社會裡,口吸的方式並不是太符合社會的文化與期待,因此,改成以隔空手取,效果一樣,但是型式較為符合西方的社會禮儀。

註5: 典故是來自在彼得潘電影裡的叮叮(Tinkle Bell)會撒讓人飛翔的金粉。

註6: 巫師唐望系列的作者。

註7: 生長於安地斯山的傳統藥草,用於轉換意識、冥想…

註8: 美洲原住文化常用於冥想、轉換意識、儀式等用途的仙人掌。

註9:

1)威卡Wicca: 又稱為新異教巫術(Pagan Witchcraft),Pagan原本指的是在基督教壯大之前,許多地方泛靈的信仰,因為基督教變成主要的宗教,所以,Pagan就成了異教徒,但其實,他們就是泛靈信仰的人,在基督教獨大的狀態下,古老的Pagan就在時代的洪流中消失了,威卡其實是20世紀的新發明,與古老的Pagan沒有直接的關係與傳承,是在1954年由Gerald Gardner創立的,他們的主要教義是歡慶四季,就和大部份的泛靈信仰雷同。

 

2) 德魯伊(Druids),詳細的稱呼應該是Neo-Druidism, 新德魯伊,是18世紀萌芽於英國,因為那時候有一群英國人很懷念凱爾特時期與鐵器時代,一開始是為了重塑消失的文化,19世紀開始,引入了靈性觀,基本上也是泛靈信仰,崇敬萬物。

10 thoughts on “[轉載]所以,到底什麼是薩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