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神秘學與宗教

薩滿的現象出現在許多神秘學與宗教的記錄裡面,如果,我們不把薩滿二字看做是一個身份、人物或是角色,而把它定義為「現象」,那麼,我們就能清楚地看到薩滿現象與各種神秘學、宗教或意識型態的結合,並跟隨著人類生活型態改變與演化的歷史洪流之中,不停地進化、融合與豐富。

在我們了解了薩滿的定義、特性與他們使用狂喜的技巧之後,可能很多人會開始想,所以,我們知道的乩童、道士…等等是不是個薩滿,可是,這些人好像又特別屬於某一個宗教,如果是在那個宗教裡面,那到底是薩滿還是該宗教給它的名稱呢?

其實,沒有那麼複雜,我們只需要了解一個重點,當我們把薩滿視為「現象」,一個能夠使用狂喜技巧的人,會有五樣大特徵:


1.狂喜的出神狀態,自主地轉換意識

2.離開身體進行旅程,上升至天,下降至地

3.與他們的幫助神靈有緊密的合作關係

4.與靈性存有,如人的靈魂、亡魂、惡魔、大自然的神靈,如山神、海神、河神…等做直接的交流,但保有控制權,不被靈性存有控制、附身、佔據

5.旅行中是有清醒的意識,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回來後,也會對旅行有記憶
你會在很多神秘學家、各大宗教的聖人裡面看見他們的蹤跡,就算他們稱呼自己為一個不同的名字。

雖然,薩滿兩字是出於西伯利亞,但是,人類學家在研究的時候發現,薩滿其實是與許多不同的宗教、神秘學等共通存在的,它不像一神教的宗教有排他性,相反的,因為薩滿是狂喜的技術,因此,我們常會看見,薩滿的現象與各種宗教或意識型態結合的軌跡!

怎麼說呢?


人類的歷史與演化,就好像河川裡的河床一樣,是一層建構在前一層之上,但也不是很明顯的分層,在分層的過程中,後面一層又會混上一些前面一層的元素在裡面,人類的精神生活也是相同的狀況,後面的宗教、意識型態、儀式…等等,可能都在某種程度上混入了前期或同期其他精神領域相關的元素在裡面,這在道教的演化裡,能很清楚地看見。

雖然我們說薩滿是非常古老的精神追求,但是,在人類萬年的歷史軌跡中,世界各地區的薩滿現象在歷史的洪流上不停地揉合、混合、改良,再隨著人類生活型態的改變,如從逐水草而居到農業,再到工業,再到後工業時代,薩滿的現象也跟隨著人類生活不停地在變得更加豐富、細緻並變化。

在中亞與北亞的薩滿文化裡,我們可以很常看見薩滿與當地區宗教結合的一個現象,這麼說吧,就像在各種宗教裡面,我們都能夠看見宗教裡有薩滿特徵的”精英” 份子們,能夠與他們口中的神直接連結、溝通的神聖經驗,這是其他宗教信徒沒有的能力,有些有特別能力的人,很自然地在該宗教組織裡成為了宗教領袖,使用自己的靈性能力,達成政治目的的大有人在,因此,薩滿在歷史軌跡中,對於宗教、神話、意識型態與儀式等,因為自身的力量、政治社會地位等,都能夠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但是,再反過來看,也不能說薩滿創造了宗教、神話、意識型態與儀式,因為,許多的精神元素都是一代融合一代,現今已經找不到所謂純正又真正原始的薩滿,因為,不論是現今哪一個我們還能夠看見的薩滿文化,它都是萬年以來融化後的創新了。

講到這裡,就一定要提一下現今西方社會在談論薩滿時,常可以看見兩個派別在互相抬槓–傳統薩滿與核心薩滿,兩個別是最粗略的,以人類這麼愛分你我,當然下面還有更多小分支。

現代西方較一致認定的傳統薩滿,指的就是當今地球上,仍然延續著祖先們的傳統和方式,繼續由原住民部族在實行的薩滿,由地區來分類的話,如蒙古薩滿、尼泊爾薩滿、亞馬遜薩滿…等,有些比較激進的西方傳統薩滿實踐者會批評核心薩滿不是真正的薩滿,他們認為,傳統薩滿才是真正的薩滿,然而,如果,了解我前面講述下來的脈絡,其實,並不能如此區分什麼是真的薩滿,什麼是假的薩滿,人類的生活方式不停地在改變,現今的我們要用100年前的方式進行儀式,有時候會不合時宜,100年前的標準與現今的標準已經差異太大,如果,死守著100年前的方式,而不與現代的生活做結合或是改變,那就和宗教一樣,是因為信仰而守舊。


我記得,曾經聽過一位激進的傳統薩滿提到儀式裡一定要有血祭,沒有動物血祭就沒有力量,他學習的傳統裡,就是需要做到這樣才叫做有力量的薩滿,接著,批評其他沒有使用殺動物血祭的薩滿們都是假的,都沒有力量。
我自己的感覺是,儀式最主要的核心是在信念與內心相信的程度,如果,血祭讓他感到有力量,那就有力量,如果一個看到血,看到殺動物就昏倒,甚至相信殺動物很不人道的薩滿實踐者,硬要去做 血祭,那該儀式就失去了原本的意義,因為,那與這個人的 信念相衝突。


我會學習核心薩滿是因為,我認為人與時俱進,是需要跟著時代與生活做推進,跟著現代的生活和新的觀念做調整,以血祭來說,如果殺隻雞、牛或羊,身為住在城市裡的城市鄉巴佬,我還真不知道活的雞、牛羊要去哪裡買,買了怎麼帶回家,又要怎麼殺,殺了血要怎麼處理,刀要怎麼弄,因為,那已經不是我生活的一部份了。

想起來挺傷感,現代人離真正的生命已經很遙遠,因為我們不需要親自碰觸、宰殺、採集我們吃的東西,我們只要到超市就可以買到要吃的東西,因此,我們對於生命與死亡自然的發生無法接受。

我最近在思考的一件事情是,不論什麼信仰,為了我們這條生命要延續下去,就一定會有其他的生命犧牲,不論是肉食或素食者,都是一樣,動物是生命,植物也是生命(單一作物的農業法,更是犧牲更多在那片土地上的不同動物、昆蟲、細菌…等),有時我在想,生命與死亡,對現代人來說是巨大的事,死亡是禁忌,現代醫學無法幫助我們正式死亡,因為死亡發生是種失敗。

會不會是我們現代人,連我們的食物都不需親自去結束他們的生命,所以,我們對死亡來滋養生命的感受遙遠。

那天和幾個朋友聊天,聊到放在冰箱裡的蔬菜水果都還是活著的,有些人聽了 很驚訝蔬菜水果仍是活著的,死時才是爛掉的,更不要說,看見一頭牛,我到當地農場買牛,農夫給我看牛的照片,把照片傳給朋友看,朋友說,為什麼要給他們看我們吃的牛的照片,而且為什麼你需要知道你吃的牛長什麼樣子? 這不是很可怕嗎?

但是,當我們去超市買牛排、牛絞肉,我們沒看到那頭牛的樣子,那我們就仁慈了嗎? (只是眼不見為淨),因此有時候,我會感覺,我們離生命的本質愈來愈遠,這也是我們生活型態改變,離自然愈來愈遠的結果,在這個時候,我們人類更需要薩滿這個技巧與工具,如果我們再不更去接觸自然與生命的本質,我們會離地球原本設計的方式、哲理等愈來愈遙遠,如果可以學習、傳播薩滿的話,我會很熱情地做這件事,不論你的信仰是什麼,我們都需要去看見生命的本質,那就是生命的開始與死亡。

在薩滿的探索裡,生命的開始與死亡是非常重要的兩部份,除了我們的世界,還有許多靈性存有,是存在生命開始之前與死亡之後,我們需要用更廣大的角度來看,而不只是限於我這個身體,穿了什麼衣服、揹什麼包包,當我們用靈性的角度去看這個世界時,這世界比我們想像的要大,當我們拘泥在羨慕別人時,我們才夠跳脫出來,看見那個更大的世界。


因此,當我們在感受靈性的經驗時,需要理解到,別人放在我們面前的教條與信念是否符合現在,而不是盲從地去照著別人給的規定,或別人說要弄這個才有用,那個才有用,重要的是,深入地了解我們的內心是怎麼樣。

薩滿經驗最迷人的地方,就是個人與神靈的關係,與世界的關係,每個人的步調都不 同,每個人都用獨特的方式前進著,當我們看到這點,我們就可以漸漸地不再去批評別人,看見他人獨特的方式。

後工業時代的現代,到處充斥著各種想法、意識型態,但如果我們能夠用薩滿這個工具,與友善的神靈連結,我們就能夠堅定不移的往前走,不致於迷路。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