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宗教的歷史與薩滿 一

 

巫.jpg

為什麼要回顧歷史?

這大概是學習薩滿之後,一個不可逆的方向,因為就如下面文中提到所有原始精神信仰,都很重視祖先,很自然地會回去追溯歷史,雖然,與其他國家、文化和語言相比,中國的歷史經典的保存算是還不錯,有很豐富的資料,但是,讀了一些歷史學家和考古學家在考證古代中國的信仰資料時,學者們就算再努力,也沒有辦法正確地推出到底古人為什麼要這麼做,尤其是對於古代的巫書、易經等占卜、巫、祭祀、哲學等。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一個歷史學家、人類學家、考古學家沒有對於巫或信仰的世界有一些體認與了解,他們要如何了解或去解釋那些內容? 只能用現代人的思考去推斷?

讓我想到麥克.哈納的經驗,身為人類學家的他,一開始只能夠用「觀察者」的角度記錄原始部落的宗教行為,但是,如果用西方人類學家的眼光去觀察,用西方人的觀念去解讀,那原始部落的薩滿或巫者只是一群瘋狂迷信的人,因為無法符合西方的邏輯與習俗,如果麥克.哈納當時沒有做越線的行為,從觀察者變為體驗者,那他永遠沒辦法知道狀似瘋狂迷信的行為之下,有著如此有效實際的心靈世界與療癒方法。

相同地,如果,我們沒辦法真的知道古代巫者、方士等的哲學系統,用當今的思考模式去分析與下結論,是否與上述西方人類學家看原始部落的想法是一樣的呢? 這也很像是西醫和中醫原本就是兩種不同的思考體系,要如何能夠用西醫的邏輯去分析中醫的方法呢?

因此,我想要探索的是,如果對於原始精神世界的運作(薩滿之道)有一些認識,再去看古代中國的民間信仰、記錄、儀式與意義,是否能夠有新的理解與學習?

還有,身為華人,當我們在研究學習其他文化的薩滿文化時,回頭一看,我們古老古老的祖先們,也曾經有非常豐富的薩滿知識與體驗,只是,我們都忘記了。

 

 

佛教與道教在中國的初始

提到中國的宗教,先想到的就是佛教與道教,兩者在我們歷史文化裡面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但是,佛教原本是外來宗教,所以根源不在中國,而道教,才是土生土長的中國宗教。

歷史考證公認,在漢明帝時(西元67年),佛教流進中國,經由漢朝朝臣蔡愔等人的介紹,迦葉摩騰(Kāśyapa Mātaṇga)與竺法蘭(Dharmaratna/Gobharana)兩位印度僧人用白馬載運佛經與佛像,傳入中國,因為竺法蘭會說中文,由他將佛經翻譯成中文,漢明帝因而建了白馬寺,翻譯出來的經書,是很有名的「四十二章經」。

竺法蘭.jpg

因為漢明帝對佛教的喜愛與支持(宗教發展的政治力量),佛教逐漸在貴族與高級知識份子中間流傳開來,但是,民間呢? 通常一個宗教要從高層流到民間,總是需要一些時間,那麼,在佛教進入中國並廣為流傳之前,人們仍舊需要心靈的寄託,市場還是很大!

 

那當時民間基本信仰是什麼?

可能有人會說,是道教吧? 但是,歷史上普遍接受道教正式成立的時間是東漢末年的張道陵,他來自今日四川一帶,仿佛經作道書,尊老子為太上老君,成立「正一道」,又因為他有個非常爭氣的孫子–張魯–受到曹操的重用,甚至和曹操是親家關係,因此,他祖傳的正一道有了政治實力的支持,得以廣為流傳,成為今日中國道教的創始者,不然,張道陵創的正一教,只是百家民間信仰的其中一個而已。

張天師.jpg
張天師像

為什麼說正一教只是百家民間信仰的一支? 

人類的信仰是代代相傳的,會經過時間而混合加入各種不同的元素、經典、人物與故事,如果,我們追溯到商周與春秋戰國時代,殷商的甲骨文是占卜的內容,當時的信仰與現在說的薩滿近似,他們崇拜萬物,崇敬自然的山川、雷、電、水、火、四方、日、月,還祭祀祖先,他們認為最有權威的是「帝」,在所有力量之上,也許是因為這樣,後來基督教傳入中國,才會把God翻為上帝,因為是宇宙中最大的力量。

甲骨文.jpg

當時,普遍人民有許多祭典、儀式、占卜等活動,信仰與所謂的「巫」是密不可分,是最古老宗教的原型。

到了周朝,在許多文獻的資料裡,都可以看到巫覡的地位,他們是受到朝廷重用的一群,在<周禮-春官>裡提到各式各樣不同巫者的工作執掌,各有專精,這裡列出一些內文:

「男巫,無數;女巫,無數。」

「司巫:掌群巫之政令。若國大旱,則帥巫而舞雩。國有大災,則帥巫而造巫恒。祭祀,則共匰主及道布及蒩館。凡祭事,守瘞。凡喪事,掌巫降之禮。男巫:掌望祀、望衍,授號,旁招以茅。冬堂贈,無方無算。春招弭,以除疾病。王吊,則與祝前。女巫:掌歲時祓除、釁浴。旱暵則舞雩。若王后吊,則與祝前。凡邦之大災,歌哭而請。」(翻譯請看註1)

周朝持續了800年,到了春秋戰國時期,周朝的力量漸弱,其文化傳統漸漸受到挑戰與創新,當時,各個國家都在招募能人,市場需求非常廣大,因此,百家諸子齊鳴,各家理論興盛,漸漸地,中原地區從商周時期的原始信仰,漸漸地發展出理性思維的各家理論,但是,各家理論中,又都再夾雜了一些歷史傳承下來萬物崇拜與祭祀禮儀的影子在其中。

楚國漆畫巫師升天圖.gif
楚國漆器-巫師升天圖

當時南方的楚國與中原人不同,他們仍舊是處在如殷商時期的原始精神世界,崇敬天地、萬物、自然之神、祖先、四方…等,他們崇日拜火,也有圖騰符號,在楚辭九歌裡,有許多關於這方面的記錄,是古代巫(或說薩滿)的相關資料。

根據司馬遷的史書,老子是楚國人,他來自信仰原始精神的世界,他所著的道德經,是從這樣的一個本源而生的作品。傳說中,老子看不下去周朝的敗壞,選擇向西離去的路上,經過函谷關時,遇到當時守關人尹喜,尹喜得知他是老子,就向他請教,老子說:「我教給你的道德經,分成上下兩篇,上篇是道經,講宇宙的根本,包括天地變化的關鍵,廣括神鬼應驗的秘密; 下篇是德經,談處世之方法為道理,包括人事進退的方法,廣括長生久視之道,不停地研究與學習,努力地苦修,終於有所成就。」(註2原文)

老子.jpg
老子

那之後,老子的道德經漸漸成為了一種哲學思考的基礎,成為後來道教的基礎,但由哲學到宗教的轉折也不是一夕之間,不像歷史課本上說的,靠張道陵一個人就可以達成,在戰國末期,還有陰陽家與神仙家的方士們,他們相信長生不死,煉丹,專精於天文、醫學、神仙、占卜、相術、堪輿、祭祀等陰陽之學,他們宣稱自己的靈魂能夠離開身體,並與鬼神交通。

方士煉丹
煉丹

這些人也不是改朝換代就都消失了,秦朝結束戰國,一統天下,秦始皇也信這些神仙家的東西,後來才會派徐福去求長生不老之藥。

春秋戰國時代之所以百家爭鳴,是因為國家很多,對於人才有很大的需求,才有這樣精彩的哲學時期,但是,漸漸地,從春秋幾十國,到戰國剩七雄,哲學家、方士等有才能的人市場供需明顯失衡,很多人因為國家被爭服而失業了,沒有了政治舞台,但還是能夠發展原先懂得的知識,這是失權的知識份子會做的事–寄託心靈,因此,他們仍舊在精神領域的世界裡努力發展,因此,這些技術後來都繼續流傳,互相融合,張道陵之所以能夠成為張天師,成為歷史上記載的道教始祖,完全不能夠忽視他的孫子張魯在歷史上的地位,這是要能夠站上史書記載的重要關鍵,而其他被歷史遺忘的巫覡、方士等,並不是完全不存在,無名小卒也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結論

如本文中所提的歷史,巫覡/薩滿存在已久,古代人為了要生存,必須與自然萬物有很深的連結,因此,形成了巫覡、占卜、祭祀、祈雨…等等的儀式,如同當今人類學家發現原始的部落,也有同樣的信仰型式,因為生存是一件現實的事,而靠著與天地萬物的距離靠近,傾聽祂們給予的訊息,是生存下去的必要之事,巫者/薩滿要求的是準確,因為如果不準確,沒有展現出效用,那是死路一條。

現代人和自然的關係不再是緊密相連,我們發展了許多可以繞過自然的方法生存,然而,我們的心靈卻沒有辦法不與自然相連,因此,物質豐富的我們,有著匱乏的心靈,尤其現代的時局混亂,人們在生活上有各種挫折感,各式各樣靈性的資訊俯拾即是,每一個門派方法,都有各式各樣不同的名稱、工具與方法,要找到一個心靈大師、師父、導師、療癒者或教練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因為,人們在生活混亂困頓的時代,都會想要找到這當中的意義,心靈的寄託與解決事情的方法。

或許,在看歷史上發生的事情時,能夠更了解我們現在生存的意義。

 

 

註1: <翻譯> 司巫掌管有關群巫的政令。如果國家發生大旱,就率領群巫起舞而進行雩祭。國有大災,就率領巫官察視先世之巫[攘除同類災情]的舊例[以便仿行]。舉行祭祀時,就供給盛木主的匣和神所用的布巾,以及盛藉草用的筐。凡祭祀,負責守護瘞埋的牲幣。凡喪事:掌管巫下神之禮。

男巫負責在舉行望祀、望延時授給所祭神的名號,用茅向四方招請所祭之神。歲終舉行堂贈之祭[以送走不祥和惡夢],所送的方向和遠近沒有一定。春季招求福祥,安息災禍,以除去疾病。王外出吊唁臣喪,就與喪祝走在王前[為王除去凶邪之氣]。

女巫掌管每年在一定時節舉行祓祭以除去邪疾,以及用香草煮水沐浴的事。發生旱災,就為雩祭而舞如果王後外出吊唁,就與女祝走在王後前面[為王後除去凶邪之氣]。凡王國遇有大災,就或歌或哭而請神靈。

 

 

註2: 「老夫授汝《道德經》,分上下兩篇,上篇為《道經》,言宇宙根本,含天地變化之機,蘊神鬼應驗之秘;下篇為《德經》,言處世之方,含人事進退之術,蘊長生久視之道。研習不止,苦修不懈,終有所成!」,而後留下五千言一書,又稱老子,道教稱《道德經》,倒騎青牛而去。

 

參考資料

  1. 楚國巫師升天圖: 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8198/74321/74326/5049849.html
  2. The Essential Guide of Taoism. Eva Wong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