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退休的屠龍者聖喬治

Hans Von Aachen – St. George Slaying the Dragon

聖喬治,在歐洲是基督教裡面一個非常著名的聖人之一,在他眾多的事蹟中,最著名的就是屠龍拯救一國公主與人民,讓他們脫離殘暴吃人的龍,並讓該國人民全數信奉基督教的故事,如果Google 聖喬治屠龍,會看到許多知名的畫家都曾把屠龍的情境放在畫裡,他在許多基督教的故事裡面,是一位正義之士,但若一位正義之士無法退休,會成為什麼樣的狀況呢?

在描述他的退休生活前,先來說說他屠龍的過程,如果你對他不熟悉,那一定要了解一下他是如何成為屠龍義士的。

聖喬治的故事

聖喬治出生於 卡帕多齊亞(Cappadocia),現今土耳其一代,他的父母都是基督徒,從小,他就耳濡目染地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在他的爸爸過世後,他的母親就帶著他回去她的故鄉巴勒斯坦(Palestine),後來,他回到羅馬成為一名士兵,然而,他當時生活的羅馬帝國並不歡迎基督徒,甚至還打壓他們,聖喬治自己也是受到打壓迫害的基督徒,他還曾經因此下獄,因為不願放棄信仰,受到拖行大街的處罰,因為他堅定的信仰,最後成為了基督教裡的烈士。

在他眾多的故事裡,屠龍的故事出現在13世紀一位義大利主教編寫的「黃金傳奇」一書裡(Legenda Aurea/Golden Legend),故事說到:

利比亞的席林,這個地方旁邊有一個池塘,裡面住著一隻毒害地區的惡龍,當地人在最開始決定每天送兩隻肥羊給這隻龍,以防止惡龍傷害當地居民,一開始成效還不錯,但漸漸的,惡龍食髓知味,胃口愈來愈大,從兩隻羊變成獻祭活人,於是,村子裡的人就決定用抽籤的方式決定下一位獻祭品,不論貧富地位。

有一天, 籤落到了國王女兒身上,公主已經做好殺身成仁的心理準備了,裝扮成新娘的樣子,被送到湖邊,要成為惡龍的新娘+大餐,這時候,命運就是這麼剛好,聖喬治剛好路過席林,看見了公主,一見鐘情,問了城裡的人發生什麼事情,知道了關於惡龍的事,於是,勇敢的聖喬治就決定要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英雄救美去。

聖喬治一下就找到惡龍所在的池溏,公主在那大叫要他馬上離開,這裡太危險,但坐在高大的駿馬上,拔出他閃亮亮的寶劍,對著從池塘裡飛出來的惡龍畫十字架,雙方奔向彼此展開攻擊,聖喬治一下子就刺到惡龍,才一擊就受傷的惡龍馬上倒地,聖喬治這時跟公主說:「把你的束腰脫下來,綁在惡龍的脖子上,不要害怕!」公主照著做,接著,這隻惡龍變成了一隻溫馴的野獸,讓他們牽著回去席林。

公主和聖喬治牽著惡龍回到席林後,城裡所有人都嚇壞了,這時,聖喬治藉機對國王與城中的人說:「如果你們同意受洗為基督徒並受洗,我就幫你們把龍殺掉!」城中一萬五千人包括國王在這情況下,全都自願受洗成為基督徒,這之後,聖喬治就殺了惡龍,用寶劍砍了龍的頭,並把屍體埋葬,國王感念他,就在埋葬惡龍屍體的地方,為他蓋了一座教堂,教堂主要用來敬拜瑪麗亞與大英雄聖喬治,教堂裡還冒出了一座治療百病的湧泉。

我的觀點

我覺得很有趣的幾個地方

1.聖喬治居然會想到用束腰來治惡龍!

如果我們用象徵的意義來看,如果束腰可以讓一隻瘋狂的惡龍穿上後就馬上變成溫馴可控的野獸,那麼…穿著束腰在男人眼裡對女人的定義是什麼呢? 讓我也想到小腳。(這點不是文章的重點,就短短帶過)

2.聖喬治明明就有能力當下殺死惡龍,但是,他卻把已經受到馴服的惡龍拿來成為談判的籌碼,讓所有人因為恐懼,而後受到聖喬治的拯救後,全都心甘情願地接受他提出的條件,好像只要是這個救我們的大英雄提出來的,都是對的,也不問到底什麼是基督教,裡面的教義是什麼? 在那當下,好像也不能拒絕不信教,我很好奇,如果有天生叛逆的人在裡面,他提出不要信基督教的話,他會招來什麼後果? 我想,那可能會是被整個群體的人唾棄說:「你怎麼可以不信,大英雄都冒險為我們殺死龍了,你怎麼能不信?你是站在惡龍那一邊的嗎?」

老實說,我覺得這點很像今日的政治或是宗教,因為我們的一個原有的苦難、恐懼、痛苦被一個人拯救過,所以,就盲目地與心甘情願地聽從這個人說的與給予的一切,而殺死惡龍的聖喬治,從一個默默無名的騎士,一下子就變成了一萬五千人的大英雄,受到國王與人民的愛戴,還有一座紀念自己的教堂,所有人都投以崇敬愛戴的眼光,要什麼就有什麼,權力、名聲與地位都有了。

無法退休的聖喬治

澳洲的政治哲學家Kenneth Minogue曾經提出一個很有趣的觀點叫「聖喬治退休中症狀」(“Saint George in Retirement” Syndrome),大致上是說,殺死龍之後的聖喬治,仍舊持續在各地尋找可以屠殺的惡龍,因為,他內心裡,常常就會浮出殺死惡龍後的光榮與得到的光輝燦爛,他覺得,一定哪裡還有惡龍等著被殺,還有人等著被拯救,他好需要惡龍啊!!!! 就在他殺盡土地上發現愈來愈小隻的惡龍之後,沒有龍可以殺了,所以,他開始漫無目地對空氣揮劍,在他的眼睛裡,空氣裡也充斥著惡龍,全都需要殺死,如果說,這是真正的聖喬治面對的誘惑,若一個聖人也可能面臨著如此的心境,那普通人,或原本在生活中是魯蛇的人呢?

如果,有一個歷史的機運,讓一個普通人或魯蛇能夠有機會成為英雄,他能夠輕易地從戰場上”退休”下來嗎? 又或者,他會把戰場當成是家,因為除了這裡,還有哪裡是他的”家”? 哪裡能夠讓他感覺到光輝燦爛?

又會不會,其實真正需要殺的只有一隻龍,但是,其他的龍都是因為這些無法退休的人再創造出來的「泡泡龍」呢?

會不會接下來的問題都是為了再創之前光榮,所以要再過度強調惡龍很可怕的問題? 又,因為過度強調問題,所以問題生出更多問題,變得更加巨大?

最初是為了和平的初衷,也在過度強調惡龍的過程中,漸漸地消失了。

最後,無法退休的聖喬治看不見眼前的狀態,無法活在現在,卻活在過去的問題與光榮裡。

如果再更深入挖掘,無法退休的聖喬治的問題,一直都不在於惡龍,而是在自己內在的定位與價值,何處是我家? 何處有認同?

參考資料:

  1. The Madness of Crowds: Gender, Race and Identity by Douglas Murray
  2. Saint George, The Dragon Slayer: The Legend Behind the Hero
  3. St George The Dragon Slayer in Retirement Syndrome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