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 再次回到身體

「對許多人來說,焦點變成試著要療癒那些我們相信自己有嚴重問題的部份,我們努力地得更有覺察,更處在當下,更成功。也許,真正用來衡量療癒的方式是,當我們再也不感到需要成為別人或其他樣子,而是成為我們自己時。相反的,我們只是過自己的生活。」~~Mark Wolynn

前幾天,和一個朋友聊起療癒與心靈成長的過程,從現在這個點回去看,我發現自己療癒的過程是一個由靈,到心,再到身的順序,很多書與訊息不是通常都是說身–>心–>靈,由下而上的順序嗎? 我發現自己是相反過來的過程,而理解到這一點,是最近在上飛輪課的過程中,突然感受到。

怎麼說呢?

我覺得,這需要從創傷後的解離狀態開始解釋。

我成長的過程中,遇到了一些創傷的事件,當下無力做任何改變與控制,那是與身體受到傷害與痛楚相關,當人的身體在痛苦之中,身體自然保護的機制,會讓我們的意識離開身體,有時候,會像是飄在自己身體上方或週圍去看自己一樣,在薩滿的概念裡,這是靈魂流失(soul loss)的狀態,為了避免自己在那個當下感受到100%的衝擊,因此,需要暫時離開身體,就成了解離的狀態。

也就是說,我人在這裡,但是,我的精神卻不完全在這裡,如果創傷經驗反覆,或是,沒有一個完整把意識再拉回身體的過程,在薩滿的說法中,就是「靈魂修復」的過程,就會很自然地在身體或心理的痛苦再一次出現,或是,類似的感受出現時,自然地呈現解離的狀態,無法完整地與現實生活和週圍的人對應。

顯示的症狀,可能會是常在白日夢,脫離現實、失憶、與身體失去連結、對自己是誰感到困惑…等等。

解離有不同的程度,輕的可能是只有身體被提醒時,才會有症狀出現,重的可能是症狀常會出現,就薩滿的角度來說,那就是靈魂流失的程度不同。

在解離或靈魂流失的狀態中,我們無法完整地擁抱自己的身體,因為,身體在本態上,成為了一個不安全的地方,意識需要離開這裡,到別的、安全的地方去。

在這樣的狀態下,我們無法全然地擁抱生命,無法展現出自己真正是誰,還有我們內在無限的潛力,因為,意識與身體的分隔,我們沒辦法把潛力透過身體顯化到這個世界上。

有時候,解離(靈魂流失)的人對於週遭的能量與動靜極其敏感,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能夠驚擾到自己脆弱的存在,因為,當靈魂流失的時候,我們無法帶著完整的力量,處在自己的肉體裡,因此,很容易變得敏感,在排除天生的狀況下,解離(靈魂流失)的人會因此成為高敏感或共感人(Empath)。

有時候,這種解離的狀態,是要讓我們先一步在肉體受到傷害之前,就搶先探測到危險的可能所在,因此,這種狀態的高敏感與共感人的特徵與特長,就是可以有敏感覺察週遭的能力,但是,由於創傷會造成原本是因為「無力改變/控制/做些什麼」,許多高敏感與共感人會感到更加焦慮或不知所措,成為一個惡性循環,因此,有時還會再發展出為了保護自己,所以成為了「無感人」,對什麼事情都沒有感覺,什麼都「還好」、「ok」、「沒什麼」,面無表情,或是永遠帶著一抹微笑地面對這世界。

我自己的心靈成長過程,就是一個從解離的靈與意識(靈魂流失),想要逃避許多生活上該做的事情、該面對的人、該面對的情緒,接觸的訊息與書,偏向遠離現實的,我記得,在那個時候,我深受各式陰謀論的吸引,也是那時候鑽研完西方世界裡各大陰謀論,因為,這些論點與我內在的無力改變/控制/做些什麼相互呼應,因此,很能與我共鳴。

接著,在指導靈的帶領之下,祂們開始帶著我去看許多我不想要面對的情緒、現狀、感受…這過程,好難,好痛苦,因為,常常都在挑戰我的固執,對講述自己故事情節的固執,在引導之下,慢慢地開始學習如何面對我的情緒與情緒的能量,這過程中,祂們慢慢地把我從解離的狀態中,帶入了我的心,開始與心做接觸。

在這裡,我待了好長一段時間,由於過去的創傷,讓我自然創造出一種應對模式–「把心關上,就不會受傷」,指導靈帶著我,並給了我許多方式,慢慢地把心再一次打開,這過程,挑戰著我的不安全感、匱乏感、恐懼、擔憂、不信任…,慢慢地,在一次又一次的練習之中,逐漸地學會臣服、信任、交托、富足與愛,接受那些我無法改變的事,但對我能做的事情盡力,卻又帶著信任與臣服,短短一段話來形容,裡頭卻是充滿許多眼淚、挫折、憤怒與悲傷,但是,這卻是很充實的過程。

最近,踩在飛輪課的腳踏車上,聽著台上老師”沒有人道”的push我們的身體,我驚覺到,這是以前我做不到的事情,因為,以前,身體只要有一點痛苦,我是絕對要馬上逃離的,而且,我會下意識地討厭老師,把他當成我的敵人,開始想他有哪些缺點,再用那當成是我不要繼續的藉口,「老師ooxx太討厭,所以我不要上課。」那並不是偷懶,我不是個偷懶的人,但是,身體的痛苦好像在潛意識裡,提醒著我要逃命,因為那裡有危險,身心的本能讓我會自動避開危險,我只會選瑜珈或低強度的運動,因為,那比較不會觸及我身體的本能。

最近,我開始比較能夠在身體痛苦時,仍然待在眼前的狀態,而沒有需要逃走的需要,我發現,我可以比過去更自在地生活在這個身體裡,不再感到身體或讓身體痛苦的,是危險或敵人。

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突破,也讓我理解到,療癒是讓我們再次回到身體做自己的旅程,因為,只有當我們能夠全然地生活在身體裡,連結身體與心靈,我們才能夠把心靈的強大資源,以各種豐富、有創意的方式,透過身體顯化在這個世界上,這個時候,我們才能把自己的獨特貢獻給世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