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間公平的迷思與內在小孩

「關係並非永遠都是一半一半的,有些天,你的人會處於掙扎狀態,你忍住,撿起那80/20,因為他們需要你,那是愛。」

印象很深刻,有一次聽Tim Ferriss訪問Brené Brown,他們談到婚姻關係,Brené Brown說了一句我聽到噴飯,但是又好正中紅心的話,她說:「大家都說,婚姻應該是50/50(一人一半的責任); 這真是我聽過最大的一桶大便了。 從來都沒有一人一半(公平)這回事。」(“Everyone says marriage should be 50/50; it’s the biggest crock of bull sh** I’ve ever heard. It’s never 50/50—ever.”)

在婚姻裡打滾許久的伴侶們,對這句話一定都能夠感同身受,很多時候,都是一個人做得比另一個人多,可能有些妻子會點頭如搗蒜,覺得就是這樣!!!

不過,Brené Brown講這句話的前後文背景,並不是要妻子們感到她了解了妻子們感受到的不公平,她在訪談中要表達的重點是,夫妻兩個人之間,不可能在所有工作、責任、權利/力、義務…等上的分擔都是平等的,沒有公平這回事,這是所有伴侶們都必須看清並接受的,一定會有多做與少做的時候,而多做與少做,常常就是引發衝突的來源。

然而,她提出的重點是,伴侶之間的溝通。

她舉了她與她老公之間的例子,用80/20法則的方式來溝通,當她出差回到家,累個半死,只剩下10%的電力,只想要趕快去休息放鬆,而她老公因為她出差,自己獨自一人在家弄家務與搞小孩,也很累,他們在那一刻,互相問彼此:「我知道你現在很累,你還有多少percent?」在她舉的例子裡,他們夫妻講完彼此的百分比後,在那一次的狀況下,她老公跟她說,「沒關係,這一次我來cover你不足的百分比,你去休息。」

兩個人不用敵意去看對方當下無法多付出的身心狀態,而是就事論事,看看此刻真的需要處理的是什麼,不浪費精力去計較與爭執。

她提到,有時候,會有兩個人加起來不到100%的時候,他們就會一起想出一個計劃,看要怎麼在彼此都沒有100%時,能夠讓家裡的事情繼續運行,她說:「婚姻並不是50/50(公平的); 伴侶合作關係在你能承擔他們的20%,及他們能承擔你的20%時,能夠成功,當你們彼此只有20%時,你們一起想出一個計劃。」

Tim Ferriss問: 「在雙方合一起不到100%,甚至還小於50%時怎麼辦呢?」她分享她的經驗–試著讓自己輕鬆點,找幫手、點外賣…等,把自己的負擔外包,這會減輕彼此間的緊張。

在我自己的婚姻裡面,我曾經是那個不老實告訴對方自己實際百分比的人,我會覺得,自己可以忍忍,當對方老實唉著自己沒力時,我會一肩承擔起來,但同時間,內心又會不平衡,覺得「你是個男人嗎?我都沒唉,你在唉什麼啊?」雖然,表面上接手工作讓對方放鬆,但內心裡的不平衡正一點一滴地累積著,火山的能量慢慢地蘊釀著,而且,還會不忍心多花錢把工作外包,好像,不自己全部扛起來,就不是個賢妻良母。

就在我想撐著當賢妻良母的時候,我開始覺得對方是壞人,都不懂得察言觀色,不懂體貼,也不會提供協助,他總是可以做自己的事情,而我總是扛著大家的事情,把自己放到最後一位,我開始覺得,他做的許多動作都是刻意要為難我,攻擊我,讓我的生活更難,慢慢地,我把對方當成了假想敵了,內心常會有這些os:「大兒子又躺在沙發等著我開飯。」「大兒子什麼都不做,叫他弄小孩就一臉痛苦。」

然而,是誰讓老公不當老公,而變成我大兒子的? 不就是我嗎?

當他誠實唉唉叫,在告訴我他此刻的電力百分比時,我不停地撐起說,我還有90%,實際上,我可能也想躺在沙發上唉唉叫說我只有5%,電力比他低,或許他可以有機會做些什麼,但我沒有,我剝奪他為我服務或使用腦袋想辦法的機會,卻又要怪他都不出力出方法。

我們需要對自己誠實一點。

但是,為什麼無法誠實? 為什麼說不出口? 為什麼硬要自己承擔起來?

因為,那是我們內在小孩裡的一個制約,如果我不做,他們就會不高興,就會不接受我們。

這個模式,在許多重男輕女環境下長大的女孩/女人們身上,都可以看見,我們靠著不停地做、做、做,看看是否能夠得到多一點的接納,這是一個制約的模式。

這個制約,象徵著–我不能得到我想要的愛,尤其是,我做得不夠多時/不夠好時,這個無法得到愛的創傷,讓我們在伴侶關係中,重覆著唯一所知的「愛的模式」。

未療癒的創傷會讓人一直處在緊張狀態,當眼前的狀況提醒我們「愛的模式」要上場時,全身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大腦不會停也不會休息,就算和愛與在乎的人在一起,大腦仍一直在搜索危險,這個危險就是「無法得到愛」的狀態,因此,我們很容易在這個狀態上,就誤解了伴侶要向我們表達的話,會視之為攻擊,比如,我就把另一半誠實表達自己電力的狀態,視為一種惡意,因此,在這個負面迴圈裡面,把另一半一直視為危險的來源,而非能夠要求幫助的資源。

我覺得,要能夠做到Brené Brown分享的,能夠誠實地面對自己的電力百分比,與接受對方此刻的百分比,是需要先療癒我們內在小孩對愛的模式,需要重寫我們內在對得到愛的程式集,如此,我們才能夠在伴侶關係之中,用成人的角度,看見愛、給予愛並接受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