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氣,自他交換與跳電

compassion1.jpg

(這標題很跳tone,但是,就是整個文章的重點事件,哈哈~~)

今年初開始,我開始到臨終病人的慈善團體提供靈氣療癒(Reiki),該團體給了我2個個案,每週五輪流替一位服務,目前其中一位的病症已經來到呼吸困難期,他長時間臥床,無法自行行動,必須配戴呼吸器,,我每兩週一次的靈氣療癒提供給他的,是一小段放鬆的時間。每一次去做靈氣之前,我會向我的指導靈請教,「今天的重點在哪裡」,死亡已經是不可避免的前提之下,有什麼方式可以讓他更舒適。

最近這幾次的療癒訊息與重點,我發現有一大部份,指導靈的訊息是,我並不止是給予靈氣療癒,有更多,是該位病人來教導我一些我該學的事,雖然,1小時的療癒裡,我們的對話並不多,但是,透過與他的接觸,我看到他發病的最初、他的人生(從過去到現在)、處事的心情與想法、以及指導靈給予我的其他訊息,我發現,雖然表面上好像是我在提供他療癒,但是,在靈魂的層面上,他教導我非常多。

過去兩週,指導靈要我在靈氣療癒的過程中,加入自他交換(Tonglen)的元素。

 

什麼是自他交換(Tonglen)?

自他交換是藏傳佛教裡面,很重要修習之一,它又稱為「拿取與給予」的法門,它是培養慈悲心的方法,藉由連結苦痛–不論是自己的,或是他人的,甚至是一個團體、組織、國家與地球上的所有苦痛– 我們學習到克服對苦痛的恐懼,與融化我們緊閉的心,喚醒我們所有人內在都有的慈悲心,不論我們對自己、他人與週遭的痛苦曾經表現得有多麼冷漠,透過自他交換,我們能夠再一次觸及內在靈魂慈悲的記憶。

rumi compassion.jpg
當我們練習愛、仁慈與慈悲,我們是第一個受惠的~~魯米

去年,我因緣際會下,上了佩瑪.丘卓(Pema Chödrön)的Good Medicine-Practice Tonglen課程,她是創巴仁波切的弟子之一,西藏金剛乘比丘尼,也是北美第一座藏密修道院的院長,在她出家之前,原本是個普通的小學老師,結過婚,也有兩個孩子,現在也當了祖母,在30幾歲的時候,因為老公外遇離婚,她35歲時遇到一位Chime仁波切,跟隨他修習佛教,1972年,遇到了創巴仁波切,1981年,正式北美第一位成為點化的金剛乘比丘尼。

她的聲音很仁慈,會有想一聽再聽的感受,人散發出老奶奶般溫暖的慈祥,她的教導方式與內容有溫柔而堅定的感覺,教導的主要內容是: 「用自他交換的方式與心念,打開我們天生就具有愛的能力,我們通常很本能地會憎恨或拒絕負面、痛苦、恐懼的事情,但是,通常,只有在我們能夠接受這些痛苦之後,我們才能夠全心地去愛,開放接納,最後得到自由。」

 

魯米(Rumi):「痛苦的解藥痛苦。」(The cure for the pain IS the pain!)

 

老實說,剛開始聽她對於自他交換的教導時,我很不能接受,也無法理解,她教的冥想呼法非常簡單,就是「呯吸,吸進他人的痛苦到體內,把痛苦在體內轉化後,吐出光與愛到這個世界。」

我當時覺得,難道我自己的負面與痛苦還不夠多嗎? 要處理消化自己的都來不及了,我怎麼有能力去吸進他人的痛苦,再把他人的痛苦在我體內轉化為光與愛吐出去呢? 這樣會不會很危險? 反而消耗我自己的能量? 我真的能有足夠的能力這樣做嗎? 「吸痛苦,吐出愛」這和我之前學到的冥想邏輯很相反,不是通常要「吸進光與愛,吐出我的痛苦」嗎?

在最開始的時候,我沒有辦法體會自他交換的意義,課上完之後,就把這個教導擱到一邊去了,誰不想要捨去痛苦,換來健康、和平與美好? 這世界的痛苦太多,有時候,多看一眼內心都感到沉重,想要逃避不看,或者是乾脆把自己的注意力沉醉麻木在電視娛樂、酒精、美食或是美好的事物上,生命不就是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嗎? 自他交換太過著眼於痛苦了,我不覺得自己有到那個能耐~~

 

使用自他交換的開始

把自他交換拋諸腦後大約8個多月,有一天,Tonglen這個字又再次出現,有一位我很尊敬的薩滿工作者提到西藏佛教的自他交換,開玩笑地說,他有時候會不按牌理出牌,把痛苦吸進身體之後,再很頑皮地把痛苦轉化為七彩的彩虹,為什麼不照教導吐出光與愛呢? 他說:「吐出彩虹只是因為我覺得很漂亮。」那個當下,我覺得「咦~所以,自他交換不是一件像我想的痛苦的事情,也可以很俏皮地來做。」雖然,有這一個靈光乍現的想法,但是,總還是沒有勇氣真正開始,又放到腦後好一陣子。

二個禮拜前,在我要去給這位臨終病人靈氣療癒時,我的指導靈要我放入自他交換的元素在裡面,一開始,我有些不情願,總覺得自己還沒有準備好可以做自他交換,在療癒開始後,自己還在頭腦裡面嘀咕,「真的可以嗎? 有點不太想。」後來,他們要我就試5個呼吸,把這位病人的痛苦吸進來,再把痛苦轉化為光與愛,我想說,「5個也不太多,那就試試吧!」那個過程很奇妙,當我吸進他的痛苦時,覺得心口非常脹,不會痛,也不會不舒服,吐的時候,我感覺到自己手上能量的力量強了一些,做完5個自他交換呼吸後,我發現自己手上能量電流的感覺非常強烈,我可以感受到到我與病人間的能量很融合,指導靈要我不要再做了,5個就夠了,我很震驚於短短5個Tonglen呼吸就可以把療癒的能量迅間提高,雖然我的個案告訴我,他感覺到我的手超熱,他感到很放鬆,其他沒有異樣,但是,我對自己強烈感受到的能量流動卻是很震撼,那一次後,對Tonglen的教導有了不同的感受。

Compassion_heart.jpg

自他交換提供了一個非常有力量的方法,療癒自己與世界,因為,在做了自他交換後,會強烈地感受到沒有我,沒有他,所有都是一體。

 

自他交換與跳電

這週,做臨終個案療癒之前,我一整個禮拜都有力量爆棚的感受,力量爆棚在我身體上的感覺通常是心輪會很脹,通常在我做療癒的時候,因為指導靈的力量會經過我流傳到個案身上,力量爆棚通常在做療癒時比較明顯,但這一週,除了幾個個案的療癒之外,我也意外發現自己平時不願意展現力量的原因(稍後會再記錄),月中參加一月一次的鼓聚時,剛好是個非常有力量的團體,那晚,除了療癒自己不願展現力量的根源之外,鼓聚之後,我時時都有心輪很脹的感覺,總覺得有股能量不知道要傳導到哪裡去的感覺。

開車到病人家的路上,做了好幾個呼吸疏導這些能量,想著,等一下就可以把這些能量運用在靈氣療癒上,但我微微地發現自己心裡一直有個小小聲的抗拒,我認為療癒是我的熱情所在,雖然,我不害怕接觸他人內在的痛苦,但是,要我將他人的苦變成我自己的苦,我還是有所抗拒,感覺上就是,我可以做療癒做到80%,可是,最後20%,我一直突破不過去,就是因為我內在這個小小的抗拒,也就是,「我不相信自己有力量能做到100%,我也不願意展現到100%的力量,因為我內在一直對展現力量有所抗拒。」這個抗拒不止在療癒上會出現,也擴散到生活的其他面向裡,比如說,我做事總是做80%,到快要做到滿分之前,就會臨陣脫逃,或是,放棄不願再繼續,因為我無法相信自己的能力,或是,根本就打從內心不想看到自己做到100%。

車子開到病人家門口,我試著靜下心來面對內在的聲音與感受,指導靈說:「今天會是你學習的一次,會是你要學習面對內在抗拒的課程。」我完全不知道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到了病人家裡,開始如往常的靈氣療癒流程,做到半小時左右,指導靈要我開始加入自他交換,於是,我開始呼吸,在呼吸當中,我漸漸感覺到手中變得很強的能量,但同時,我也非常強烈感覺到心臟處一直藏有的抗拒感,吸進來的痛苦變成好多好多力量,想要鑽進去抗拒的心,那時,覺得有些沉重,於是,我想到薩滿前輩頑皮的方式,我把這份沉重感轉化為彩虹,呼氣到病人的身上,他看起來被一層一層的彩虹包圍住,這個動作使我內在的沉重感和緩不少,好像小孩看到彩虹一樣得意。

做了大約10分鐘的自他交換後,我覺得在全身流動到手掌的能量變很好強,我內在的抗拒感仍舊不想要開門讓力量進入,在那時,我問指導靈,「是否還繼續? 傳送進來的力量多到我的身體好不習慣, 又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他們仍堅持我繼續做,我也繼續做,身體很熱,狂流汗,覺得快要飄起來,心頭很重,突然間,指導靈說,「心頭的抗拒感就是你平常做事情一直跨不過去的檻,通常,你只要遇到這個感覺,甚至,還沒進到這個感覺前,你就會很本能地逃避該做的事,把注意力轉到其他地方去,現在我們要你繼續做自他交換,然後,想像你衝進去那團抗拒感,不要讓抗拒感阻止你的自他交換。」我當下實在很想要停止不做,就像我平常一樣,去喝口水、找藉口開脫、或是馬上去做別的事情,因爲面對這股抗拒感實在太不舒適了,但是,在指導靈與病人的面前,我硬撐下來了,我很努力地用自他交換過程中得到的力量,衝過內在的抗拒感,就在我覺得自己衝過去後,我開始覺得自己好昏,咳了兩聲,走到病人的腳邊,想要把手上超強的電流傳送給他,才摸到他的腳,我就眼前一片黑,昏了過去,整個人跳電!

等我醒來的時候,看到病人的看護和老婆超緊張的說要幫我叫救護車,他們問我早上有沒有吃東西,我說好像沒有,那一下子實在沒啥記憶,明明出門前才吃了三明治XD~我自己也完全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等我躺在地上五分鐘回神之後,才發現我的手掌上有波濤洶湧的電流,我的身體好熱好熱,我才驚覺,剛剛我的身體一下子有太多能量進入,身體不習慣有這麼大的能量進入,很像打雷閃電後,房子裡會因為電流超載,而突然跳電,我體驗了人生第一次力量超載而跳電昏倒了! 冏~~哈哈~~

在我可以起身坐起來的時候,手上的電流感很強烈,直覺是要把手放到什麼地方去導出,能夠站起來後,馬上把手放到病人腳上,很緊張的病人老婆說,房間能量強到好熱好熱,他們的房間沒有開暖氣,在病人腳上傳導能量約10分鐘後,終於電流爆強的感覺消失了,問他的感覺,他完全沒有感覺到我內在這麼多的小劇場XD~~他說,他覺得今天的療癒特別舒服放鬆與溫暖。

我在他們房間坐了大約20分鐘,好像是電腦重新開機之後,需要一些時間run一下才能夠跑得順,他們很擔心我的身體會不會受影響,但其實,我完全沒有擔心我的身體,在那短短一下的昏倒前後,我領悟到好多好多事情:

  1. 我衝過我的抗拒感與不適感了,我能衝得過,而且因為抗拒感衝過去,所以,我的身體可以接收到這麼巨大的能量。
  2. 宇宙有這麼多這麼多的能量供我們使用,只要我們克服自己內在的抗拒,這些能量/力量/療癒/愛/光…就可以藉由我們的身體提供出去。
  3. 身體只是身體,我們是比這個身體還要大的靈魂,雖然這個概念已經在許多書上讀過千萬次,但是,遠遠比不上體驗一次。
  4. 我們的靈魂住在一個限制性的身體裡面,我們被自己內在的抗拒、恐懼、憂慮…等所牽制住,但是,只要我們能夠面對這些限制,也就是自他交換裡說的痛苦,並願意臣服接受這些痛苦,我們就可以成為光/愛/力量/療癒…等的發射器
  5. 抗拒、負面、陰暗、恐懼、厭惡、成癮、冷漠、嫉妒、無知…等等,都是我們所避之唯恐不及的情緒,但是,換個角度來看,它們卻又都是內在力量的種子,想像所有的負面情緒都帶有電力,當我們透過自他交換,將負面的電力轉化為正面的電力,想想,地球上所有的人,都能夠帶著慈愛去面對自己、週遭的人與這個世界,我們還會隨意地為任何一個人貼上種族、國家、文化、職業、性別傾向、階級貧富…的標籤嗎?

 

在昏到的時候,撞到身後的櫃子,下背和尾椎很痛,但是,我的精神卻異常地好,而且沒事坐著手上的電流感也很強烈,好像身體與內在的某個點通了,我可以真正敞開心,內心沒有抗拒地做為一個橋樑,把原本80%加強到100%,而且內心不再會恐懼要將他人的痛苦吸入轉化為光與愛的力量。

 

自他交換(Tonglen)如何做?

如果你也有興趣想要試試看自他交換的話,以下是提供參考的方式。

要修習自他交換,你只需要二項東西–你的呼吸、想要探索你心靈與人類苦難的意願。

建議的方式與步驟是這樣:

1. 先放鬆身體,把注意力放在呼吸上,有意識地吸吐,慢慢感覺身體從頭到腳的每一吋肌肉放鬆。

2. 身體放鬆之後,現在把重點放在吸進來與吐出去空氣的觸感,想像吸進來的空氣是沉重的,心頭有脹脹的重量感,如果需要一些視覺化的話,想像吸進來的是暗色的空氣,接著,想像呼出去的空氣是輕鬆自在,或是如光一樣的空氣,不止是用鼻子呼吸,感覺是透過全身的毛細孔進到身體,與排出身體,持續地做,一直到你的呼吸與感覺達到一致,不再需要刻意透過想像,而是自然地有這樣的感受。

3. 在心裡找一個個人的苦難來進行自他交換—任何你內在深有同感的痛苦都可以,這可以是你的母親身體上的病痛、你父親的孤獨、你手足人生不順利的困境、你家隔壁小孩受到家暴的恐懼、你親密好友失婚的痛楚、朋友的酒癮、藥癮…任何在生活週遭,你切身體會,心有所感的痛苦都是能夠做自他交換的主題。

但如果,像我之前一樣,就是沒有辦法突破內在對吸收他人痛苦的瓶頸,那麼,也可以拿自己切身的痛苦當做主題,舉例來說,你有憂鬱的傾向,一直覺得自己頭頂有一團揮之不去的烏雲,那麼,就吸進這團烏雲的情緒,感受這團烏雲到你心頭的腫脹感,再慢慢地,用想像把這團烏雲化為一道光、彩虹或是舒適涼爽的微風,從你的鼻子呼出去。

4. 等到呼吸較為順利之後,我們要擴展自他交換的範圍,感受這世界上有多少與你相同,正處在憂鬱烏雲底下的人們,造成你們憂鬱的原因各有不同,但是,內在的痛苦卻一樣如此劇烈,繼續吸進痛苦,再呼出光,如果你可以的話,吸進一些些與你坐在同艘憂鬱之船的家人/朋友/鄰居的痛苦,再分享一些些吐出的光給他/們,你可以從一個最親近的人開始,如果,你覺得只能送給一個人,那就只送給一個人,如果,你能夠擴大範圍,就擴大人數,不勉強,完全依照你內在的感受。

5. 等到可以自在地替身邊,與我們有相同痛苦的人做自他交換之後,可以再繼續擴大範圍,可以為電視新聞上看到的時事人物做自他交換,比如說,你對最近林奕含的事件很有感觸,也剛好有過相同的經歷,那就為自己與她做自他交換,如果,你可以再擴大,就為所有住在你的城市裡,曾經遭遇過,或正在遭遇這種痛苦的人做自他交換,以此類推,漸漸擴大。

到某個程度,你發覺你可以開始替你的敵人,討厭的人做自他交換,在做自他交換的過程中,你不再止是看到對方討人厭的地方,你開始看到他們內在的痛苦,因為那份痛苦,他們才會說出那些話,做出那些舉動。

你也可以為正在面臨死亡的家人做自他交換,死亡是我們所有人都會面臨的恐懼與苦痛,為死亡做自他交換時,可以檢視內在對死亡的情緒; 正在受病魔侵擾的人,也可以做自他交換,沒有人比正在生病的人更能了解病痛的折磨,有許多在生病的人,開始做自他交換後,開始找到自己生病痛苦的意義所在。

自他交換可以無限擴大,隨著時間,會看見自己愈來愈擴大的慈愛心,先是對自己慈愛,能接納自己的負面,漸漸地,也會開始對身邊人的痛苦以慈愛面對,批判與責備會漸漸地遠離,相反地,能夠用更慈愛的角度來觀看每個人的痛苦與行為的關係,接著,你會看見自己對居住環境的慈愛,能夠真正睜開眼睛,看見週遭動物、植物正在面臨的痛苦,再者,看見地球母親正受到的侵害。

tonglen.jpg

結論

不要低估了情緒的力量,在其他篇文章,我曾經寫過關於情緒能量對我們的影響,情緒能量可以如此影響我們,我們也可以借力使力,善用情緒的能量,把負面的轉化為正面的,最困難的部份就是…我們必須直接面對我們的恐懼、抗拒、憤怒、悲傷、嫉妒、冷漠或所有我們正面臨的切身痛苦,只是繞過這些情緒,只會讓這些情緒更為壯大,或是,我們會無法忍受正視這些苦,必須用其他的方式來麻痺自己,如美食、性、酒、藥物…等,再不然,就是變成一個「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的人,因為,我們必須在生活中找到生存的正當性,要覺得我這樣是沒有錯的,都是其他人害的,然而,不論是用其他物質來麻痺自己,或是堅持自己沒有錯,是受害者,都無法為我們的生命有所助益。

自他交換最基本的概念就是,不讓我們繞路,而是直直地從痛苦裡走進去,再衝出來,只有衝過,直接面對面地接受、臣服與放下,我們才能夠找到長久的自在與快樂,否則,外界提供的快樂,都只是短暫的,透過自他交換,我們會逐漸發現自己的容忍力提高,對於原本認為不可能、很不舒服的人事物,能夠自在地身處其中。

 

 

6 thoughts on “靈氣,自他交換與跳電

  1. Hi Mira,
    謝謝你的分享
    念力是好強大的力量啊!
    所以只要念力夠,轉換的時候不會因為負能太強而換不到彩虹?

    ps, 你是通電少婦

    Teresa

    按讚數

    1. 我覺得mindset上應該說是自然地用視覺的方式去轉換,不要一開始就逼自己吸入太多不能負荷的程度,從可以很自然消化吸吐的人事物開始,這樣會比較容易持續和建立信心。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