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定義靈性 3 靈性巨嬰

圖選自Netflix Boss Baby

印象很深刻,幾年前,一個朋友曾和我說,如果你可以用薩滿的方式替朋友找到走失的寵物,那你為什麼不要用薩滿的方式預測大樂透的號碼? 這樣你的人生就不會有任何煩惱,可事事順心了。

我想,這樣的想法就是為何各式不同的法術會如此興盛於民間的核心了,我曾經看過一本某教法師的傳承講義,裡面有各種想要改變別人以達到自己利益的法術,如: 訟訴不敗術、蕩女從良術、毒咒復仇術、拆散緣份術、奪愛術、回心轉意術、求婚必成術…等等。

這一切共通的心理需求是—「我可以得到一切我想要的,再也沒有阻礙、困難,一切盡在我的掌控之下。」好像學習接觸靈性成了圖利自己的工具與方法,只要我掌握秘技,誰都無法阻擋我。

我常會納悶究竟為什麼如此?

巨嬰的全能自戀

去年,讀了武志紅所寫的「巨嬰國」,書中的立論解開了我頭腦裡的困惑。

武志紅認為,我們許多人都集體地停在在嬰兒期,有許多華人裡的難處,原因都在於「巨嬰」心理,所謂的巨嬰指的是,一個生理上已變為成人的個體,在精神上仍保有嬰兒般的思想、行為與情緒等模式。

他提到:「據說,佛陀一出生,就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說: 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精神分析則發現,其實每個嬰兒一出生,都是這種感覺,都覺得自己是神,一發出念頭,整個世界就會按照自己的意願運轉。心理學家胡特將這一原始心理稱為全能自戀,心理學家克萊因則將它稱為全能感。……

全能自戀最基本的演化是: 當順心時,我就覺得自己如同神; 當不順心時,神就變成了魔,而生出簡直想摧毀世界的破壞欲來; 神和魔的感受都很可怕,於是自我要把它們壓制住。……

這股能量,對自己時,是全能自戀性的,想為所欲為,對別人時,是絕對禁止性的—-你必須按照我的意志來,我禁止你有任何自由意志。」

嬰兒時期,我們需要父母全心地呵護照料,有生理上的任何需求,一個哭聲,就驚天動地讓父母馬上投來全心的關注,滿足當下的需求,但是,很多寶寶的父母因為教養方式、時間、工作…等種種原因,沒辦法總是全然地滿足寶寶的每個需求,除此之外,可能還會有責罵、處罰、冷漠以待等方式來處理寶寶的需求,因此,許多人在嬰兒期的全能自戀感並沒有得到完整的滿足,沒得到滿足,就會延後心理上的成長,一直到看見、接受並療癒這項匱乏。

當我們從這個觀點來看靈性圈子裡面一些亂象,很容易看到一些有全能自戀的老師或領袖,可能因為他們沒有正視幼年時期與原生家庭帶給他們的影響,在心理上沒有從嬰兒變為成人,因此,使用某些法術或是在團體裡享受上位的權力來滿足全能感,若只有我能,其他人都順服於我,那這種全能感就又更加地受到滿足。

接著武志紅用龍的意象來解釋全能自戀:

「…我認為,東西方的龍,其實描繪了同一個東西—帶著全能自戀感的原始自我。它還沒有被馴服為成人,同時,也沒有徹底墮落成魔。……帶著全能自戀感的龍,可以演化成皇帝—整個國家都必須按照他的來,譬如朱元璋非常費心地規定了三教九流該如何生活……

我們都是龍,而龍都在追求全能感,全能感一旦被破壞,就會生出毀滅整個世界的破壞欲。所以我們的歷史一再這樣輪回。那些破壞王們,如黃巢、張獻忠和洪秀全,都是全能感被破壞後,變身為魔王的。

這段話也說明了,為什麼歷史上這麼多人要爭著當皇帝,在靈性的道路上又何嚐不是同理? 很多領袖或老師都要大家認為他們信奉的才是最正確的唯一真理,要求所有信徒照著他立下的規矩而來,其實,這就是那個需求尚未完全滿足的嬰兒,希望父母能夠照著他的意志,滿足他的所有需求。

在療癒裡,我們很常把焦點拉回我們的父母身上,在我們生命最初始,也是最具可塑性的那幾年,父母就是我們的全世界,與他們的互動模式,或對他們的感覺,就是我們日後面對世界的模式與態度,如果,我們能找到更多歷史資料,深入去研究每位爭著做皇帝的人,還有他們與父母早年的關係,都能看見一些端倪,同樣的,也可以用這方式深入去觀察你跟隨的老師與領袖們。

巨嬰與順民

武志紅再提到:「儒家之所以能成為我們的主流文化,它的合理之處就在於此。全能自戀的能量太強了,所以要設計一套非常繁瑣的體系來壓制它。並且,必須將所有的龍們,都統一到一個思想中,因為如果思想不統一,就容易出現你死我活的分裂與鬥爭。

動不動就要爭個你死我活,不知妥協為何物,不只大老粗們如此,文化人也一樣……

如果你被這一套文化洗腦了,就會變成一個順民,即我說的中國式好人,你會變得安靜、被動、順從,並會感覺到深深的自我壓制。

你甚至認為,這就是真理,就是對的活法!」

我認為,這一段話說明了盲目的跟隨者,不論是在靈性、政治或任何方面,最上位的巨嬰只有一個,跟隨者無法擁有自由意志,不能獨立思考地問問題,發展出自己的想法,那麼,只好壓抑住內在的渴望、感受、想法…等能量,然而,這樣的代價,不止是成為一個傳聲筒,更是阻絕了內在能量的流動,成了軟趴趴很好操控的對象,在許多盲目的跟隨著身上,可以看到這樣的形象。

靈性巨嬰

用武志紅對巨嬰的定義來看「靈性巨嬰」,那就是使用各式靈性門派與方法來滿足自己內在嬰兒般,想要天上天下,唯我獨尊需求的人,而他們可能會位居高位,眾人崇拜的導師們

靈性學習的旅程,就是心靈上成長的旅程,「Adulting」,變為成人的過程,談到靈性巨嬰並不是要貶損巨嬰與他們的作為,我認為,所有一切都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也是一個過程,因為,那是一個向前走,adulting的旅程,不需要去給某團體、某領袖貼上巨嬰的標記,談到靈性巨嬰的概念只是想要明確地指出,我們每個人的內在,都可能還存有某些巨嬰的特質,因為盲點,這些特質正透過我們追求的信仰、創造的人生…等顯化在世上讓我們看見,重要的是,我們能夠開始覺察這些特質,看見那些未受滿足的需求是如何地影響著我們的行為模式。

嬰兒與成人之間最大的差距在於,嬰兒無法了解失去控制與失去生命(失去自我)的差別,但成人會知道,一時間的失去控制,並不一定會失去生命(自我),且成人有較多的能力與資源能改變眼前的狀態,巨嬰在面對失去控制的狀況時,習慣地將失控解釋為魔鬼等外在力量的介入,有一個外在的邪惡力量讓人無法順心,因此,必須找到一個責怪的對象,找到一個怪罪對象可以讓人瞬間有一些能控制局面的錯覺。

身為一個薩滿實踐者,會需要接觸不同的靈體,我不會說外靈干擾的狀況不存在,而全都只是心理作用,但是,會有「都是有一個外力在危害我」這種觀念的人,是活在受害都情節裡的人,這種核心的信念,不論有沒有接觸靈性相關的事物,都很容易告訴自己,我會ooxx,就是因為誰誰誰的關係,而有受害者情節的人也會傾向於不停地告訴自己:「我沒有力量,我只能當個被動的受害者。」抱持這信念,自然不會連結到內在的力量。

通常,會受到外在能量干擾,就是因為原本內在就很弱了,軟趴趴的,不敢劃清界線,不敢說no,不相信能有自己的看法,而靈性的成長主要就是在培養這份內在的力量,當你是個有力量的人時,很自然地,不會有任何人敢隨意地侵犯你,別人對我們的方式與態度,都是由我們訓練他們而來的,同理也在外靈的干擾之上。

「有時候,你必須放掉你認為生命應是的畫面,學著在你正生活的故事裡,找到喜悅。」

我認為,歸根究柢,我們還是得要從自身下手,深入探究我們的信念、模式與情緒的來源,因為,我們會遇上的外境,都是由內在的核心信念、思想情感與行為模式而顯化出來的,是單純的前因與後果,如果,某些剝削你的人事物反覆發生,你要檢討的不是剝削你的人事物,而是,你內在的哪些核心讓你無意識地做出某些選擇、決定、行動…等,讓這些人事物有機可趁?

巨嬰的心態讓人想要無所不能,這是強烈的自我(Ego)形象之一–一切要順隨我心,如我預期掌控的發生與進行– 但是,靈性成長的道路卻不是要所有一切都如我意,而是,能夠臣服,放掉我所計劃的一切,對眼前當下此刻的經驗說:「Yes!」,學習對目前的生活感到喜悅,或許,有人會說,中樂透我就喜悅了,但是,真的嗎? 有了錢,你內在的核心信念與行為模式仍舊相同,你能夠真的喜悅嗎? 或是,會帶來更多你無法掌控的內在衝突呢?

再者,靈性不止是單純服務自己的方式,當我們成長後,擁有更多的力量與資源,有多出來、滿出來的時候,也是需要服務他人(註),這道理不止在靈性上,也在生活上大小事情上通用,服務他人是我們與生俱來的天性,因為服務把我們連結在一起,透過服務,我們更看見自己與他人,我想,這是靈性成長很重要的一部份。

註: 服務他人,我覺得,服務他人是一項很值得深入討論的議題,有道德上面的規範,如允許、界線…等,也有自己內在對服務的信念,如何做,怎麼服務,都是門學問,有機會再來好好討論討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