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氣背後的內在需求

我說出來的:「你一直只會抱怨!」
但真正想要表達的是:「當你說房子很髒,我感覺好羞愧,今天我老板說,我的表現不理想,因此,我把你說的話解讀為我很懶惰,我只是想要有人可以看見我所做的一切。」

「批判的人們不太習慣傾聽感覺與需求,他們習慣於只聽見責怪,他們會同意你說的,並憎恨自己,但這卻無法停止他們繼續地批判,再不然,他們會恨你叫他們是個種族歧視者,這也不會讓他們停止批判,因此,這就是我說的,(在溝通的時候),我們需要另一方真的了解(我們表達意思)的需要,你也許必須先傾聽他們內在的痛苦一會兒,讓我告訴你,在我能夠傾聽這種人的痛苦之前,我必須做多年的內在功課,超多的內在功課!」~~ Marshall Rosenberg, The Surprising Purpose of Anger.

Marshall Rosenberg是開發出非暴力溝通(Non-Violent Communication, NVC)的創始人,他認為,憤怒的背後是一個沒有受到滿足的需求,而我們從小到大的成長過程,沒有一個訓練,讓我們去連結憤怒背後的需求,並提供給我們需要的語言,有效地去表達與溝通我們的需求。

大多數人因為童年時「責怪」式的情感教育,讓我們在生氣的時候,都把矛頭指向外面,是外面的人讓我們憤怒,比如,父母告訴小孩:「你最好乖一點,不要讓我生氣!」「要不是因為你如何如何,我才不會大爆炸。」「你考試成績好,我就不會生氣了。」

這些例子都同樣直指一件事: 我會生氣,都是因為你,責任在你身上,而不在我的身上。

聽者在聽到這一系列的責怪用語很長一段時間之後,很自然就會在對方生氣開口的時候,下意識地感覺到,又來了,又要怪罪我了,又是我的錯了,就會也憤怒地再把矛頭丟回去給另一個人,另一個人又覺得你居然不承擔讓我生氣的責任,還把矛頭又指回來給我,來來回回,沒完沒了,雙方用詞愈來愈尖銳,衝突急遽高。

但其實,兩個人同時都很痛苦,因為,他們內在真正的需求都沒有被看到。

比如說:「要不是因為你考不好,我才不會大爆炸。」

父母憤怒背後真實未受滿足的需求是: 「我會大爆炸是因為我希望你考好,因為我認為這對你未來的發展非常重要,我非常擔心你是否能夠有個美好的未來,而不像我做個藍領,這麼辛苦,看人臉色,我想要你有好日子,我太想要你過比我好的日子,強烈到我非常地焦慮,焦慮到我看到你這次考不好,就忍不住對你大吼大叫,因為我覺得你可以做得更好。」

原本的句子是讓小孩來揹自己情緒失控的擔子,但連結了內在未滿足的需求後,句型是:「我會生氣是因為我…」把主詞拉回到自己身上,責任在自己身上,而非孩子身上,這樣溝通的方式,是連結「心」–感受的語言,聽者不需要承擔說者的責任,但卻又能馬上理解到說者的核心需求在哪裡。

然而,在多數人的成長環境裡,「責怪式的溝通」是主要溝通方式,這種溝通法也繼續地傳承到朋友交往上,婚姻裡與親子關係裡,無法交心,是因為我們從沒有學習過「交心的語言」。

會對他人有強烈批判的人更是責怪式溝通的產物,因為,當他們聽見一個人表達感覺時,比如: 我對這結果很失望,他們聽見不是一個人內心感覺失望,或是看見這個人未被滿足的需求,常常,他們聽到的是:「所以你跟我說失望,是要怪我,是我的錯嗎?」接著,在無法連結對方與自己心的感受的背景之下,想要為自己辯駁,可能會說:「你以為你沒錯嗎? 還不都是因為你如何如何,結果才這樣,怪你才對。」

再下去的對話又是可預測的沒完沒了,當有沒被看見的情緒與內在的需求時,無限循環的責怪式溝通就會出現,爭執衝突不斷,兩人的關係漸行漸遠。

榮格曾說:「感到孤獨不是因為身邊沒有人,而是因為感到重要的事情無法分享。」

內在的情緒與需求就是那無法分享的重要事情。

在我們要能聽見他人憤怒批判言語背後的需求之前,我們需要能夠先覺察與看見自己內在的需求是什麼,因為,只要我們看不清,沒先覺察,別人說的任何話,都可能被盲目地被我們聽成是指責。

覺察的過程是極需練習的。

我們可能看見被激發的憤怒與對方眼前說的無關,可能是與我們過去遇上的刺激、創傷與苦難有關,舉例來說,以前之要有人跟我說「你日子過得很爽耶!」我就會大爆炸,但是,對方說的語氣也許沒任何諷刺的意思,而是單純指出我過了好日子,真正激發我憤怒的是,小時候,我媽媽開餐廳非常辛苦,假日會要我們幫忙,但我很常不想幫忙,就會躲在房間裡做自己的事,過得很爽,當我看到媽媽對我生氣沒去幫忙時,我就會對過得很爽感到無比的罪惡感,因此,我的大爆炸並不是因為有人和我說「你日子過得很爽」,而是這句話觸碰到一個過去且尚未走出來的情緒。

要能夠抓出這前因後果,是需要常常練習,很多時候,我們其實也不太清楚究竟為什麼會發這麼大一頓脾氣! 保持開放的心去看見自己的盲點,還需要對自己有無窮地包容心,因為,我們常常都因為無法接受自己的情緒與需求,而把脾氣發到別人身上,重點是,自我接納與包容。

當我們逐漸能看見與接受自己內在的需求,對自己保持同理心,並成為滿足自己需求的人,我們才能夠在面對他人憤怒與批判的當下,暫時地跳脫出來,而不馬上一個勁地和他人對幹。

因此,常常練習與自己的情緒和內在需求連結,學習表達「心」的語言,「我當下的需求是…」在與自己的心連結後,我們會開始培養出看見他人的心,並與其連結的能力。

引文原文: 原文:
“People who judge are not too used to hearing feelings and needs. They’re used to hearing blame and then they either agree with it and hate themselves, which doesn’t stop them from continuing to behave that way, or they hate you for calling them a racist, which doesn’t stop them from behaving that way. So, that’s what i mean by needing the other person to get it. You may have to hear their pain for a while first. Well, let me say to you that before I could hear such people’s pain, I had to do a lot of work for years before I could do it. A lot of work!”
~ The Surprising Purpose of Anger by Marshall Rosenberg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